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历史小说 > 小阁老 > 第三百二十七章 吴叔叔(求保底月票)全文阅读

龙江宝船厂,一号作塘上。

秋风将赵昊和吴时来的袍子刮得猎猎作响。

“贤侄,你疯了吗?”听了赵昊的妄语,吴叔叔低声喝道:“就凭你这句话,我就可以把你抓起来知道吗?”

“老叔会吗?”赵昊眨眨眼。

“那当然不会了……”吴时来苦笑一声道:“咱俩谁跟谁?”

他之所以对赵昊如此宽容甚至放纵,并不只是因为两人有旧交,也不只因为他侄子吴康远在北京开味极鲜,也不是因为赵昊还给了他卢沟桥公司的股票……

好吧,这些加起来也很可以了。

让吴中丞真正感激赵昊的,是因为赵昊挽救过他的仕途。

那是今年上半年的事儿,徐璠临近下课前,想要安排他去广东当巡抚。

而且当时吴时来还是正四品右佥都御史,去广东当正三品巡抚是高升。

但徐璠有个条件,要他上任之前,循例举荐一批地方官员……因为操江御史对长江沿岸所有州县的官员,都有一定的监督权,当然也可以举荐发现的贤能了。

这本是题中应有之意,虽然小阁老开具的名单,人数稍微多了点……有足足五十九人。

好吧,是太多了。

但好在都是七品及以下的小官,而且用不用在朝廷,又不是他个操江的能说了算。

加之他还不知道徐阁老马上要致仕,自然不敢有二话,准备捏着鼻子上本。

然而就在那时,吴康远从北京写信给他。信里转达了赵昊的警告——徐阁老马上要致仕了,如果他接受广东巡抚的任命,一定会惨遭弹劾,仕途终结的。

虽然经过侄子转述,赵昊的话显得没头没尾,但信里明确提到了‘五十九人名单’的存在,这可把吴时来吓坏了。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赵公子是用大预言术发出的警告。因此只会脑补此中有自己不知道的高层斗争,而那份五十九人名单,怕已经变成催命符一样的存在。

吴时来饱尝过失去一切的痛苦,他不敢冒再度丢掉乌纱的风险。那对他来说,无异于再死一次。

于是吴叔叔做了个艰难的决定,他给徐璠回信表示自己梦见神仙,告诉自己三年内不可南行,否则必有祸患。所以还是把这个宝贵的机会让给别人吧。

徐璠马上就要滚蛋回家,这时候也没什么办法了,只能一面大骂他年纪愈大胆子愈小,一面去跟别人谈条件了。

结果真让赵昊说着了,那位抓住这个宝贵机会,被廷推为广东巡抚的老兄,在赴任前滥举亲信三十人,被劾罢官,回籍闲住去了……

这可把吴时来给后怕坏了。自己要举荐的人数可是那位的两倍啊。要是没听赵昊劝的话,怕是要下诏狱了……

所以吴时来特别感激赵昊,不然干嘛好端端送他那艘漂亮的‘科学号’?

~~

不过感激归感激,让他替赵昊担天大的干系,还是做不到的。

于是吴时来苦口婆心劝道:“贤侄啊,叔叔我可只管长江。出了长江口,朝廷的水师就不是我能管得了了,朝廷的海禁不是开玩笑的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了。”赵昊点点头道:“也没说要违反海禁啊。”

“呃……”吴时来咂咂嘴道:“你明明说要出海的。”

“你先造着,我等朝廷批准了再出海,有什么问题吗?”赵公子一脸‘你好奇怪’道:“吴叔叔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那么不靠谱的人吗?”

“呵呵……”吴时来心说,你当然是了,也不知谁差点把热气球扣到徐阁老头上。

“当真没有朝廷批准,你就不出海?”不过吴时来还是松了口气。

“当真。”赵公子果断点头道:“倘若我公司的船违反海禁,吴叔叔直接把我抓起来就是了。”

“你这么有把握?”吴时来狐疑的看着赵昊,低声道:“贤侄,还是别卖关子,就告诉我你到底要干什么吧!”

“我要赌一把。”赵公子也没打算瞒他,便淡淡答道:“赌明年黄河泛滥会导致运河阻塞。”

“运河阻塞?”吴时来一愣,好一会儿才吐出四个字道:“漕粮海运?”

“不错。”赵昊点点头,这又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元朝就这么干的。吴时来这种干练的官员,自然一猜就着。

“怪不得。”吴时来恍然道:“怪不得你要这么多船,少了怎么够用?”

“不错,数百万石的漕粮,没有几百上千艘大船是不够的。”赵昊点点头沉声道。

“贤侄,你确定朝廷能批准?”吴时来皱眉问道:“漕粮海运的呼声一直都有,但为何一直未经成功?还不是因为阻力太大吗?”

“所以必须要抓住时机,一锤定音!”赵公子神情无比认真道:“机会稍纵即逝,因此必须要提前做好准备才行。”

顿一顿,他又苦笑一声道:“其实现在准备都有些晚了……”

“贤侄,你确定明年黄河会泛滥?”吴时来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京城、九边,全靠漕粮养活,倘若运河失能,谁也没法反对,朝廷尝试其它选择了。

但前提是运河必须要堵塞,而且不能是小范围的,必须是大段大段,让运河基本失去作用的那种才行。

“当然没法打包票。”赵昊睁着眼说瞎话道:“不过潘中丞告诉我,两三年内运河必然出现大堵塞。不过明年后年都一样,反正四百艘千料船,怎么也得造个两三年吧?”

“这样啊……”听说有潘季驯的论断,吴时来便不疑有它了。

此时,某位正赶往崇明岛的潘姓老大人,忽然打了个喷嚏,同时感觉自己后背似乎沉甸甸的……

~~

在作塘上寻思半晌,吴中丞又问一遍赵昊,没有得到旨意之前,这些船真的不会出海?

待得到赵昊肯定答复后,他又絮絮叨叨嘱咐大侄子,说话千万要算数,不然老叔也保不住你云云。

就在赵昊脑袋快要爆掉之际,吴时来倏然恢复了不怒自威的神情,对远远躲在一旁的船厂提举喝道:“滚过来!”

那提举赶紧颠颠儿过来。“中丞有何吩咐?”

“你不是抱怨没生意吗?”吴时来冷冷道:“本院给你拉了生意来了。”

ps.新的一月,求保底月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