番茄小说 > 科幻小说 > 我是林正英的僵尸徒弟 > 第837章 一路前行全文阅读

第二天,当冯一睁眼醒来的时候,旁边床铺的杨不凡已经不见了,同时外面传来了说话声,他透过窗户看去,罗桑正有模有样的教他修炼呢,一个教的仔细,一个学的认真,看的他哑然失笑。

“醒了?”

马丹娜见冯一起床后主动道:“这两小的早早就起来了,杨不凡带罗桑去挖野菜,打野味,还找了些野果,我简单做了点饭,你梳洗下来吃吧。”

冯一有些木然的点点头,总觉得不太对劲,刷牙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这不跟一家四口早上的日常差不多么?

他晃了晃脑袋,将这种不该有的想法抛开。

“他们已经吃过了。”

坐在冯一对面的马丹娜解释了一句。

“我昨天这一觉睡得还真沉啊。”

冯一有些尴尬的笑道。

平时都是他最早醒来,隔三差五不睡也是有的,没想到昨晚居然睡得这么沉,什么动静都没听到。

“这一路来什么事都你扛着,看似没事,其实已经到临界点了,好不容易睡个好觉,补足精神,各方面达到巅峰状态,更好一些。”

马丹娜笑着劝道。

冯一一想也是,神经老绷着,得给自己一点休息的时间。

想起昨晚的事,冯一将嘴里的菜咽下去后问道:“小丽最近怎么样?”

马丹娜摇摇头:“姑妈进了关外后就有些不适,前段时间更是萎靡不振,直到现在都没再露面,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冯一将昨晚颜开说过的话告诉给对方后道:“如果这一切的幕后主使就是地藏王的化身,有没有可能,小丽是他杀的,鬼魂也是被他封印后带到地府的?

后来地府出事,她和其他鬼魂趁机逃了出来。

但是,这片区域跟她生前的死有关系,说不定她的尸体就被埋在关东的某个地方,所以当她回到关外后才有这样古怪的反应。”

听完冯一的叙述后马丹娜点点头:“你的猜测不无道理,姑妈的异常表现确实不对劲,如果真如你所料,姑妈的尸体会在哪呢?”

“刚入关的时候小丽还算正常,越往里来情况越严重,或许这就是她的鬼魂和身体越来越近的缘故。”

冯一揉了揉鼻子道:“我有些怀疑,小丽的身体是不是被什么秘法邪术控制着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要按这样来说的话,难道姑妈的死也跟地藏王的分身有关?”

马丹娜突然想到。

“现在距离咱们要去的地方越来越近了,如果那里真如胡显说的那么危险的话,我想我们应该能在那里找到答案。”

冯一深吸一口气道:“如果咱们的对手真是地藏王的话,接下来这一战恐怕是到目前为止我所遇见过的最强对手。”

“你在担心,你怕了么?”

马丹娜问道。

“怕是肯定怕的,对方可是天神,我只是个天师,差距很大的。”

冯一笑着道。

“只是个化身,而且还受了重创。”

马丹娜道:“如果它处于巅峰状态,又何必搞出这么多囚魂令啊阵法啊之类的,说不定动动手指头就将关外的人都杀光了。

毕竟,他要寻找的只是一块存放灵魂的地方,何必这么大费周章呢?”

“你说的有道理。”

听到动动手指几个字后冯一突然有些莫名的熟悉感,貌似在国外有位超级大佬,打了个响指就死一半人。

地藏王也算是成名已久的天神了,总不能连那位大佬都不如吧?

看来和泰山府君的大战,邪恶地藏王伤的很严重。

想到这冯一有些惭愧,自己都是天师了,体内还有僵尸本源气息的加持,即使没有大佬当底牌,实力也远超其他天师,怎么在这时候就从心了,还不如马丹娜想的明白。

吃过早饭,冯一四人再度启程,因为人多,由七星龙渊剑载着马丹娜三人飞行,冯一则是随手折了段树枝做飞行道具。

现在冯一已经可以御物飞行了,只是速度不如七星龙渊剑快,毕竟小七(冯一爱称)已经有了自己的灵识,也熟悉冯一的喜好要求,更方便。

马丹娜和罗桑早已习惯,第一次飞行的杨不凡吓得吱哇乱叫,让罗桑嘲笑了好久。

等飞了一段距离后杨不凡发现,师父的宝剑在飞行的时候周身形成一道类似防护罩的保护,风浪进不来,脚下则是有一股吸力吸附着,只要不随便摇晃,安全的很,这才放下心来。

看着在一旁踩着树枝都能飞的师父,杨不凡激动不已,之前父母让他拜师的时候他还有点小不情愿,现在才意识到,父母帮他找了个多么强大的后盾。

接下来的路程,冯一直接开启了阴神,晋升天师后他的阴神更加的强大,可以说方圆数里的情况尽收眼底,源源不断的将地面的情况汇报给他。

这一路走来,他又遇到了几个被囚魂令封印的村子,村子规模都不大,最多一百来人,无一例外,都是被屠村囚禁。

冯一按照颜开所说的方法,将这些囚魂令全都破坏,释放了这些鬼魂,送他们进入地府。

“这才走了多远,就已经是第五个村子了。”

三天后,马丹娜皱着眉头道。

“只能说他们处心积虑了很久,怕是大阵即将成型,咱们只能破坏几个阵眼,但到时候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谁也说不准。”

冯一同样很头疼。

“做了总比没做强,能多救一人是一人吧。”

看着自己的故乡变得满目疮痍,尸横遍野,马丹娜很是自责,身为马家传人,连这么大的事情她都没发现,实在是说不过去。

“嗯,你也别太自责,这不是你我能控制的。”

冯一安慰她道:“对方人多势众,你孤木难支,哪怕提前知道也很难解决,说不定还会枉送性命,跟小丽一样死的不明不白。

好在咱们现在已经知晓,尽量阻止吧。”

“嗯。”

马丹娜释怀了一些,点了点头。

又走了两天,几人没再遇到被囚魂令封印的村子,但胡显所说的那座恐怖的庙宇已是近在眼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