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古代小说 > 皇上,我们可以和离吗 > 第二百八十九章 静谧时光全文阅读

逃亡之旅并不那么轻松。

贺兰渊一面要照顾身怀有孕的顾冉,一面又要时刻提防柔夷人追上来,紧皱的眉头一路上都没有舒展过。

顾冉见状宽慰道:“安啦,你的计划那么天衣无缝,他们不会有所察觉的!”

“不能低估了柔夷人!他们既然能强大到和北虞相抗衡,实力自然不容小觑!更何况小心驶得万年船……”

贺兰渊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我不想你和孩子再有什么差池!”

“嗯!”

“累吗?累的话,我们就稍稍歇一下!”贺兰渊握住她的手道。

顾冉摇摇头,咧开嘴笑道:“你这赶车的都不累,我这坐车的怎么会累呢?”

“那怎么能一样呢?我是男子汉大丈夫,累点算什么!可你是孕妇嘛!”似是想到了什么,贺兰渊眸色稍暗,“都是我不好!若我能多派些人暗中保护你,你现在也不用吃这许多苦!”

“哎呀,都是过去的事了,干嘛还总提起呢?再说了,我是孕妇,你还是一国之君呢!你见过谁家皇帝跑这荒郊野外的驾车狂奔的吗?”顾冉振振有词的说。

贺兰渊自知说不过她,也不与她争辩。

不过经她这么一阵胡搅蛮缠,他方才愧疚的心情顿时减轻了不少。

“你现在的身子不比以往,若是觉得有任何不适的地方,要随时和我说,千万别藏着掖着!”他叮嘱道。

“晓得啦!我又不是傻的!”

入夜后,两人在一处山坳背风处露宿。

虽然已经进入夏天,但是夜晚的郊外仍旧有些寒凉。

顾冉盘腿坐在马车里,身上裹着厚厚的狐氅,目光专注的看着不远处贺兰渊生火烧水的身影。

真是难得的静谧时光啊!

在这样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他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她也不是怀揣着某种目的进入游戏里的玩家。

他们只是再寻常不过的一对夫妻,平淡且恩爱。

有那么一瞬间,顾冉甚至想暂时放下追寻月神之泪的下落,就这样和贺兰渊过完这一生,为他生儿育女,和他白头偕老。

等到他寿终正寝后,她再去完成所谓的任务!

视线中的贺兰渊站起身,小心的端着一个小瓷碗走过来,对着正在发呆的她说:“来,快趁热喝了!”

顾冉一看,才发现他端着的竟然是一碗鱼汤!

“哪里来的鱼呀?”她惊奇道。

贺兰渊伸手一指不远处的小溪,“河里抓的!刚才去打水,发现里面有不少鱼,所以便捉了两条过来,一条烤着吃,另一条做成汤,给你补补身子!”

“你还会做鱼?”顾冉这下更惊奇了。

“其实不大会,所以如果不好喝,还请夫人多多担待!”贺兰渊拱手道。

顾冉被那一声“夫人”叫得心花怒放,低头尝了口鱼汤,呃,果然淡的出奇,什么味道都没有!

“……你是不是忘记放盐了?”

“呃,好像是!”

“话说,我们有带盐吗?”

“呃,好像没有!”

顾冉心道,果然不能对一个养尊处优的帝王抱有太多期待,还有就是——心意再重要,东西难吃就是难吃!

不过瞧着贺兰渊一脸挫败的样子,她还是硬着头皮把鱼汤喝光了,并且违心的夸奖道:“嗯,除了有点淡,还挺好喝的!很鲜美!”

鲜美个毛,她嘴里都快淡出鸟了!

“真的……好喝吗?”贺兰渊明显不太相信她的话。

“好喝!好喝!”

为了不想让他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顾冉岔开话题道:“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和江水认识,又是怎么找到他的?我会在大街上遇到他,也是你安排的吧!”

贺兰渊没有否认,“确切地说,找到他的人是萧萧。”

“萧萧?”

也对,当初是他们俩人一起去杏微阁出任务的,若说还有谁能认识江水,恐怕也只剩下萧萧了!

可是萧萧又是怎么找到江水的呢?

似是猜到了她的疑惑,贺兰渊耐心的解释道:“萧萧和你一样,是在街上遇到往各处商行送货的江水,只不过你遇见江水是我的一手安排,而他遇见江水则真的是巧合!”

“那还真是……挺巧的哈!”

“嗯!”

顾冉还想再问些什么,却被贺兰渊抢先一步道:“时候不早了,你早些歇息吧!明日还要继续赶路呢!”

“唔!”

经过大半个月的长途跋涉,两人终于在一天的傍晚时分,看到了克西族的圆顶帐篷,以及周围成群的牛羊和牧民。

顾冉正要催促贺兰渊赶着马车上前,竟远远看到一队人马疾驰而来。

领头的似乎是一名女子,手持马鞭,青丝飞扬,一身火红色的衣裙比天边的晚霞更加璀璨夺目。

待看清女子的容貌后,她几乎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小舞!是小舞!”

似是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贺兰舞疑惑地望过来,一眼便看到牵着马立在那里,身形挺拔如松的贺兰渊。

她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急忙勒住了马!

待到顾冉也从马车上下来,贺兰舞才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

她急忙翻身下马,疾步来到贺兰渊面前,一把抱住了他!

“皇兄!真的是你!”

片刻后,三人便坐到了德木图汗王的王帐里。

了解到贺兰渊借道的意图后,德木图大手一挥,颇为豪迈的说:“君上客气了,你既然来到我克西族的地界,我自然会派人将你和皇后娘娘安安全全的送回盛京!”

“那就有劳汗王了!”

贺兰渊看了看身旁的顾冉,只见后者一直望着对面的贺兰舞,而贺兰舞则别开脸,死活不肯同她对视。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出声道:“小舞,怎么还不见过你皇嫂?”

贺兰舞垂下眼,没有说话。

贺兰渊还想再说什么,旁边的顾冉握住了他的手,轻轻摇了摇头。

早在当日让岱钦强行将贺兰舞带走后,她就已经预见到这样的结果了!

“我累了,我们去休息吧!”顾冉道。

“好!”

贺兰渊拜别德木图汗王,拉着她的手出了王帐,朝给他们安排好的帐篷走去。

他们身后,贺兰舞仍旧一脸别扭,身旁的岱钦一脸无奈的说:“你不是说自己都已经想通了吗?怎么还闹脾气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