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科幻小说 > 字节跳动 > 第67章 兄弟,你受苦了全文阅读

“下一位,9号选手……,大家不要走,请大家给与每一位新人应有的尊重。”

主持人正要介绍舒朗,发现有些人已经起身准备离场了,不得不严肃的发出一声警告。

大部分人还是给了主持人面子,重新回到了座位,也算是给新人的尊重。不过在所有人的眼里,接下来只不过是走走过场。

一个问题选手,哪会有人敢接盘呢?!

“下面这位9号选手,他的职业是brave测试工程师……”

主持人没说完,下面就已经开始嗡嗡成了一团。

“哦…原来是测试啊!”

“我说怎么打问号了呢!”

“测试有什么用?”

“啊?测试是什么东西?”

“都是brave从业者,两者的差距怎么就那么大涅?”

“哎!这孩子,悲剧了!”

“纯赔本的买卖,谁敢接盘啊!”

……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舒朗一时间恢复了理智,想通了这套路中的一切,正觉得是该为自己的处境着想一下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这个白色的问号不是什么好兆头。

从现场的反应来看,恐怕他要凉了,也许马上就要跟隔壁老王共患难了。

“哼哼~造物弄人啊!”

舒朗苦笑一声,内心感慨,不知道做一个乞丐有没有接近极梦研究院的可能。可转念一想,无所谓了,能接近又能怎么样?谁会理一个乞丐的死活?

绝望从心底开始泛滥,甚至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当一个乞丐?

这辈子不就这么完了吗?

……

“我接!”

嘈杂的人群中,一个青年举牌而起。

虽然他只喊了两个字,但这两个字里饱含了激动,听都能听出来那里面有一股泪水的腥咸。

舒朗望过去,忍不住前冲,爬在玻璃墙面上,瞪大眼看清了那个青年,顿时眼角两行泪,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那是他最好的朋友。

就在他几乎绝望的时候,刘琦出现了,差点崩塌的心理,顿时又重新燃起了新的希望。

……

“这位小兄弟,你可明白这问号所代表的含义?”主持人提醒刘琦。

身边的小跟班也在劝他:“琦哥,不能冲动啊,老板会炒了你的。”

“炒你大爷!闭嘴!”

刘琦骂了跟班一句,心想,先不说这是他最好的兄弟,就凭他对舒朗的了解,这绝对是给老板带来了一大笔财富。

没必要解释,刘琦自己心里清楚的很。当初他刚来到这的时候,什么德行他自己清楚。但就凭这副德行,他都能在这混上主力,还能赢得老板的信任,代表公司来挑选新人,更别提比他强上一大截的郎神了。

测试?

呵呵,这群白痴!

在刘琦的心里,舒朗的实力绝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有一点,他还不太确认,就是这问号的具体规则是什么?他只是听说过,带问号的不能选,可这问号现在挂在郎神身上,那可就另当别论了。

“请主持人明示。”刘琦擦了眼角泪,问了一句,但是他已经打定了主意,无论是什么结果,他都会义无反顾的把好兄弟救下来。

“哎!”支持人摇头叹息,已经完全把刘琦当成了一个无知的坑货。

其他的竞拍者们,本来想尽快离场,没想到冒出来这么一出,一个个都留下来等着看好戏,当上了吃瓜群众。

主持人解释道:“这个问号,表示这是一个问题新人。对于问题新人,你可以出任意高价把他领走,官方会替你们公司给他发放薪水。也就是说,人是你们公司的人,但不用你们出钱养。”

嘿,这不是好事吗?

现场可不止刘琦一个不懂问题新人的规则,一个个瞪大了双眼,不明所以。舒朗也听的有点玄乎。

“一直都是官方出钱吗?”刘琦难以置信的问。

“没错,一直都是官方出钱,只要他能通过试用期考核。”主持人道。

“多少钱都行?”刘琦再问。

“理论上是可以的,但有一点限制,不能超过你们公司现有市值的百分之十。”主持人道。

嘿!

刘琦掐指一算,他们公司虽然比较小,但市值怎么也得过亿了,这意思是,我tmd可以给郎神开一千万的月薪了?一年一亿两千万!还都是由官方承担!

尼玛!

真的假的?

“那弊端在哪呢?”刘琦可不傻,问号新人有这么大的好处,可每个人都告诉他千万不能接盘,肯定是有什么天大的弊端。不然这么大的便宜谁不占?最关键是是,这可是占官方的便宜啊!

主持人说:“我刚才说过了,只要他能通过试用期考核,官方就可以一直替你们出钱,除非他主动离开了你们公司。但是,这个试用期考核,必须由官方亲自来做。如果考核失败,那么,贵公司将要赔偿官方在试用期内所付出的三倍成本。”

刘琦一脸苦笑,立刻明白了,这意思就是,能不能过试用期,完全是官方说了算呗!这不是摆明了不可能让你过吗!

这要是真给郎神开一千万工资,三个月试用期过后,是拿到手了三千万,然后官方把考核一卡,不通过,这就要赔偿九千万,这tm不是逼着公司要破产吗?怪不得不能超过公司市值的百分之十!

好算计啊!

主持人似乎是看出了刘琦的顾虑,又说:“你大可以放心,考核绝对公平公正,甚至可以公开。”

“那我问你,怎么个考法?考什么?”刘琦这一问,引得全场竞拍者们也感起了兴趣。

主持人说:“每个职业都有他固定的考核项目,9号选手的职业既然是测试,那自然是考察他的测试能力,到时候我们会抽检有问题的代码交给他测试,只要他能准确的找到代码中的bug,就算过关。”

此话正中舒朗下怀,他在玻璃屋里听的心花怒放,斗志横生!这不就是等于白送钱吗!老子有神器啊!

“请问,考核的时候有任何其他方面的限制吗?”舒朗自己开口问了。

主持人回身,笑道:“考核过程之中,只能由他本人亲自作答,其他人一概不许干涉,出结果之后,交由评审团裁定结果。”

舒朗满意的朝主持人点了点头。

这一切仿佛就是专门为他而设计的,过程不被打扰,连神器都不会泄露,这钱要是不拿,那脑子可真就秀逗了。

先不说将来能不能找到陶小靖,起码有了这笔钱,能让他先在这个鬼地方立足发展。

俗话说,有钱能使磨推鬼。

到时候再慢慢搞定其他事。

舒朗伸出右手,朝刘琦比了个ok的手势,又坚定的点了点头。

不光刘琦看懂了,在场所有的观众们都看懂了。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两个小伙子是怎么看对眼儿的,但是他们看明白了,这俩家伙是要赌一把,准备合起伙来赚官方的钱。而且这个问题新人,看起来好像对试用期考核非常有信心。

风险虽然大,有信心就不怕!

观众们都在寻思,他俩怎么着也得叫个万八千的价。万一输了,大不了就由这个参会的小伙子自己赔呗。反正公司肯定不会出笔这冤枉钱。

“好,我代表码农公社,出价一千万!”刘琦举牌一喊,直接把他身边的跟班吓晕了过去。

观众们眨巴着眼,全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主持人在台上揉了揉耳朵。

舒朗用额头撞了撞玻璃墙。

其他九个玻璃屋的新人各自打了自己一巴掌。

“你说的是一千?还是……”主持人尝试着问。

“我说的是一千万!月薪一千万!不是一千,是一千万!一年一亿两千万!”刘琦强调了好几遍,每一个万字都带上了重音。

主持人一个踉跄没站稳,跌了一个四仰朝天。

“这家伙疯了。”

“他不会是要报复老板吧?”

“那个测试,其实是催眠师吧?把这小兄弟催眠了?”

“哎呦我的天,这下可刺激了。”

“他们至少可以浪三个月啊!”

“恐怕三个月以后,他俩得一块肉偿了。”

……

观众们你一言我一语的炸开了锅。

舒朗朝刘琦伸出了大拇指,这是自从他俩认识以来,在舒朗眼里,刘琦办的最敞亮的一件事。

主持人站起来,扶着桌子,惊问刘琦:“你确定你能代表你们公司吗?你这么干,会让你们公司破产的!”

“你-放-屁!”刘琦毫不客气的喷了回去。

表面上看,主持人是好意,但换个角度想,这是公然对郎神的蔑视和侮辱。

不能忍!

刘琦举起了代表了公司授权的牌子,正言道:“我现在正式代表码农公社,向这位9号问题新人出价,一千万棕梦币,请执行拍卖手续。”

刘琦拿的绝对是合法有效的证件,主持人无奈。本来是心怀好意,没想到对方完全不识抬举,那就等着看他们的好戏好了!到时候,活该破产!活该肉偿!

“一千万棕梦币一次…”

“一千万棕梦币两次…”

“一千万棕梦币三次…成交!”

拍卖结束,中标的各位老板,各领各的标的。

玻璃门打开的那一刻,舒朗和刘琦互相朝对方扑了过去,二人紧紧拥抱,仿佛要把对方融入自己的身体。

“兄弟,你受苦了!”

一语泪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