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修真小说 > 重建大明朝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杀人也是行善积德?全文阅读

酒本就不值钱,一壶酒也不过三四两银子,高二四也不看,直接从前袋子里抓了一把,足有十多两给了老妈子。

“嘿嘿,这够酒钱吗?”高二四眼睛笑成一条缝,看着老妈子的的兄前目光就没移开。

老妈子倒也实在,只拿了四两银子,“公子,要不了这么多。”顺手还将高二四的头掰正看向台上,“您要看得看台上的姑娘,我这老太婆有啥好看的。”

嘴上虽这样说,可心里却美滋滋的,看来老娘还不老啊,还是有魅力的。

高二四目光盯着台上,一副猪哥像,耳朵却是听着旁人的交谈。

“可惜了啊,丁香姑娘不在。”

高二四的耳朵在听到“丁香”这两个字的时候顿时竖了起来,这丁香姑娘就是那郭天叙在这花满楼的相好了。

刚才高二四转悠的时候,只知道了这位丁香姑娘房间的大概位置,可要再往里走,却有龟公来阻拦,说不能进去了。

“你不知道吗?那丁香姑娘明日有贵客,每次贵客来的头一天晚上,丁香姑娘都不会接客,也不见人,要想见丁香姑娘啊,得早点。”一个客人听另一个客人提起了丁香,便接话道。

“哟?这你都知道?”那客人见这人知道得多,也来了兴趣,两人本是单独来寻欢的,有了话题便坐到了一桌去交谈了起来。

“那是,我是这花满楼的常客了。”这人语中透着自豪。

“在下这还是第一次来花满楼,就听说里面有个丁香姑娘,不仅人长得美,琴棋书画,还样样精通,要是早些认识公子你,在下就不用白跑一趟咯。不过公子你可知那丁香姑娘的贵客是谁?来找丁香姑娘可有什么规律?”

“来这花满楼的大多都是冲着丁香姑娘来的,丁香姑娘那贵客是谁我不知道,就知道每逢九就会来找丁香姑娘,来的头一天丁香姑娘不接客,所以每逢八逢九啊,这花满楼的客人得少一大半,你要是想找丁香姑娘,除了有钱,还得别在这两天来。”

“在下受教了。不知公子可有一亲丁香姑娘的方泽?”

“哈哈。”说到此,这人还咽了咽口水,“丁香姑娘可真是个尤物啊。”随即指向楼上的一间屋子,“那便是丁香姑娘的房间了,在下不才,被丁香姑娘看中过一次,进过一次丁香姑娘的房间。”

“咋了?这丁香姑娘难道不是给钱就成吗?还得被她看中才可一亲芳泽?”另一个客人不解。

“这你都不知道?”那人鄙夷的看了看另一个客人,“丁香姑娘每次选人都会出个上联,能接上下联的才能进闺房和丁香姑娘聊聊天,聊得好,才能得到留宿的机会,要是聊得不好,那就最多和丁香姑娘吃个饭。”

……

听到这里,高二四也没有再听下去的必要了,这里面的格局了解了,外面的格局也了解了,这连这位丁香姑娘的房间是哪个都知道了,差不多就该回去复命了。

倒不是高二四有多正派,要是时间不急,他也想在这花满楼风流一晚,虽说这头牌不接客,但还有其他姑娘,高二四可是没有家室的,曾经在衡府的时候还有时间去喝花酒,成了高家人之后便没了这个机会,倒不是高凡不让,而是高二四越走进高家的核心,越明白自己这个家主不是一般人,要做的事也不是一般的事,秘密也是十分的多。

要是还出去喝花酒,这酒一喝多,再在温柔乡里一沉沦,高二四可不敢保证自己能做到守口如瓶。

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所以高二四干脆不去这些地方了。

正因为高二四平时为人正派,从不出去惹事,在家中坐护卫也尽忠职守,所以高凡此次才看重了他来做这件事。

高二四见老妈子还在招呼其他客人,在桌上留下了十多两散碎银子,便转身出了花满楼。

老妈子见高二四走了,收起了桌上的银子就要出去看看,因为这客人实在太奇怪了,带这么些现银在身上,还都是碎银子,来了酒楼也就只是随便看看,明明是色眯眯的模样,最后却没点一个姑娘就走了。

可老妈子出门时,却没看到高二四的身影。

老妈子也只是好奇了一下,也没想太多,毕竟这花满楼什么样的人没接过?什么怪人都有,高二四这样的人就算怪,也没给花满楼带来什么损失,所以根本没放在心上。

高二四出了花满楼后,很快就和夜色融为了一体消失在了夜色中。

待高二四回到高家,高凡已经在书房等他了。

“怎么样了?”高凡开口。

“附近小的都看过了,在花满楼小的也听人说起了那丁香姑娘,与老爷说的一般无二,确实没逢九就会接待贵客,只是不知贵客是谁。”高二四一边说着,一边取下了腰间的钱袋子,“老爷,这是剩下的钱。”

高凡没有接钱袋,而是伸手取下了高二四衣服上的微型摄像头,然后连接手机在脑子里看起了高二四录下的画面。

高二四录下的画面都十分仔细,几乎是带着高凡参观了一遍花满楼以及四周一般。

从高二四带回的画面中,高凡发现花满楼对面的客栈楼顶是一个很好的位置,若是在那里潜伏,定能不声不响的要了郭天叙的命。

其实那爆你头超级火铳的射程并不比手枪距离短,甚至弓箭都可以从这个位置直接放箭出去要了郭天叙的性命。

高凡之所以选择了手枪,是因为第一手枪的杀伤力比弓箭强,速度也比弓箭快,而且手枪有消音,在花满楼那样的地方,人声鼎沸,是几乎没人会注意到安装了消音的手枪发出的声音的。

最主要的还是,手枪爆头的场面足够血腥,在这个时代没有任何武器可以达到这个效果的,在大众都无法解释这是什么伤的时候,便都可归功于怪力乱神的现象。

而在这花满楼出了这样的怪事,定是捂不住了,那高凡就不仅杀了郭天叙,还可在郭天叙死后毁了他的名声。

郭天叙是有家的,作为红巾军的大帅的儿子,有家室还去逛青楼,虽这种事情在所谓“有钱人”的圈子里屡见不鲜,可还是少不了不少腐朽的读书人和老百姓的诟病。

这边达成了高凡杀人诛心的目的。

看完录像后,高凡对高二四说道,“事情干得很好,今天的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最近的一年你都不可以离开高家半步,钱你留着自己花。”

这钱就当做封口费了。

高二四也没有废话,收下钱谢过高凡,便出了书房。

高凡随即叫来了许多,让许多准备了两套夜行衣,送了一套去了高六八的屋里,另一套便自己留下了。

第二天白日里,一切都似与往常无恙一般。

夜幕降临后,高家里走出了两个黑影,一人一匹马骑着去了濠州城。

正是高凡和高六八二人。

濠州城外,二人便下了马,趁着夜色朝着花满楼的位置疾行。

很快二人就到了花满楼对面的客栈,街道上人不多,二人也可隐藏与黑暗之中,加之客栈和花满楼都是接待客人的地方,里面也是热闹,所以高凡和高六八上房的声音也没被人注意到。

待二人在楼顶上趴好后,高凡指着花满楼的其中一间房间对高六八说道,“就是这个房间了,依照花满楼的客人说的话,那丁香姑娘一般会先在房内和客人吟诗作对一番,想必此刻郭天叙正在和丁香姑娘调情吧。”

高凡的语气中带着冷意,“这个距离,你可以吗?”

“没问题。”高六八的语气中也不带一丝感情,回答的十分简短。

“那丁香姑娘与我们无冤无仇,你一定要一枪要了郭天叙的性命,别伤了其他无辜的人。”高凡交代道。

“嗯。”高六八死死的看着对面的窗户,透过窗户里的灯光,可以看到一男一女正坐在一张桌子旁边,应该是在聊天,可二人靠得实在太近,还时不时有亲密的举动,这让高六八有些不好下手。

于是二人便趴在房顶上静待时机。

足足等了一刻钟,才看到女子的身影起身,对男子行了一礼,似乎要去哪里,男子点了点头,女子走开后,男子独自坐在位置上,拿起了一个杯子,呷了一口。

就是这个时候了!

高六八对准男子的头,扣动了扳机。

顿时,子弹穿过了窗户,屋中男子的血也迸射在了窗户以及墙上。

“走!”见已经得手,高凡毫不犹豫,与高六八二人起身,跳下了房顶,又再次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这死了人,一会花满楼便会炸了锅,而窗户上这个洞很快就会成为怀疑的对象,二人若还不走,那便是等着人来抓的。

二人走后,花满楼丁香姑娘的房内。

刚才丁香姑娘是准备去拿琴弹奏给郭天叙听,哪知刚起身还没走远,郭天叙的头就莫名其妙的炸了。

丁香姑娘吓得脸色苍白,一声尖叫后便瘫坐在了地上。

外面的人听到里面的声音,忙是破门而入,当看到眼前的场景时都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

这个死法,太诡异了。

郭天叙的脑门上一个大血洞,还在汩汩地朝外冒着血,他的一只眼睛直直的看着前方,另一只眼睛已经被大血洞吞噬了一大半,临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屋内的墙上,窗户上,都是飞出的血迹和脑浆,充满着令人作呕的腥味。

老妈子随后也上了楼,哪怕是见过许多世面的老妈子此时也是脸色苍白,不过她还知道该做什么,她去扶起了瘫坐在地上的丁香姑娘,声音颤抖的问道,“怎么回事?”

丁香姑娘保住老妈子的胳膊,浑身发抖,只一个劲的摇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老妈子心都要沉到谷底了,外人不知这丁香姑娘的贵客是谁,她们花满楼的人可是知道的,这可是濠州城郭大帅的亲儿子啊!

要是死在自己的店里,那自己肯定完了,而且死法还这么离谱了蹊跷。

于是她很快便让自己沉静了下来,吩咐屋内人道,“一个人出去,说屋里什么事都没有。”

等人出去了,她又说道,“把门关上。”

这人死了,而且还死得这么才惨,要救活是肯定不可能的,于是老妈子在人关上门后,便冷静的吩咐了起来,“将丁香姑娘扶去床上休息。”

“其他人把这里收拾一下,三更天的时候再把尸体拿出去埋了,不要被任何人看到。”

“窗户拆下来换上新的。”

“去拿东西来将墙清理了。”

……

老妈子一条一条的吩咐着,下人们也从惊慌中回过神来,大家都知道,要是这事传了出去,大家都别想有好果子吃。

于是都跟着执行了起来。

一整夜老妈子都没睡,她必须亲眼看着下人将这一切收拾干净。

直到天蒙蒙亮了,这一切才恢复了原样,似乎丁香姑娘的房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老妈子又对所有参与了这件事的下人吩咐道,“任何人都不准提起这件事,郭公子要是没回去郭大帅让人来问起,大家都统一说郭公子一大早便离开了花满楼,其余的咱们一概不知。”

“是。”下人齐齐应声。

而高凡和高六八从客栈房顶上下来后,便十分顺利的回了家。

他们以为很快就会有人着手开始调查此事,甚至有人会找着开枪的位置来寻人。

哪知道什么都没发生,二人走得十分顺利。

高凡也不是第一次让人杀人了,也不是第一次见人在自己面前杀人,所以这心里也没那么不舒服。

何况郭天叙这样的人,是死有余辜的,就算没有伤高平安,就他以往那些行为,杀了这样的人,反而还是在行善积德呢。

想到行善积德,高凡不禁翻出手机看看功德点会因为他杀了郭天叙而增加还是减少。

一看,功德点越居然有五万之多!!

“难道杀这样的败类,真是行善积德,还有功德点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