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科幻小说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200章 说正事说正事全文阅读

粗读史书的普通人,只会认为历史由胜利者书写,所以胜利即正义。

而眼界更深远的聪明人,却会明白胜利者不一定是正义,但正义终将会胜利。

邪威如何滔天,终有衰败时刻;黑暗如何笼罩,终迎破晓黎明。

煌煌大势,人心所向。

从古到今,胜利者永远是越来越多。

从远古时期奴隶主,到中古时期的贵族,商人,再到辉耀时代的官吏,武者,学士。

因为生产力的发展,允许出现更多赢家。

所谓的正义,就是那些适应生产力发展的人们,在历史里争取自己应有的地位。

支持正义,就是投资未来。

这就是蓝炎的商人之道。

他敏锐地察觉到,接下来要重定富贵贫贱的阶级已经出现,而工人阶级的萌芽出现在东阳区,所以他愿意为乐语提供援助。

失败,他并没有任何损失,哪怕乐语扑街了,他也可以再次带兵来东阳区敲竹杠,下一个银血会会长还是得给钱;成功,那他就是工人运动的元老,如果工人阶级真的代表下一个历史大势,那他就已经站在胜利者的一方。

对蓝炎而言,这只不过是惠而不费的投资,但在未来的收获却是无限巨大。

当然,蓝炎中奖的概率可能还不到1%。毕竟一个新阶级要登上历史舞台,不知要经历多少腥风血雨,多少磨难挫折,才有可能成为赢家。

现在武者官吏的地位,可都是他们先辈们一手一脚杀出来的位置。

不杀出一个血流成河,怎么可能从既有利益阶层抢下属于自己的蛋糕?

而这,正是蓝炎所贩卖的商品。

他愿意付出这世间最简单最有效的万灵药:暴力。

他可以率兵震慑和阳军,为乐语铺平道路,让他提起屠刀慢慢杀尽银血贵族,流干他们的血。

银血会的肉,那些带不走的工人和生产资料,都由乐语和工人阶级吃了,而他只需要喝汤,乐语将那些没有任何意义的金银珠宝给临海军当军费就够了。

从这层意义上,他其实赚的更多:当和阳军大败,银血会没落,东阳区这么富富的地方,终究是需要一个强力军事集团才能守护,而周围的邻居,除了临海军外,东阳区又能依靠谁?

蓝炎现在没有率军入主东阳,第一是因为他没资格。

他上头还有吕仲执政官,乐语用脑子想也知道吕仲肯定不信任他——换你,你能信任一个背叛恩师卖主求荣的人?

但蓝炎确实是一个人才,吕仲觉得自己能掌控他,所以才给他统帅三军的兵权。要是蓝炎想自立门户,吕仲一声令下,临海军直接就能走掉大半。

第二,临海军几乎没有任何理由接管东阳,就连他们暴打和阳军都用‘联合军演’的名义,可见临海军还没有做好进行不义之战烧杀抢掠的准备。

第三,通知一个地方不是说属于你就属于你,你得派人管,你得让那里的人接受你的管理。蓝炎就算能打爆玄烛郡,但吕仲那边连晨风区都搞不定,他们的政治班底根本不足以同时管理两个行政区。

重重阻力下,蓝炎只要钱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但乐语未来若是能成事,蓝炎也处理好他和吕仲的‘矛盾’,那他就能轻而易举入主东阳。

因为那些顽固不化的硬骨头贵族肯定已经被乐语敲碎了,东阳区也没有可靠的军事力量,而强军也不是短时间能练出来了,东阳人们没得选。

蓝炎的临海军,届时就能作为‘正义的化身’,‘东阳的救世主’,不费吹灰之力掌控东阳大区。

短期得军费,中期占地盘,长期成赢家。

怪不得蓝炎要站在正义的一方。

因为正义的一方,的确是能让他利益最大化的一方。

梳理完所有因果关系,乐语轻轻呼出一口气。

太棒了,我已经洞悉了一切。

蓝炎抬了抬眼镜:“荆少主,你意下如何?”

“比起将军,你更适合当一个商人。”乐语说道:“你提出的交易,的确令人无法拒绝。”

“谢谢夸奖,但荆少主你其实也一样。”蓝炎笑道:“你并不是一个合格的商人。”

“商人也有合不合格之分?”

“合格的商人,要奸,要欺骗,要利用信息差赚取利益,最重要是,心要狠。”蓝炎侃侃而谈:“说好听点,商人是流通货物赚取差价,说难听点,商人是通过欺骗卖主和买主,不事生产却获得高额利润。”

“自古以来,豪商,大商,御商,无不如此。”

“但荆少主你不一样,我听闻青年报报社总编是一位你买来的女子,你很擅长通过舆论造势,你知道如何操纵人心,更重要是,你有良知,并且会为了这份良知而行动。”

“但你并非白夜那种虚幻的正义,你知道大势所趋,也知道前途艰辛,并没有宣扬自己的同情心,而是默默用实际行动来践行你的法则。”

“别吹了别吹了,说正事说正事。”

听到蓝炎这个平生大敌如此狂吹自己,乐语不禁有些飘飘然,嘻嘻笑道:“如果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商人,那我干哪一行才能合格?报社社长吗?”

蓝炎看了他一眼,平地起惊雷:

“我觉得你是一个合格的皇帝。”

乐语眨眨眼睛,但心里并没有多少欢喜。听见一个封建社会的野心家,说自己一位三好学生适合当皇帝,就像moba玩家听见黄油玩家说自己适合当黄油男主——我是会玩上中下三路,但我的三路跟你的三路不太一样哎。

“少壮不努力,老大借吉言,那我就承你吉言吧。”

蓝炎忽然说道:“荆少主,你给我的感觉,的确跟我一个熟人很像,跟你聊天的确很有意思。”

乐语吓了一跳,镇静道:“哦?你说的那个熟人是谁?在临海军吗?我也想认识认识。”

“会有机会介绍他给你认识的。”

蓝炎敲了敲桌子:“闲聊了这么久,我们也该谈正事了。而且,你的银血同伴等那么久,我们也该给他们一个干脆利落的结果。”

乐语心里一个激灵。

“那么,荆少主,你觉得我们应该要怎么处理外面的那几位‘银血继承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