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四百零……五减一章!全文阅读

血海,那座宫殿中。

文净道人鬼魅的身影飘向前,在这修罗族少女身旁转了半圈,而后朱唇轻启,在她耳旁轻轻吹出一缕气息。

这少女虽极力忍耐,但脸颊还是划过少许红晕,银白长发轻轻飘舞。

文净笑道:“真是个不错的苗子,送去灵山当真可惜了,那里的老道们,可没几个人会解这风情。”

“文净,老祖的剑是我一族至关重要的信物。”

角落中,那沙哑的嗓音继续说着:“我们已归顺灵山,元屠剑交由殿下执掌,于灵山也并无半点损失。”

“你们的话,本王会原封不动的带回去,”文净道人轻笑着,指尖在银发少女脸旁划过,“但有没有用,那就非本王能管了。”

叮铃铃——

另一个角落中,有道魁梧的身影似乎要冲出黑暗,那粗犷的嗓音压着浓浓的怒火。

“蚊王,你什么意思?”

“表面意思咯,”文净道人轻轻弹了弹指尖,嘴角含笑,凤目余光瞥向那道身影,“不服?”

那道魁梧的身影陷入了沉默。

“废物,”文净道人轻哼,随即突然转身,血色纱裙飘舞间,将整座大殿照亮。

各处角落里,或坐或站或躺的修罗身影,由老而幼、由弱而强,大半都是面露怒色。

“血海修罗早已不复当年,竟还整日抱着一把剑幻想当年的美梦。

忘记你们老祖是如何死的了?有剑又能如何,元屠阿鼻都被你们找回来又能如何?

这般血海,倒不如就此枯萎,还挣扎什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刺耳的大笑声中,文净道人与那银发少女已是没了影踪。

砰!

一面墙壁被铁拳砸碎,这残破的宫殿中回荡着压抑的怒吼声,但终归,渐渐平静了下去。

一道朝着幽冥界边界飞驰的血光中,文净道人看向自己手中提着的少女,略微思索,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

算了,现在没办法跟海神大人联络,还是先把灵山给的差事办好,勿要节外生枝了。

‘本想给海神大人培养个侍女来的,毕竟冥河老祖的血脉,如今也挺罕见。’

嗯?

文净道人眼尾一挑,仙识扫向了酆都城方向。

看到那群扛着棺材、奏着乐曲的战巫已是走出了城外雄关,似乎是在朝幽冥界边界进发。

那戴着头套的地府勾魂元帅,此刻坐在石棺上,随着后面敲锣打鼓的节奏,不断扭动强壮的身躯。

文净道人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突然感觉,自己辛辛苦苦在西方教卧底,始终是不如直接对海神大人效忠……

快乐。

……

正此时,南赡部洲西北方向,一座人族大城附近。

陆压老道背着大葫芦,自云间缓缓落下,仙识仔细搜索着城中各处的情形。

或许是太过专注,当他要落在地上时,脚下忽然一滑,堂堂妖族太子、斩仙飞刀拥有者、天庭追捕第一人,莫名其妙就朝着前方扑倒。

陆压一怔,但反应也是神速,身影轻轻一闪,直接施展出挪移术法,出现在十丈之外,稳稳地站好。

陆压道人眉头紧皱:

这种感觉,这种无缘无故就遭灾的情形,自己……曾经历过……

怎么回事?

为何又来了?

这霉运莫非是经周天运转?又或是妖族气运不足所导致?

“哼!”

他陆压道人,又如何会为这般霉运所困?!

当下,陆压道人闭上双眼,仔细搜查临近大城中的情形,发现自己要寻找的那位大人之后,施展变形之法,化作了一名中年妇人。

刚要迈步赶去大城之中,陆压道人额头不由得挂满黑线。

脚底板这松软的触感、微微的黏性,鼻尖嗅到的微弱‘芬芳’……

陆压咬牙,低骂着某只无礼的野兽,朝树林外走去。

这一路,陆压莫名其妙撞到了两只互相厮杀的野狼,走着走着,又莫名其妙走入了一群凡人强盗窝中。

虽然对他没什么威胁,但这些遭遇,确实有些坏他心情。

‘感觉这次霉运,比上次要轻松许多。’

陆压道人想到了太阳宫中自己差点练功练死的情形,也是禁不住打了个冷颤,心底道一句父皇保佑,略有些狼狈地出了这片丛林。

但这般小灾小祸,却是连绵不绝。

他化作的中年妇人,走在路上就会被行人无故撞一下,遇到两个孩童嬉戏打闹,还能将小竹箭射到他眼上……

要么就是,突然有一片云飘过,以他为圆心、直径百丈之内下一场瓢泼大雨。

陆压被气得道心轻颤,但有上次的教训,他强行让自己保持了冷静。

他怀疑有人故意整自己,但仙识探查各处,竟找不到丝毫踪迹。

总算,跌跌撞撞进了城,陆压化作的中年妇人一路低着头,默默走到了城中最热闹的酒楼侧旁小巷,站在巷口那名趴在桌子上打瞌睡的老者身前。

是这里了,那位前辈的隐居地。

这是个头发花白的卦师,专门为人卜卦算命;

一张桌子、一只写着‘十卦九不准、一天算十卦’的桌围布,就是这老卦师的全部家当。

“咳!”陆压干咳一声。

老卦师头也不抬,有气无力地回了句:“算不了,今天的十卦用完了,客人改日再来吧。”

“是吗?”

陆压道人传声道:“前辈既留在此地见我,何以低头不见?”

“嗯?”

老卦师抬头瞧了眼,那双老眼中有些迷糊,嘀咕道:

“夫人您哪位?小老儿与夫人您见过?

诶?这位夫人,您印堂发黑,似有血光之灾啊。”

陆压道人拉过长凳,径直坐在长桌对面,笑道:“正是有这般灾祸,我才来寻前辈指点一二,不知,这灾祸是否可破解。”

老卦师扶着花白胡须,略微有些不正经的长相,显露出少许为难。

“要不,这位夫人在这里多坐半日?过了今夜子时,小老儿也就能继续为人卜卦,明日的十卦中,给夫人一卦也是无妨。”

陆压道人轻轻皱眉,言道:“前辈,我不宜在此地露面太久,不如你我找个僻静之地相谈。”

“这、这可使不得,”老卦师连连摆手,“虽然小老儿无妻无子,但也是方圆几百里有头有脸的卦师,与夫人您独处一室,怕是会惹人闲话。”

陆压道人垂眸,眼中流露出几分无奈,“前辈,当真不念昔日旧情了吗?”

“这如何说的?”

老卦师顿时精神了起来,仔细打量眼前这妇人,“我、跟您认识?”

陆压道人叹了口气,面带悲凉,却也知道自己无法强求什么,起身行了个礼,转身就要离开。

“咳!殿下?你咋过来了?”

突听身后传来一缕传声。

有个身穿短衫的中年男人,在隔壁酒楼底层窗户中探了个头出来,手中还端着铁锅颠勺。

“等我炒完这个菜,稍等啊殿下,还有两桌客人在等着!”

陆压道人额头挂满黑线、浑身乱颤,差点现出本体,一口太阳真火烧了这城池!

……

‘那个陆压,现在会去做什么?’

小琼峰上,李长寿坐在丹炉前静静思考着,面前这漆黑丹炉中,即将成丹的丹药已是散发出阵阵霞光。

他此时一心多用,除却炼丹之外,还在远远监视黑豹的动向,顺便在密室中思考地府改革的具体措施。

黑豹此时正朝着他自己的洞府而去;

但黑豹不知的是,那水妖淼淼已是在两日前,收拾好包袱离了这处洞府。

具体为何,李长寿也不是很懂,大概就是……

爱过?

或许是水妖察觉到黑豹卷入了大因果中,怕自己承受不住这般因果,借此机会离开了吧。

水妖给黑豹留了一封信,李长寿出于尊重生灵隐私的角度,并未打开去翻看。

但稳妥起见,他用仙识目睹了水妖写信的过程。

信中只是写了他们夫妻姻缘已尽,自此两散,今后不必找寻或挂念云云。

可怜的黑豹,此刻尚不知自己回了一趟金鳌岛,回家之后会面对什么。

也不知水妖淼淼离开这件事,对黑豹会形成多大的打击,是否会影响到黑豹的性情……

这次的具体计划是什么?

其实并没有计划,李长寿发檄文追杀陆压道人、将这个消息透露给黑豹,已是他计划的全部。

他只是给妖族这潭水扔下一大一小两块石头,能炸出什么水花、掀起哪般规模的浪潮,都是未知之数。

李长寿这次……其实是想清静无为一把。

倒不是他嫌‘穷举法’算计安排太过累人,相反,这是李长寿反思自我之后,才决定做的尝试。

【无为】

李长寿此时的理解中,无为就是此事发展的一切可能性,都在自己能应对的范围内;

无论此事如何发展,都不会影响到自己自身,只是带给自己的好处有多寡。

天庭发檄文追杀的陆压,最坏的情形,也就是……自己被女娲圣人抓去圣母宫劳动改造几个‘瞬时’。

这完全在李长寿的承受范围内,甚至还能借着这般机会,感悟圣人道韵、提升自身道境。

低头看着自己的掌纹……

这种不用费心算计,一切又都能在自己掌控之中的感觉,确实不错。

这也是自己修为境界提升、在道门话语权提升、手中掌握的资源越发庞大,且背后靠山越发坚固,所带来的连锁反应。

不过李长寿也知道,他这并非真正的【无为】。

像已认了他这个学生的太清圣人老爷,那才是真正的无为清静。

太清圣人遇到不合自己心意之事,随手就可安排优秀的法宝人处理,了不起就是直接出手抹平。

玄黄太极图,一气化三清;

六圣之顶点,一动鬼神惊。

自己此时刚抵达的小境界,还差远了。

嗡嗡——

丹炉中霞光打坐,李长寿停下遐想,一缕仙力注入其中,将那一颗颗丹药包裹其内,又缓缓逼出了其内剩余的杂气。

随后,丹炉炉顶打开,一颗颗圆润饱满的丹药飞出,漂浮在李长寿掌心,霞光也在渐渐收敛。

淡淡的清香,在丹房中氤氲开来。

李长寿仔细感应了一阵,多少有些失望。

这丹炉,炼制出六品灵丹就是极限了吗?

现如今影响自己在丹道上大步向前的,除却那些天财地宝级别的灵药宝药,就是这些硬件设施了。

老君的八卦炉,他如今倒是能借用;

但去兜率宫中借八卦炉炼丹,不就是拐外抹角给老君讨要丹药吗?万一让老君不喜欢,让圣人老师不喜,那岂不是因小失大。

“小寿寿?”

熟悉的嗓音自丹房门口传来,李长寿扭头看去,却见一颗留着中短发的脑袋,从门口探了进来。

“又在炼制什么好东西呢?让本师叔尝尝!”

“喏,”李长寿右手拂过,手指轻轻弹飞一颗丹药。

门口的脑袋一张嘴,将丹药啊呜一声吞入口中,还没来得及咀嚼,丹药已然化作了一缕清液,滑入了嗓尖。

“哇……怎么有种苦味?”

这颗脑袋嘀咕一声,躲在门旁的身子也伴着道道圣光跳了进来,自是酒玖。

李长寿笑道:“这是给伶俐炼制的,效果是强化肉身,吃到就是赚到了。”

“什么?”酒玖不由一惊,“这东西强化肉身?”

“怎么了?”

“本师叔可不能再长了!不然就不和谐了!”

李长寿笑道:“那真是洪荒的一大遗憾……咳,放心就是了。

师叔来拿酒的?老位置放着。”

“嘻嘻,”酒玖闻言眼前一亮,两步跳到了侧旁的书架,拿走了两只袖珍酒壶,“谢啦小寿!

哼哼!本师叔回去继续大杀四方!”

注视着酒玖师叔心满意足驾云离开的背影,李长寿轻笑了几声,目中流露出少许感慨。

这,何尝不是一种无为?

只不过酒玖师叔是不问世事、一心在山中修行,而自己却要面对各类复杂的大教博弈。

将这些丹药收起来,李长寿仙识看了眼正在林间修行的熊伶俐,倒是不急着给她。

此时熊伶俐比之前又壮了两圈,浑身散发着凶悍气息,体内巫族血脉已被完全激发了出来。

李长寿已拿到了八九玄功的副本,此时却不宜传授给熊伶俐。

八九玄功算是为肉身强横者量身打造的玄法,肉身越强越容易入门。

李长寿此时只是初参八九玄功,发现这门后土娘娘所著玄功,并非单纯的肉身修行法,其最珍贵之处,反而是强横肉身对元神之力的增益。

李长寿也决定尝试修行这门玄功,对自己的肉身进行适度强化;

如此,不但能够增加自身安全系数,还能提升肉身线条感和强壮感,增加男性魅力,提高男性自信心,简直是一修多效、不可多得的巫族绝版修行法。

后土娘娘说让人给自己送的巫族秘箓还没音讯,若是再配合能临时提升自己肉身强度的巫族秘箓……

设想一下这般情形:

【李长寿哪天头顶塔爷,面对强敌围困,对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将塔爷暂时压制、封印,或者打飞了出去;

一群强敌喜极而泣,觉得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对李长寿发起强大的攻势,漫天法宝砸来,却打出了‘叮叮’一阵轻快的声响。

剑折、尺断、板砖稀碎……

李长寿淡定地拉开道袍衣领,露出浑身淡金色的肌肤。

下雨天,功德金身与八九玄功,更配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