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天克全文阅读

粉色烟雾弥漫,这座大殿似乎正在发生某种变化,殿外那座巨大的后土雕像,骤然化作了一尊参天巨木,屹立于无垠沙海。

巨木的树干颇为奇特,像是一名女子跪在沙地中,双手交叉护着前胸,树冠便是她长发的延伸……

但此刻,殿内的李长寿、大法师以及两位阎君,已无法去关注这些变化。

无他,在那粉色烟雾出现的瞬间,一缕缕玄妙的道韵包裹住了他们,直接无视了二人二巫的肉身,疯狂冲击他们的元神。

玄都大法师之所以眉头深皱,倒不是感受到了危机;

主要是因,他轻松挡下了这般元神冲击,却依然被这股道韵影响到了。

道心仿佛出现了巨大的空虚,一股‘渴望’感在体内弥漫开来,侵蚀着大法师的元神。

突然间……

“啊!”

楚江王仰头怒吼,手中多了一把长剑,浑身上下翻涌着滚滚血气,扭头直接冲出大殿。

“巫!本就是大地之主!谁能拦我!

可恶!我要杀光你们这些可恶的妖!

把你们都烤了!哇啊啊啊!”

呼喊声中,这阎君朝着远方沙丘疾驰而去,须发皆张、威势滔天!

这么勇的吗?

李长寿和大法师心底,颇为默契地发出了相同的赞叹。

忽又听秦广王扭头咆哮:“我!一定要觉醒自己的血脉!我要成为祖一般的存在,化身盘古神!

哈哈哈哈!

盘古神,我来找你了!我要成为天地间第二尊力圣!”

真的好勇啊。

李长寿和大法师齐齐赞叹着,在欲之化身出手之后,此刻已是不慌。

话说回来,凭借巫族的元神之力……

两位阎君在这般七情共鸣的攻势下,还能坚持几个瞬息,已是相当不易了。

李长寿嘴角轻轻一撇,感觉这两个阎君并不是过来帮忙的,而是纯粹过来渲染氛围、搞点气氛的。

不过,这挣脱了后土娘娘镇压的‘欲之化身’,攻势似乎并不算多强,但凡道心坚固一些的金仙,都能抵御一段时间。

更不用说,自己身旁还有一位人教首徒、道门大师兄,道境深不可测的玄都大……法……

“哈、哈——”

大法师掩住口鼻,深深地打了个哈欠,心底唯一的欲望被这股道韵勾了起来,眼皮开始不断打颤。

“那个……长庚啊。”

李长寿闻声看去,却见大法师动作熟练地将太极图召回,顺便放了‘恶念’少女。

太极图缓缓扩张到一丈直径,大法师在怀中拿出了一条手帕,系住自己的眼睛,身躯晃晃悠悠倒在了太极图上,柔软的阴阳二气就是他最好的床垫与枕头。

大法师口中有些有气无力地喊着:

“长庚,后面交给你了。

唉,唯美梦与安眠,不可辜负,呼——”

李长寿:……

‘恶念’少女:……

别睡啊!

起来打怪啊大师兄!

您老人家的欲望就是睡觉吗?就没有点其他追求吗?

像外面那俩正在对着沙土地狂轰滥炸的憨憨首领也行啊!

咱对成圣都没有任何期许的吗!

间接葬在您手里的妖皇跟冥河老祖,真的要死不瞑目啊!

李长寿心底,塔爷已是笑的连不成声。

正此时。

‘呵~’

一缕娇媚的嗓音在李长寿心底响起,周遭烟雾大多朝李长寿汇聚。

在这烟雾中,缓缓显露出一道缥缈倩影,围绕李长寿轻轻盘旋,不断在李长寿耳旁低语着什么。

这女子比小哀要成熟许多,身上只穿了一件浅紫色的绸面长袍,若隐若现的身段竟是那般妖娆,微微卷起的长发透着一股美妙的慵懒之感。

那名摆脱了阴阳二气限制的恶念少女,此刻眯眼笑着,手中多了一把小巧的匕首,一蹦一跳地凑近,轻快的脚步声宛若鼓点一般。

“到我的回合咯?太清弟子。”

烟雾中的身影渐渐飘远,出现在了殿内宝座上,修长莹润的双腿交叠,水缎般的裙摆朝着侧旁滑落,嘴角露出妩媚的笑容。

“他还在抵抗自身之欲的侵袭,小心被他反制哦。”

那恶念少女闻言立刻跳开,皱眉盯着李长寿的面庞,冷声道:

“你竟然搞不定他?”

“他的情形有些特殊,不过放心就是,”欲之化身轻笑了几声,“如果没有欲,还算什么生灵?

他不过是心神强韧了些罢了。”

小恶女点点头,在旁静静等待,小手指无聊地挠着下巴,似乎在研究如何折腾这两个新鲜的玩具。

欲之化身身子前倾,对着李长寿轻轻吹了口气,一层层道韵宛若波浪般荡开,对着李长寿反复冲刷。

一时间,李长寿心底泛起了一个个念头,那妩媚撩人,又蕴含着某种道韵、若魔音一般的女声,在他耳旁不断呢喃:

“想拥有权力吗?区区的天庭三阶正神。

只要你轻轻点头,六道轮回盘就会为你所用,无数生灵皈依于你,你将会是三界的天帝……”

天帝?

天帝有什么好的?他现在身为天庭普通权臣,如果说道门、天庭综合影响力,比天帝也不差太多啊。

天天被天道看着,基本没有什么人身自由,还要弄化身到处瞎浪,完全失去了自己的选择权,下个凡想浪一把,都要被王母看得死死的。

李长寿嘀咕一声:“换个。”

换!

宝座上的女子眯眼轻笑,恶念少女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捧腹大笑。

“有点意思呢。”

欲之化身的宽袍微微闪动,一道紫色光束飞出,直接点向李长寿身形。

玄黄塔自行飞出,悬浮于李长寿头顶;但这般光束却无视玄黄塔阻拦,径直照耀在了李长寿的元神上。

“你,很想要功德对吗?”

功德?

李长寿喃喃道:“其实功德只是为了保命。”

“你,想要无敌于三界吗?”

“真正的无敌,是旁人不知我名、不知我道、不知我存在,而我屹立于众生之外。

道境与修为上的无敌,终究只是镜花水月,而你越发强大,就会被更多与你接近的生灵视为威胁。

道友……”

李长寿睁开双眼,那双眼眸带着少许无奈,凝视着宝座上的欲之化身,“你着相了。”

“是吗?”

欲之化身眯眼轻笑,那与小哀和小恶女有七八分相似的面容,此刻依然是那般妩媚。

毫无征兆地,她身影突然炸散,一缕缕七彩斑斓的流光冲向李长寿,瞬间消失于李长寿胸口。

李长寿立刻闭上双眼,刚才不是没想过逃走,但他很快就判断出,自己逃不掉这欲之化身的攻势。

这并非神通,也并非术法;

自己看到的光影都不存在任何意义,那些流光也宛若虚无,对方在直接影响自己心神。

殿外,两位阎君正在那颗‘奇特’巨木下四处乱窜,拳脚在大地上打出一条条裂缝。

他们掀起漫天风沙,似乎是回到了上古,正在与妖王厮杀。

殿内,大法师戴着眼罩,躺在太极图上呼呼大睡;

身旁不远,李长寿盘腿坐在那,再次闭目凝神,时不时皱眉、时不时地轻哼,似是在经历着心神的考验。

欲之化身不断冲击他的元神,窥探他的心底,想要挖掘出他最渴望之事。

李长寿全力对抗着自己心态的膨胀,提醒自己谦卑谦逊,瞎浪必死。

七情之欲,并非单单是指色欲,可以理解为‘渴望’。

片刻后,一缕缕紫色烟雾在李长寿身周溢出,化作了一名身段修长的女子,正是欲之化身。

她面色颇为难看,已是没了此前那般淡然,看着李长寿,下意识后退了半步。

小恶女在旁跳了过来,好奇地问:“这个人族真的无欲无求?”

“不,他有,”欲姐沉声道,“我在他元神中看到了一个巨大的欲,那是他极度的渴望与追求,但这个欲,我无法引动。”

“为什么?”

“我引动这个欲,他就会获得击溃我的力量。”

“嗯?”小恶女额头挂满问号,“什么意思?”

“他的欲望是……是一种……很难描述……”

“到底是什么?能直接说清楚吗?”

欲之化身抬手扶着额头,低声道:“是稳,求稳的稳,他最想要的也就是稳!”

小恶女怔了下,随后嘴角鼓起,满嘴的‘哈’字喷涌而出,笑到躺在地上左右打滚。

李长寿暗中观察着这一幕,心底仔细分析着。

他此前诈这个小恶女时,其实是故意说错了,将后土的七情化身说成是了‘七种极端’的情绪;

但实际上,这是七种有所偏重的完整人格。

比如小恶女,此刻就有开心、兴奋、觉得好笑的情绪;而这个欲之化身,此时也在纠结、郁闷……

【怎么才能通过她们见到后土娘娘?】

难道要他制住两个化身?

如果真在此地斗法,小恶女再解开压制,自己怕难是对手。

细细思索、左右权衡,李长寿心底很快就有了腹案,再次睁开双眼,好整以暇地打量着眼前这两位明明是同一生灵所化,却没多少相似之处的七情化身。

小恶女咬牙切齿地骂道:“看什么看!再看就在你脸上刻乌龟!”

“两位,我想见后土娘娘。”

“呵呵呵,”那欲之化身缓缓在李长寿面前侧躺,微微咬了下嘴唇,“我们,不就是你要找的后土娘娘吗?”

小恶女有些不屑的切了声:“若是让你见到那个只会欺负我的本体!你们不会想办法灭杀掉我们几个吗?

哼!异想天开!”

“那你我就这般硬撑着?”

李长寿笑道:“我有宝物护身,两位也伤不到我,倒不如让我见了后土娘娘,我师兄弟二人自会就此离开。

两位其实也是后土娘娘,只是你们各自都走上了七情的极端。

而且,这并非是杀掉或是消灭,你们本就是一体,我想见的,只是情绪正常的后土娘娘。”

“不,你错了,”欲之化身眯眼笑着。

李长寿笑容渐渐收敛,正色道:“何处错了?”

“我伤不到你?”

欲之化身身形缓缓飘起,宛若是在水中潜游。

她抬手对着小恶女轻轻一点,而后化作一团团粉色烟雾,包裹、渗入了李长寿的身形中,只留下一句:

“我今日就赋予你欲,做你之欲,你如何抵御?”

赋予心欲?这也能做到?

李长寿心神一紧,心底连忙呼喊师兄,但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幅幅不可描述的画面。

一股股热潮自李长寿身周溢出,化作阵阵热浪席卷整座大殿。

李长寿从脸颊到耳根一片赤红,脖颈上更是有青筋暴起……

正此时,李长寿听到了一声呼喊。

“欲你对我做了什么!”

小恶女红着脸蛋大骂:“信不信我灭了你!我也是大德后土!你竟然让我做这种事!

我、我不要脸面的吗!”

正说话间,那小恶女用力咬着嘴唇,眼波已微微荡漾;她不受控制地朝着李长寿迈出半步,呼吸已然有些炙热。

虽在极力忍耐,但确实已是心智崩溃的边缘。

李长寿心底,欲之化身发出了得意的娇笑,一幅幅不可描述的画面充斥在李长寿心台,李长寿的元神开始被这种心欲影响。

饶是如此,对大德后土无比敬重、不愿有任何冒犯的李长寿,还是忍不住想说一句……

就这?

塔爷散发出一阵璀璨光亮,玄黄气息垂落,先把小恶女推开。

李长寿屏住呼吸,淡定地在怀中取出一张卷轴,慢慢摊开……

瞧,这画功无比精致、人物栩栩如生,甚至其上人物几乎要从画面中跳出来的《百美老了图》……

叮~

李长寿仿佛听到了清脆的钟鸣,瞬间恢复安宁,心底那些画面被完全扯碎。

‘哼!’

欲之化身冷哼一声,那般心欲又如潮水般席卷而来。

李长寿缓缓舒了口气,又从怀中换了一幅画卷,这次力度更大了几分,正是《钢铁机甲百美老后图》……

嗡——

李长寿道心瞬间坚固无比,脑后出现了一轮金光。

那欲之化身在他心里尖叫一声,似是遭了重伤。

她咬牙怒骂,一时火力全开!

但……

生活,就是要学会在任何时刻,都去享受路边的风景。

闲暇时,我们坐在冰凉的地板上,头顶号称万法不侵的玄黄塔,手中拿出一幅崭新的画卷,在手边缓缓打开。

啊,这《钢铁机甲百美老后大战掉牙老丧尸》的故事,当真是……

“呕!”

李长寿扭头干呕,整个人爆发出道道金光!

这就是纯阳的光辉!

在这金光中,一道倩影跌了出来,带着满满的不敢置信,口中发出尖锐的厉啸;

李长寿猛地抬头,身形做出前扑的动作,右手并起剑指,指尖已点在了那道尚未凝实的倩影眉心!

找到了!

欲之化身的厉啸戛然而止。

李长寿像是推开了一扇门,元神冲入了一片璀璨星空……

正此时,大殿角落,被玄黄气息包裹、推开的小恶女,正跌坐在地上。

她低着头,浅粉色的长发缓缓滑落,一只小手握住了脖颈上的长生锁,带着层层细汗的脸蛋上,散发着浓浓的恨意。

“混、蛋!

本大人就那么没魅力的吗?我也是大、德、后、土!”

咔……

长生锁瞬间被扯断,一股股黑色气息在殿内凭空凝成,朝她疯狂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