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四百四十四章 斩仙飞刀·拆解教程全文阅读

云霄仙子离开时,是被琼霄扶走的,几位神仙中也就她真的醉了。

临走的时候,琼霄还是一阵嘀咕,说着‘姐姐以前跳舞不这样呀’这般话,让李长寿又多了几分期待感。

正常的舞,终究是少了点刺激感……

赵公明倒是直接在黑池峰住了下来,跟白泽相谈甚欢,互相引为知己,看样子是要蹭吃蹭喝一段时日了。

至于本次聚餐的策划者灵娥……

灵湖旁的柳树下,某个天仙境的小仙子正委委屈屈趴在那,旁边摆着两只厚厚的石板,拿起刻刀刻画着一个个俊秀的字眼,写完一遍再将石板擦掉一层。

“臭师兄,人家为了让你开心,都引敌入门了,还要罚!

罚罚罚,就知道罚!有本事罚点其他的呀!”

李长寿听得一阵想笑。

阻止洪荒变暖,从减少蒸汽开始。

接下来,还有诸多事务要处置,但凡事都要一件件的来……

刚好赵公明在此地,李长寿索性就借定海神珠一用,将那只紫中泛白地大葫芦,带到了黑池峰上。

白泽皱眉道:“这不是,陆压的斩仙飞刀?

那日与妖帝印玺突然消失,贫道还以为是圣母娘娘收走了。”

赵公明笑道:“我见这宝物显过威势,也是颇为厉害,今日倒是要恭喜老弟你,得了一件重宝。”

李长寿摇摇头,正色道:“此宝有些古怪,我尝试了七八种炼制之法,依然无法将它随心使唤。

仿佛,这宝物像是活物。”

白泽小声嘀咕着:“先天灵宝哪个没有灵性,你杀了它前主人,它有点埋怨你也是应该的。”

“哦?”

李长寿问:“白先生莫非,也不知这宝物的具体跟脚?”

对白泽有效招式之二,小激将。

“且让贫道看看。”

白泽捏着自己的山羊胡,在方桌旁来回踱步,仔细打量,“这不是,那株葫芦藤上结出来的葫芦吗?”

赵公明眼前一亮:“还真是那株葫芦藤上结出的宝贝!”

李长寿额头挂了两个问号,哪株葫芦藤?

现在怎得流行打哑谜不成?

要这么理解,李长寿就直接把这葫芦砍了,看里面能不能蹦出个葫芦娃了!

“两位,可否说清楚些。”

“哈哈哈!”

白泽和赵公明对视一眼,顿时齐齐大笑。

白泽笑道:“总算有水神大人不知之事了。”

赵公明也道:“这宝物倒是很少在洪荒登场,典籍中也鲜少记载,长寿你不知也理所应当。

那株葫芦藤,也是先天十大灵根之一。”

“原来是说那株,”李长寿笑道,“我还道两位发笑,必有高论。

那株葫芦藤可否就是圣人娘娘造人时,用来占泥、甩泥点的藤蔓?”

白泽笑骂道:“水神可是要故意打趣贫道?确实就是那株葫芦藤。”

“详细讲讲吧,”李长寿转身坐回了圈椅中,“我也只知这些罢了,不与两位玩笑了。”

“这株葫芦藤,远古时还引发了一场大战……”

赵公明一声轻叹,将当年之事娓娓道来。

那时,三清老爷尚未成圣,道祖忙着参悟斩三尸成圣的终极奥义;

远古洪荒捡宝比吃饭简单的时代,也进入了末期。

在那不周山半山腰,一团终年不散、大罗进去也会迷失的云雾,那一日突然照出了漫天霞光,有重宝出世。

各路大能齐齐赶至,但当时三清已是洪荒中最顶尖的一批高手,又互为援护、宝物众多,无人敢惹。

他们三位站在了最前方,待宝物出世,也就得了最大的好处。

那是一株先天灵根葫芦藤,其上结了七颗葫芦。

太清老爷最先出手,选中并摘走了第一颗紫金色的葫芦,当时太清老爷的表情有些失望,摇摇头就离开了。

那便是紫金葫芦,现在玉兜率宫中装九转金丹用。

元始天尊取走了紫黑色的葫芦,也是面露失望神色,转身离开;

通天教主取走了紫黄色的葫芦,笑着说装酒不错,显然是提醒别人,不必大打出手,不是啥好东西。

待三位大佬装完走人,各路大能各显神通,各凭本身摘走了其他四颗葫芦果。

女娲得了紫青葫芦、惨·红云老祖·惨摘得了紫红色的葫芦,紫绿色葫芦在争夺中不知所踪,而妖帝东皇太一摘走了紫白色葫芦。

也就是此时摆在三人眼前的这件。

斩仙飞刀是妥妥的先天灵宝,陆压此前并未将它的实力完全发挥出来。

赵公明左手探出,试图握住葫芦嘴。

李长寿道了句‘小心’,赵公明左手还未触碰到葫芦嘴就缩了回来,指尖竟然出现了一缕血痕。

白泽沉吟几声,习惯性地掐指推算,很快又悻悻地放下,仔细回忆了一阵,言道:

“这葫芦有些古怪。

我其实曾在上古推算过七色葫芦的威能,据说这紫白色的葫芦之内,蕴含了无比锐利的先天剑气,可斩天地万物元神,但这葫芦本身却无法被操控。

就如那传闻中蕴含了混沌气息的紫黑葫芦,也没见圣人老爷亲自施展,或者赐给弟子用过。”

李长寿纳闷道:“那,陆压为何能用?”

白泽摇摇头,也将手探去葫芦口,感受着其内的锋锐之意,指尖同样出现了血痕。

于是,哥仨在那富丽堂皇的厨宫侧旁、白泽所住的简陋木屋中,围着这大葫芦一阵踱步。

在赵公明的要求下,李长寿开始尝试炼化这只大葫芦,看看反应如何……

然而,从最基本的与法宝沟通,到用仙力激活其禁制的种种手段,再到滴血认主这种迷信的手段,李长寿挨个都尝试了一遍。

斩仙葫芦毫无反应,甚至感觉不到其上存在半分灵性。

赵公明道:“要不直接试试?或许跟那句咒语有关。”

李长寿和白泽对视一眼,虽然赵大爷的提议没什么技术含量,但确实值得一试。

当下,一具纸道人抱着一只对羊生悲观、抑郁、失去希望的长颈羊,做成了个简单的靶子。

李长寿用仙力托着斩仙葫芦到了远处,六颗定海神珠飞来,为李长寿做了个简单的防护头盔。

李长寿轻喝一声:“请宝贝转身!”

一切,无事发生。

“贫道来试试,”白泽主动向前,接过了大葫芦,将葫芦口对准靶子那边。

他主动放出气息,对斩仙葫芦论了论家常、扯了扯关系,很快又道一声:

“请宝贝转身!”

大葫芦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回应。

“我来试试,”赵公明向前接过大葫芦,一颗颗定海神珠在身周盘旋,自身散发出一身正气,让正道的光,包裹住了自己雄壮的身躯!

托起大葫芦,对准前方靶子,赵公明粗着嗓音突现威严感,喊道:

“请!宝贝转身!”

静……

赵公明又道:“宝贝请转身!”

特别静……

“宝贝!请转一下身!”

怎么有种不忍直视之感。

噗!

斩仙飞刀的葫芦口突然出现了一小撮白雾,白雾中有一抹白光绽放,对着赵公明的脖颈抹去。

说时迟那时快,赵公明施展乾坤神通急忙闪躲,那白光还是削掉了赵公明的一截胡须,朝着天边激射而去,打的黑池峰大阵光芒闪烁。

“嗨!我就!”

赵公明眼一瞪,颗颗定海神珠飞射而来,将斩仙葫芦团团围住。

赵大爷摸出一把金木鞭就要砸了这破葫芦,还好李长寿和白泽冲上来的快,把赵公明架了回去。

“老哥消消气!”

“公明道友、公明道友,犯不着跟一件宝物生气。”

总算,赵公明被劝住,这三灵面对着这只先天灵宝大葫芦,开始各种犯难。

难免有种入宝山却空手而回的郁闷。

“毁了吧,”李长寿淡定地道了句,“此物既不能为你我所用,不如直接毁掉,免得成为今后的隐患。”

赵公明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不错,毁掉吧,长庚你又不会缺了什么宝物。”

李长寿:缺,还是很缺的那种!

白泽对李长寿眨了下眼,在问是在吓唬这大葫芦,还是真的要毁掉;李长寿却是面色郑重地点点头,杀意已决。

“这不是有些暴敛天物……”

白泽捏着山羊胡,“不如咱们再琢磨半日,看能否将这灵宝研究通透,再对症下药。”

“如此又太过凶险,”李长寿道,“这宝物专伤元神,颇为厉害。”

“这般……”

赵公明想了想,忽而一拍手掌,定声道:“我全力施展定海神珠,长庚你再来试试!”

于是,片刻后,度仙门之外的一处湖泊上空。

二十四颗定海神珠闪烁光亮,周遭弥漫着一团团水汽,李长寿和白泽盘坐在赵公明身后,赵公明坐在李长寿的纸道人身后。

纸道人正皱着眉,左手摸向了葫芦口。

这办法,李长寿此前早就用过,纸道人的结果惨不忍睹,头都没了。

但这次自是不同。

纸道人左手包裹仙力凑到葫芦口,仙力出现震荡,那是无形且微弱的剑气,在排斥他这只左手。

待左手再次逼近,一团小小的云雾冒了出来。

正此时!

一束束水蓝色光亮打在这团云雾上,宛若有二十四方小天地镇压而来,那团云雾直接被定在葫芦口上方!

像是被瞬间冻结的流水一般。

李长寿的手掌抓住了葫芦口的那一只‘塞子’,将其轻轻拔了出来。

啵!

李长寿和白泽精神紧绷,赵公明双手并起剑指,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光芒大作。

但葫芦口中并未冲出什么绝世剑气,反倒无比安静在……

白泽皱了皱眉,刚要向前,却被李长寿的手势拦下;

李长寿在袖中取出了一只纸鸢,让纸鸢在葫芦口上飞过,纸鸢也是安然无恙。

“这里面好像有一些细痕,”赵公明突然开口说了句,“就葫芦口内侧,向下延伸。”

“别急,让纸道人来。”

李长寿沉声道了句,驾着纸道人慢慢凑向前,此次确实没有被大葫芦攻击。

似乎此前那一小团云雾,是大葫芦的‘自卫程序’。

稳妥起见,二十四颗定海神珠镇压而下,将大葫芦完全固定住。

李长寿心神寄托在纸道人上,开始逐步探查这大葫芦的内部构造,仙识探入了一重又一重云雾。

这只大葫芦内部,就仿佛一片小千世界;

但在外看似毫无异样,就如其他先天灵宝一般,为天地造化,具有强横的威能。

但细细探查其中,李长寿寻到了一丝丝‘不自然’之感……

“这先天灵宝被人重新炼制过。”

李长寿突然开口道了句:“上古妖族可有这般擅炼宝的人物?

能对先天灵宝下手,绝非寻常生灵。”

白泽沉吟几声,言道:“妖族擅炼宝者多不胜数,那时又有至宝东皇钟镇压妖庭,若有河图洛书推演,解分先天灵宝并非什么难事。”

赵公明嘀咕道:“为啥要解分先天灵宝?妖庭那时都已财大气粗到这般地步了?

乖乖,当时就是没遇到长庚老弟,不然我非忒去太阳宫路过,顺势躺上一躺!”

“若是能用的先天灵宝,想必没人舍得解分,”李长寿分析道,“但若是这灵宝无法使用呢?摆在那也不过是摆设,不如重新炼制一番。”

赵公明点头一笑,而李长寿像是发现了什么,又道了句:

“两位,退开些。”

当下,白泽、赵公明、疑似李长寿本体,齐齐向后退了两步。

李长寿的纸道人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根手指缓缓探入葫芦口,周遭水蓝光芒大作,定海神珠威能全开。

咔!

纸道人动作一顿,而后慢慢抽回手指。

却见那紫白色的大葫芦上半截,出现了一丝丝排列整齐的裂痕,原本看起来圆满如意的葫芦,啪的一声,炸开了一半。

这一炸,让李长寿道心一颤,白泽嘴角直哆嗦。

葫芦炸开后,一块块细小的‘木契’悬浮在葫芦周遭,就如同星辰外的尘环。

——自是被仙力包裹住了。

此刻,斩仙飞刀的全貌,出现在了他们眼中。

大葫芦下半部充满了浅白色的气息,蕴含着一缕先天剑气,这就是斩仙飞刀的威能之所在。

这一缕先天剑气被封印在了一层层精巧的禁制下,禁制之上则是一团黑红交织的光球,而在这光球下方,还有一个巴掌大小的金色的囚笼。

若将囚笼放大,能看到这囚笼的构造似是一座金殿,金殿之内只有一根石柱,柱子上镇压着一道浅白色的身影。

这身影此刻不知是活着还是死了,它似乎感应到了外面有人窥探,突然抬头,对外怒目而视!

那眉目长相,与陆压道人施展斩仙飞刀时,出现在云雾上的眉眼,完全一致!

白泽失声喊道:

“大巫精魄!大羿(注)的精魄!”

李长寿有些不明所以,与赵公明对视一眼,各自有点说不出话来。

“原来这就是斩仙飞刀,”赵公明摇摇头,叹道,“怪不得威能如此强横,能将长庚的雷遁截断。

拘役上古大巫大羿的精魄,用这葫芦原本就有的先天剑气做箭矢,怪不得……

且不说是否太过残忍,能构想出这般宝物,妖庭当年当真是有厉害人物啊。”

李长寿皱眉道:“两位,现在摆在我们面前有两个问题。”

白泽纳闷道:“怎么?”

李长寿道:“第一个问题,是咱们能否跟大羿交流,能否使用斩仙飞刀,若是不能用,就此想办法毁了那些禁制就是了。

第二个问题……

白先生,你确定自己能装的回去?”

“虽很难,却也可一试……哎,不对!”

白泽眼一瞪:“拆是你要拆的,怎得还要让贫道装回去?贫道是谋士,可非能工巧匠!”

李长寿笑道:“白先生你看咱们三人中,我老哥粗手粗脚,我也不擅长炼器炼宝,也就白先生博闻广识、对各处都有涉猎,自是白先生来做了。”

“唉,”白泽摇摇头,已是捏着山羊胡,开始琢磨那化作了几千上万块的‘葫芦上半身’。

李长寿却开始琢磨起了那只金殿囚笼。

斩仙飞刀若是能为他所用,自是再好不过;而这其中的关键,应该就是金殿中的大羿精魄。

大羿……

姮娥?

……

月上有佳人,芳名三界知。

先天灵根桂树下,那清冷的广寒宫中。

一道倩影倚着栏杆,站那早已不流动的清澈水潭前,眺望着那宏伟的五部洲天地,略微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