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三百九十二章 来自地府深处的求援全文阅读

“牛,你那还有多少?”

“一丝丝了,马,我们真的不去度仙门试试了吗?”

酆都城外的悬崖顶,两道身影歪歪扭扭的躺在石头上,双目渐渐失去光亮,任幽冥界的风,吹拂着他们头套上柔软的鬃毛。

马面有气无力地叹了口气:“哎嗨嗨嗨……

大巫祭不让咱们去人教仙宗乱逛,又说没事别老去劳烦水神大人。

咴儿~

水神大人日理万姬,咱们没有合适的由头,怎么过去找?”

牛头拿起一旁的陶罐,朝着里面仔细看了一阵,又用鼻子闻了闻……

这令人陶醉的味道,已是如此浅淡。

他们两人面前摆着从凡间打来的美味灵兽,但此时却没有生火的念头。

“牛,咱们这些巫啊,一旦尝到了更强的味道,想要再委屈自己,确实做不到啊。”

“马,要不咱们去帮水神大人检查检查,那些巫人是不是偷懒了?”

“恐怕都见不到水神,”马面梳理着自己黯淡无光的鬃毛,“还不如看看度仙门有哪个炼气士寿元快耗尽了,咱们过去干次正经事,勾个魂?

然后顺便拜访下这些调料的制作者,那位度仙门弟子,李长寿大师!”

“那等着吧,说不定要等个几百年才能挨到一个仙人老死!

不过,说起这个……”

牛头坐起身来,面对着天边,小声嘀咕道:“你有没有感觉到,那个度仙门弟子李长寿几次现身,总有一种,跟水神大人相似的味道?”

马面枕着自己的双手,“啥味道?”

牛头捏着头套的下巴一阵嘀咕,“说不清,哞……反正不是人味,而且有点相似。”

“不是人味?”马面纳闷道,“那还能是啥味?

那位度仙门弟子李长寿的道跟水神大人的道相近,但绝对不一样。

我们虽然是巫,但也要做有智慧、有能力,不能单单依靠本能的巫,咴儿。”

牛头挠挠自己的犄角,颇以为然地点点头。

“本能什么的,确实是不太可靠啊……

嘶——”

“没事吸啥凉气?”

马面伸展着自己健美的大长腿,悠然道:“地府都快被你吸热了,咴儿!”

“马你看那边,那边天上飞过来的,是不是度仙门的李、李长寿!

大师!哞~”

“嗯?真的是这位大师!

快让兄弟们准备上,用接待水神的待遇!咱们的调料有戏了!”

于是,片刻后……

李长寿带着有琴玄雅飞到酆都城东侧雄关前,也是不由抬手扶额,有点不太愿意向前。

有琴玄雅好奇地歪着头,虽然一路上见到了不少炼气士,李长寿也提前告诉她,地府的众阴差其实很‘可爱’,但这种情形……

数百地府阴差分列两路,一个个高举旌旗,几位温柔似水的**修在侧旁撒着浅白色的花瓣,锣鼓声不绝于耳。

牛头马面身体笔直地站在两侧,隔着头套的两双大眼珠子散发着诡异的光!

待李长寿驾云再次向前,飞出十多丈,就听刷刷两声轻响,牛头马面留下几道残影,直接出现在了李长寿和有琴玄雅身前。

这速度快到,真仙境的有琴玄雅,完全来不及做出半点应对……

等她回过神来,扭头看向侧旁,却见这两名在洪荒也有点传闻的地府勾魂使者,正站在长寿师兄面前。

顶着马脑袋的那位勾魂使者,拿着一只石梳梳理柔顺的鬃毛,另一位勾魂使者则是抱着胳膊,两人同时露出森然白牙,开始一阵……

奸笑。

锵!

火鳞剑匣出鞘几寸,却被李长寿及时摁了回去。

牛头问道:“长寿小友,怎么有空来地府呀?哞~”

“想来请两位道友帮个小忙,”李长寿眯眼笑着,带着几分恭敬,从袖中取出两只宝囊,分别递给了两巫。

李长寿笑道:“两位还请笑纳。”

激动的心!颤抖的手!

牛头马面差点哭出声来,将宝囊慢慢接过,打开瞧了眼,顿时陷入了莫大的感动。

“大师!哦不,道友,地府真的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啊,哞~”

“甭管什么忙,我们都帮定了!咴儿!”

“两位,是这般,”李长寿将两颗摄魂珠拿了出来,“请看。”

牛头马面瞬间恢复正经,各自将调料收好,便一阵皱眉。

“业障?这么强的业障,这么弱的魂魄……”

牛头嘀咕道:“这是南洲人族的一国之主?”

“不错,”李长寿笑道,“有没有办法。”

“这个确实没办法,”马面正色道,“这般业障是不能轻易忽略的,也是功德所不能抵消的,只能扔进十八层地狱中,通过受苦的方式消磨了业障,才能继续转世轮回。

要不然,就只能让魂魄直接破碎,让真灵转世,彻底与前世断了关联。”

言说中,马面已经将刚收起的宝囊拿了出来,准备送回给李长寿……

“哎!”

牛头大手一挥,把马面的宝囊挡了回去,笑道:“其实这事也不是没有办法,就是吧,很麻烦……”

李长寿眯眼笑着,又拿了两只宝囊出来,分别递给两位阴司勾魂使。

“那就多劳烦两位了。”

“这使不得,哎!使不得,你看看这……好说,好说。”

牛头将宝囊拿在手中,又将马面的那份塞到了马面怀内,这才正色道:

“但有一点,这十八层地狱之苦是免不了的,不然这天地秩序怕是要乱套。

我们只能帮忙,让他少受点罪,稍后被判送入哪层地狱,就安排他在边角的位置。

道友看,这样行不行?”

李长寿看了眼有琴玄雅,发现有琴玄雅正皱眉思索;

她对这种事有些抗拒,但此刻却并未直接站出来大义灭亲。

有毒的毒性真减弱了!?

李长寿竟莫名有些感动,传声道:“有琴师妹,此事让我来应对,勿要多说什么。”

“嗯,”有琴玄雅点头答应了声。

李长寿向前半步,与牛头马面嘀嘀咕咕,趁机问询起了十八层地狱的诸多细节,也问明白了为何他们不敢接这个活。

这些凡俗王国中的国主,一个个靠着延寿丹药多活数百年;

待他们身死,也经常会找一二名信任的炼气士,带他们的魂魄来地府幽冥,试试能否安排好下一世。

可一旦涉及到这些人间‘帝王’,地府都会一改平日里那客客气气、好商好量的模样,严肃且坚决的拒绝。

牛头解释道:

“早些年有过这种事,结果直接招来了天罚,将被收买的阴差、写下判书的判官,直接劈成了残渣,半点真灵都没留下。

俗世这些方国之主,身上都带着残存气运,他们擅自给自己延寿,就相当于对抗了天道……

所以说,只能将他投入十八层地狱。

但少受点罪还是可以的,这点在天道允许范围内。”

李长寿缓缓点头,问有琴玄雅:“师妹,这般你看如何?”

“已是十分为难地府诸位大人了,”有琴玄雅抱拳做了个道揖,“多谢师兄,多谢两位使者大人。”

“不必多礼,咴儿!”

李长寿看着牛头马面,又道:“虽说是送入十八层地狱,但能否宽容些,让我们两人在一旁看着?

也算让我师妹送她父亲一程,借此彻底斩断尘缘,尽一尽孝心。”

“自可,”牛头答应一声,又有些不安地道了句,“只是,仅能帮上这些,我们却拿了道友这么多好处……还请道友,莫要将此事告知水神大人啊。”

“两位道友放心就是,”李长寿拍拍胸口,“我绝对不会对水神言说此事!”

牛头马面这才齐齐安心,看着自己得到的大批调料,也是不由喜上眉梢,将这两名度仙门弟子引去了酆都城。

牛头马面本就在巫族中有点小地位,最近这些年,又因跟天庭水神走的较近、相交莫逆,被地府格外器重。

他们两个阴司当红辣子鸡出面,安排一名凡俗小国的国主,且只是让这国主在十八层地狱中少受点罪,自不是什么问题,也就一句话的事。

当李长寿将另一颗摄魂珠中的数十名侍卫魂魄召出……

或许是因拿了太多调料不好意思,牛头马面格外热情,甚至还有些用力过度。

他们立即招来大队阴差,让阴差去安排这些正常魂魄轮回转世,各自找个好人家。

牛头还颇为热情地问这些侍卫,有没有什么特殊要求,比如这辈子做男人太累了,下辈子也可以通过生死簿改成女子什么的。

真灵无定性。

李长寿眨眨眼,玉帝今后轮回历劫,似乎又多了点新项目!

又能给玉帝陛下整点新花样了。

咳,说正经事。

今日表面上的重点,便是处置老国王的魂魄。

李长寿带着有琴玄雅跟在牛头马面身后,偷偷混入了一处阎罗殿,不多时,有琴玄雅父亲的魂魄就被押到一位大判官面前……

牛头马面立刻上去耳语几句,这大判官看了眼角落中的李长寿,淡定地点点头。

“既然人教仙宗的弟子、水神看重的人教后辈有所请,倒是可以省了三吓五惊。”

原本高举的惊堂木温柔地落下,这大判官也收起了那种压迫感,朗声道:

“大鬼小鬼退下,堂下这洪林国国主抬起头来,左右,验明他正身……”

堂审步骤有条不紊地进行,大判官很快就拿到了一卷卷轴,开始细数下方所跪那锦袍老者的前世罪孽……

不多时,有琴玄雅抿嘴皱眉,注视着自己父亲,此刻目中只有无奈与惭愧。

这位国主,当真是把一国之主能犯的业障,尽数都犯了一遍……

李长寿在旁听了一阵,不由摇头,仙识继续探查各处。

他以人教弟子的身份前来,自然不是单纯为了有琴玄雅的老父亲。

现如今,以水神身份前来地府,已是看不到酆都城的各类问题了;

每次水神只要在幽冥界现身,地府阴司都会清空酆都城街道,仿佛应付上级查岗一般,将一些小问题遮掩起来。

而这些被隐藏的讯息,对李长寿来说颇为重要,是李长寿接下来制定‘地府革新’计划的关键。

李长寿推断地府中必有一份大功德,但地府不像龙族;

后者对天庭效忠,克服了重重阻力,最初的心态,更是像极了潘金莲被许配给武大郎;

而地府对天庭,完全就像是潘金莲主动推开窗户,看到下方路过的西门大官人,一棍子扔了下去……

充满了主动感。

李长寿思索许久、推算许久,发现地府的功德,应该是隐藏在地府现有的各类问题上。

自己要有擅长发现问题的眼睛,把地府各类小问题聚合起来,也就成了大问题嘛。

话说回来,赵大爷一去不复返,也不知道跟金光圣母商量的如何了。

李长寿心底将此事暂且压下,让一具纸道人等在海神庙后堂,也不会耽误赵大爷之事。

兴许,公明与金光一说要分手,又念起了彼此的好,决定再试试……

这也不无可能。

大判官将玄雅老父亲的罪状数了一遍,直接按照正常的情形判决,将她老父亲投入十八层地狱中受灾三千年,才允许其轮回转世。

接下来,鬼差押着这老国主的魂魄,朝那轮回仙岛飞去;牛头马面带着李长寿和有琴玄雅,在后方远远跟随。

他们这次并未去六道轮回盘前,而是到了轮回仙岛的边缘,抵达了一处暗红色的悬崖旁。

有两道乌光自悬崖下飞来,化作了两条漆黑的锁链;

鬼差将这锁链捉住,锁在了洪林国老国主的手腕上,看向了一旁的牛头马面。

“哞!”

牛头开口道:“再说几句话吧。”

“多谢,”有琴玄雅低声应着,低头对着那老国王跪了下去,一言不发。

老国王嗓间发出几个颤音,此时才看到了一直在后面跟着的李长寿与有琴玄雅;

他下意识想求救,但并未说出口,只是看向李长寿,对着李长寿点点头,主动转身,张开手臂。

铁链缓缓下滑,发出一阵刺耳的摩擦声,老国王的身影被拽入了无尽深渊之中。

下方出现了阵阵凄厉的哭喊声,像是有一扇门被打开又极快闭合,这悬崖旁再次沉静了下来。

低沉的风声带着远处的呜咽而来,李长寿负手站在有琴玄雅身旁,她已跪伏在地,沉默不语。

少顷,李长寿开口道:

“玄雅,咱们回……”

叮铃铃——

清脆的风铃声入耳,李长寿眼前突然有些恍惚,心底浮现出了这般画面:

平滑如镜的湖水,四面飘着白茫茫雾气;

有位身着黑色纱裙的女子趴在湖面上,趁着她白皙肌肤如白玉一般,仔细去看,她的脚踝、手腕、脖颈、腰身,都被细细的银色锁链束缚着。

她不知为何闭目哭泣,一滴滴眼泪从眼角滑落,嘴边低喃着什么,但李长寿听不真切……

一股莫名的悲伤在心底盘旋,李长寿这具纸道人自是无恙,但远在度仙门某个角落的本体,眼眶莫名湿润了起来,心底听到了那声虚弱且沙哑的嗓音。

‘救救我。’

“师兄,我们回吧。”

有琴玄雅的嗓音在旁响起,李长寿猛地回神,自己看到的画面瞬间消散,但那股悲伤的情绪,却在自己心底盘旋,久久不能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