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四百八十六章 昆仑玉虚行【中章求票】全文阅读

还好……

在遇到危急情形时,灵珠子能不假思索挺身而出,站在玉兔少女身前,这也算是有所担当了。

其他问题,还是要继续观察,尽力干预,实在不行也只能给予尊重。

广寒宫大门处,道道仙识关注中。

李长寿带着灵珠子迈步而出,前者白发白眉、面带慈祥笑意,后者换上了一身青色道袍,昂首挺胸跟在自家师叔之后。

不少偷偷探查此地的天将、仙神、仙子们,陆续发现了关键点——

这年轻人,怎么换衣服了?

“恭送水神大人。”

姮娥温婉的嗓音自大阵中飘出,她带着少女玉兔站在宫门之外、阵法光壁之内,双手交叠于身前,对李长寿盈盈一礼。

李长寿转身还了一礼,朗声道:

“今日多谢星君相助,若是星君得空,也去我水神府坐坐。

我家师侄与星君侍女颇为相近,这位玉兔仙子若是闲来无事,也可随时来我水神府中。”

玉兔明显哆嗦了下,低头不敢看水神的容貌。

姮娥柔声道:“多谢水神相邀。”

却也并未多说其他。

李长寿轻轻甩动拂尘,脚下生出一朵白云,带着灵珠子朝太阴星外飞去。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姮娥站在广寒宫大门前静立许久,双目有些出神……

而这一幕被天庭众仙神瞧见,话题开始持续跑偏。

“姮娥仙子好美。

似是对水神有些非同寻常的想法,送水神离开后,在广寒宫宫门前静立许久。”

“姮娥仙子之姿,当真不愧三界第一美人!

八成已是对水神倾心,这也算一段佳缘啊。”

“什么?水神与姮娥仙子好上了?进广寒宫中再出来,衣服都换了?”

李长寿还未驾云回到水神府,天庭各处都已传遍了此事,版本五花八门。

甚至已经有天庭记录员,开始在自己的铜镜直播中讨论此事,引来了不少关注……

身为当红天庭记录员的卞庄,这方面的消息无比灵通;

李长寿还没回水神府,卞庄就已听闻数条传言,在天河畔仰头长叹、默默流泪。

昨日刚从龙宫回返天庭,此时心情正舒畅的敖乙,纳闷之余,破例关怀了卞庄一下;

“怎么了?”

成熟男人的崩溃,大概都是在一瞬。

卞庄突然嚎啕大哭,扭头看着敖乙,眼泪从鼻孔里流了出来。

“我!水神大人!姮娥仙子!”

“嗯?”此前一直专注于修行的敖乙,顿时满头问号。

“我输了啊……”

卞庄擦了擦泪,嘴唇颤抖着:

“我这段无疾而终的姻缘,终究是败给了权势、地位与名望!

水神大人给了我现在的一切,我总不可能忘恩负义,去跟水神大人争姮娥仙子的芳心!

这份虽然还没发生,但在我心底已经缠绵悱恻的感情,我……退出了!”

敖乙整个人被黑线吞噬,嘴角一阵抽搐。

“有病!”

“是,我害了治不好的相思病。”

卞庄颓然一叹,低声道:“自古多情空余恨!”

敖乙目光看向侧旁,淡定地打断了卞庄的吟唱,淡然道:

“教主哥哥此前对我说过,好像有意提拔你为三百嫦娥的副教习。”

卞庄精神一震,双手抹了一把脸,那对招子绽放着璀璨的光亮:“真假?”

敖乙:……

真·龙爪手!

飞龙在天!

卞庄惨叫着化作天边的黑点,飞了一阵才远远落在天河下游,最后背部向上浮了起来,渐渐飘远……

敖乙想了想,拿出一面铜镜,收集了些相关的传言,及时送去了水神府中。

李长寿听闻此事,却只是微微一笑。

早在意料之中。

他本是想用此前那‘谣言粉碎机’的天帝碑,证明下自身清白;

但又考虑到,这种事越描越黑,表面上把事压下去了,反倒是会被当成自己默认此事。

这般传闻飞一会儿也是无妨,自己不过是纸道人在天庭,还能做何事?

稍后不去广寒宫,流言蜚语不攻自破。

而且还可趁着这一波谣言,为天庭竖起第二个招牌——三界第一美人。

超级天兵计划的作用十分显著,有琴玄雅的活跃、天庭的崛起,得来了一批又一批散仙加入天庭天兵天将之列。

甚至,最近准备提升天兵的最低门槛,从元仙境初期提升到中期……

虽,此时的天庭依然只是‘洪荒第四势力’,总体实力排在道门、西方教、中神州仙宗之后,但天庭之名,已经传遍洪荒天地。

无人知天庭的洪荒时代,早已是过去式。

接下来,与西方教争夺三千世界,也能进一步提升天庭在三千世界中的影响力。

李长寿站在天地之外的角度,去审度天道大兴天庭的轨迹,从中也得出了诸多感悟。

天庭崛起,不能单单依靠封神大劫,从天庭内部制度的完善、外部威望的提升,到天兵天将的招纳、组建,万灵的认可……

这些都是大兴的基础。

李长寿成为这个过程的助力,既得了好处,也帮天道、天庭做了不少事……

【那人已成为天道演变不可或缺的一环】

突然又想到了女娲娘娘的这句话,李长寿不由一怔,联想到自己被扣两次功德之事,心底又不免多了些不安。

这天道,不会真就卸磨杀驴吧?

还是要想多想几条后路,现在这几条,明显不够稳妥。

水神府书房中,李长寿开启一只天将模样的纸道人,将那盒从各种意义来讲都无比珍贵的脂粉,送去孔宣处……

李长寿好歹也算炼丹一道的小高手,在这脂粉中分辨出了众多宝材。

算算其价值,勉强相当于两颗九转金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这败家的女仙!

都长成那样了还不满意!

咋不把先天十大灵根炖成美容养颜汤!

李长寿暗道几声可怕,这具纸道人坐在圈椅中缓缓闭上双眼,心神挪去了旁处。

半日后,商部落最大的城郭外,树林深处。

李长寿将这盒脂粉交给了孔宣,孔宣道了声谢,言说稍后就开始闭关。

她定阴阳的过程,预计要三十六年……

“我这次闭关并非悟道,闭关时也会分心照看此地,你不必担心。

无论是这是商部族,还是七情化身,我自不会令其受损。”

孔宣话语一顿,又问:“七情的名字可想好了?”

“等她会说话了,让她们自己取个吧。”

李长寿摇摇头,笑道:“七个魂魄七个性格,咱们取什么名字,总有人不满意。”

孔宣轻笑了声,目光略微有些复杂。

毕竟这次闭关就要定下阴阳,自身的转变、今后的路途如何,都充满了未知。

李长寿道:“老师曾说,你命中有个劫难,让师兄与我到时助你过劫,而后再入人教。”

孔宣目中光芒闪动,对着李长寿拱拱手,转身就要离去。

但她刚转身,又顿住了脚步,扭头道:

“还有一事,我有个三弟乃金翅鹏鸟,与我差不多一同入的洪荒。

他性情有些乖戾,与我当年遇到大法师前相差不多。

前几日他来寻我,劝我归顺西方教……

若他对你出手,不必看在我的面子上留情,打杀了也无妨。”

言罢,孔宣不等李长寿回复,向前迈出两步,身形消失在一片五彩薄雾中。

金翅大鹏鸟?

这名字李长寿也算熟悉,孔宣的三弟、封神大劫中的羽翼仙,没想到早已归属西方教,还来劝孔宣投奔西方。

果然,西方立下了地藏这个气运之柱,搞事之心开始蠢蠢欲动了。

西方教下一步最有可能针对何处?

小琼峰的地下密室中,李长寿思索一阵,提笔写下了几个选项,又将其他选项逐一划掉,留下了一项——

【反西方仙道势力初次盟会】。

此时看来,不免一战。

“师兄!”

灵娥轻唤一声,在旁跳了过来,低头看着书案上的文字。

“在发愁这事吗?”

“啧,”李长寿放下自制的毛笔,刚想抬手揉揉眉心,两只有点冰凉的小手已凑了上来,轻柔地轮刮着。

灵娥小声道:“是在担心西方教去捣乱吗?”

“无论怎么算都避不开,”李长寿道,“上次和吕岳师兄用毒灭了一批他们的打手,他们这次搞事,估计是要无所不用其极了。”

“咱们把会场所在之地,设计的复杂一点呢?”

灵娥小声给着建议:“比如,我们最开始指定一个聚集的地点,等人来了换下一个地点,如此重复几次……”

“不可行,”李长寿沉声道,“先不说这般举动会毁坏仙盟的威信、天庭的威严,如何能保证西方教安插的眼线,传递不出消息?

西方教对付龙族时,曾展露过大批高手集体挪移的手段。

此法看似不错,实则并不可行。”

“还是师兄考虑的周全,”灵娥笑嘻嘻地应了句,继续帮忙思索对策。

李长寿想起什么,问道:“我明日开炉炼制一批丹药,你要不要……护肤美白这类的丹?”

“可以炼这个吗?”灵娥满是期待。

“自然,”李长寿哑然失笑,“你果然在意这个,还要美上天不成?”

“师兄帮我炼炼嘛,”灵娥抱着李长寿胳膊一阵撒娇,“我本来修为都被云霄姐姐落下这么多了,当然要在其他地方找补回来了!”

李长寿:……

行吧,就这事他有点亏心。

“这西方教,”李长寿喃喃一声,继续开始提笔写写画画。

灵娥在旁看了一阵,发现自己逐渐理解不了师兄笔下的字迹,渐渐跟不上师兄的思维变化,也就乖巧地去了侧旁,做一些相对简单的情报整理工作。

地下密室中安安静静,师兄皱眉凝神思索着天地大事,师妹在旁忙中偷闲,趴在书案上,偷偷看一阵师兄的面容……

说是岁月静好,许是沧海桑田。

灵娥将少许烦心事藏在心底,总觉得这般便是仙生不虚,格外安逸。

于是,九年后。

……

一朵白云飘出中天门,带着众天兵天将的注目,朝西北方向的昆仑山缓缓飞去。

看云上,前面站着一位白袍老道,慈眉善目、白发白眉,自然就是天庭水神本神,再有十几年就能得到旨意、正式成为太白金星的某寿。

现在三界流传之名为长庚,长寿二字也不过只有大法师、灵娥几人会提起。

李长寿身后,自是一身青蓝长衣的灵珠子。

此次赶去昆仑山,李长寿也有几个目的:

其一,请几位阐教的高手,介入即将举办的三千世界‘仙盟大会’,最好是请燃灯一系的高手前去助拳;

——这背后自有万千算计。

其二,算是对当日圣人老爷邀请的回应;

其三,带灵珠子露个面,让阐教一方发现灵珠子的变化,再将这事传到太乙真人耳中。

——如此就可避免亲自带灵珠子回乾元山,被太乙真人发现此时灵珠子有点被培养过头的事实。

上次带灵珠子去广寒宫中之后,李长寿就对灵珠子颇为关注。

渐渐的,李长寿也搞明白了,灵珠子并非是从感叹号变成了问号,而是对战法、肉身斗法神通燃起了热情。

他变得颇为好战,不过九年已从水神府打去了天河边,不少天庭将领都成了他的手下败将,便是金仙境天将也被他斗败了一二人。

巫族战技,灵珠之身,再有道门术法,大劫气运之子的加持……

灵珠子的进步颇为恐怖,连带着道境也是一日千里,预计百年内就可度金仙劫。

李长寿时常在想,到底是哪般劫难,会让灵珠子不得不转世投胎成哪吒;此时却隐隐有些预感,灵珠子转世恐怕不是因为劫难,而是为了自身修行。

对比下现在正在度仙门修行,凭借大气运一路无阻拦,最近刚修成了真仙中期境的李靖……

灵珠子这般好斗的性子,哪怕李长寿将琉璃宝塔早早赐给李靖,李靖都不一定受的住。

说起李靖,李长寿的改造计划一直未停,只是手段颇为温和。

那对门内前辈,教导李靖也颇为用心,给了李靖满满的温暖,也灌输了许多李长寿安排好的理念。

比如教育孩子不能只去打骂,也不能一味的鼓励;

比如如何肩负起一个父亲的责任,生后就要去教养,哪怕事务在忙,写封信也会有不错的效果;

等等。

对于杨戬和哪吒,李长寿也算是操碎了心;

而他千年后能否顺利在封神大劫后自天庭脱身,关键点就在这两个小将身上。

这些天庭新生的小将越强,玉帝陛下越有可能撒手放人嘛……

念及此处,李长寿含笑道:

“师侄,你记住,去得玉虚宫中,但凡有人问你有没有道侣啊、是否对哪位仙子动心,你便笑而不语,不必回答,也不要乱答。”

灵珠子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点头答应:“师叔放心,我都记下了。”

“那就好,”李长寿甩了甩拂尘,昆仑山已是在望,而他早早放出自身道韵,一路畅通无阻,飞过众多仙门上空,惹来道道仙识跟随。

虽未动用天庭仪仗,也不曾到处呼喊他水神之名,但此时这般容貌、这般道韵,已算是天庭水神的标识。

不多时,行至玉虚宫前,李长寿老老实实驾云到了此处仙峰的半山腰处,立于仙门前。

玉虚宫外围并无大阵守护,这里是圣人讲道之地,也是阐教核心区域,方圆数千里回荡着众高手的气息,无人敢来此地撒野。

李长寿含笑报上自己名号,仙门处的两名金仙境的道者立刻请李长寿入内,又有童子乘鹤赶去玉虚宫内回禀。

路才走了十多丈,玉虚宫各处的殿宇楼阁亮起仙光,仙鹤驮童子、老翁驾祥云,随处可见祥瑞之景。

噹——

那玉虚大殿处传来悠扬的钟声,在玉虚宫中修行的一二百炼气士,但凡未闭关的尽被惊动。

这般阵仗,让李长寿也有些意外。

他毕竟只是化身前来,没想到阐教也会如此重视。

自然,李长寿对自己的定位无笔清晰,见老翁就喊师兄,遇到仙子就喊师姐,哪怕被人纠正弄错了辈分,最起码的态度要摆出来。

行不过百丈,数道流光落来,化作两名老道一名面容端庄清雅的女道者,对李长寿做着道揖。

李长寿连忙还礼,自是认出这三位的身份。

左侧的女道者便是十二金仙之慈航道人,面容不能说不美,但却非天庭女仙那般重姿色,宝相庄严、面容清丽,一身道袍修身且得体,道箍发饰也是恰到好处。

居中的老道乃是赤精子,入门早、悟性高,执掌的先天灵宝阴阳镜,也是颇为厉害之宝,有逆转阴阳之威能。

右侧的老道却是老熟人了,身形较为魁梧,白面无须、鹤发童颜,此时更是眉目带笑,站在那就是一阵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总算把长庚你盼来了!”

正是在三友小院曾经有一池之地的黄龙真人!

李长寿笑叹:“天庭事务繁忙,一直不得空闲,今日冒昧来访,打扰之处还请师兄师姐勿怪。”

黄龙真人一阵大笑,赤精子也带着温和的笑意,开口请李长寿去殿中一叙。

李长寿这才停下拾阶而上,与灵珠子一同驾云,跟在三位阐教圣人亲传弟子身后。

这一路!

看山山色无穷尽,云雾升腾伴仙影;

看水光,一二宝池宛若玉楼殿宇间的点睛之笔,三四清泉点缀在山林之间,又有溪流流淌,晕开了此地灵韵。

所听尽是诵经之声,所闻便是青木香气。

待到玉虚殿前,禁不住回眸一看,又仿佛见到了一条仙路被落了背后,此身已置于仙路之巅。

李长寿由心赞叹:“当真是修行的好归处。”

黄龙真人笑道:“那师弟你常来就是,在这里久住也行啊。”

李长寿忙道:“天庭事务繁多,每日修行都要被耽误,虽此时得玉帝陛下信任,但终究也是有些身不由己。”

殿内,广成子带着两位圣人亲传向前迎接,与李长寿寒暄几句、各报道号。

那稍矮的道者就是惧留孙,那名中年道者便是十二金仙中存在感不怎么强的灵宝法师。

李长寿与这两位‘十二金仙’互相见礼,被广成子请进了殿内。

来之前,李长寿做足了功课。

阐教重礼数,李长寿就给足了礼数,从入座时的排位顺序、入座后的坐姿,开始交谈时话题从哪方面开始……等等,都做了周全的准备。

一时间,宾主皆欢,那些被喊来陪茶陪聊陪论道的玉虚宫门人,对李长寿印象颇好。

这边氛围刚浓烈,又有两道流光自玉虚宫之外而来,正是玉鼎真人与太乙真人到了。

“师父!”

灵珠子轻呼一声,起身快步迎了出去,与太乙真人在殿外相见,连忙做道揖。

太乙真人含笑点头,上下打量灵珠子,感受到自己徒弟那翻天覆地的变化,竟有些鼻尖发酸。

终于盼来了,乖徒弟这男子汉大丈夫的一面!

太乙真人感慨莫名,但他性子不喜婆妈,更不想煽情,此时双手揣在袖子中,笑呵呵地问道:

“跟你长庚师叔修行的如何?”

灵珠子定声道:“长庚师叔教了弟子很多做人的道理,带弟子开了诸多眼界,又让弟子结交了众多天将好友、巫族兄弟。

没有长庚师叔的教导,弟子也不会有今日这般精神!”

太乙真人顿时笑眯了眼,“不错,不错。

怎么样,在天庭中除了结交了那么多天将,有没有跟什么仙子交好呀?”

“这个……”

‘但凡有人问你有没有道侣啊、是否对哪位仙子动心,你便笑而不语,不必回答。’

于是,灵珠子微微一笑,略微摇头。

太乙真人顿时来了兴致,追问道:“怎么还跟为师不好意思起来了?难道真看上了哪位小仙子?”

灵珠子微微皱眉,继续笑而不语。

太乙真人奇道:“怎么不说话了?难不成为师问错了?你没喜欢上哪个小仙子,呵呵,你还能喜欢上了哪个天将不成?”

“咳!”

殿内,正喝茶的李长寿被自己呛了一口。

而殿外,灵珠子再次笑而不语,目中流露出几分无奈。

‘师父这都想到哪去了。’

但太乙真人瞪圆张嘴,直接石化在原地。

下一瞬,这大阴阳师在袖中抄出一块金色板砖,风风火火冲进玉虚大殿。

“李长庚,贫道今天跟你拼了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