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守护!巫族最‘温柔’的祖!全文阅读

酆都城内城核心,悬浮于深渊之上的仙岛,被霞光包裹的竖立圆盘;

在这片昏黄低矮的天地间,无数夏夜萤火虫般的流光自四面八方飞来,被这座巨大的圆盘所吸纳。

又有源源不断的生灵魂魄,行走在十条巨大的漆黑锁链上,被阴差从十阎罗殿,源源不断押送到轮回盘正面……

这般情形,李长寿自不是第一次见了。

又见六道轮回盘,同样是送人来轮回,但李长寿这次的心态截然不同。

上次带着淡淡的心安欣喜,送晥江雨师伯来投胎,放下了一直牵挂的心事,补全了师父浊仙有限仙生中的遗憾。

这次嘛,纯粹就感觉糟心。

十分的糟心!

“哞~水神大人,那位大人去历劫时,您莫非就是天庭的……这个了?”

“休得胡言乱语!”

李长寿看着身旁伸来的这根大拇指,正色道:“天庭是为维护天地稳定、捍卫三界秩序而生,切不可如此言说!

神位并不代表权柄,你我都只是辅佐天道运转的生灵罢了。”

牛头和马面连忙点头,想憋出点夸赞拍马的话语,却发现这种事,有些太为难他们巫……

讲道理,如果不是为了让他们合理的憨,盘古神为什么会赋予他们强壮的身躯,以及不用多动脑就能捕杀强大猎物的战力?

他们三个正沿着阎罗殿下的巨大铁链,飞向下方六道轮回盘处。

李长寿思量一二,决定还是先……

打听打听。

李长寿传声问:“二位道友,后土娘娘是一位,该如何形容的长者?”

如何形容?

牛头愁眉苦脸嘀咕道:“水神您突然这么问,我们也不知道怎么接啊,哞。”

马面在旁不断抚摸自己柔顺的鬃毛,解释道:“水神大人,我们两个也只是在上古时见过娘娘,地府立后,我们只是听到过娘娘几次说话。

不过您放心,娘娘是我们巫族最温柔的祖!”

最温柔的祖……

那就好,李长寿心底略微松了口气。

嗯,自己遇到的上一位娘娘纯属意外,后土娘娘应该也是跟自家……道门的云霄仙子相似的存在。

大德后土,身化六道,造福无尽生灵!

也不知该是何等风采,哪般仪态!

带着这般淡淡的期待,李长寿被牛头马面引到了仙岛上。

能明显感觉出,乾坤在被延展延伸。

在外看起来挤挤攮攮的轮回岛,其实十分广阔;其下镇压的十八层地狱,其实也相当于十八座小世界。

“大人,来这边走。”

马面做了个请的手势,带着李长寿走向了六道轮回盘的侧面。

要去见后土娘娘,自不能走投胎通道。

在那七彩圆盘侧旁,被地府重兵把守之地,有两座巨大的石人雕像;这两座雕像为一男一女,对应阳与阴,都是单膝跪地的姿态,总体高过数千丈,如山岳一般。

它们就如圆盘的底座一般,其上蕴含的道韵,让李长寿略有些触动。

两座石像背着轮回盘,仿佛用肩头扛起了生灵轮回之重。

然后……

再去哪?

李长寿皱眉看着面前这尊石像,仙识来回搜索,也没发现半个门户、阵法、禁制。

牛头马面继续在前方引路,把李长寿引到了一处‘山崖’前;

如果李长寿的常识认知没有出错,这里应该是底座石像的大拇脚指前端。

马面拿出了秦广王赐下的石牌,对着前方轻轻晃了晃,而后牛头马面对视一眼,眼神流露出一丝丝凝重,轻轻吸气。

“牛,准备好了吗?”

“马,你忘记恢儿了,哞。”

这两位战巫,是要施展什么巫族秘咒了?

李长寿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他对那种不用元神之力就可影响到天地大道的巫族秘咒,一直抱有浓厚的兴趣!

下一瞬,只听两位勾魂元帅张开皮套大嘴,齐声大吼:

“娘娘!天庭水神大人求见!有要事相商!”

光滑的山崖上方射出一束亮光,照在了李长寿这具纸道人身上,将李长寿的纸道人直接摄走。

正此时!

前、方、高、能!

李长寿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与那具纸道人的联系……

诶?

这?

自己的纸道人与本体失联了?!

度仙门中,李长寿本体自阴暗的角落中钻了出来,在丹房中一阵掐指推算。

他的化身并非是被人灭了,此时这般情形,纯粹是技术性问题。

六道轮回盘内存在一个特殊的小世界,与洪荒主世界不存在任何交流的通路,自己这种‘心灵感应’类的纸人化身,进入那片乾坤后也会直接失去感应!

这如何是好?

玉帝陛下的那一缕神魂,还在那具纸道人身上!

难道要自己真身前去幽冥地府?进入一个未知的、陌生的、绝对封闭的,甚至有可能能够屏蔽圣人老爷感知的小乾坤?

虽然大德后土大慈大悲,按理应该不会对自己做什么,但……

万一呢?

贸然真身前往,一点也不稳健!

李长寿正自思索该如何处置这般情形,犹豫片刻还是无法下定决心。

突然间,他又感应到了那只纸道人的存在,心神立刻挪移了过去!

幽冥地府,轮回盘侧旁。

牛头马面和周遭那些看热闹的地府阴差,齐齐歪着头,看着山壁上出现一口浅黑色的旋涡。

这漩涡中传出一声轻哼,便见一名白发白须的老道被漩涡‘吐’了出来,在地上滚了两圈,浑身仙力似乎随时会溃散!

那漩涡随之消失不见……

方圆三里,鸦雀无声!

牛头面色一白,大喊:“娘娘!三思啊哞!这是天庭权神啊哞!

天庭玉帝最信任的神仙,还是人教圣人的新弟子,道门各类大佬的知心好友哞!”

马面愣愣地看着这一幕,柔顺的鬃毛在微凉的小风中各种凌乱。

“完了,咱们跟天庭……宣战了……”

万幸,地上那老道手指及时地颤抖了几下,慢慢爬起身来,浑身上下仙光闪烁,迅速从狼狈不堪,恢复成仙风道骨。

李长寿立刻检查了下身上的物件,玉帝神魂未失,备用的纸道人也无事。

就是……

脚底板上怎么多了两个透明的窟窿?

手指上还扎了几个细细的针眼?

背后的两缕头发,好像也被编成了小麻花辫……

李长寿嘴角略微有些抽搐,心底突然有了一种,不是很美好的预感。

“嗯咳!”

李长寿清清嗓子,将自己脚上的窟窿用仙力填补,笑道:

“是我化身出了些差错;

两位道友,是否能请一位阎君前来,让阎君代我去找娘娘问询此事?”

牛头马面对视一眼,两人连忙答应一声;牛头转身撒丫子跑远,实可谓一骑绝尘。

李长寿继续打量着这具纸道人上上下下,心底回响起了那声:

‘娘娘是我们巫族最温柔的祖。’

确、确定?

……

不多时,秦广王、楚江王匆匆赶来,见李长寿囫囵地站在此地,齐齐松了口气。

“水神莫怪,”秦广王笑道,“是我等思虑不周,未曾考虑到水神您化身与众不同。”

——所谓与众不同,是指洪荒绝大多数化身之法,创造出的化身都有一定的自主意识。

但李长寿的纸道人明显是走了另一条路,只有本体一个‘头脑’,其他纸道人尽皆都是木偶与纸人。

两种身外化身之法互有优劣,李长寿自创的纸道人神通,明显更适合他自身的情况。

李长寿笑道:

“可否请两位阎君进入此境,请示娘娘一番?”

秦广王和楚江王对视一眼,立刻点头答应,口中说着:

“当如此,当如此。”

“此前若是有冒犯水神之处,水神莫要往心里去,我等对水神大人只存感激,不然也不会让水神大人直接靠近娘娘。”

“自是无碍,”李长寿做了个道揖,两位阎君转身到了那山崖前,高声喊了一句,被两道光束接引入内。

真·声控门。

李长寿细细品味,此刻已是察觉到,这里面似乎有地府阴司的一点小算计。

对方似乎,很想让自己接触到大德后土?

李长寿心底微微一叹,如果是这般情形,自己今后怕是难见到这位上古大能了……

如无必要之事,本体自不能乱动。

仅仅过了几个呼吸,山壁上又出现了一道漩涡,秦广王和楚江王从中跳了出来,对李长寿投来略带歉然的目光。

楚江王道:“水神,娘娘已知此事。

六道轮回盘已做好准备,随时可入轮回。”

秦广王也笑道:“水神,今日之事,您莫要往心里去,我等当真不知……”

“此事不必多提,”李长寿笑了笑,做了个请的手势,已是决心让自己不多管、不多想,专心办完差事,早点回天庭复命。

秦广王做了个请的手势,李长寿还了一礼,请两位阎君在前,一同回返阎罗殿。

然而,两位阎君刚转身,李长寿额头瞬间被黑线所吞噬。

只见秦广王背后,赫然贴上了一只,由仙力凝成的浅绿色乌龟!

这乌龟画的且栩栩如生,若是用仙识探查,只是空无一物,但肉眼却能清晰看见。

再看楚江王背后,竟是一副需要被圣光遮掩的女子侧躺画像,画工颇为精致,以至于画面都走了点声响!

‘娘娘是我们巫族最温柔的祖啊。’

牛头马面见状一哆嗦,连忙扑了上去,现场陷入了小小的骚乱。

李长寿仰头看了看这庄严肃穆的巨石雕像,心底各种庆幸——自己刚才没一时冲动,让本体前来地府。

如果忽略到中间出现的这一点点小意外,玉帝这一缕神魂转世投胎,也算十分顺利。

十位阎君为玉帝陛下设下的,那丰富且充实的人生轨迹,李长寿看后十分满意。

转世后的玉帝,会出生在南赡部洲一个普通的凡人城主家庭,成为城主的独子,自小文韬武略、英俊潇洒,有青梅竹马,有如花似玉的妹子……

也不知是不是赶巧了,这城主也姓华。

莫非是天道冥冥有感,给了玉帝化身华日天一点好处?

李长寿突然觉得,玉帝陛下这波,极有可能是被天道老爷给安排了!

李长寿看完剧本,秦广王将之写入生死簿中,随后十位阎君齐齐出动,将六道轮回盘周遭暂时清场。

李长寿捧着锦盒,将那一缕神魂送到了六道轮回盘的光门前。

李长寿心底波澜不惊,近距离感受着轮回的奥义,在十位阎君的注视中,将那枚光点,屈指弹入了六道轮回盘。

轰隆隆——

幽冥界忽的响起闷雷声,低矮的天空中出现了一条条紫红色的雷龙。

无边幽魂瑟瑟发抖,地府阴差胆战心惊,六道轮回盘背后射出一道璀璨的金光,这金光冲天而起,消失在幽冥界深处。

血海翻涌、凶兽咆哮,幽冥界各处的生灵陷入了惶恐不安。

南赡部洲处,天地间出现道道霞光,南洲各处出现种种祥瑞,一只只仅存在于传说中的瑞兽,在天边撒欢儿奔腾。

天庭各处仙光环绕,凌霄宝殿被雷幕所包裹……

正此时,地府六道轮回盘前,一道道金光落下,将十位阎君与李长寿同时包裹。

功德!

且是数量不菲的一大笔功德!

李长寿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知道玉帝这次神魂投胎,补全了天道之残缺,将天地人三界完美串联,故天道降下功德,为促成此事的他们发了点奖励。

但十位阎君大多搞不明白这是发生了何事,楚江王满是不解地道了句:

“咱们帮着作弊,咋还顺应天道了?”

让李长寿也是一阵莞尔。

……

送玉帝投胎转世的同时,李长寿已经安排了纸道人去南洲暗中守护。

而他这个天庭水神做完了此事,便对十位阎君道谢告辞,带敖乙汇合天兵,浩浩荡荡回转天庭。

车架中,李长寿拿出一本符箓有关的古籍细细品读,但心底总是浮现出,自己这具纸道人失联后的惨状。

当纸道人与他本体被隔绝开时,李长寿的纸道人残留了一部分元神之力,但这部分元神之力并未记录下什么。

看来,挂着‘娘娘’后缀的,都是‘非同小可’的存在。

嗯,云霄娘娘除外。

玉帝去体验生活的这几十年中,自己要多花费些心思在天庭上了。

明日就去找东木公碰个头,通明殿中打个卡,至于天庭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难……

有兜率宫老君在,其实不会出什么问题。

自己这‘百年假期’,又要开始加班了。

回了水神府,却不见龙吉公主的身影,李长寿并未在意,想来是龙吉有什么事离开了。

但他刚走坐回书房,准备将心神挪回小琼峰去找师父调侃几句,龙吉却驾云匆匆而来,进了水神府,就一阵轻呼:

“老师老师!母亲请您去瑶池一趟!”

李长寿想到自己跟玉帝陛下之前的‘合谋’,这一幕其实也在他们的预料。

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善,”李长寿淡定地起身,迎出书房。

龙吉快步向前,轻轻皱着秀眉,看左右无人,传声道:“老师,母亲似乎十分生气,我过来时,她脸色有些吓人。”

李长寿微微一笑,“放心,娘娘自不会为难我这个小小水神。”

大不了就是卖队友嘛,谁让玉帝陛下神魂投胎时,动静搞的这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