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三百六十一章 趁寿之危全文阅读

精力透支、心神疲倦……

神虚,往往是在连续大灵爆之后,感觉身体被掏空,整个人昏昏沉沉。

心底传来塔爷关切地问候:“咋的了?是不是神透支了?”

李长寿叹了口气。

还不行,此时还不能松懈,在外也不算安稳,虽然有玄黄塔护身,但总归还是要警惕一些。

李长寿默念清心诀,压榨了一点精力出来,又勉强睁开双眼……

啊,这一头飘柔的长发。

还有那两个,正摆出上辈子某经典电影造型的身影——一个张开手臂,一个扶着前面那人的腰身,感受着迎面而来的疾风。

此时伴着朦胧的光影,竟是如此让人怀念……

“马,你这鬃毛钻我嘴里去了,哞!”

“牛,憋说话,意境,意境!好不容易乘龙飞一次!咴儿~”

李长寿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许多,默默地站起身走到龙背边缘,淡定地抬脚,把牛头马面踹飞了出去。

“敖乙,咱们到何处了?”

“已进北海,教主哥哥不多休息一阵吗?”

化作青龙的敖乙传声问着。

李长寿缓缓摇头,背负着双手,走到了龙首处,站在敖乙的犄角旁,注视着这片广阔的天地,不自觉就露出少许笑意。

妖升山一战收获颇丰,但自己也确实冒了莫大的风险。

接下来最少两百年,自己要停止主动算计,让可能承载在自己身上的‘运势’滑开……

虽说被天道老爷绑架,能赚到大笔功德,但同时也必须承担对应的风险。

此次搞妖族,大部分因果被玉帝陛下扛了,可那未能灭掉的陆压,也成了李长寿的少许隐患……

老老实实躲起来修行吧。

仔细想想,这次收获最大的其实不是这两笔功德,而是……

太清圣人老爷给他直接传道了!

洪荒中,听一次圣人讲道,就可自称圣人老爷的记名弟子,这般直接传道,还是‘因材施教’传下的《太清水德篇》!

若李长寿愿意,已经可以认圣人老爷为老师,随便以圣人弟子自居了。

现在没正式被收徒,应是自己做的还不够。

多稳几手吧。

问本心,省本性,知本我,寻清净……

龙族之事已了,妖族气焰已压,地府之事可徐徐图之;

稍后自己只需将小琼峰神不知鬼不觉地搬去兜率宫旁,就可安心缩在家中,参悟无为大道。

这才是变强的根本!

“哥哥,”敖乙问了句,“要不要接勾魂使者上来?”

李长寿瞄了眼在海面上狂奔疾驰,却被小青龙越落越远的牛头马面,摇摇头,让小龙回去转了半圈……

炸升妖山,夺灭人剑,如此忙碌了几日,李长寿顺利将巫族不孕不育的毛病解决,总体而言,也算历经艰险、十分不易!

到了北俱芦洲,这次见到了全部四位大巫祭,李长寿拿出了一颗留影球,图文并茂讲述了妖族的算计,并将已失灵性的灭人剑拿了出来……

几位大巫祭轮流捧过灭人剑,感受到了其上逝去过的真灵痕迹,一个个都出离了愤怒!

巫族对李长寿自是各种感恩戴德,但巫族贫瘠,也拿不出什么像样的谢礼,且他们早已发誓在北俱芦洲不再外出,更无法为李长寿奔波效命。

一时间,大巫祭们也是十分尴尬……

李长寿笑道:“巫族乃盘古神血脉,虽有过错,不至族灭。

我也只是顺势而为,奉玉帝陛下之命行事,今后巫族在北洲繁衍生息,稳定北洲北疆,已是能让天庭省心不少,何必非要纠结给我什么谢礼。”

四位大巫祭连连做道揖,李长寿摆摆手,潇洒地告辞离去。

做人要知足。

巫族已经穷成这样了,再打他们秋风,就太没寿性了……

因心神太过疲乏,李长寿让牛头马面和其他六位跑了个边缘龙套的巫族高手,自行回返幽冥地府。

李长寿又托敖乙回天庭,帮他找东木公请个假,就说他此前耗费太多心神,要静养一两个月……

做完这些,李长寿施土遁,赶回度仙门。

离着度仙门越近,李长寿越是感觉疲乏,心神的疲倦如潮水一般袭来。

这是那两波连续开启地煞灵爆阵的后遗症;虽然足够艺术,但这东西的后劲也是极大。

最好的恢复方法,就是彻底放松心神,好好的睡一觉。

“塔爷,能否在我稍后休息时,破例守我一阵?”

“没问题!”

天地玄黄玲珑塔传来阵阵灵念,“小徒弟你可劲睡,放心睡,就是躺他们妖族老窝去睡,咱也没问题!

小徒弟,你那一招灵爆真是越来越顺手了!

虽然现在还伤不到那些真正的高手,但这东西就是好看嘿!”

李长寿:……

这是夸赞吧,大概。

依靠着还算强韧的意志力,李长寿熬回了度仙门山门,悄悄回了小琼峰上。

行百里者半九十,越是到这种‘最后’的时刻,精神越是难以坚持。

李长寿本想去找个角落,施展化形术藏起来后再休息;

但他看到了自己的摇椅,心神已是无法支撑,收起纸道人,身影向后仰,就这般直接躺了下去。

连续五灵爆对心神冲击太强,这花活以后还是别整了……

玄黄塔轻轻一闪,出现在李长寿元神上方,撒落道道清凉的气息,帮助他缓解疲倦。

李长寿的元神小人已是有些睡眼惺忪,本想对塔爷道声谢,再看一眼灵娥修行的如何,但心底念头流转间,元神小人直接倒栽了下去……

让先天至宝守着自己睡觉,李长寿也觉得自己太奢侈了些。

昏昏入眠,鼾声小作。

片刻后,一直在门口入定修行的灵娥,被这般只听过两次的鼾声吸引,慢慢睁开双眼。

师兄,睡着了?!

灵娥俏脸上满是震惊,轻手轻脚站起来,看着躺椅上的身影;

仔细听,这鼾声,果真是从这身影口鼻发出!

“师兄?”

灵娥抬手,轻轻戳了下李长寿的手背,当场差点喜极而泣,心底满满的感动!

多少年了,又戳到了师兄这真实的血肉之躯!

不对……

好机会!

灵娥眼前一亮,顿时露出几分坏笑,跑去丹房中找来笔墨,对着自家师兄一阵打量。

哼哼,臭师兄,在你脸上写满稳字经!

罚就罚,还代写!

灵娥嘻嘻笑着,渐渐笑弯了眼,提笔蘸墨,歪头打量着自己师兄睡着时的模样,想着从各处入手。

李长寿身上的障眼法回山后已散掉,但一直自行运转的那几层降魅力伪装却还在……

然而,只是这般,她也看的有些痴了,提着笔,站在那愣了一阵。

渐渐的,灵娥俏脸微微泛红,唇瓣晶莹剔透,轻轻咬了下嘴唇,唇齿间冒出一声轻轻的呼唤:

“师兄……”

李长寿此时自然没有半点反应,潜意识对灵娥的气息也已经无比熟悉。

如果是这种……师兄应该不会骂自己吧……

灵娥左手摁着摇椅的把手,身子慢慢俯下,脸蛋微微有些发烫;

她眸子轻轻闪烁着,视界渐渐被师兄的面庞充满,又缓缓放大……

只、只一下……

午后温暖的日光中,那如珠帘般缓缓垂落的一缕缕青丝,被一只有些轻颤的小手捉住,撩回耳旁、轻轻摁着。

或许有声,或许无声,那轻轻触碰的瞬间,岁月宛若凝固,风儿也自此停顿。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少顷,慌乱跳开的窈窕倩影,从脖颈到额头瞬间变红;

又听蓬的一声,灵娥头顶冒出了一朵小小的蘑菇云,转身施起风遁,一溜烟没了踪影……

……

天庭,凌霄宝殿。

东木公匆匆入内,看了眼正在高台上对着奏表轻笑的玉帝,连忙低头行礼。

“陛下!水神差敖乙寻到老臣,想告假一段时日,说是心神耗费太多,需静养休息。”

“长庚有恙?”

白衣玉帝腾的一声站起身来,“具体为何?可是受了伤?”

“陛下请放心,老臣都详细问过了,”东木公笑道,“根据敖乙所讲述,水神是因……施法过度,强行引爆妖升山,故心神耗损太多。

水神有太清妙法,应当无恙。”

“唉……”

玉帝神情顿时舒缓了许多,“这次痛击孽妖,扬天庭声威,天庭甚至没有半点死伤,全赖长庚费心费力、一力算计。”

“陛下,”东木公道,“老臣斗胆,不如就请陛下下旨,今后让水神出谋出策,战事交给众天兵天将去做。

水神这般劳心劳力,事事亲为,着实太过辛苦。”

玉帝点点头,言道:“此事只能规劝,吾也无法下旨。

长庚也是看如今天庭刚有起色,不想让天兵天将有所折损,但这般,对天庭练兵也是不利。

木公啊,你觉得这次,该如何赏赐长庚?”

“这个……”

东木公沉吟几声,“陛下,水神之功劳,足以神位进阶,但此时正式册封水神的旨意都还未凝成,再提,也着实太快了些,恐众仙家心有异样。”

玉帝略作思索,笑道:“长庚最喜功德,这次就给他……双倍功德俸禄千年,天庭各处坐骑行走。

其他赏赐也多做一些,水神府可随意召唤月宫众嫦娥。”

“是,”东木公低头领旨,心底也是一阵赞叹。

随意召唤月宫众嫦娥……

这待遇,快成玉帝亲兄弟了!

不过话说回来,水神都是化身在天庭之中,而且平日里根本不兴歌舞酒宴,这般赏赐也就听着好听,没什么实际意义。

东木公不由又想到了,妖升山被直接撕碎的情形,心底默默叹了口气。

仙和仙,没法比。

升妖山之战后半个多月,天庭各处都在讨论着那天的一爆。

此时众天将、天兵都已经反应了过来,不少天将也做了这一战的复盘推演。

——那个再没现身的天将‘柯镇恶’,其实就是水神大人的化身,水神用了妙计,将妖族的‘激进分子’聚集到了升妖山上,一波直接葬掉。

什么是算计大佬啊?

只是几天时间,由最初一个小小的设计引动,利用妖族对天庭轻视轻慢的态度,吸引大批妖族高手到了升妖山上。

到灵爆发生的那一瞬,这些妖族才发现……

他们,上当了!

这个过程看似有颇多隐患,但仔细推敲,又能发现,其下暗藏了一股‘大势’。

在天庭不断失利、妖族士气大振时,哪怕有人去告诉妖族,这些都是天庭的阴谋,又有多少妖会相信?

不过,水神的这种算计,第一次用效果最佳。

此时妖族对天庭已是绝对不敢小瞧,今后想要如此顺利的算计,也不太可能了……

这段时间,众天将一同说笑商谈时,也在想今后该如何阴妖族、坑敌军,这些原本只想着排兵布阵的将领,不约而同,开始琢磨起了阴人脏人的战术。

天庭风气,也由此变得‘温暖’了许多。

“柯……镇恶?”

中天门处,正轮值镇守天门的卞庄,轻声念着着这个名字。

他现在越来越感觉,自己像是从最开始,就被水神大人给安排上了!

‘如果柯镇恶是水神大人,那柯乐儿是……’

突听一声呼唤自侧旁传来:“卞统领,那边来人了!”

卞庄立刻收摄心神,抬头看向前方,不由眼前一亮,呼吸都有些不畅。

那是一名他从未见过的仙子,正驾云缓缓飘来;

她面容秀丽、五官精致,肌肤水润有光泽,远超普通仙子的水准;又仙裙飘舞、轻纱朦胧,给人一种说不出的美感。

卞庄立刻向前,挺胸昂首清嗓子,抬手甩了下额前一缕刘海,身上的银甲轻轻闪烁光亮,用自己最温和的厚重嗓音道:

“天庭重地,仙子留步。”

这仙子降下云头,注视着卞庄,言道:“这位天将,我奉命而来,欲要寻天庭水神,还请莫要阻拦。”

卞庄微微皱眉,虽然自己对这个小姐姐怦然心动……

但他现在怦然心动的仙子,瑶池中就有三四位,也不至于像当年那般不堪。

苦守龙宫什么的黑历史,简直太羞耻了!

“仙子,”卞庄笑道,“天庭水神乃天庭重神,不是随意可见。

不如仙子通报家门,我派人去水神府禀告,若是水神大人想见,自会见你。”

这仙子微微皱眉,似乎有些不满,却依然柔声道:“依我之见,将军还是先放我入内,再派人去水神府禀告的妥当。”

“哦?”

卞庄微微一笑,“仙子似乎颇为自信,不知仙子从何而来,奉谁之命?”

“我自圣母宫而来,奉女娲娘娘之命,请水神过去叙话。”

卞庄笑容僵在了脸上,喉结一颤,定声道:

“仙子请,末将送仙子去水神府前!”

这女仙道了声谢,并未再多说半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