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四十五章 一点点,筹算封神全文阅读

出来了几天,山里应该没事吧。

回返度仙门的路上,李长寿心底略微思量着。

师父应该还在其他峰上喝酒,小师妹那边自己也叮嘱过,让她老老实实闭关修行。

最可能出现麻烦的情况,就是有人去小琼峰,然后误闯丹房周遭阵法;困阵和迷阵虽然没有直接杀伤力,在其中停留稍久,就很容易心境失衡、滋生心魔……

不过,上次差点逼疯了酒乌师伯之后,李长寿也在连环阵中做了一些小改动。

他留下了一条‘待客’之路。

如果闯入阵法的是外贼,逼疯对方、直接抹杀自然无妨;但仙门有护山大阵,外贼平常时如何混入?

一般情况下,闯入阵法之人,应该就是些带着奇怪目的而来的同门,打杀、逼疯都不妥当。

所以,李长寿在一条‘死胡同’路上设置了一些引路牌,将闯入者引到一个舒适温馨的环境中,暂时稳住对方。

这样既能避免后续尴尬,也能让对方不去到处乱走,自己还能有充裕的时间做其他布置。

且,万一困住个真仙,对方不断出手轰击四周,有可能会触发了隐藏的杀阵……

闯阵者是死是伤倒是与他无关,到时候门内问责他违规建阵,那就真有些麻烦了。

表层阵法的作用,就是为了阻止其他人靠近丹房;而在阵中设置个‘待客间’,就能妥善解决以上这两个比较关键的问题。

这也是李长寿深思熟虑后采取的必要措施。

更何况……

他还借用了自家师父的名义,引路木牌的字迹都是模仿师父的。

毕竟师父是峰主,自己只是小琼峰大弟子。

‘总算快回去了。’

李长寿目光扫过远处掠过的群山,计算着所剩不多的归程。

回去之后就继续压制修为,琢磨三昧真炎。

在当前这个小境界,自己如果拼上性命去压制自己自然突破的速度,应该还能压制两年左右;

两年,只能勉强够自己将三昧真炎修行到入门阶段。

而下次出门,就是正式渡劫。

话又说回来,自己该如何跟师父解释丹房和丹房周遭的连环阵?若师父问这连环阵如何布置的,自己该不该跟师父坦露一点隐藏的实力?

他自然是信得过自己师父的,但师父万一酒后吐真言……

罢了,师父和师妹都是自己最为亲近之人,两人在自己这里的‘权限’和待遇,也应该是持平的才对。

回去就找师父谈一谈,让师父了解自己,到小师妹所知的程度吧。

临近山门,这夜风倒是意外的有些温暖。

……

回到度仙门山门时,已是月朗星稀半夜时分。

众人在百凡殿前解散,李长寿也跟酒玖师叔告别,驾云飘向了小琼峰。

有琴玄雅明显是想找李长寿说几句话,但她刚刚落地就被几位师伯喊去了百凡殿中,完全没有脱身的机会。

李长寿没有引起几人注意就飘然而去,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他这几天收获颇丰。

但李长寿回想自己这次东海之行,脸色很快就沉了下来……

他至今不确定,当日那个龙太子为何会选他出阵。

以防自己今后再遇到那个不按套路出牌的敖乙,今后务必离这些远古贵族远些就是了。

小琼峰上静悄悄的,李长寿远远就发现,自家小师妹和师父都不在各自的茅屋中,灵识扫过大阵,一眼就看到了被困在阵法边缘的师父师妹……

这?

是怎么一起被困进去的?

师父一直闭关不知后方阵法,灵娥却是施工时的观众,怎么就一起钻进去了?

莫非是觉得那里风景不错,师徒二人一同进去喝茶看星星?

李长寿驾云飘了过去,先不急将两人放出来,而是把大阵内内外外检查了一遍,方才摸出控制阵法的玉牌关闭外围困阵。

微风吹拂,林中白雾来去,原本茂密的丛林也少了一些树丛。

灵娥顿时欢呼了声:“师父!师兄回来了!”

齐源老道精神一震,先要起身,又想到什么,坐稳了身形,板起老脸,抄起浮尘!

“咳!你这混……好你个李长寿!还不过来受罚!”

正从空中飘来的李长寿眨了下眼,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他刚落地,师父手中拂尘就甩了过来;

晋升浊仙之后,齐源老道的实力当真有了飞跃,这拂尘转眼化出了漫天白网,若非李长寿极力忍耐,他的本能就会拖着他直接遁走!

白网落下,李长寿被拂尘绑了个结实;

灵娥在侧旁立刻一个软趴趴的饿虎扑食,李长寿顺势被师妹推倒……

林间响起了几声惨嚎和笑语;

但这次给师兄的‘教训’,并没有灵娥想象中的那么激烈。

完全不反抗的师兄,旁边全程观战的师父,让她略微有些无从下手。

自己只是小师妹,师父不做示范,总不能真的打师兄……

抬头,灵娥突然看到自己师兄那略带警告的目光;

‘哼!’

她心一横,素手扬起,恶狠狠地落下,但又在即将接触时停住……

最后,这只纤手也只是落在师兄被师父打过几次的位置,又想起这里几次被师父打肿,禁不住轻轻的……

揉了揉。

“呃,灵娥果然长大了啊。”

李长寿一脸欣慰,欣慰中又透着少许的无奈,苦口婆心地教育道:

“女儿家,一定要含蓄。

垂涎归垂涎,癖好归癖好,师兄也不是不理解你,毕竟你也到年纪了。

但身为炼气士,还是要克制一下自己心底的冲动,因此生出心魔怎么办?你说是不是?”

“不是!我只是!”

灵娥俏脸瞬间涨红,有些慌张地瞧了眼师父,却发现师父也是皱眉看着自己,一幅欲言又止且尴尬的神色。

“我刚刚只是……臭师兄!你欺负人!啊呜!”

“君子动手不动口,你这怎么就穷凶极恶上嘴了?”

“哼!说不过你还咬不过你!”

“师父您不管管小师妹,这以后怎么嫁的出去?”

“要你管!我老死在小琼峰!”

林间,齐源老道不知何时已转身离去,这老道嘴角带着少许的微笑,慢悠悠地飘回自己的草屋。

不多时,李长寿满头草屑、衣冠不整地走出林子,看着自己胳膊上的几个牙印,当真有些哭笑不得。

小师妹属兔子的,实锤了。

身后的灵娥脸蛋红红的,却假装若无其事的看着星空。

到了草屋前,齐源老道一缕传声入两人耳中:

“为师今日开始就要闭关参悟浊仙修道之法了,小琼峰上一应事物,就由长寿你负责打理,若有要事可随时来寻为师商量。

灵娥,还是要注意下言行举止,对你师兄要有敬重之心。”

蓝灵娥顿时细如蚊声地道了句:“是、是师父……”

随后,齐源老道的草屋周遭,一层层阵法亮起,已是与外部隔绝开来。

李长寿转过身,目光中多有深意,“你,告诉师父了?”

蓝灵娥瞬间从心,一阵吞吞吐吐,“这个、嗯……这个……一点点……”

“是一点点,还是亿点点?”

“肯定是一点点!”

李长寿板起脸来,“进屋。”

蓝灵娥身子轻颤了下,小脸顿时垮了下来,瞬间切换到泫然欲泣模式,进了自己的草屋后,搬坐垫、并腿、跪坐、低头、装哭,一气呵成。

随手开启周遭阵法,李长寿淡然道:“说吧,都对师父交代了什么?”

“师兄,其实都是师父逼我的……”

李长寿额头顿时挂了几道黑线,这话要是让别人听去了,说不定还以为他们小琼峰有什么人伦惨案。

话说回来,师父的老年规划里面,要不要增加一个师娘的选项?

这个倒是可以考虑。

至于,小师妹在那拐弯抹角,言说吐露给师父的讯息,李长寿倒是并不怎么在乎。

毕竟小师妹所知也有限。

凭他对小灵娥性格的理解,今天这情形,他早就有预感。

……

夜深人静时,丹房周遭阵法完全开启,李长寿开了丹炉随便炼制了一炉丹药,让纸人分身守着,真身出现在了地下密室中。

安稳了。

拿出三只玉牌把玩一阵,将雷法和无为经收起来,又将三昧真炎修行法强行刻印在自己脑海中,而后坐在那略微出神。

封神大劫……

虽然在仙门内偷偷摸摸修到大罗金仙是最理想的状态,但那需要漫长的岁月积累;

而身为三教仙宗的度仙门,很有可能被封神大劫所波及。

封神大劫,可不只是南洲俗世武王伐纣这单一的剧情,这应当是涉及三界的,针对三教弟子的大劫。

中神州此时越强盛,到那时,必然会被大劫摧毁的越惨烈,东胜神洲的仙门恐怕也难逃劫难。

但李长寿并非没有躲开这大劫的办法。

很简单,提前上岸。

封神大劫,实际上天庭玉帝建立起主宰天地权柄的过程,名义上的起因也是玉帝昊天去找道祖哭诉,说三教弟子无礼势大,不尊天庭之令,自己这个三界主宰名存实裂,很没有男人尊严,在王母师妹面前也抬不起头来,男人雄风一蹶不振……

咳,扯远了。

从封神的结果来看,是三教弟子进天庭为神,圣人不再主动显化于世间,奠定了天庭管理三界的基础。

那,自己只要提前混入天庭,做天庭艰难时期的元老,也不必做什么大官,隐藏修为做个小吏就是了,为的是名列天庭仙籍。

任封神大劫落下,自己早已在天庭仙籍,与此劫无关,封神劫难如何会再落在自己头上?

把天庭的仙神再封一遍?这不合道与理。

等封神众仙神去天庭任命,那时天庭人才济济,自己便可顺流而下,借势退隐,既能得天庭元老这般资历,又能回山中继续安稳修行。

何乐而不为?

李长寿手指敲打着桌面,细细思量着具体的计划。

得到天庭仙籍,必须是在玉帝去找道祖哭诉之前,时间应该还很充裕的,让师父成为土地公倒也是颇为关键的步骤,能让自己省却很多算计。

就看师父愿不愿意了。

土地虽小,且数量众多,权柄微小,但好歹也是福德正神……

说不定土地公还能找个……土地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