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其实可以有全文阅读

还好李长寿赶紧传声,把后面的‘活’都拦下了!

这牛头马面、不,这地府阴司!

干啥啥凑合,整活前三名,起手就是一个瞒天女凶魂,把地府阴森恐怖的氛围,渲染的淋漓尽致!

牛头、马面带着几名地府阴司守备将领,被李长寿传声喊过来时,也是一阵赔笑。

牛头言辞凿凿地道了句:

“水神,您现在这身份,这地位,这场面再大几倍也不过分啊。”

李长寿当真想骂他们两声,但稳妥起见,只是道:

“我知二位心热切,也感受到了地府这……似火一般的热情。

但这般徒有其表之事,以后就不必做了!

今日赵将军与我前来阴司也是有要事在身,还请两位道友为我引荐执掌人书的判官,或是哪位有空闲的阎君。”

牛头马面一口答应了下来,连说他们这就安排。

当下,换做‘办事不利’的马面拉牛车,几位阴差将领在后面跟随。

牛头甩蹄狂奔,带起一溜烟尘赶回酆都城,一路各种吆喝,让各处‘埋伏’的‘小惊喜’们赶紧退走。

这种欢迎仪式,他们此前也是演练过几次,准备的可不只是一招‘靓女幽魂’!

牛车上,保持着淡淡的微笑赵得柱,此时也忍不住传声吐槽:

“长庚,巫族掌管地府要地……到底合不合适?”

李长寿顿时看到,地府巫族的头顶,大多顶了个危字……

“牛头马面虽是阴司的勾魂使者,但本身不太管地府之事,实力倒是不错。”

李长寿传声回道:“地府的阎君、判官,以及人书生死簿、判官笔,主持轮回之事其实还算妥帖,毕竟已经执掌了如此多年……”

这边话音刚落,侧旁刚好有几位炼气士驾云低空掠过,还在热烈地交谈:

“没想到啊,安排师伯转世,竟然只用了几样普通宝物,值了!”

“不错,主要是要找个好门路。”

“这次倒是明白了地府运作之法,稍后若是斗法不行了,存个魂魄也能留条后路啊……”

“确实挺方便的。”

赵得柱:……

李长寿忙传声道:“当然,地府阴司也有许多弊病,待归入天庭后,还是要出手整顿一番!”

赵得柱摇摇头,叹道:“这般情形其实也在情理之中。

炼气士能抵达幽冥地府,便是存了干涉六道轮回的可能;只是希望六道灵牲无定数,不会因这些见不得光的举动,而影响到其他生灵正常轮回。”

李长寿思索一二,道:

“陛下放心,应当不会。

若是真影响到正常生灵轮回,天道自会有业障降下,地府阴司的这些仙吏怕是承担不起。”

“如此就好……”

说话间,两人散开仙识,看着这酆都城内外之景。

玉帝化身也看到了,那些乱糟糟摆成一片的‘城隍井’,看到了酆都城周围漂浮着的,一批批无法转世、只能等魂魄之力消散化为真灵的怨魂……

再次感慨横生:

“当年巫族祖巫撞破不周山,天柱倾塌,天河之水泛滥洪荒大地,加之此前巫妖大战,天地间、血海上满是散不去的怨魂,故大德后土身化六道轮回,为巫族赎罪,造福万灵。

今日一见,这轮回盘旁,还是有这般多的怨魂无所归处,吾心忧虑矣。”

李长寿道:“怨魂无**回,也是有诸多原因。

此前小神试着度化过一些怨魂,还得了些许功德,显然这怨魂的存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六道轮回盘的负担……”

牛车前方,李长寿与赵得柱继续传声交谈;

靠后的位置,斜坐在那的龙吉,好奇地打量着酆都城外的‘异域风光’;而敖乙望着远处,那开满了纯白小花的山坡,略微出神。

一缕微风缓缓吹过……

敖乙突然在牛车上站了起来,看向酆都城的方向,清秀的面容多了几分迫切。

“教主哥哥,”敖乙出声道,“我能先去城中吗?”

“去吧,”李长寿开口道,“马面道友,可否劳烦你引他先去?”

“不劳烦,不劳烦!恢儿~”

牵牛的马面立刻答应了下来,又拍了拍拉车老牛的脑壳,用今晚灵牛肉涮锅做威胁,让老牛拉着贵客老老实实进酆都城。

随后,马面引着敖乙,先一步赶去酆都城。

赵得柱道:“这是怎么了?”

“应该是听到了一些龙族魂魄的呼唤吧,”李长寿叹道,“让他去见见也好,不然定会落下心结。”

“善。”

赵得柱缓声点头,继续与李长寿传声聊天。

不多时,酆都城东侧的城门在望。

大批阴兵拥簇着几位头角峥嵘、面容奇特的魁梧壮汉,在城门外等候,牛头这般巫族高手,都只能在这几个壮汉背后缩着。

瞧这几位壮汉,肤色黑、红、紫、蓝不一二论,每位都是无比威严,单单样貌就能吓哭胆小的凡人,各自身躯中蕴含的血气颇为惊人。

最显眼的,还是他们身上的‘鬼蟒’袍,其上蕴含着少许天道之力,显然是天道赐下的‘法器’,有少许护佑之力。

地府,十殿阎君。

李长寿最先飘下牛车,赵得柱与龙吉在后跟随。

这几位阎君露出能让孩童止啼的笑容,齐齐向前见礼,口称水神。

李长寿拱手还礼,连称阎君,不提陛下二字。

牛头凑向前做介绍,这次外出相迎的,有秦广王、楚江王、五官王、都市王、平等王,都是天道赋下的神权之位,负责审理鬼魂之罪恶,统管十八层地狱、六道轮回之事。

十殿阎君来一半,已算是给足了李长寿面儿。

牛头介绍完阎罗就赶紧退了回去,后面也说不上话,只能跟在一群阴差将领身旁,时不时扭头看一眼街上是否干净、各处阴修是否老实……

李长寿与几位阎君寒暄一阵,彼此也算正式认识结交。

秦广王做了个请的手势,招呼李长寿与赵得柱、龙吉一同入城;

李长寿没介绍赵得柱,他们也不去多问。

巫,就是这般不擅联想。

走在酆都城这难得干净一次的大街上,秦广王直接开口问道:“水神大人此次前来地府,不知有何要事?”

“有两件事,都是奉玉帝陛下之命。”

“哦?”几位阎君顿时来了兴致。

李长寿笑道:“这第一件事,就是来与地府各位阎君问好,看一看地府有无需要天庭相助之处。”

五官王笑道:“阴司运转如常,轮回万事无恙,也没什么需要相助的。”

这么耿的吗?

李长寿:“这个,其实可以有……”

“这个真没有!”

楚江王魁梧的身形颇显霸气,大手一挥,“地府自上古就立了,最麻烦的岁月,无外乎巫妖争夺天地的大战,那时地府差点被魂魄挤爆!

不过,我们闭着眼批、慢慢往六道轮回盘里面送,熬了几千年,也算恢复正常了!”

李长寿心底一阵哭笑不得,他哪里问这个了……

李长寿继续道:“正所谓,若无远虑,便有近忧,多做些防范,也可防患于未然。”

楚江王还要继续开口,一旁那秦广王已是反应过来,劈手把楚江王挥舞起的大手砸了回去。

那一声清脆的骨裂之声,吓得龙吉小脸发白……

秦广王微微一叹,做出一幅心事重重的表情,叹道:

“我地府当真……不易啊!

向外有血海余孽、作乱的阴魂,向内有重重疑难,现在就盼着,能有人帮帮我们啊。”

秦广王如此一说,其他几位阎君立刻明白了什么意思。

地府如果不是有事求着天庭,天庭如何能顺理成章收编他们?

当下,几位阎君开始抱怨,但在他们眼中,地府现在已经是他们能做到的最佳状态,支支吾吾半天,也只是整出几句……

楚江王捂着自然下垂的左手,叹道:“前几日有大能在血海斗法,吓的我们提心吊胆啊!”

平等王道:“最近六道轮回盘运转有点不稳定,应该是缺了功德,这功德就跟门轴上滴的油一样,不润一润,总归是不行的!”

都市王道:“我们现在的守备力量严重不够,如果是发生龙族那样海眼破掉的惨剧,完全撑不住!”

——地府有个毛的海眼!

几位阎君说完,齐齐看向了一旁还未开口的五官王;

五官王‘这’了半天,言语难出,脸都涨红了,只能打牙缝里憋出一句:

“阴、阴魂滞消,帮帮我们!”

李长寿:……

“咱们还是来谈谈第二件事吧。”

几位阎君明显松了口气,又打起精神,听李长寿所说第二件事为何。

李长寿在周遭布置了一层仙力结界,面色凝重,缓声道:

“各位阎君应当都是巫族出身……

各位不必着急解释,我知你们对天道做过许诺,从此之后再非巫族,处置阴间事务,绝不对巫族有所偏倚。

现在,我不把各位当做巫族旧宿,只待你们是地府阎君,此次封玉帝陛下之命,来问各位一句。

北洲巫族,近年来,投胎转世者可多?”

“水神大人为何有此一问?”

秦广王目中满是不解。

李长寿叹道:“此前本是受好友所托,去看望北俱芦洲巫族境况。

我去后,并未走太远,就见北洲边缘、巫族聚居之地,有大批村寨已空旷废弃。

而后见了一族之大巫祭,才知万年来,巫族渐渐难以生养,纯血巫族孩童的降生数量越来越低。

甚至,与人族暗中婚配,也颇难有巫人降生。

关于此事,我已去请教过玉帝陛下,陛下言说并非天道降下的惩处。

且,玉帝陛下对此事颇为关注,命我彻查到底,我这才赶来地府问询,可是有人干预了轮回之事!”

几位阎君与结界内的几名阴差将领,齐齐变了面色。

“这如何会干预?”

楚江王怒道:“定是那妖族暗施算计!欲要将我巫族赶尽杀绝!其心何其狠毒!”

“钟判官何在!”

秦广王黑着脸,大喝一声:“去将巫族最近万年轮回转生名册备下!”

“喏!”

有位留着络腮大胡子的判官站了出来,立刻飞出结界,赶去轮回之地。

李长寿注意到,这个大判官竟是人族出身,不由眼前一亮。

就听几位阎君喝骂:

“咱们不去相助北洲同族也就罢了,竟还会在咱们眼皮底下,让咱们巫族糟了算计!”

“恐怕不是这般简单,若是转世这里出了问题,或是该转生巫族的魂魄转生少了,咱们如何会不知?

哪怕咱们不知,这属六道失衡,那就是过错,绝不会被隐瞒万年之久!”

“快,快去殿中!”

急匆匆,几位阎君带着李长寿三人,赶往轮回要地,去了阎罗殿内。

其他几位阎君也尽被此事惊动,赶来秦广王办公处汇合,一同动手翻看被阴差搬来的一摞摞书册。

李长寿和玉帝化身传声商量了几句,自是气定神闲。

这边很快就有了答案……

“转生巫族之数未有空缺!”

“巫族寿元大多过万岁,此时尚未有该转生之巫寿归正寝,故瞒过了我等!”

“水神大人,此事该如何处置?我等身有阴司之职,背负天道之责……”

“各位放心!”

李长寿站出来,拂尘一甩,正色道:

“天庭既已插手此事,定是要一查到底,给巫族一个交代!此次我前来地府,便是为了搞清,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我还有些疑问……生灵轮回的具体过程如何?

是先在母体之中阴阳交泰,孕育出生灵之胎,再有真灵投生其上,还是必须每个环节都有真灵参与?”

秦广王道:“此二者皆有之,但以前者情形居多。

巫、人族这般胎生的,都是先有生灵之胎孕育、生长,而后再有真灵投胎转世,给予此生灵之胎心脉跳动,此时才算生灵!

俗世常说,子女是母亲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其实也有几分道理。”

李长寿缓缓点头,言道:“如此,我大概知晓了,多谢几位阎君解惑。”

“是我等要谢水神仗义相助!”

李长寿刚要告辞离开,赶去北俱芦洲,找那里的大巫祭进行一次深入的交流,又突然想到了一些小细节,再次出声询问……

随后他又提出,让地府一脉的巫族派几位战力不错、族内有点地位,且在地府阴司没有任职的巫族,与他一路去追查此事。

——让地府阴司做个见证,免得以为是他会夸大其词,顺便拐几个临时法宝人。

众阎罗忙答应了下来,又是一阵感激。

又在阎罗殿中等了一阵,马面带着敖乙赶来汇合,此时敖乙神情多有开朗之感,不再那般抑郁。

随后,众阎君送李长寿他们离了酆都城,牛头马面已带着几名巫族高手在前路等候。

这些巫族不便进酆都城。

驾云前行时,赵得柱问道:“水神,你觉得此事问题出在哪?”

李长寿笑道:“不如考一考龙吉殿下。”

“这个,”龙吉思索一二,很快便小声回答,“还应问询巫族具体情形,龙吉不敢胡乱作答。”

李长寿和赵得柱对视一眼,各自满意地点点头。

前路上,牛头已经带着三男三女静静等候,因巫族不善飞驰,必须由李长寿驾云带着。

离开地府时,这云,明显重了许多。

……

与此同时;

云雾缭绕三仙岛,仙境深处阁楼间。

坐在重重帷幔之后的白衣仙子睁开眼眸,细细掐指推算,不由轻笑了声。

这是怎了?

此前还以为自己入定悟道,醒来应当已过了几百年,可怎么掐指推算,才过了几日的光景……

静心,凝神,修行为重。

仙子就要继续潜心闭关、体悟大道,但窗口风铃叮铃作响,三仙岛外围闯入了一道身影。

她不由定睛看去,虽知此非那人,但心海的一角却多了丝丝涟漪。

可惜……涟漪转眼消散。

“原来是大哥……”

轻轻一叹,仙子闭目凝神,入定打坐,身周很快就被云雾所包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