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四百八十九章 来自仙子的毒打【六千字求票】全文阅读

正午时分,洪荒五部洲上空,南天门处。

阳光撒落在云海之上,此地已是虫鸟飞绝;但云舒云卷自成奇景,微风徜徉自有妙韵。

一道金光自西北方向急射而来,远观就如破云之箭,几乎转眼就抵达南天门前百里,将乾坤丢在了身后。

金光瞬间息止,化作了一道修长的身影,傲然立在南天门百里之外。

看此仙!

剑眉狭眼鹰钩鼻,目有狂电心傲然。

一身大金斗篷,凸显凤族之风,头戴金珠大玉冠,脚踏金纹白翅靴,对着南天门冷冷一笑,过于尖锐的下巴略微扬起,已可用两只鼻孔‘目视前方’。

颤抖吧,天!

“哈,哈欠……”

南天门处,有个守门的天将禁不住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

百里外,来鸟眉头一皱,姑且开始打量南天门的情形……

不太对劲,南天门为何没有增派守卫,为何都是些天仙、真仙的兵将在此地把守?

莫非,天庭并未听到他放出去的消息?

也不对,那水神与东木公相谈的话语流传在各处坊间,明显知道他金翅大鹏鸟要来此地。

偷袭弱者,本就有辱凤族之尊严!

南天门这般情形,果然有诈……

但!

午时已到,他已现身,焉有不入此地之理?

金翅大鹏鸟轻哼一声,一甩斗篷,身影就要冲向南天门。

他要当着这些天兵天将的面,光明正大飞入天门之中,又要展露自己的极速,让他们毫无应对之法!

大鹏展翅!

金翅大鹏鸟身影化作一道金线,朝天门急冲而去!

不过一瞬,这鹏鸟已冲过九十里,即将冲入天门,又听一声剑鸣在天门上方响起,金翅大鹏鸟的身影朝着左侧猛拐。

整个过程发生在瞬息之间,让守门的天兵天将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甚至,某神躲在暗处的普通纸道人,只能勉强捕捉到模糊残影。

嗡——

南天门上,斩妖剑绽出道道紫色光芒,一道剑芒如匹练,对金翅大鹏的身影远远斩落!

可惜……

这剑光虽已无比迅疾,却比金翅大鹏鸟此时的速度慢了三分,眼看就要被金翅大鹏鸟轻松闪过。

金翅大鹏甚至还扭头看了眼,嘴角露出少许讥讽的笑意。

所谓天帝之剑不过如此,他此时尚未露出本体,不过是人形御空,这剑光追都追不上,如何镇……守……天……

金翅大鹏鸟猛然一惊,低头看向下方,却见自己不知何时,已冲入了一座结界。

浓郁的天道之力从四面八方涌来,下方那连绵百里的阴云,呈现出阴阳太极的图案!

乾坤若囚笼,此刻竟在挤压金翅大鹏鸟的道躯……

正此时,那道斩妖剑打出的剑芒激射而来,贴着金翅大鹏鸟脸颊堪堪划过,留下了一道浅浅的血痕。

下方,以及南天门处,无比浓郁的天道之力渐渐消退。

金翅大鹏却站在原地,感受着刚刚那一瞬,自己几乎遭受重创带来的惊悚感,与无力感。

这……

金翅大鹏鸟深深吸了口气,凝神盯着南天门。

怎么办?

自己狠话都放出去了,难不成天门都进不去,就铩羽而归?

他凤族的名望岂非要直接扫地,他金翅大鹏,以后还要不要混了?

远远望去,白玉砌成的南天门耸立于云端,而在南天门上方悬挂的三把神剑,恢复成了原本‘朴实无华’的状态。

这大鹏鸟陷入了莫大的纠结。

而他所不知的是,就在南天门之内,一处云海中,凭先天至宝太极图遮掩自身的李长寿与秦天柱,正在那一阵……

发笑。

“长庚你这也未免太抬举他了,直接用上了先天至宝。”

“陛下切莫这般想,金翅大鹏好歹也是始凤之子,就当是给始凤一些尊重。”

李长寿笑道:“小神在南天门附近放了数百颗留影球,依上古妖庭周天星斗大阵布置,就为了稳这一手。

有刚刚这般画面,天庭威严就不会受影响。

咱们今日要教训这家伙,顺便试试能否收服了他,让他的极速为天庭所用。

若他太过桀骜不驯、最后还逃了出去,咱们也不至于受损……”

翻车?不存在的。

秦天柱竖了大拇指,又问:“他若恼怒起来杀咱们兵将又如何是好?”

李长寿道:“陛下放心,小神会随时出手。

小神去老师那求来太极图,就是为了防他气急败坏捣乱。”

“善!”

秦天柱满意地点点头,眼前一亮:“来了来了,那家伙又要来了。”

南天门外,金翅大鹏保持着人形,几乎只是两个起伏,斗篷晃动间,重新回到了天门之外百里处。

他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目中满是斗意,死死盯着天门上方的三把神剑。

拼了!

只要飞的够快,神剑就追不上我!

他金翅大鹏,打出生就没受过这般委屈!比极速,今天就是让鲲鹏来也不行!

神通:凤!

等会儿……这些天兵天将又在作甚?

“换班的怎么还不来?”

有位守门的中年天将抱怨一声。

他话音落下,南天门之内刚好飞来道道身影,迅速接替了防守之位。

有名新来的天将朗声道:“水神大人有令,请三尊神剑去水神府做个剑身修复保养,劳烦你们护送过去。”

言说中,这新来的天将对南天门上的三把神剑深深一拜;

秦天柱暗中挥动手指,三把神剑缓缓落下,被几名天将、一队天兵护送离开。

金翅大鹏:……

他抵达南天门不过片刻,第二次陷入了愣神。

此时就是,他疾驰多年磨砺出的心神,有点支撑不了此时思考所需的心力……

天庭在自毁城墙?

不对,这是水神在对他挑衅!

水神摆明是在羞辱他,当他敌不过天道之力!

金翅大鹏额头蹦出十字筋,攥着拳想一走了之,但转念一想……此时退走,自己的名声岂非一败涂地,他凤族岂不是要成为天地间的笑话?

好一个水神!

竟然让他进退不能!

金翅大鹏双目一眯,瞬间多想了几层。

水神料定了他会为凤族的尊严不顾一切,定然是在里面设下了天罗地网,等待他冲上门。

前方哪怕刀山火海,他金翅大鹏,今日闯定了!

“哈哈哈哈!”

金翅大鹏鸟突然大笑,站在云头上,隔着百里注视着南天门,声传万里:

“水神!哪怕你神通滔天,哪怕你一手遮天,哪怕贫道不是你的对手,但今日,贫道接受你的约战!

这天门,我金翅大鹏闯定了!

看贫道抵达广寒宫前,你是否能拦我!”

唰!

金翅大鹏身影前窜,竟化作了一条金线,瞬间穿入南天门处,消失在云间。

把守南天门的众天兵天将,还在朝着天门外各处眺望,寻找着刚才嗓音的来源,那道金线已快到他们仙识都无法捕捉到半点残影。

若不论乾坤挪移之法,金翅大鹏不愧极速之称,就是……

就是……

秦天柱嘀咕道:“他刚才莫非已经对你认怂了?又要打肿脸充胖子,抱着必死之心冲进来的?”

李长寿抬手揉揉眉心:“当年凤族输得不怨。”

“是啊,”秦天柱啧了声,“输得不怨。”

“陛下,我先转去其他化身处了,要时刻盯着这家伙,免得他真的伤人。”

“去吧去吧,”秦天柱笑着摇摇头,手指轻轻一挥,三把神剑归于南天门上方,继续高悬。

此刻,李长寿的心神在一具具纸道人处挪移,稳稳追踪着金翅大鹏鸟的身影。

金翅大鹏冲入天庭后,全神警惕、刻意保留了三分极速,做应急转向逃命之用。

但他飞入天庭不久,又是一愣……

各处祥和,无半点兵阵,此时天庭虽已经不算荒芜,但还有大片大片的云海十分空旷。

金翅大鹏鸟仙识扩散开来,能见远处楼阁中仙子起舞,能见一处处云头众天兵操演战阵,能见三两仙神聚在闲亭饮酒作歌……

顺便,金翅大鹏的仙识,感受到了几股惊人的威压,分布于三个方向,那自是兜率宫、凌霄宝殿、瑶池的方位。

‘看来,只能走这边了。’

金翅大鹏暗自嘀咕一句,心里却是有数的很,不敢朝这三个方向凑。

他是来借天庭扬名立万、奚落水神、给西方递投名状的,可不是来找死的。

最强圣人的化身如何能招惹?

玉帝和王母本就是天庭主宰,在天庭中可随意调用天道之力,他刚刚已是领教了那斩妖神剑的厉害,脸颊此时还在疼痛,自是不敢凑向前。

金翅大鹏鸟微微一笑。

只要今日能抵达广寒宫,见到那姮娥仙子,也不必对她过分轻薄,搂住她腰肢落下一吻,而后潇洒离去……

哈哈哈哈!

三界浪子唯吾凤,金翅大鹏传英明!

突听一缕传声:“这位将军傻笑什么呢?飞这么快急着去做甚?”

正极速飞驰的金翅大鹏瞬间停下身形,浑身若炸毛般,循着传声飘来的方向看去,却见前方云海中有一座荒芜的仙山……

就在山顶,有个头顶犄角、鼻带钢环的灰袍壮汉,坐在火架前、烤着两串鸡翅膀,身边摆着一只酒壶。

高手。

金翅大鹏鸟立刻感知到了,这头牛妖带给自己的压力,尤其是这牛妖的鼻环,让金翅大鹏鸟的灵觉狂跳。

青牛纳闷道:“这位将军,这是怎么了?莫非此地不让烧烤?”

“阁下是?”

“天庭的闲杂人员,”青牛摆摆手,按此前背过的剧本,爽朗地笑着,“将军如何称呼?”

金翅大鹏鸟刚要自报家门,又略微一犹豫,言道:“你不必知道,广寒宫在何处?”

“广寒宫啊,你往这边飞,一直飞。

飞到六重天跟七重天的路口,就能找到一个路牌,上面标注着广寒宫的方向。”

青牛嘿嘿一笑:“咋地,去看姮娥啊?别乱想,姮娥很难见的,偷偷看一眼那些嫦娥们就算有福气喽。”

“哼!”

金翅大鹏鸟冷冷一哼,对着青牛拱拱手,言道:“不曾想,像前辈这般妖族大能,也投靠了天庭。”

说完身形化作一团金光,在天边拉出了一条浅浅的金线,避开这青牛,急急飞远。

青牛骂道:“你这将军,怎么还骂牛呢?你他娘的才是妖族!”

金翅大鹏鸟听着渐渐被落在身后的骂声,嘴角微微一撇,把这当成了那牛妖最后一点遮羞布。

‘不对,好像太上老君的坐骑也是牛。’

心底刚泛起这般想法,金翅大鹏鸟身形再次顿住,他已是在两重天交汇的云层中,见到了那悬浮的路牌。

这路牌有两个木制的箭头,都是斜向上,一个指向西北、一个指向东北。

指向西北的木牌标注着一行字:通往太阴星。

指向东北的木牌则标注着:通往天罚殿。

金翅大鹏鸟剑眉一皱,顿时发现……问题并不简单。

‘好厉害的水神,竟在此地用祸心之法。’

金翅大鹏鸟又一次露出微笑,想起了自己来时,众西方教圣人弟子所叮嘱的话语。

什么水神奸诈无比,定要小心,水神专算对手之心,不要多想,一路莽过去……

都是废话!

若是普通鸟到了此地,定是要反其道而行之,走通往此地标注的天罚殿方向。

若是聪明一点的鸟到了此地,就反其反其道而行之,就按木牌指引的方向前行。

但他,始凤之子、三界极速第一、洪荒异种金翅大鹏,如何会上这般当?

这木牌,纹路尚新、墨迹未干,其上还残留着一缕淡淡的太清大道道韵,定是水神此前刚刚立下!

答案只有一个,真正的路径只有一条!

金翅大鹏鸟抬头看向了两只路标的‘夹角中间线’,嘴角冷冷一笑,身形唰的一声前冲,将路牌直接撞碎!

这才是通往太阴星的!

砰——

千里之外,云海翻腾。

金翅大鹏飞的太快以至于反应不过来,突然被一团云雾阻拦就撞了上去,被天道之力反震,低头喷了口血。

前方云雾被这股横向冲击力吹散,显露出了其后半透明的浅金色壁垒……

天庭边缘的壁垒大阵!

凤族粗话!

金翅大鹏扭头朝着各处看了几眼,鼻翼颤动了几下,灰溜溜地飞回木牌原本所在之地。

他思索许久、仙识探查许久,最后还是……朝刚才路牌标注的‘太阴星’方向而去。

凌霄宝殿,正中摆放的大铜镜,将此前这一幕展示给了各位仙神。

也不知哪位没忍住,噗嗤笑了声,整个大殿顿时充满了愉快的气息。

李长寿的一具纸道人正立在此地,此刻闭目养神,也露出浅浅的笑意。

……

片刻后……

有诈,必然有诈。

不知不觉,金翅大鹏的警惕性被拉到了最高。

这一路他近乎毫无阻碍,此刻竟已从第八重天的边缘,摸到了太阴星附近,已是能直接望到在天幕上运转的大星。

但金翅大鹏此刻,却有些犹豫不前。

为何天庭没有半点防备?

为何这一路颇多诡谲之处,甚至还有路牌为他引路?

为何水神要故意撤走那三把神剑?

很简单,水神是要在自己麻痹大意时,出手对付自己!

在自己接近成功的前一瞬、心神放松时,暴起发难!

水神所有的算计,都在这太阴星上!

不,也不对……

若让自己闯到太阴星,水神就已算是输了一半,水神精于算计,很可能是在太阴星之前设伏。

如此,贫道只要从后方绕路,从太阴星背面神不知鬼不觉地登上去,那岂非……

金翅大鹏鸟露出淡淡的、自信地微笑,背后现出两只虚淡的双翼,脚尖轻点,带出一声压抑的音爆,极快地穿梭于天幕之中,绕去了太阴星背面。

太阴星背面是整片浅白色的‘沙海’,在这沙海中点缀着一处浅绿色的丛林……

金翅大鹏鸟感受到了乾坤出现的异常波动,此地或许存在着某种厉害的大阵。

他不敢大意,缓缓落在沙海边缘,想朝正面飞去,却发现各处乾坤都被封锁,太阴星正面与背面隔着一层无形之墙,且有一股颇为危险的气息流转其上。

唯有那片丛林……

金翅大鹏鸟思索片刻,身形保持着虚淡,摸到了这丛林附近,定睛一看,看到了一面石碑。

【此地并没有直通广寒宫的暗道】

这可笑的陷阱!

傻子才上当!

但金翅大鹏鸟……犹豫了。

他心底泛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思考,藏在沙海中许久无言。

不知从刚才哪个瞬间开始,去广寒宫已经成了执念,哪怕只要触碰到姮娥的小手,自己这次就不算输给了水神……

凤族,神火不熄!

金翅大鹏的鼻翼再次颤动了几下,脚下迈步,大踏步进入此处丛林……

但出乎金翅大鹏鸟所料的却是,此地还真有暗道,而且暗道中蕴含着淡淡的水元之力,前方甚至还有缩地成寸的阵法,一步迈出就可走出数百里!

小心翼翼、一步三查,金翅大鹏鸟缓缓飞到了路的终点,莫名变成了头下脚上,已到了太阴星的另一面……

他调转身形,抬头看去,发现自己此时似乎处在一口枯井中。

外面,应该就是重重包围了。

但只有闯过去,他金翅大鹏鸟,才能真正的扬名洪荒!

冲!

凤族秘法,准备就……

嗯?

井上,金翅大鹏鸟停下身形,愣愣地站在三丈高的半空。

舞榭歌台、曲径通幽,头顶是天盖一般的巨大树冠;

周遭没有潜伏半个兵卫,各处没有任何机关算计,反倒是四面围墙之外有一座坚固的大阵。

“灵珠子乖乖,把门开~”

悦耳的哼唱声自侧旁传来。

金翅大鹏鸟扭头看向了声音来源,却见一名可爱灵秀的少女,背着一筐胡萝卜,从菜园一蹦一跳而来……

“诶?”

少女头一歪,发现了在半空站着的金翅大鹏鸟,先是愣了一瞬,而后就是小脸苍白,尖叫一声:“主人!有男人闯进来了!主人!”

“闭嘴!”

金翅大鹏出声大喝,身形唰的一声飞了出去,抬手就要将少女劫持。

正此时!

一声冷哼突然在金翅大鹏耳旁炸响,金翅大鹏鸟灵觉狂跳,浑身寒毛直束,自身速度骤降!

周遭乾坤挤压而来,他宛若冲入了一片泥泞之地!

——太极图暗中显威。

金翅大鹏此刻只道自己被旁人的神通锁住,骇然扭头……

一袭白影闪过,一名风华绝代的仙子已站在那少女身前,绝美的面容满是酷寒,双目闪耀出青蓝色的光芒。

高手!

金翅大鹏立刻就要现出本体,但那仙子出手着实太快,两只纤手迅速结过九字印,用的是上古人族战法。

金翅大鹏此刻清晰地感觉到,岁月大道被这女子引动了一丝!

哪怕只有一丝,足以让金翅大鹏心底掀起惊涛骇浪,而金翅大鹏这一瞬,极速完全被破,前冲的速度如蜗牛!

甚至本体都显不出!

仙子长发飘舞,面无表情地左掌前推,掌心绽放九只青白色的光圈,将金翅大鹏近乎凝固的身形困缚。

“镇!”

金翅大鹏眼前发黑,元神被禁锢、道躯被锁死,原本已经出现在身周的金鹏虚影,被那九道青色光圈硬生生勒散。

仙子秀手一扬,袖袍摆动,被捆成了粽子的金翅大鹏鸟飞过高墙、飞过自动打开一条缝隙的大阵,在浅草地上翻滚几周。

铿!

一只大斧从侧旁而来,斧刃贴着金翅大鹏的耳边划过,斩落了他一缕缕长发,插在草地中。

金翅大鹏道心轻颤,又感觉到了一股高手的威压,且对方毫无保留地对自己展露着杀意。

鹏鸟的视线边缘,一名浑身肌肉鼓胀的壮汉迈步而来,双目充斥着血光。

这壮汉沉声问:“殿下,剐了还是燃了?”

墙内传来一声冷冷地回答:“煲汤。”

金翅大鹏不只是被吓的,还是被气的,直接昏了过去。

凌霄宝殿中,看着大铜镜中这一幕的众仙神、天将,此刻尽皆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