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怎么当上了皇帝 > 第三百零九章 没有撤退可言全文阅读

沉闷,冰冷,肃杀,寂静。

密室之内,气压很低,直压得人喘不过气,窒息般难受。

咚咚咚,咚咚咚。

陆乾只听到自己的心跳,无比清晰,眼睛瞪着眼前的血袍男子,不敢动一根手指。

一股强大到无可匹敌的杀机,已经锁定在他的身上,每一个毛孔。

他敢动一下,雷霆般毁天灭地的攻击就会倾泻在他的身上,将他轰杀成渣。

谁能料到,大幽冠军侯居然没死!还活生生的站在眼前!

言踏月这条老狗,竟然真的是大幽余孽!

一旁,刑老道亦是满眼惊惧,心中是翻江倒海的震撼。

眼前的冠军侯,天纵奇才,不到一百岁就修成法相外景境,领着五千神林军,杀穿整个鬼罗国。

他的强横勇猛,毋庸置疑!

更加让人可怕的是,此人熟读兵法,智谋奇高,绝不是只会横冲直撞的莽夫。

就在这时,冠军侯猛地抬手,五指一捏,凝作玄奥法印,朝着刑老道就是一推。

砰的一声巨响。

刑老道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胸膛一痛,一股坚硬刚猛的力量轰撞过来,随后,音爆炸响连同震荡波在他的胸膛爆开。

刹那之间,刑老道飞撞在石壁上,衣衫爆裂,寸寸化为齑粉,显露出胸膛凹陷下去的指印。

噗。

他喷出一大口鲜血,直接倒在地上,气息衰弱到了极点。

“老刑!”

见状,陆乾神色一变,还没来得及飘过去救人,余光之中,已然见到冠军侯左手一拂。

咻。

一道黑色电光从袖中飞出,如闪电般爆射而来,轰击在他的胸膛。

紧接着,一丝疼痛涌上心头。

叮。

一声脆响。

系统提示在脑海弹出:

“发现神兵饮血剑,回收奖励两千侠义值。”

……

陆乾低头一看,发现自己胸膛已经插着一把黑色利剑,金丝内甲,不灭金身根本没有任何阻挡作用。

剑尖起码没入胸膛一寸!

下一刻,陆乾震惊发现,浑身血气不由自主地回涌到胸膛,被插在胸口的饮血剑吸走。

刹那之间,一阵缺氧的头晕目眩涌上脑袋,四肢立刻变得疲软无力。

这家伙……不按套路出牌啊!

不应该是先哔哔两句废话么?

陆乾双膝一软,瘫倒在地上,浑身血液仍旧被疯狂抽取,那种剧烈痛楚,就仿佛有人抽筋吸髓一般。

脸色飞速变白,没有一丝血色,额头豆大冷汗浮现。

这一次,是他鲁莽行事,赌错了!

以后就算有人用三千个美人诱惑,他也绝不踏足别人密室一步!

“你不是大幽太子。”

这时,冠军侯负着双手,走到陆乾面前,那一股掌握千军万马生杀予夺大权的威压笼罩下来。

“你杀了我,走不出玄京的!”

陆乾用手撑着身子,抬头,目中没有一丝恐惧害怕。

有的,仅仅是一股同归于尽的狠厉。

“赵玄机在闭关,他救不了你!”

冠军侯的声音很是浑厚有力,一开口,四周空气嗡嗡作响,震慑人的肝胆:“我只要吸了你的肉身元气,踏出最后一步,成就武圣之境!到时,没人能够拦得住我!”

闻言,陆乾低头一看。

只见插在胸膛的饮血剑亮起一道道血丝,交叉缠绕,形成诡异的纹路。

这纹路的中心,就是剑柄凹下去的那一个青豆大的凹槽。

但现在,凹槽处渗出丝丝妖艳鲜血,凝成一滴血珠,似乎要结晶。

强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侯爷,开始吧。”

这时,言踏月走过来,俯身就要去捡那把掉在地上的假刈龙刀。

陆乾余光一撇。

言踏月就要触及到假刈龙刀的手突然止住,转头望过来,冷冷嘲笑道:“陆乾,你是不是以为老夫不知道刑九针在这刀上下了剧毒?”

听到这话,陆乾瞳孔一缩,脸色很是难看:“居然被你看穿了?言踏月,你究竟是蠢还是傻,我死了,赵玄机会替我报仇,你言家千年世家会灰飞烟灭!为我陪葬!”

“哈哈!你以为老夫投诚在赵玄机门下,赵玄机就不会灭我言家么?”

言踏月直起身,哈哈冷笑一声:“赵玄机等了二十年,终于开始动手清理世家,旧臣。袁家的陨灭,就是一个信号!老夫早就看清楚了,赵玄机招你入京,就是准备对玄黄宗旧臣,还有世家势力下手!老夫难道坐以待毙,等着你来杀我么?与此言家全军覆没,还不如独活老夫一人!老夫在,言家便在!”

“……”

陆乾微微一震,心中暗叹。

这言踏月那么多年果然没有白活,够果断!够狠!

“再说了,给赵玄机当臣子,天天粗茶淡饭,老夫忍了二十年,已经忍够了!只要大幽复辟,老夫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并肩王,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玩什么女人,就玩什么女人!哪还用得着看赵玄机脸色!这么简单的道理,还用得着选么?”

言踏月冷笑一声,笑容逐渐狰狞起来。

“很有道理!”

陆乾点了点头,幽叹一声:“可惜,你想当大幽的并肩王,恐怕也是一个飞鸟尽良弓藏的下场。这位冠军侯,不像是一个喜欢奸臣的人。”

“哼!死到临头还敢挑拨离间?”

言踏月眸中冷光一闪,阴森森道:“小子,刑九针不是你的亲信么,我要让你亲眼看着他死在你眼前!”

说罢,他浑身血光剧烈闪耀,在身后凝结成一只只血光大手,仿若千手佛陀一般。

这就是言踏月的法相,千手红魔。

“你敢动手,我不会说出任何秘密……包括赵玄机传给我的那一门超越天阶的功法!”

陆乾神色一冷,眯眼道。

“停手!”

此话一出,冠军侯瞳孔缩成一道竖线:“你刚才说什么?”

言踏月脸色也微微变化。

“呵呵,超越天阶的功法,赵玄机已经自创出来,还传给了我!这下,你应该知道为什么我如此得宠吧!因为,我是真正的绝世天才!”

这一句话,陆乾说得是气虚声弱,但透着一股斩钉截铁的惊人傲气。

“侯爷,这小子诡计多端。他的话不可信!超越天阶的功法哪有可能这么容易就创出来?再说,这小子跟赵玄机非亲非故,绝世神功也不可能传授给他!”

言踏月双目一凝,杀气腾腾道。

静默。

冠军侯沉吟了三息,身后猛地绽放出无比闪亮恐怖的血光,汹涌之间,宛如一片血海。

刹那之间,陆乾仿佛浸在尸山血海之中,血腥气浓郁如稠,仿佛要将整个人腌成血豆腐。

紧接着,血光旋转起来,宛如水龙卷一般,最后凝成一条巨大的血蟒,粗如水桶,身上鳞片活灵活现。

它盘在冠军侯身上,昂着巨大的蛇瞳,粗如铜盘的金瞳直勾勾盯着陆乾。

张口开,长三尺的锋利獠牙闪着森森寒光。

这就是冠军侯的法相。

此时此刻,插在陆乾胸膛的饮血剑剑柄凹槽处,一颗四四方方,好似钻石般的血晶即将凝结。

陆乾眼皮垂下,血气被抽空吸尽,即将昏死过去。

见此一幕,言踏月嘴角浮现出得意冷笑。

冠军侯目中闪过一丝压抑不住的喜色。

陆乾的九蝉不灭金身劲与他同宗同源,没有任何冲突,只要他的血蟒法相吞掉这颗凝聚陆乾一身元气精华的血晶,他就能踏出最后一步,成就无上武圣!

就在这时,啪的一声轻响。

陆乾袖口里掉出来一块半月形的残破黑镜。

“哼!没有血气,你凭什么催动千魂镜,迷魂摄魂?”

冠军侯眸中寒光一闪,大手一探,抓在饮血剑剑柄,就要用力一推,将陆乾捅穿,吸干他最后的一滴血气,凝出血精。

但不知为何,他感觉自己的手突然无力。

中毒了!

冠军侯历经风浪,几乎在一瞬间有所察觉,身后血蟒张开血盆大口,猛地俯冲下来,就要将陆乾一口咬成两截。

一旁言踏月也察觉到不对劲,脸色剧变,法相的千只魔手轰拍过来,要将陆乾彻底打死!

生死之间,异变骤生!

嗡。

千魂镜碎片黑光一闪,猛地飞悬半空,滴溜溜的转着,在三千万分之一刹那间射出四道迷魂黑光,分别打在言踏月,冠军侯,还有扑咬过来的血蟒,千只魔手上边。

与此同时,陆乾吞下藏在后槽牙的血菩提,合起的双眸猛地睁开,射出两道冰冷寒光:

“不好意思,我的千魂镜,不需要血气就能催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