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四百八十三章 我师兄这并不惨烈的修罗场全文阅读

夭、夭寿了。

大法师您是真的不怕后院起火,怎么商量都不商量,就直接邀了孔宣?!

邀就邀了,多少给他点反应时间啊!

这倒好,凭太极图划开乾坤,搭了两个虚空之门,直接一步到位,冲到了海神庙后堂的院落……

他可是刚把您接下来的这段时间,许给了人教重要的卧底人员!

海神庙后堂,李长寿左手提着那只小花猫。

此猫浑身炸毛,四只爪子不断挥动,一双可爱的猫眼化作了倒三角状,口中喵呜喵呜的叫个不停。

这还是李长寿反应迅速,刚从乾坤裂缝钻出来,就把飞扑而起的小花猫给拦了下来。

此时当着孔宣的面也不能多说什么,李长寿抬手在这小花猫头顶敲了两下,骂道:

“莫要失礼,这可是咱们人教的贵客!”

小花猫眨眨眼,顿时安静了许多,主动蹭了蹭李长寿的手掌。

这句话,既用‘贵客’二字,给足了孔宣颜面;又用‘咱们人教’四个字,让文净道人瞬间找到了归属感。

当真算是李长寿‘急智’的直观体现了。

李长寿心底松了口气,念头一转,立刻就要掌控全场局势、带动全场节奏,把今天这个可能出现的‘师兄之修罗场’化于无形!

但大法师那张越看越英俊的面容上,露出了温和的笑意……

“文净也在啊,可是有什么要事?”

“喵~”

女王大人乖巧地应了声,侧旁孔宣好奇地打量着这只小猫,很快就轻轻皱眉。

“元神附体?似乎还是凶煞元神。”

“喵喵!”

【你才是凶煞!】

李长寿:……

此时此刻,某位天庭权神的表情,完全可以用‘生无可恋’四个字来形容。

如果岁月能倒退半格,回到她跟大法师刚离开圣母宫时,李长寿定要叮嘱图老大一声,送大法师早去戊边。

‘文净也在啊……’

这是咱们人教最高机密!

圣人老师要用文净道人去毁十二品金莲!

这关系到西方教教运,关系到化胡为佛的大算计,关系到能否在西方教即将大兴之前,架空他们西方!

大法师把文净道人的身份,就这么随口说出来了!

虽然侧旁是孔宣,此地也有太极图镇压,很难被人窥探,但……

着实不稳!

李长寿自然知晓,大法师的性子就是这般,随性自然、无所拘束;

自己受大法师如此多恩惠,他寿能有今日,也是靠大法师提携,为大法师做点擦屁股的事,灭灭后院的火……

天经地义,理所应当。

说时迟、那时快,李长寿微微一笑,先道:

“咱们先去里面谈吧,外面不是说话的地方。”

大法师此时也发现自己说漏了嘴,淡定一笑,看着孔宣。

“怎么了?”孔宣有些不明所以。

“今日所见所闻,切莫流传出去,”大法师正色道,“这里算是长庚的核心密地,这只小花猫也是长庚费心安排的算计。”

孔宣笑道:“放心就是,我又非毛躁之人,更不愿与旁人结交。”

大法师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与孔宣一同入内,两人目光对视,倒是分外相宜。

后方,李长寿将那只小花猫放在自己肩头,目光复杂、心情沉重。

想了想,他将小猫放到了大法师一旁的座椅上,道一声:

“师兄,我去下厨做几样小菜。”

直接溜之大吉。

这时的大法师,尚不知即将发生什么,还在乐乐呵呵对文净道人介绍孔宣。

孔宣此时对文净道人还算客气,但总体而言就是‘无视’。

反观文净道人,已是嗅到了巨大的威胁,此时正在酝酿‘敌意’。

李长寿心底道了句保重,招来神使关闭神庙,安排凡人送去茶水点心,便径直去了厨房,开始做些拿手的小菜。

顺便,开启藏在圣人画作山水图中的一具纸道人,近距离观察后堂内的情形。

静……

画面安静了一阵,大法师端坐在主位上,孔宣坐在侧旁,小花猫则在大法师另一侧。

一股暗流涌动,氛围渐渐僵硬。

“嗯咳!”

大法师总算找到一个话题,问道:“孔宣道友,你近年来在凡俗护持那商部落,一切可顺利?”

“还算顺利,”孔宣道,“商部落气运深厚,这个部落定是要出一位南洲人族的共主了。

此事自是要多谢长庚,给了我凤族这般机缘。”

大法师笑道:“长庚做事确实周全,只是修道日短,如今处于这天地大势的旋涡中。

我不在洪荒时,还要劳烦你多照料他一番。”

“嗯,”孔宣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我自会护他周全,你不必挂心。”

言罢,孔宣目中有些微光芒闪动,抬手向后,将自己束起的道箍解开,散落下满头长发。

侧旁大法师眨眨眼,有点不明所以。

孔宣将长发拢在身后、握住,扎成了有琴玄雅常扎的马尾辫,问:

“兄长你所见,我是这般好看些,还是刚才那般好看些?”

大法师认真想了想,道:“自是这时更出众一些,但这不过是我一家之言,道友还是以自己的喜好定外相。”

李长寿:……

好直啊大法师。

孔宣轻轻眨眼,一缕五色神光凝成了发绳,将长发束了起来。

修长的脖颈、清冷圣洁不显半分女子妩媚的面容,反而有了一丝与众不同的感官……

若说世上后天生灵,哪怕所谓绝情绝性者,也免不了私欲二字。

但孔宣阴阳未分,当真是存留了一份世上难寻的‘圣性’,这也是他如今有这般道境的一大原因。

大法师笑道:“道友何时也在意起了外相?

遥想当年,你我上古时相见,你血脉之力失控,随处吞噬生灵,我奉师命将你镇压,那时你化作人形还是少年模样。

当时的你,当真是天不怕地也不怕,圣人老爷都敢骂。

今日的你当真成熟了许多,也有一些凤族当家人的担当了。”

孔宣面容挂上些微红晕,嗓音清清淡淡,却掩盖不住少许羞涩。

他道:“当时年少不经事,总觉得除却母亲之外世上再无强者,而后才知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自是要收敛一些。”

李长寿眼前一亮,却是发现孔宣的反应,有点女子的模样了。

开始定阴阳了?

大法师又问:“始凤前辈如今可安好?”

“母亲坠入不死火山后,只有残余灵念留存,”孔宣面色一黯,“而今世间,凤族已是近乎绝迹,我此行外出的目的,便是点化灵禽、入我凤族。”

玄都大法师沉吟几声,道:“此事交给长庚就是。”

正切菜的李长寿撇嘴耸肩,预计孔宣的下句话,肯定是对自家师兄感恩戴德。

“多谢你了,兄长。”

孔宣叹道:“你救我、助我,我却也不知该如何报答。”

大法师笑着摆摆手,“长庚力所能及之事罢了,不必言谢。”

“喵~”

旁边被文净道人附身的小花猫,此时终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玄都大法师扭头看了过来,这小花猫立刻在座椅上坐好,宝石般的两只大眼闪烁着少许亮光。

“道友此时不能说话吗?”大法师温声问着。

“能……能的,”小花猫口吐人言,声怯怯、意迟迟,禁不住用猫爪捂住嘴角,“大法师您与客人聊天就行,奴家在旁听着。”

大法师含笑点头,但孔宣却有些坐不住了。

客人?

孔宣淡然道:“我见你本体似是一只血蚊,为何能入人教之内?”

大法师刚要解释:“这其实是……”

文净道人已是回话:“不巧奴家化形时生的貌美了些,水神大人见我有几分姿色,便想着让奴家入人教,今后服侍大法师。”

大法师疑惑不解。

是,这么回事?

“哦?”

孔宣面容瞬间冷了下来,目中神光绽放,似是看到了文净道人化作人形的模样,轻哼一声:

“此事若是真的,我当真要说一说长庚了。

外相不过由心生,太清乃是天地间少有的圣人道承、修道妙境,岂能让太过妩媚、跟脚不明的女子出入太清之地,这岂非坏了太清的名声?”

“哟,”小花猫嗓音有些发嗲,“还坏了太清的名声。

水神大人乃是圣人老爷二弟子,又是天地间一等一的智谋星,更是天庭玉帝陛下最信任的仙神,三教之中各有大能拥护。

您虽是凤族话事者,天地间有数的大能,但说教训就要教训,是否有些托大了呢?”

孔宣皱眉凝神,此时竟说不过文净。

这也是理所应当,毕竟孔宣与人斗法,话不过三句就是:

‘五色神光!

刷、刷、刷!’

文净道人出身血海,又加入西方教中做了阴暗中的一把利刃,什么场面没见识过?

此时言语挤兑,不过是初显的功力。

若非孔宣实力太强,文净道人更刺耳的话都能回敬。

孔宣哼了声,竟直接道:“我算是长庚的同辈长者,如何不能教训?”

文净道人轻笑了声:“但我怎么听说,水神是圣人老爷二弟子,您是哪儿的同辈长者。

您刚才不也说了,不过是大法师的好、友。”

孔宣瘦眉紧皱,一时间竟无法辩驳。

第一回合,文净道人胜。

但大法师在旁沉吟几声,正色道:“孔宣算是我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

虽非道门弟子,却是始凤之后,教训长庚的资格还是有的。”

孔宣闻言,当即扬起下巴,坐姿都直挺了许多。

第二回合极快分出胜负,孔宣依靠裁判黑哨,夺回一城!

小花猫目露不甘,攥着小拳头作势要继续猛攻……

李长寿心底,塔爷、尺哥、图老大看戏看得欢乐,也在讨论哪个更配大法师一些;

宝物们若是能化成人形,八成是要搬个小板凳、磕点小瓜子,论一论道门大师嫂的资格。

正颠勺的某天庭普通权神心底轻笑了声,决定多做几……十个菜,避开那里的旋涡。

宁斗西方百地藏,不入此间修罗门。

后堂中,孔宣一句‘不知何时能去兜率宫中拜见圣人’,掀起了第三回合的论战。

大法师也不知是真的对此事不感冒,又或是完全没往其他方面想,此时虽察觉到了文净道人与孔宣之间的‘针锋相对’,但并未意识到原因为何。

故,大法师只是含笑听着,没有去灭火,全当看个乐。

一来二去,李长寿不由在心底问太极图:

“师兄是真的不懂这些,还是故意如此,在下一盘大棋?”

图老大的灵觉带着几分讥讽,笑道:

“还下一盘大棋,大徒弟安排人教道承之前,都不知男女该如何受孕,一心就知道修道修道,几次都差点跟大道同化,被老爷拉回来了。”

正尝热汤的李长寿差点扭头喷出来。

图老大继续甩黑料:

“老爷让大徒弟去扩充人教势力,又告诉他不能收徒,明摆着就是让他找个道侣。

大徒弟厉害了,直接威胁月老,干涉人教六家道承的姻缘,老爷都被他气笑了。

大徒弟在其他方面都是一等一的资质,唯独这事……不开窍。”

塔爷接话道:“也不能说不开窍,大徒弟安排旁人还是十分厉害的,当年去三仙岛送小徒弟的画像,也可谓无比高明的一手算计。

不然哪有小徒弟你的今天!”

李长寿连连点头。

感激,感恩大师兄!

乾坤尺道:“侬帮伊一把好伐?”

“这该如何插手?”

李长寿摸着下巴一阵沉思,瞧了眼后堂中正不断言语过招的孔宣和文净道人,心底不断思索。

文净道人自是不用多说,她对大法师仰慕的很,是那种大法师只要点头,今晚就能拜堂成亲的主动求姻缘者。

不过文净道人稍后还有大事要做,不能让她太快得手,这个还是要压一压……

若要促成大法师的好事,那就要在文净道人能接受的前提下,忽悠、咳,促成孔宣定阴阳,让她去表明对师兄的心意了……

此时,文净道人附身的小猫跳到了大法师身侧,温顺地靠在大法师手臂旁。

孔宣不甘示弱,搬着椅子到了大法师身侧,扶手碰扶手,端庄淡定地坐了下来。

大法师:……

“长庚怎么还不回来?”

李长寿想了想,淡定的一笑,安排人开始上菜,心神挪移去了小琼峰上,开启了只纸道人。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人都有不足之处。

家中刚好有一位此事的行家,委婉地咨询下才是。

【本体】纸道人自书橱角落飞出,化作李长寿的身形,漫步走去地下密室中的书房。

灵娥此时正在打坐修行,面前摆着一只香炉,其内插着三根清香,似是在拜祭一只木盒……

木盒周遭缠绕着一缕晦涩难明,但李长寿却感觉颇为熟悉的道韵。

通天教主的道韵?

李长寿顿时一惊,立刻快步向前,还未进书房就听到了灵娥的叹息声:

“师兄你回来啦。”

“嗯,”李长寿答应一句,走入书房,“不过是纸道人,本体还有些事没处置完,这是?”

“嘤!”

灵娥扭头看了过来,小嘴一扁、眼圈一红,嘀咕道:“圣、圣人老爷之前……”

“怎么了?”

“来送云霄姐姐的嫁妆了!”

灵娥仰头一阵嘤嘤假哭,让李长寿瞬间头大。

人教教风,也是没谁了。

……

血海背面,被李长寿用太极图毁掉的芥子小乾坤附近,一道包裹在黑袍中的身影缓缓浮现。

斗篷之下,一只白净的大手探了出来,在乾坤中点出了一道旋涡,又随手轻弹,将一颗被红黑色火焰包裹的莲子,探入了旋涡之中。

“呵。”

半声轻笑,这道黑影悄然消失不见,仿佛一切从未发生,乾坤未能留下他半点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