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四百二十二章 诛 仙 四 剑 图全文阅读

“云姐姐要喝酒吗?我师兄亲手酿的!”

“嗯,少饮些就可……”

“云姐姐尝尝这个,我师兄手艺超强的!”

“确实是少有的美味,我此前极少进食,今后怕是也要多些口福了。”

发……发生了什么?

那富丽堂皇宛若一座金殿的厨房窗口,李长寿端着铁锅向后仰身,纳闷地看着远处的情形。

——他的仙识也探查不到云霄的身影,需用肉眼去看。

他准备的那些相亲相爱小套路,竟然没了用武之地!

自己什么都没做,云霄与灵娥就直接这般亲近了?

看灵娥目光清明、元神活跃,与此前没有半点异常,而且根据李长寿对灵娥的了解,此时灵娥甚至都没了之前的那般紧张,那一声声姐姐喊的……

他这个当师兄的,都没被喊这么甜过!

云霄平日里都带着淡淡的光环,从不与人相近,也就琼、碧两位仙子能接近云霄身侧。

但灵娥与她,此刻就在并肩坐着,甚至灵娥跪坐时还压到了云霄的裙摆,云霄非但没有在意,反而还用一种温柔的目光注视着灵娥……

出手了,云霄出手了!

夭寿的,云霄帮灵娥扎了个小辫!

李长寿仿佛陷入了疑惑的怪圈,螺旋下降,难以自拔!

莫不是自己对洪荒的环境,有什么误会?

李长寿脖子都快被自己拉长了,眉头越皱越深、眼睛越瞪越圆。

自己刚才怎么就‘心慈手软’,没动用【游鱼】纸道人!

早知道就狠下心,偷听她们到底说了什么!

当时就想着还是尊重她们两个,哪怕再棘手的局面都去接受并弥补……

这怎么就互相包容了?

李长寿目中精光一闪……

有诈,必然有诈!

“水神我来吧,你这都快炒糊了!这青缎玉萝卜可是罕见的极品食材!”

白泽高呼着冲了过来,接过了铁锅颠了几下,先是松了口气,又开始啧啧称奇:

“厉害,嘿,当真厉害。

不过天仙境的小灵娥,能跟准圣境的云霄仙子都能如此和谐。

水神,可有什么秘法?

说不定哪天贫道也动了凡心,也去找几位仙子联络联络感情。”

李长寿抱着胳膊,身上的围裙已是他对上辈子生活不多的祭奠,沉吟道:

“白先生,你这想法有些不妥。

感情之事最好还是不要抱有任何目的,不然就会失却了单纯与真诚。”

白泽调和着锅中菜肴的味道,习惯性地反驳一句:

“贫道倒是觉得,水神这说法有些不对。

男女之情本自阴阳相负,若非一眼看上了对方,如何会有其后的故事?

贫道在人族凡俗中混了何止万年,这些事都已是见多不怪。

谁家少爷翩翩风度,哪家娇娘婀娜多姿,若非两者最初见面怦然心动,彼此有所图谋,如何会互相靠近?”

白泽,上古老杠灵了。

李长寿道:“此事不可一概而论,不同生灵有不同的看法,有人侧重于外,有人就侧重于内在,都无可厚非。”

白泽笑道:“那水神看云霄仙子,是侧重于内还是外?”

“怎么感觉白先生在下套?”

李长寿嘴角一撇,淡然道:“最初见云霄仙子,是觉得云霄仙子温柔动人。

洪荒中的仙子大多都生的很美,若只是如此,那我当真就是桃花好色之徒了。

其实当时,给我留下印象的,是这位温柔的仙子好生厉害,一句跪下,公明老哥直接就跪了。”

白泽不以为然地笑了笑:“真假?”

“自然,”李长寿笑道,“我之所以欣赏云霄仙子,三分在于她遇事时的果决,三分在于她出手时的准狠,四分在于她的温柔。

这般女子,确实是颇为奇特的存在。”

白泽将锅中菜肴盛在盘子里,眯眼笑着,“水神何必不愿承认……罢了,你开心就好。”

李长寿摇摇头,言道:“我再多做几个菜,劳烦白先生再备些食材。”

顺便……

超阶风语咒全力开启,就听得,风中带来灵娥与云霄清晰的话语声。

但让李长寿有些疑惑的是,两人竟只字不提与寿有关之事,反而是在那讨论起了修行之法。

说是讨论,自然是云霄指点灵娥修行……

故此,李长寿越发谨慎了起来。

片刻后,李长寿与白泽各自带着两样精致的菜肴飘到水潭旁,摆好盘、放好碗筷,李长寿刚想说话,白泽就起身道了句:

“这个,主仆有别,贫道不过人教拉车瑞兽外加厨子一枚,就去旁边趴着了。”

白泽说完就要脱身而去、置身事外,但一只无情大手自侧旁摁来,摁住了白泽肩头。

李长寿正色道:“今日虽无外人,但这般事若是被旁人路过时看到,还当我们人教迫害瑞兽。”

白泽嘴角一阵抽搐,山羊胡颤抖着:“水神您迫害的还少……”

“白先生还请一同入座吧。”

云霄轻柔的嗓音传来:“借着今日前来这边探望,我有些事也想叮嘱白先生几句。”

白泽猛地一个激灵,道心无故紧绷,他先站起身来,而后正襟跪坐,腰杆挺直,含笑、眯眼,低头道:

“请云霄仙子吩咐。”

“白先生言重了,你是上古善谋之士,何来吩咐一说?”

云霄注视着李长寿,眸中流露出少许温柔,见李长寿含笑眨眼,这才看向白泽。

“我知白先生来投奔人教,必是有自身的打算,但还请谨记,水神并非只涉及人教,道门三教皆有他助力。”

“仙子请放心,”白泽低头道,“贫道今后会尽力辅佐水神,绝无旁念!”

云霄又对李长寿眨了下眼,就与灵娥继续轻声私语。

白泽心底长长松了口气,左手颤抖着,脖子像是卡壳了般,扭了几次才看向李长寿,刚想说话,一阵微风拂过,却是后背都被冷汗浸湿。

李长寿不由暗中皱眉……

怎么,一个两个面对云霄仙子时,压力都这么大?

带着两个巨大的问号,李长寿在旁切入了云霄和灵娥之间的话题,拿出了自己从未展示过的知识储备。

从衣着配色,聊到各类发型,再说到道与性情的相性关系……

李长寿很温和地接过了聊天主导权,让灵娥和云霄都不会感觉突兀、被冷落。

但可惜,李长寿旁敲侧击,依然没能问出半点有效信息。

一直到日暮西斜,夜幕降临,云霄放想起不该久留,告辞离去。

李长寿刚站起身来,要送云霄出山门,灵娥竟然叮嘱了一声:

“师兄,哪怕用化身,也记得把云霄姐姐送回三仙岛哦。”

李长寿含笑答应了声,当下也未用化身,驾云送‘萧公子’离开了度仙门。

飞出仙门数千里,云霄停下云头,转身注视着眼前的李长寿,似有千言万语,都写在了此时的目光中。

“不必真要送我,不然我还要为你担心。”

李长寿咳了声,直接开口问道:“虽然这般问有失风度,但我确实纳闷,你与灵娥说了些什么?”

“你稍后自能在灵娥那里问到,我便不多说了。”

云霄目光有些悠远,低头顺眉,轻声道:

“今后……你若是需我做什么,直接言明就可,莫要太为难自己。

你若连我都信不过,你我又何必如此相交。”

李长寿皱眉问:“你是否推算到了什么?”

“并未,”云霄看向一旁。

李长寿道:“仙子可否直视我?”

云霄抬头看向眼前人,两人目光对视,霎时便没了云月星辰。

少顷,李长寿刚要再次问刚才的问题,云霄却主动开口:“那枚铜钱,我会好生保管。”

果然是推算到了,但所知绝对不多。

“嗯,”李长寿笑道,“莫要担心,我这个人做事,凡事都以自保为上……”

云霄突然问道:“若我能堪破情劫,渡过命中劫难,你我同游三界、寻遍星辰,可好?”

李长寿微微皱眉,凝视着她那双仿佛满载着星河的眼眸,叹道:

“我还道你在担心什么,突然来山门中看看,又像是被灵娥治愈了心神。

不曾想,你竟是有些患得患失了。

灵娥的性子,倒也是专治这个心病的良药,怪不得……”

“嗯?”云霄眨了下眼。

“咳,患得患失,是升温境经常有之事,可以比作是男女之事中的心魔。”

李长寿笑着伸出右手,温声道:“这个源于对彼此关切,对方在心底份量越来越重。

其主要表现,就是思虑过多,心底有些放心不下,但其实都没什么的。

可否将手借我一用?”

“嗯,”云霄将她宛若白玉般的右手探出,在李长寿的示意下,指尖以极其细微的幅度颤抖着,抵在了李长寿的掌心。

李长寿反手将她柔荑捉住,却并未用力;

云霄面颊悬了一缕红晕,目中有一丝丝疑惑。

李长寿问:“你是否在担心,待你道心圆满,就无了我容身之地?”

“你怎知……”

“其实这般问题,我也担心过,”李长寿右手略微用力,“但后来就释然了。”

云霄忙问:“为何释然?”

“我这人做事一向求稳,”李长寿笑道,“此前思考这些时,比你所想的还要复杂许多,不然无法说服自己承认自己的心意。

今日一并说与你听吧。

若你我能修得圆满姻缘道,却因此让你过了情劫,心中再无我……那我便将你道心再融了,钻进去就是。

甚至我还考虑过,你若是今后万一受伤失忆了会如何,那我就将你我的故事写成话本,让你从头看一遍,再重新陪你演一次。

还有种种情形,我都详细考虑过,才下了与你顺其自然发展的决心。

其实这些都不算太麻烦的情形,让我困扰最多的,便是我修为不足,不能在你今后可能要面对的劫难中护住你,可后来又想明白了……

若我竭尽所能也护不住你,也不配与你结成姻缘道果。

你刚才问我什么?”

云霄手指轻轻戳了下李长寿掌心,李长寿会意松开手掌,心底也不免有些失落。

但他随之就感觉到,自己指间多了几根柔软的玉指,下意识轻握手掌,不觉已是十指相扣。

云霄凝视着他的双眼,柔声道:

“若我情劫过了道心无你,我便毁了道心,增与你相关的执念。

我方才问:

你我可否以劫难为约,待我无劫无灾,可愿与我同游三界、寻遍星辰?”

“愿。”

“今日一约,心无迟疑。”

云霄柔荑缓缓滑回,“望自保为上,量力而行,不可强违天命。”

李长寿正色道:“放心,我稳得很。”

而后道揖行礼,得来欠身回应;

仙子踏云前行,一步半次回望。

但终究,她还是化作云雾消散于天地间,李长寿静静驻足许久。

封神大劫……

再多加把劲去谋权吧。

嗯,回去还要跟灵娥进行一次成熟师兄妹之间的交谈。

奖励肯定是要给的,毕竟一眨灵娥就要外出历练,多写点经文也是有益无害。

一个前路有生死劫,一个前面还有长生劫……

令寿头疼,难以省心。

……

片刻前,云雾缥缈间,三界天地外。

某处宫殿的台阶上,十多道身影聚在此地,看着……

看着用四把绝世宝剑充当边框,由大法力凝做的云镜。

诛仙四剑此时表现出了异常出色的效果,不只画面清晰无比,可切换四个不同的角度,更能接近原声还原,将画面中说话之人的语调、气息,分毫不差地重新演绎,让观众仿佛声临其境,实不愧先天至宝之名!

画面中,一男一女十指相扣,正传出那声:

【我稳得很】。

坐在台阶之上的众仙表情各异,他们也是刚刚到这,就被师尊大人示意看这段云镜所显……

几名女仙满目感慨,几位男仙面露欣慰,也就个别的一两个生灵,拿着玉符记录三教情感大师的实战教学。

“唉,”坐在最高处的青年道者,捏着一颗淡金色的葡萄塞到口中,“你们若是有小长庚三成发展情缘的本事……

整天就知道修行、修行,搞得现在三教中,咱们截教弟子实力比阐教普遍高一截!

道门盛极而衰的劫难,不找到咱们截教头上,能找谁?”

多宝道人、赵公明、金灵圣母、乌云大仙等十多名仙人同时低头称是。

龟灵圣母小声道:“师尊,是您当年收徒太多,我们都不敢收弟子……”

“那不重要,”青年道者大手一挥,“谁来分析分析,这段云上惜别,最重要的是什么?”

众人一阵沉吟,多宝笑道:“弟子聆听师尊教诲。”

“你们看,刚才长庚给云霄什么许诺了吗?

仔细想想,其实没给。

他所有的话语都有一个前提,就是等他们结成姻缘道果,换而言之,就是现如今,他们关系还不够那么亲密。

但为什么让云霄感觉很感动?

就是因为像云霄这般聪慧的为师之弟子,是绝对不能用花言巧语,否则云霄一眼就能分辨。

只有心底最真诚的想法,拿出来,摆给云霄看,才能打消云霄的顾虑。

像公明你,跟金光出去转了两圈,天天就是看风景看风景,你就不会找找感觉,说点情话?”

赵公明叹道:“唉,师尊教训的是。

师尊您召我们来,就是为了看我二妹与长庚告别?

师尊,他们之前做了什么?”

“喝喝酒聊聊天谈谈情,嗯哼,且说正事。”

青年道者端起架子,淡然道:“大道不增,天地不长。

近来天机混乱,大劫怕是不远,也就一两千年内,你们各自也应有了感应。

如今咱们截教的实力不可再增,你们各自想点办法,推行推行姻缘之道,让大家对修行淡点心思,若是有困惑之处,就备上礼物,去找长庚求教一二。

为师近来去混沌海逛逛,看能不能找点宝物镇压教运……

公明?稍后送一幅画作给长庚,就说这是为师亲自所作,给他提提精神。”

言罢,青年道者一扫衣袖,身影瞬间消失不见,就如同在画面中直接抹掉了自身存在一般,半点痕迹都无。

赵公明刚想领命,又怔了下,忙道:

“师尊,您还没给弟子画作!”

殿外虚空中传来一声轻哼:“随便找块画布,用诛仙四剑印一下,记得给他保留点原汁原味的诛仙剑气。”

众截教大弟子与随侍仙人面面相觑,那四把宝剑轻轻颤鸣,自动悬浮在半空,等待赵公明取画布裹身。

于是,半日后……

海神庙后堂中,李长寿看着眼前这幅宝图,额头挂满黑线。

通天老爷这是几个意思?

仔细瞧了眼这四把宝剑,李长寿突然感觉自己脖间一凉,浑身寒毛直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