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豪门霸婿 > 第三百一十七章 同归于尽之心全文阅读

“你们现在谁是家主?”北海道人看着罗溪湖问道。

“说实话,现在还没有确定!”罗溪湖如实答道。

“那你去给我把酒倒满吧!然后,你近几天给我把钱准备好了,送过去,我保你当家主!”北海道人强横的说道。

“这……”罗溪湖一副为难的样子!

“什么这那那这的,去吧,我保你无事!要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北海道人不容分说看着罗溪湖怒声吼道。

“是是是!北海道人!您千万息怒!我这就去给您准备酒去!”罗溪湖故意装作失魂落魄的说道。战战兢兢的就准备往家里去。

“站住!”

正当罗溪湖准备回家去拿好酒的时候,只听一声大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大家寻声望去,看见发出大喝之声的,不是别人,正是罗阳!

罗阳一听罗溪湖,张口就答应给北海道人一千万,根本就没有问问青红皂白,该与不该。一怒之下,只身一人,走了出去,也没有考虑自己的安危,愤怒的看着罗溪湖问道:

“你有什么资格,决定罗家的事情?”罗阳看着罗溪湖,大声呵斥道。

“这……”罗溪湖故意装作害怕的样子,看着北海道人,迟疑着。心中确是高兴万分,罗阳啊罗阳,你想跟老子斗,还差的远呢!

这次,你就等着去死吧!

旁边的罗溪海,一看罗阳中计,还嫌不够,又在旁边,旁敲侧击道:“罗阳!你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连北海道人的话,也敢违背!”

北海道人,一听罗溪海的话,虽然知道他是有意火上浇油,激怒自己,但是,他也却实觉得,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战。

在涯湖州一带,自己说一,从来都没有人敢说'二'字,怎么?就凭你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就想改变老子几十年创下的规矩?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此人必杀!

他在心里暗暗拿定了主意,睁开眼睛,一副醉眼朦胧的样子,看着罗阳问道:“你是谁?”

“我是罗家家主,罗溪明的儿子,罗阳!北海道人!我知道,您老人家,德高望重,我相信,您是不会插手我们罗家私事的,您说对吗?”罗阳看着北海道人,认真的说道。

“这么说来,你就是罗家理所当然的,家主顺位继承人喽!老朽在这里提前向你恭喜了!至于谁当继承人,跟我没有关系,我今天只想讨一瓶喜酒,然后拿钱走人,你这个新任家主,不会不给我北海道人这个面子吧?”

北海道人看都没有看罗阳一眼,傲慢答道。

“北海道人怎么能这样?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谁说不是呢?父亲躺丧在地,家族内部还在内斗,家主之位,还没有确定,在这个节骨眼,上门要钱来,这不摆明找茬的吗?”

“这么大的阵仗,一个孩子,怎么能应对得了?”

“恐怕,北海道人的真正目的,不是来拿钱,而是以拿钱为借口。”

“拿钱是假,拿命是真!”

“那他身边就没有人帮一把吗?”

“山城唐家倒是为这事,专门来人了,要宣读遗嘱!可是遇到北海道人,他们又能怎样?”

“我听说,山城唐家也是没人,只来了两个被人戏虐为窝囊废的翁婿二人,能顶个屁用!”

“卧槽!就来两个窝囊废,这他娘的,还不如不来呢!”

“我说罗阳怎么独自站出来,面对北海道人,原来是无依无靠啊!”

“要说罗阳,还真是孤胆英雄,一个人,就敢面对北海道人,这在涯湖州,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那又能怎样?还不是鸡蛋碰石头,不自量力!”

“是啊!罗阳今天可就凶多吉少了。”

叶尘一直看着北海道人,依旧一动未动!

唐国栋现在,心中难免有些紧张。特别是听到北海道人,张口就要一千万,这不是强盗是什么?或者挑明了,就是专门来找事的。

立夏不管这些,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叶尘的眼神!

他在等待叶尘的命令!

罗阳明显停顿了一下,他没有去看唐国栋和叶尘,没有向他们投去询问的目光。

他有一个信念: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向北海道人低头!

也许,自己会被北海道人打死,但是,绝对不能向北海道人低头,他知道,这就是横在自己面前的一道鸿沟,过去了,前面就是一马平川,过不去,自己的生命,就会终止在这里。

而且,过去的希望不大,因为自己面对的,是北海道人!

但是,既然站出来了,就没有退缩的余地!

想到这里,他没有再犹豫:“对不起!北海道人,今天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罗阳此言一出,四周顿时一片哗然!

“我的天啊!完了完了完了!到底是年轻,没有见过世面啊?”

“这也太直白了吧!”

“这不等于,直接打了北海道人一耳光吗?”

“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可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罗溪湖和罗溪海也是大吃一惊!这小子难道真的不要命了吗?但是随即两人相互看了看,脸上布满了幸灾乐祸的笑容!

小子!我等着给你收尸,把你和你父亲,埋在一起,你们也正好做个伴。

北海道人死死盯着罗阳,怒声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今天我恐怕要让你失望了!”罗阳一字一顿的说道。

“找死!”北海道人恼羞成怒,大喝一声,锁喉手,直取罗阳的咽喉。

“哗!”

现场一片骚动!

“唉!等着收尸吧!”

“怎么就不会说几句好话呢?”

“说好话,有用吗?他来就是要他命的!”

“这就是性格,宁折不弯!”

罗阳一看,北海道人的锁喉手已经到了,他没有丝毫的躲闪,却抬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命踢向北海道人的阴部。

“嘶!”

叶尘一看,罗阳可是抱着必死的信念,去和北海道人交手的。这怎么能行?

而北海道人也是没有想到,罗阳居然采取同归于尽的打法,心中暗暗骂道,这小子也不是个东西,上来就想把老子的'作案工具'给毁了,这他娘的,以后,老子还怎样享受幸福人生啊?

无奈,北海道人只能转身垂手护体,跨步近身出肘直击罗阳下颚,心口,阴部。

叶尘一看,上中下一路三点,那一点击中,都可以要了罗阳的命!

然而,罗阳依旧不躲不闪,而是一记左勾拳,闪电击出,直取北海道人的太阳穴。

又是一招同归于尽!

北海道人再次转身躲过,心中暗暗骂道,老子的命,可比你值钱,我怎么会和你同归于尽呢!

我不和你玩了,上路去吧!

北海道人心中想着,突然一招'醉卧沙场',左掌接地,右拳直接轰向罗阳的裆部。

北海道人突然倒地,攻向自己的下盘,而自己依旧没有躲闪的打算,想和他拼命,却突然失去了进攻的目标,身体不由一僵。

他已经感到,一股大力,向着自己裆部袭来。可是,自己已经没有时间去防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