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三百六十七章 人生必须经历的一课全文阅读

小琼峰,地下密室。

仙识捕捉到自家师父在那打坐出神,李长寿笑了笑,继续摆弄身前的棋盘。

他只是将黑白棋子们,摆成一个个没什么具体含义的简单图案,借此放松心神罢了。

原本的地下密室,此时宽敞了十倍,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完整的洞府,并预留了师父师妹和两位师叔的房间。

李长寿此时只是一人独处,细细思考自己那一整套封神前的准备计划。

此前在北俱芦洲就已经决定,接下来一两百年他不会去主动谋算什么,静观风云变化,沉淀道心、探索大道。

这个阶段中,较为重要的两件小事已经做完——

小琼峰三期改造工程完毕;

师父沾天庭气运功德。

现在的小琼峰,以那套多宝道人所赠的五行灵珠为基础,借圣母宫得来的几样‘重宝’,巨幅强化了五行大阵的威能。

虽不敢说如今的小琼峰能硬抗先天宝物的轰击,但起码,已经达到了李长寿此时能做到的‘极限防御能力’……

躲在家里,并非没有意义!

如果能搞件防御类至宝,填充在小琼峰复合大阵的主阵眼,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终极洞府!

当然这个只是构想,纯粹的概念图……

他要用多少本漫画作品,才能积累足够的积分,把女娲娘娘今后会赏赐给旁人的‘山河社稷图’兑换出来?

难度也未免太高了些。

这波在圣母宫的收获,已经算是十分丰沃。

借着那一小撮九天息壤的威能,以及大法师此前已经给自己的‘乾坤阵势’,李长寿将小琼峰完成了整体‘乾坤如意’化。

小琼峰不只是可大可小,兼顾洞府、板砖、自移动超级阵法炮台等功能,更能将峰上站立之人,凭乾坤芥子之法,一同缩小、放大。

——让跑路变得更加简单方便,是他天庭普通权神此生矢志不渝的追求!

如此一来,战略后退也被赋予了浓浓的艺术气息!

李长寿此时也察觉到,圣母宫走这一趟,对自己心态影响颇大。

可影响再大,该修行的还是要修行,该谋划的还是要谋划。

自己在人教混日子的主基调不能变化,在自己拥有自保的实力前,还是以得圣人庇护、成就功德金身为目标去努力……

虽然心态上有了变化,但封神大劫前的各种准备不会被影响,他还是要做些力所能及且不会威胁到自身安全之事,保住道门元气。

在弄那几万页漫画时,李长寿有意无意问了一些小问题;或许是圣人娘娘也有些无聊,给了李长寿一些回答,让李长寿得了不少有用的情报。

起码,他对‘天道’二字的理解,比之前深入了许多。

对天道,不可一味顺应,也不可强行忤逆。

这是何意?

【不可顺天】:主动去做天道的法宝人,被天道以运势夹裹,只要自己所求与天道大势出现偏差,自身就难得善终。

【不可强逆】:与天地大势相抗,除非是能超脱天道的圣人,不然只是自己找死。

前有浪前辈渣都不剩的警示,后有封神大劫赵大爷和云霄仙子的劫难,李长寿如今,已是不得不将手伸到封神大劫的棋盘中。

放弃一切对天道会对自己仁慈的幻想,做最周全的准备!

借大势,改小命!

“命……”

李长寿伸了个懒腰,将棋盘收起,站起身来。

修为越高越觉得,清静无为这四个字,境界果真无比高深,远非此时的自己可参悟通透……

走到那两幅被他重新装裱的仙子画像前,李长寿负手而立,看看左边的灵娥,抬手摸了摸嘴唇……

喊醒他又能怎样?!

话说回来,这叶公好龙的丫头,能做到这种地步,倒也是有些长大了。

后面给她安排安排,让她外出历练,接触下洪荒世界,如果她最后还能收心,回到小琼峰中安静修行,就算她过了倒数第三层考验。

再看一眼旁边的云霄仙子……

她就站在那支桃花下,遗世独立,出尘缥缈。

李长寿的想法,却是颇为朴素:

‘不管咱俩最后成不成,这次能帮你,我自不会袖手旁观。’

《论,如何在封神大劫稳健地捞人》

李长寿自然早有腹案,走去一旁角落,取出一张卷轴,缓缓打开、仔细斟酌。

这是一个复杂的‘公式’,倒出的结果,是天道允许的‘偏差率’。

李长寿需要一些‘样本数据’,推导出这个固定数值,作为自己在封神劫难中动手的参照……

封神大劫,套在商周王权交替的剧情上,事情是一步步发展、大劫也是一步步失控。

且不说三位圣人老爷紫霄宫签押封神榜之事,单看封神之事的发展。

从最开始商王帝辛提浪诗侮辱女娲圣母,圣母招来万妖,选中轩辕坟三妖——九尾狐、琵琶精、九头野鸡,去魅惑帝辛,加速商国灭亡,以此作为惩戒。

到其后帝辛暴虐成性、周国崛起,反商国的诸侯联盟成立,阐教、截教仙人纷纷下场加入周、商两个阵营……

这其中,【陈塘关熊娃搞事】,远在【十绝阵赵公明惨死、九曲黄河大阵镇十二金仙】之前。

‘吒儿’的故事,自己能改动到什么地步,就可一定程度上,作为封神后续算计的参照。

那颗灵珠子现在在何处?

是在王母娘娘的瑶池中,亦或是在圣母宫的哪个角落?

李长寿对此没有任何讯息,也并不着急;毕竟‘吒儿’的‘爹地’,就在隔壁破天峰上修行。

百分百被空手接……呸!

封神大慈父培养计划,该提上日程了!

……

“三妹,三妹呀!”

南海深处,某个繁华坊镇,某个在方圆几万里颇为知名的洪荒连锁‘酒楼’的雅间。

脱下最喜爱的铠甲、换上一身普通道袍,又隐藏了自身气息的截教外门大弟子赵公明,正忧心忡忡地问着:

“你这都出来逛这么久了,啥时候去做正事?

你可莫要诓骗了大哥我,这若是被二妹知道了……”

“哎呀,这才多久!”

琼霄刚喝了些佳酿,脸蛋有些红扑扑的;

她正趴在窗边,看着外面各处闪耀的仙光、飞来飞去的人儿,抱怨道:

“在岛上哪里有外面这般热闹,姐姐偏偏又那般小心翼翼,也不知在怕什么。

大哥,除了六位圣人老爷,你现在打不过的高手还多吗?”

“应当是有些的,”赵公明抚须沉吟,“莫要说别的,你不是说有妙计?

人金光师妹还在岛上等我回信,不能总是晾着。”

琼霄哼了声:“晾着其实是现在最好的法子。

老哥你先问清楚本心,免得我帮你推了这道侣,你后面还要怪我多事。”

“这个……”

赵公明抚须叹息:“我不就是因此才拿不定主意。

现如今,道侣二字已是成了仙人夫妻的意思,金光师妹对我吐露心事时,也是奔着结成夫妻去的。”

“大哥,你不喜这般吗?”

琼霄嘿嘿笑了几声:“生灵分阴阳,大欲自古存,男子女子那点事,大哥你何必回避呢?”

赵公明皱眉道:“你说这作甚?就跟你很懂一样!”

琼霄咂嘴低眉,叹道:“大哥呀,你还没明白自己在躲什么吗?”

“嗯?”

“你到底,是真的对金光师妹没心思?

还是觉得自己从远古修行至今,如今也算天地间有头有脸的一号人物,效仿后天生灵行人欲之礼,丢了脸皮?”

言罢,琼霄又粗着嗓音,绘型绘色地模仿着赵公明:

“哇呀呀!贫道怎么能做这般事!双修岂非让人耻笑!高手风范何存呐!”

赵大爷在旁不由一愣,细细体会、仔细琢磨。

“三妹你说的,还真是有几分道理……”

琼霄清了清嗓子,端坐在圈椅中,笑道:“大哥,你知道你这是什么吗?”

“愿闻其详。”

“矜持。”

“呃……”

“怎么样?”琼霄双眼笑成了月牙弯弯,“我这般分析,不比你长庚老弟差吧?知兄莫若妹,我还不了解大哥你的脾性嘛。

所以说,这事还是要我来帮你,长庚只能治标,难以治本哟。”

赵公明缓缓点头,目中满是欣慰。

有这般妹妹,何其幸哉!

但……

赵公明仙识扫过各处,凭他的实力,此地各处的布置自然都能轻松看透,那般随处可见的不可描述之画面,让赵公明额头再次挂满黑线。

“所以说,这就是你带为兄来天涯阁的目的?”

琼霄的眸子又笑成了月牙弯弯,对赵公明挥挥小拳头,“大哥!今天就是你放下矜持,正面这些事的最佳时机!

这里是露水情缘,一日的姻缘,几个时辰的情劫历练!

大哥你现在还没接受金光师妹,谁也管不了你!”

言罢,琼霄拿出一只玉符,轻轻摁了两下,雅间周遭仙光隐退,一名名身着纱衣的仙子漫步而来,各个都是国色天香、柳腰婀娜。

“大哥!小妹先行告退!”

琼霄起身拱了拱手,身影一闪直接消失不见,留下满头黑线的赵公明在那各种凌乱。

“仙长,”一名妩媚动人的女子款款向前,柔声问:

“您喜欢我们如何称呼您呢?

是普通些的前辈、道友,又或是师弟、师兄、师父……

但凡您有吩咐,我们都是可的。”

赵公明咳了声,起身拱手,在桌子上留下了一堆灵石,立刻就要扭头走人,心底暗道三妹当真胡闹……

然而,赵公明刚要提步离开,眉头忽得一挑,又转过身来。

他先抬手做了一道仙力结界,将这雅间包裹住,而后随手点出定身术,让这些天涯阁的仙子尽皆无法言语动弹。

随后赵公明就……

闭上双眼,侧耳倾听,背后甚至浮现出了定海神珠的虚影。

就在他刚刚准备离开时,下意识仔细探查了一次天涯阁,免得自己被人撞见,传出去不好的名声。

这一探查不要紧,赵公明竟然发现了两道熟悉的气息!

灵山老道,还是他碰过的两个,绝对不会搞错!

‘好嘛,这才多久又出来搞东搞西!

还说封山千年!这话当真如同放……’

算了,圣人老爷也不好辱骂,按长庚老弟常说的那般,稳一手、稳一手。

他们来天涯阁作甚?

若是说体验临时情劫,为何不去西海?

哪怕是为了遮掩行踪,最佳所在也该是在东海或者北海。

且,那个顶层的套间中,除却那两个老道之外,还有数名气息浑厚的高手。

从这些高手的气息波动来看,似是上古妖族一脉。

“有问题,”赵公明心神一震,立刻展开了一连串的联想……

他被琼霄带着游山玩水,也听到了近来沸沸扬扬的妖升山之战;

天庭在自己准二妹夫的帮助下,开始威扬四海,赵公明也有点小骄傲。

在此地,西方和妖族高手暗中接头,套间中更是连一个‘情缘缘’都无,这很能说明问题。

赵公明静静地等了一阵,凭自身本领,听着那五人谈话。

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赵公明很快就火冒三丈,当真是想冲上去躺上那么一躺,但他听到最后,又听那两名灵山老道说起,似乎是要去找何人汇合。

跟上去,一起躺!

赵公明双目划过几道精光,立刻传声呼唤正躲在不远处,用李长寿当年给的小玩意系列——‘同步留影球’记录这个雅间画面的琼霄……

呃,不用在意这些小细节。

琼霄听闻此事,顿时收起了玩闹之心,立刻做好准备,与赵公明暗中汇合,悄悄跟在那两名老道身后,朝南海与西海的交接点而去。

半个时辰后,那两名老道抵达了一处岛屿,见到了那名,正坐在一只青毛神兽背上的青年道者……

“大哥,技艺生疏否?”琼霄低声问。

“否。”

这岛屿千里之外,赵公明轻轻吸了口气,调整了下表情,身形闪去高空,又从高空飞向西海,表情颇为悠然。

飞行的路线,刚好经过那处岛屿……

青年道者与那两名老道同时发现了赵公明的身影,两名老道齐齐变了面色,立刻全力隐藏身形。

但赵公明突然开始气息不稳,似旧伤发作,在高空拿出一枚玉符,对着玉符大喊了声:“妹妹,快来助我,有人……

哇!噗!”

话还没说完,赵公明各种喷血,立刻朝这小岛冲来,几次闪烁,就落在了岛上,跌坐在了……青年道者和那两名老者面前。

那青年道者反应神速,立刻皱眉道:“前辈您这是怎么……”

“噗!”

赵公明却是理都不理,低头喷出一口鲜血,双目神光涣散,身形朝着地上缓缓仰倒。

“你们,好歹……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