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怎么当上了皇帝 > 第七十五章 夜敲寡妇门(继续万字求一切)全文阅读

大幽八百年,天才多如过江之鲫。

但练成九蝉不灭金身劲的,也仅仅是中兴帝,冠军侯,护国长老三人。

可想而知,这门天阶神功是多么高深玄奥,晦涩精妙,寻常人根本难以修炼。

能够修成这门神功的,无不是震古烁今,镇压一个时代的惊世之才。

然而,眼前的陆乾,一个贪婪无厌,卑鄙无耻的小小捕头,居然修成了这门神功,简直是不可思议!

吴青震惊骇然之余,越想越气,心中愤愤不平,脑里只有四个字:天道不公!

那种感觉,就像高高在上的女神,仙子,被一个丑陋不堪的乞丐玷污了一样!

凭什么这小子能够修成九蝉不灭金身劲?

“哦豁,你生气了?”

陆乾站在石棺旁,盯着吴青,嘴角不禁浮现一丝冷笑。

“哼!小子,你修成九蝉不灭金身劲那又如何?你抓了我,有人会替我报仇的!”

吴青咬牙切齿,眼中除了怒火,还有杀意。

陆乾一听,连连摇头:“不不不不,你想错了。你想想,我现在修成了九蝉不灭金身劲,你猜,你们大幽余孽会不会很好奇,我到底是怎么修成这门功法的?”

瞬间,吴青瞳孔一缩。

“对了!”陆乾笑了笑:“你们大幽余孽得知这个消息,不仅不会杀我,反而会求我,告诉他们修炼这门神功的窍门。”

听到这一句话,吴青的脸色彻底阴沉下去,咬牙道:“你想得美!你就等着被抓起来,严刑折磨吧!”

陆乾讥讽一笑:“你还真是蠢!不仅连头发没有,连脑子也没有!九蝉不灭金身劲是无上神功,你们大幽余孽抗衡赵玄机的最大倚仗之一,你说,你们大幽余孽为了得到这门神功修炼窍门,是求我好,还是将我严刑逼问好?”

这下,吴青彻底脸黑如锅底,被噎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好了,我也不跟你废话!我来是想问一下你,那三个练武天才你是从哪里拐来的?”

打脸装逼之后,陆乾顿觉神清气爽,肃冷问道。

吴青阴森森一笑:“你来居然想问这个?桀桀,你以为我会告诉呢?做梦吧!我死!都!不会告诉你!”

“……”陆乾眉头一皱。

看来,这家伙是真的什么都不愿意说了。

“老刑,将他封起来吧,明天我押去郡里,李峰那边应该会有手段对付他。”陆乾一摆手,转身走出了地牢密室。

很快,刑老道搞定之后走了出来,皱眉道:“老陆,你真不怕大幽余孽抓了你去逼问神功修炼窍门?”

陆乾胸有成竹的笑了笑道:“当然不怕。因为我吃定他们了!以我的寻常资质,十八岁修成神功,他们一定觉得我有特殊的修炼技巧。他们一定十分迫切的想要知道,但是我不告诉他们,他们只能跪在地上求我!”

刑老道还是有些担忧:“但以我对他们的了解,他们上来一定会先用酷刑折磨你。”

“这就要靠我随机应变了。你知道,我最擅长的就是这个。”

陆乾自信一笑。

“嘿嘿,这个老夫倒是信你!你这嘴皮子,把他们拐卖了他们还会替你数钱呢!”

刑老道嘿嘿一笑,放下心来。

“行!那你继续疗伤吧,我先去抄百里狂的家。”陆乾一摆手,走出大牢,找到孙黑,直接召集人手。

很快,一骑墨麟马飞跃而出,直奔百里狂的府邸。

这次抄家没有什么惊喜,反而是一堆麻烦。

百里狂暗地里干的是人口买卖,但自然有一些是没有卖身契的,陆乾花了整个下午,才将百里狂手上的卖身契清点出来。

然后,在一处宅院里救出了一百多个黑户。

也就是没有卖身契,估计起码有一半是被抓过来,强行拐带过来的。

陆乾一直忙到大晚上,才将这些人安排妥当,累的够呛。

不过,他从百里狂府邸里搜出了十几本秘籍,类似《洞玄子三十六手》、《素女诀》、《玄女经》、《玉房秘诀》的古书。

其中还有一些是经典插图版,陆乾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

为了避免这种少儿不宜的读物流落在外,毒害黎民百姓,陆乾唯有牺牲自己,将这些珍藏秘籍封印起来。

正所谓妓多不压身……呸,是技多不压身,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到。

忙完之后,陆乾神色略显疲惫,打道回府。

吃过晚饭之后,他去看了一眼璎珞那三个小鬼,发现他们跟姬娘子的小女儿玩得挺开心的。

很快,刑老道的药材送了过来,还送来了一瓶秘制药油,是大幽皇宫皇子专用,专门治疗肺腑内伤,以及骨头裂伤。

陆乾拿着药油,眉头皱了皱。

这东西他一个人搞不定啊。

于是,他走出院门,敲响了旁边姬娘子的木门。

“陆大人?”

吱呀一声,姬娘子裹着雪白大衣,拉开木门,面露疑惑。

“我想请你帮个小忙。”陆乾神色平静道。

“陆大人客气了,你是奴家的救命恩人,区区一点小事,妾身自然帮忙。”姬娘子肃然一立,十分认真道。

“哦。那跟我来吧。”

陆乾点点头,转身走回自己院落。

姬娘子楞了一下,莲步轻移,跟着走进陆乾屋里。

进屋之后,她解下大衣,抖掉大衣上的雪花,轻轻放在一旁,随后紧跟着陆乾走到后院的石屋。

石屋是陆乾专门让人砌出来的,里边是一个大水池,热气蒸腾,宛如温泉一般。

此时,在水池里,浸泡着一些药材,水变得有些紫红。

空气之中也飘着浓浓的苦药味道。

陆乾直接脱下银甲,内衣。

“啊!”

姬娘子捂嘴惊呼一声。

借着屋内夜明珠的光芒,她看到陆乾胸膛前青黑一片,是密密麻麻的拳印!

乍眼一看,无比的恐怖,吓人。

然而,陆乾仿若没事人一般,迈步踏入药水之中,将整个人浸泡下去,没过颈部,淡然道:“等下我运转功法疗伤,差不多了我会喊你的。”

“是。”

姬娘子轻咬嘴唇,点了点头。

不知道是不是石屋蒸汽太热,她的俏脸被熏得微微绯红,娇艳,垂首低眸不敢四处乱看。

一双白玉纤手更是紧紧抓着衣角。

约莫等了一刻钟的时间,陆乾睁开双眼,张口吐出了一大团黑色淤血。

起身,胸膛前的青黑之色淡了许多。

“可以了,你过来帮我将这药油涂抹全身,顺便帮我按摩一下吧。这次轻轻揉摩就行,不用太大力。”

陆乾指了指石池边放着的药油。

“嗯。”

姬娘子贝齿咬着嘴唇,轻轻回答一声,声音弱如蚊呐。

说罢,走了过来,挽起袖子露出雪藕玉臂,抓起药油倒了一点在手上,便颤颤巍巍的涂到陆乾后背。

刚一碰到,她玉手下意识的缩了回去,仿若触电一般,脸蛋羞红似醉。

药油也流掉了。

陆乾转头看了一眼,见她小脸发烫,红得滴血一般,嘴角微微勾起。但他却什么也没说,闭眸运转气血化瘀。

呼。

姬娘子长长舒出一口热气,银牙紧咬着,倒出药油,双眸一闭起,就摁在陆乾后背,小手便开始按揉起来。

手法很是坚硬,生疏。

陆乾没有说话,独自承受着。

顿时,石屋之中,只有清脆的心跳声,以及屋外呼呼的风雪声,寂静之中透着一股安宁。

“前边淤青处也涂点药油,别只涂后背。”突然,陆乾睁开眼,淡淡说道。

“哦哦!”

姬娘子一听,娇羞脸上浮现出一丝窘迫,连忙倒出药油,小心翼翼地按涂在陆乾胸膛,生怕弄疼了他。

片刻之后,药油涂抹开来,陆乾胸膛青黑淤印淡去,重新变得白玉琉璃一般。

伤好了!

这药浴药油确实给力!

陆乾暗暗点头,转头道:“多谢姬娘子,我伤势好得差不多。接下来,我要洗漱,就不劳烦姬娘子了。”

姬娘子一听,如蒙大赦:“奴家告退。陆大人还请早些休息。”

说罢,放下药瓶,低头快步走出了石屋,消失在风雪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