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美国农场 > 第211节 宫斗全文阅读

美琳进入房间后久久没有再出来,张一知道她比自己更加劳累,她需要为‘回信’在国内管理新染料技术公司,与数个生产厂家的合作事宜,工作强度大,劳心、劳力、又费神。

不久后恒丰拍卖行的签宝师,孙志文,王叙来酒店,并带来一瓶红酒作为礼物。

“张先生,欢迎您来香港。”

孙志文笑着问候。

“谢谢,我是中国人,香港也是我的家。”

孙志文反应了一下,呵呵笑了起来,“是的,是的...”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美国取那些宝石?”

张一问,因为拍卖时间越来越近,恒丰到现在还没有派人去农场取它们。

“公司包了一架香港航空的飞机,今晚从香港起飞,公司还为那批宝石购买了巨额保险,并配备了整整五十人的安保团队。”王叙解释道。“在阿曼发生的事情绝不会发生在香港。”

阿曼发生抢劫大案,传播的速度很快。

张一点点头,为宝石购买保险是恒丰拍卖行的行为,宝石离开农场,安全责任就需要恒丰负责。

“辛苦了,交给你们我很放心,只不过盗匪猖狂,你们小心一些。”

回想‘粉红豹’严密、高效的盗抢行为,张一感觉心里有点发虚。

“您放心,这次我们请的是专业的安保团队,粉红豹不敢来。”王叙信心十足地保证道。

受两人感染,张一点点头,信心足了一些。

“宣传做的怎么样?”张一问。

之所以选择恒信,一是因为第一次合作愉快,二是因为他们的宣传工作比较强。

王志文、王叙自信一笑,“到今天,已经确定有三个国家的皇室成员参加这场拍卖会,中东石油五国的十多位富豪,俄罗斯寡头,还有来自香港、内地、法国、美国、英国....等国的珠宝商行们,初步估记,参加这场拍卖会的人数超过一千。”

闻言,张一心情激荡,心脏有力跳动着。珠宝的价格靠人抬,有人叫价它才值钱,否则就是一块石头而已。

“谢谢,你们做的很不错,如果这次成功了,不久后还有一件大宝贝也交给你们经略。”

事情做好了有奖励,张一相信王志文、王叙也一定很喜欢那根价值连城的法柱。

提到法柱,张一想起那个,在肯尼亚从事咖啡生意的英国商人雷欧·南希,他逃离肯尼亚后,再无音讯。

但!别以为这样就完了,杀害李强的凶手,张一一个都没打算放过,即使这个人逃到天涯海角,即使他逃亡五年、十年,张一也会派人持续追找,直到找到他本人,或找到他的尸体。

张一提供的卖拍品,质量之高、价值之高,有目共睹。听到还有件大宝贝,这让王志文、王叙脸上笑容如鲜花般盛开。

“感谢信任,我们定会一如即往,为您提供最便捷、最安全的服务。”王志文、王叙向张一保证道。

送走两人,张一累的不行,回房间后随便冲了个澡,倒在床上便呼呼大睡。

与此同时,那艘装有法柱的集装箱货轮,在巴基斯坦厄瓜多尔港卸下一部分货柜后,正式启程前往终点站香港,美琳提前到香港也是为了准备接收它,为此她已经连续劳禄多日。

再把目光挪到北韩湾,克洛斯号终于到达崔友指定的海域,这里位于北韩东边约四百公里的公海上。

因为丹尼中途离开,克洛斯号仅有陈龙、哈维、彼得三人。

三人数,也是最少能够驾驶破冰船航行的人数,此时三人站在船玄旁边,看向不远处正在驶过来的渔船,崔友站在那艘渔船船首,海风把他的衣服吹的咧咧作响。

“我需要你们的帮助。”

两船汇合,崔友登上克洛斯号,向陈龙、哈维和彼德求助道。

三人对视一眼,无人拒绝,因为张一之前说过,如果崔友需要,需要向他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事情是这样的,”崔友缓缓描述道:“我和崔丽曾经是北韩劳动党中央责任秘书‘文成述’的警卫,他是在金日时代,负责监督金恩的亲戚等周边人物。”

“听起来像是古代的监查官?权力很大的样子。”陈龙疑问。

“是的,他随时可以见到最高首领,但他却被一个叫张泽的人迫害死了。”崔友语气沉重的说:“我和崔丽自然也受到迁连,那一次迫害形动持续了一年,有近千人受他迫害而死亡。”

“看来张泽的背景更历害。”

陈龙感觉就像在听现实版的宫斗剧。

“是的,”

“他与现任最高领袖的妹妹于前年结婚,之后受命领导一个叫‘深化组’的部门,工作内容是调查、肃清、关押,所有对新任最高领导人不忠、不满的人。”

陈龙挑了挑眉,感觉张泽很历害的样子。又疑问道:“那他为什么要迫害你的上司文成述?还要迫害你和崔丽?”

“那是因为,我的上司调查到,表面斯文、有涵养的张泽,背地里实则是一个好色、又好财的伪君子。”说到这里崔友显的愤意难平。

“不等文成述将这个信息告诉最高领袖,他就被叛徒出卖,张泽怀恨在心,提前一步找到文成述,将其迫害致死,并随意安排一个罪名。”

停顿片刻,崔友表情苦涩又道,“至于我和崔丽,对于大人物来说,只需要随手除之,如果不是崔丽警觉,及时逃走,最好的结果是我们永远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下水牢里,也可能得到一粒子弹。”

陈龙同情地看着崔友,如果是这种悲惨的死法,成为权力的牺牲品,还不如死在战场上。

而且这么复杂的政治斗争,有时甚至死的不明不白。

“那你需要我们做什么?”

两人虽然说的是英语,可哈维和彼得毕竟是外国人,听不到东方政治,哈维直接问。

“我和崔丽是‘文成述’警卫队的警卫员,文成述死时,当场战死了十一人、另有五人失踪,现在大约还有十二人被关押在某处,他们都是我可以生死相托的亲人,我想请你们和我一起救出他们,这是一个项十分危险的任务...如果你们拒绝...”

陈龙、哈维、彼得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坚定。

“就如同你说的,你们是可以生死相托的亲人,如果我们真出了意外,我的家人也可以放心托付给老板,所以...干了!”

陈龙大喝一声!

“干了!”

“干!”

哈维和彼得跟着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