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修真小说 > 重建大明朝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公款逛窑子全文阅读

高六八的眼神中透出一抹不可动摇的坚定。

高凡皱眉,“怎么?你和他有仇?”

“小的与他有不共戴天之仇!就算老爷今日不杀他,等以后小的有能力了,也会杀了他的。”高六八说得咬牙切齿。

高凡不做声,他知道高六八还有话要说。

高六八低着头沉默了一会,才继续开口说道,“我之所以加入元军,就是因为我的老婆孩子都是被郭天叙给杀了的。”

红巾军为了鼓舞士气,杀一个元军都会给多少赏金,若是杀得足够多,还有军功可拿,而那时候,郭子兴刚加入红巾军,对自己儿子的斤两心里也有数,所以虽是偏袒自己的儿子,但却一直没有委以重任。

郭天叙便跟着红巾军一起出去找那些分散的元军,找到人了,赏银归下面的军人,军功就归他自己。

郭天叙是大帅的儿子,大家也只能听从他的安排,再说,对于这些又穷又苦的军人来说,放在眼前的赏银和那不知何时兑现的军功想必,自然是赏银更重要一些,所以也就没人反对郭天叙。

后来的这一带的元军几乎是被红巾军打怕了,就算前来作战,也是大部队前往,也不会有散兵游勇来。

所以这抓四散的元军就很难了。

可郭天叙觉得自己之前交上去的人头还不足以让自己父帅高看自己一眼,于是便让人杀那些流民百姓。

高六八以及他的妻儿也是流民中的一份子,本来饥肠辘辘的逃难已经够惨了,而这时候高六八还生了病,所以只得暂时在破庙里住了下来,而他的妻儿便去街上讨饭。

就在讨饭的时候,遇到了出来寻杀流民的郭天叙,高六八听亲眼看到的同乡说,当时他们让高六八妻儿去东街讨饭,他们同乡去西街讨饭,到了某个时辰,再一起汇合回破庙。

而就在老乡去到约定汇合的地方的时候,就看到郭天叙的人拦下了高六八的妻儿,非说他们是元军的家人,高六八的妻儿哭破了喉咙也没人理会,最后还是一刀斩下了他们的头颅,拿回去领功了。

那老乡一家人就在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后面亲眼目睹了这一幕,因为他拖家带口,定也不是郭天叙等人的对手,出手阻止也不过是多送去几个军功罢了。

所以一直躲在石头后面不敢做声,等到郭天叙等人走远后,他才颤颤巍巍的从石头后面走了出来,一家人一起回了破庙告诉了高六八这个坏消息。

因为郭天叙和他的人在杀高六八妻儿的时候高六八的老乡曾听郭天叙的下属叫他“郭公子”,还提起了“郭大帅”,高六八虽不知说的是谁,可也将名字记在心里。

没有妻儿做牵挂,他便干脆加入了元军,总归可以讨口饭吃,在军营里也听说了不少红巾军的事,加上郭天叙如此行为在元军中也不是什么秘密了,所以得知那“郭公子”便是郭大帅郭子兴的儿子郭天叙。

高六八本想等自己有一天在战场上亲手杀了郭天叙给自己的妻儿报仇,可几次上战场,都未曾看到过郭天叙的身影,心里也暗暗鄙夷,就知道杀妇孺去冒军功,真正的战场一次都不敢上,算什么男人!

可这郭子兴的大帅府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高六八心里虽是鄙夷,也可拿郭天叙没有一点办法,只得继续静待时机成熟。

哪知道一次任务来到高家,便再也出不去了,在研究室的时候高六八以为这辈子都没了希望,可命运就是这么曲折,在他最黑暗的日子里,因为火铳的射击术被高凡看中而做了高家的护卫,还教授高家其他护卫火铳射击。

一开始高六八听闻高凡和红巾军有关的时候,也是恨高凡的,因为郭天叙的行为,高六八觉得所有红巾军都是这个样子,打着为民做主的名头,做着损坏老百姓利益让自己过得滋润的一群人罢了。

可渐渐的他了解到了高凡,了解到了在红巾军中做事的朱元璋,他发现,高凡朱元璋与郭天叙完全不是一类人。

再加上最近教授的朱元璋手下的人都是红巾军的人,这些人个个身手了得,性格直爽,高六八也不将这笔账都算在红巾军的头上了,而是全记在了郭天叙的头上。

所以高凡今日说起要杀郭天叙,高六八是惊喜万分的。

高凡虽然枪法不行,可是他既然有这样的打算,就是说他有这能耐接近郭天叙,那只要能接近郭天叙,高六八是有信心杀死他的。

高凡听罢高六八的讲述,“我很同情你的遭遇。”顿了顿又继续说,“但是今晚上太匆忙了,还没准备好,要是动手,还得部署一下,否则就算你杀了他,你也脱不了身。”

“小的愿意用自己这条贱命换郭天叙的命,脱不了身便脱不了身!”高六八根本就没想过要脱身,杀了郭天叙,他就报了妻儿的仇了,就算死后下了黄泉,也是有脸面对妻儿的。

“喂,你要是脱不了身,我这手枪咋办?这可是稀奇玩意啊。”高凡挥了挥手上的手枪道。

本是想轻松一下这沉重的气氛,哪知高六八误会了,眼神随即暗淡了下去,“是小的鲁莽了,小的贱命的确比不上老爷的手枪。”

高凡知道是自己心直口快伤害到高六八了,伸出一只手搭在了高六八的肩上,“六八啊,这手枪虽然重要,可也比不上你的命重要,那郭天叙的命,不值得你用命去换,你的命是我的,我没让你死,谁也不能让你死,我还要让你教授这些龟儿子枪法呢。”

高凡说罢,抽出手拍了拍高六八的肩,“我走了,你等我消息。”

看着高凡离去的背影,高六八还站在原地发呆,他本以为自己的命对于这些家主来说完全不值一提,哪怕在元军中,自己也是无数个元军中的一个,只是冲在前线的炮灰罢了,自从妻儿死了之后,就没有人在意他的性命了,可高凡的这一番话,不由让他眼睛发酸。

那手枪一看就不是什么普通物件,若是在其他家主那里,你打坏了家中的一个东西搞不好就会将你打死,可高凡却说自己的命比这些都更重要。

等高六八反应过来的时候,高凡已经走出了地下室,高六八只得对着高凡离去的方向跪下,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从今以后我高六八这条命,便全听老爷安排,高山火海,义不容辞!”

高凡虽是出了地下室,可这地下室是武器训练基地,绝对不是普通地方,里面能没有高凡的监控吗?所以高六八的后来下跪磕头以及说的这些话,高凡都通过监控看得听得一清二楚。

“呀,这些人这么好收买吗?”高凡不想高六八送死,除了觉得他是个枪法天才之外,还有个原因就是若是高六八暴露了,定会将自己牵扯出来的,这高六八见过的人也不少,特别是现在还有红巾军的人在高家训练,虽然这些人都是朱元璋值得信任的人,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要是将消息走漏了出去,那就背离了高凡的初衷了。

高凡离开后,便去了书房写了一封信,让人快马加鞭送去了濠州城的郭子兴帅府。

当然,不可能是写给郭子兴的,而是写给高义的。

高凡在信中将自己的计划说给了高义听,毕竟高义作为郭子兴的亲军,对郭子兴的帅府可谓是十分了解的,有高义的帮忙,事情自然会简单很多。

高义收到信后,很快就回了信让人送回给了高家。

郭天叙伤了高平安后,一点也没有怕事情暴露的心思,他觉得当时并没有人看到,而高平安一个四岁的孩子说的话有几个人信?再说自己当时还下马看过高平安,是高平安没说话自己才走的,若真有个什么,那自己到时候就说是不小心打到高平安的身上的,以为没什么大碍,所以才没有重视,其他人也说不出个什么。

而高平安这几天也没来,他自然觉得高平安已是病重,怕是活不久了。

加上高家自从高凡死后连个做主的人都没有,高凡的弟弟高义一直在帅府做事,除了身手好,性格跟个木鱼似的,又不爱说话,也不爱和人打交道,这样的人能撑得起高家吗?

朱元璋?现在还在自己爹下面做事,想必就算知道是自己伤了高平安的又如何?他一向都对父帅尊敬有加,父帅也定会保着自己,所以那高平安死了就死了,死了这高家就彻底没后了,以后高家的一切还不都归他们郭家了?

所以郭天叙完全没有一点担心的意思,照常该吃吃,该睡睡,该干嘛干嘛,自然也没注意到高义与高凡之间正在通信。

高凡收到回信,只见信中高义提起郭天叙每逢九便会夜不归宿,这天他会去濠州城一名叫“花满楼”的青楼去会他的老相好,这件事几乎是郭家人尽皆知的事了,郭子兴也是对这件事睁只眼闭只眼,只是让家中人不要外传。

所以高义认为,若是要杀郭天叙,完全可以在花满楼下手,郭天叙去花满楼是不会带任何人的。

而明天,便是九月十九,就是郭天叙会去花满楼的日子。

事不宜迟,高凡随即叫来了家中的护卫,给了护卫一个微型摄像头别在衣服上,让这个护卫去花满楼里面和附近都多转转。

这护卫名叫高二四,是当初衡家的人,在高家表现一直很好,而且人也机灵。

高凡交代好后扔给高二四一百两银子后,便让他出发了。

他相信高二四知道该怎么做。

高二四在花满楼附近转悠了一个下午,晚上进入了花满楼,因为打扮看起来不像那些公子哥,加上高二四进去后就一直在左顾右盼,折让老妈子一看就知道这是个土鳖。

“哟,公子,看上我们这里哪位姑娘了啊?”虽是不喜,可进门便是客,老妈子也没有不招呼的道理。

其实高二四也不是啥正经人,这种地方也不是没来过,可花满楼却是第一次来,这里的装潢什么的虽说不上富丽堂皇,可终归还是不错的,不然郭家公子也不可能总来这里了。

但是高二四必须要装作自己没来过的样子,不然自己怎么有机会到处转转呢?

包括这一身“土包子”衣服,都是高二四特意换的。

“嘿嘿。”高二四露出了一副有些憨,又有些色的笑容,不得不说,这高二四的演技是真不错,就算达不到影帝级别,可也算得上实力派了,“俺第一次来,你不用管俺,俺随便看看可中?”

一开口就是一副浓浓的河南口音。

老妈子心想果不其然,就是个外地来的土鳖,可面上还是带着笑,“公子想看什么?我带你去看可好?”

“俺想一个人逛逛,你跟着俺俺不舒服。”高二四依旧是那副又憨又色的模样,不过说话间却是故意扯了扯衣服,将腰间那个鼓鼓囊囊,把裤腰带都要拽断了的钱袋子露了出来。

老妈子随即眼神一亮,看来是个土大款啊,这种土大款出手可是最阔绰的了。

于是老妈子笑意更浓了,“公子随便看啊,又事吩咐我。”

虽是让高二四四处去转悠了,可老妈子也怕这高二四的腰间放的是石头不是钱咋办,便让人偷偷盯着高二四。

高二四倒也明白老妈子在想什么,一直装作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东看西看,见着姑娘还露出一副猪哥像。

整个花满楼都逛了个遍,高二四又回到大堂坐下,点了壶酒,现在正是姑娘们表演的时候,下面的人谁看起了哪个姑娘,便开价,价高者便能带着姑娘回屋里快活了。

高二四给酒钱的时候打开了钱袋子,老妈子看到里面全是白花花的银子这才放下心来,高二四为了视觉效果更好,估计把两百两银子全都换成了碎银子,所以这看起来更是十分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