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倩 女 幽 魂全文阅读

为什么……

明明是俺先的……

凌霄殿附近,一处云路上,拄着九齿钉耙的天河水军副统领卞庄,眺望着远处正驾云离开的两道身影。

甚至,他还听到了,风中传来的对话声……

“水神,末将这般打扮如何?”

那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陌生天将,身着紫色铠甲,笑呵呵地张开手臂,在云上略微转了个圈。

水神大人含笑点头,言道:“将军风采依旧。”

“哈哈哈!”

这,这得意的笑声……

卞庄无限悲愤,只感觉浑身发抖手脚冰凉泪流满面,当真想冲上去喊一句:

‘拍水神马屁这种事,能不能一起!’

身后传来一声招呼:

“卞统领?陛下宣咱们了。”

“来了!”

卞庄缩了缩脖子,将九齿钉耙像大剑那般背起,连忙跑了过去,与十几位天兵统领、副统领一同,匆匆入了凌霄宝殿。

根据通明殿此前传达的命令,十二部天庭兵马很快就要开始招纳新一批天兵天将。

这次玉帝召见他们,应该就是为此事……

李长寿仙识捕捉到这一幕,与玉帝二号化身赵得柱,聊起了天兵扩招的细则。

如今的天庭,在招纳天兵时,豆皮将天兵忽悠来,直接分入各部,由统兵将领自行操训。

李长寿提出来的改革举措并不算激进,仅仅只是在当前的天兵制度上,加了一道‘工序’:

【立储兵殿,凡入天庭之天兵,由储兵殿统一操训,待习得组阵合阵之法,再由各部天将挑选,归于天庭十二部序列。】

如此,新天兵行成战力的周期,就会大幅度缩减,也能平衡各部的实力……

玉帝化身赵得柱传声说着:

“长庚爱卿,你此前所说的兵源问题,吾已思考良久,如此短时间想要招纳足够多的天兵,确实不能只靠下三重天的天人族。

虽如爱卿你上次所说,五部洲之地散修,三千世界之散修,确实并无太大差异。

只是,若单凭功德业障来断定一人之品性,尚有不足。

虽天兵数量众多,也不入神位,但天庭乃祥和之地,自是要选品性上佳者入列……”

李长寿笑道:“陛下何不招纳仙门弟子入天庭效命?”

“此前招过,应者寥寥,”赵得柱有些无奈,“天庭虽立,无人知晓矣。”

李长寿思索一阵,又道:“若以功德宝材这般功利驱使,也难保证招来的天兵会对天庭忠心耿耿,这般若遇艰难战事,怕会各自逃散……”

“爱卿对此可有妙法?”

“有三法,分别为快、中、慢三策。”

李长寿在袖中拿出了一份卷轴,递给了赵得柱。

后者满脸郑重,将这画轴缓缓打开。

“天兵入列集体立誓……超级天兵计划……三千世界天兵训练基地……

爱卿,妙啊!”

李长寿传声道:“小神也是捉摸了许久,陛下您路上可看一遍,若是哪里不满意,或是小神思虑不周之处,陛下您指出来,小神立刻修改。”

真·商量着来奏表。

赵得柱连连称善,没觉得这般有什么不妥,抱着画轴细细品读,但很快就将画轴收了起来……

没办法,水神府已经到了。

某位等待多时的公主殿下跳到了云上,对着李长寿欠身行礼,眨着眼,有些没底气地问着:

“水神……这次可去吗?”

“可,”李长寿笑道,“这位赵将军与我一同去地府出一次公差,后续还可能去北俱芦洲一趟,你可要一同去?”

“嗯嗯!”

龙吉双眼一阵放光,各种点头。

李长寿叮嘱道:“殿下稍后还需要隐藏身份,你就暂且称我一声师兄,莫要对旁人言说自身跟脚。

这位赵将军乃陛下心腹大将,也莫失了礼数。”

“龙吉见过赵将军!”

“嗯,”赵得柱淡定地点点头,想说点什么,又觉略微有些尴尬,只能看了眼在旁眯眼笑的李长寿,叹道:

“水神,咱们这就启程吧。”

“善。”

李长寿甩了甩拂尘,带着某对父女,朝着东天门而去。

此时地府还未归天庭编制,尚无直接去地府的路径,只能从东海之外绕路赶去幽冥界。

可能是多了一个生人的缘故,龙吉比此前安静了许多,裙摆飘飘、长发轻舞,恬静的少女散发着一种文秀的气质……

李长寿对赵得柱传声笑道:

“公主殿下秀外慧中、冰雪聪明,此时虽年幼,今后也必能为陛下分忧解难。

只是陛下,为何一直未对龙吉封赏?”

赵得柱摇头轻笑,传声回道:“待天庭兴起之后再说吧,如今天庭尚且不稳,她修为尚低,不必急于一时。

倒是,爱卿啊,你当真没有收徒之意?”

李长寿叹了口气,言道:“陛下,实不相瞒,小神修行至今不过数百岁,龙吉殿下……”

“炼气士何必论岁?”

赵得柱笑道:“你都说了吉儿冰雪聪明,且吉儿对长庚你满是仰慕,据她母亲所说,现在每日都是水神水神,便是睡着了也是梦呓不断。

吾虽身为天帝,也不能逼着你,这事还是要你自己来决断……

其实我觉得,拜师如果不成,赐婚也是不错的,女大三千也未尝不可嘛。”

赐!

李长寿顿时一口老槽不知何处去吐。

封建家长,擅自决定女儿的情感归属,这种行为在他上辈子,是要被拳击手摁住乱打的!

他看了眼赵得柱,扭头看向了一旁的龙吉,笑道:

“龙吉,你可还愿称我一声老师?”

正在旁边暗戳戳脑补‘水神与赵得柱’大戏的龙吉,闻言顿时愣了下,小脸泛红、身子前倾,脚尖都踮了起来。

“愿意!龙吉一百个愿意!”

“我也无法指点你修行,只是传授你谋略之道、算计之法,”李长寿在袖中取出一只玉符,笑道,“这是敖乙整理的一份兵法,便算你入门的礼物。”

龙吉喜出望外,抱着玉符爱不释手,最后又对李长寿连做了个三个道揖,起身后,口中小声喊:

“老师……”

“嗯,先看这份兵法吧,不懂就问。”

李长寿温声道了句,就扭头看向了一旁的赵得柱。

赵得柱略微摇头,目中流露出几分失望……

失望?

这陛下是多着急想把龙吉嫁出去?

是不是跟‘熊伶俐被打晕’的理由一毛一样?

这还是个孩子啊!青春期最少还有个几千年的孩子啊!

当然,心底吐槽归吐槽,李长寿还要继续与赵得柱传声笑谈。

作为一名普通权臣,也要讲点职业素养,欺上瞒、咳,用一定的话术,让天帝顺心舒心,自己后续自不会缺了功德。

他们刚出东天门,就遇到了敖乙带着大批龙族兵将赶来天庭献贡,东海龙宫的效率也是颇为惊人。

敖乙见李长寿后,原本黯淡的眼神顿时来了亮光,开口喊一声“教主哥哥”,嗓音略有些沙哑。

李长寿迎了上去,拿了一枚养神的丹药给敖乙,不提龙族的灾祸,只是问道:

“心情可恢复些了?”

敖乙勉强笑了笑,点头答应一声,又后退半步,对着李长寿做了个道揖,并未再说什么感谢的话语。

李长寿道:“将上贡之事交给旁人,你随我去外面走一趟吧,也散散心。”

“哥哥,”敖乙并未立刻答应,反而低声道,“族人大多尚未安稳,我想现在多陪陪他们,四海还有零星战事……”

“耽误你半日功夫罢了,”李长寿温声劝着,“你若自己都振作不起,如何能安慰别人?”

一旁龙吉开口道:“道友,莫逞强了,你也需人开解呢。”

敖乙轻轻叹了口气,对龙吉做了个道揖,称呼一句殿下,答应了一同外出散心,让龙族送贡品的兵将自行入东天门。

李长寿又道:“临去前,你且对着凌霄殿叩首拜谢,莫要多问。”

“是,”敖乙不问其他,撩起战裙下摆,对着凌霄宝殿的方位磕头三拜。

一旁赵得柱含笑点头,又低头看了眼此时的化身,眼底也是有点小郁闷。

算了。

当个被生灵敬仰的天帝,也挺不错。

……

三个时辰后,幽冥界,酆都城东侧雄关。

这‘一线天’侧旁的悬崖顶端,两个酒饱肉足的壮汉抱着各自的头套,倚着大石仰躺在那。

哼一声回味无穷,咂咂嘴口齿留香,努力嗅一嗅,尽是些满足的味道……

“马,咱们啥时候再去找水神?

跟着水神到处逛荡,比在这里闷着,简直不要太舒服啊,哞~”

“没带头套加什么叫唤声!

龙族这次被西方搞的好惨,西方不愧是两位圣人老爷的大教,下手之黑,比那些妖祖宗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牛头嗤的一笑:“还不是被水神给破了?

海眼被撞开又咋地,不也是被堵住了吗?

话说回来,水神好强,污泉都能堵。”

马面拍拍自己肚皮,嘀咕道:“应该只是稳定住了,还是会有隐患吧……嗝。”

正此时,一缕传声入耳:

“两位道友……”

牛头马面眼一瞪,立刻跳起来,手忙脚乱带上头套。

“水神!”

“是我,一别几日,两位可安好?”

牛头马面用力点头,两人朝着东边张望,很快就……

想起了他们元神不是很强,探查范围有限。

此时牛头马面只能看到,头顶上方有大批魂魄、真灵自远方飘来,山崖下有几个炼气士驾云而行,是来阴司办事的生灵……

李长寿的传声再次飘来,带着几分笑意:

“两位,我此刻还在万里之外,正带着一位天庭大将赶过来。

这位将军来历非同小可,来地府也是为了查看地府状况如何,他在玉帝陛下那说一句话,比我说十句都管用。

地府若有意入天庭管辖,得天帝护佑,这次还需好好表现、小心应对。”

牛头马面闻言精神一震,哥俩对视一眼,眼底满是喜色。

牛头喊道:“快!马你去通知大巫祭一声,把城里氛围搞起来!哞!”

“咴儿!”

马面扭头急窜,一步跳出数百丈之远,在山崖上方发足疾奔,还不忘拿出石梳,梳理着自己柔顺的鬃发。

牛头搓搓大手,跳到下方关卡,扯着嗓子吆喝几声,让此地镇守的数百巫忙碌了起来,也将那几名正要过关的炼气士吓得不轻。

待李长寿驾云,带着赵得柱、龙吉、敖乙飞到千里之外,被牛头发现了踪迹,牛头扭头呼喝:

“鼓来!”

几名巫族壮汉扛着一口破旧的大鼓向前,牛头拿起鼓槌,擂了一段巫族战鼓。

轰隆隆……

酆都城各处响起鼓声,小半个幽冥界都被震动。

李长寿远远瞧见,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赵得柱传声笑道:“长庚,看来你已在地府做了不少布置。”

“陛下误会了,小神什么都没做,”李长寿传声回道,“是地府听闻龙族归顺天庭,又知天帝仁义,想主动入列罢了。”

赵得柱顿时笑眯了眼,却是……误会的更深了些。

两人身后,龙吉瞧了眼敖乙,小声嘀咕:

“老师一路上都在传声呢。”

敖乙点点头,并未回话,清秀的面容上露出几分思索。

驾云飞到那一线天之前,李长寿刚落下云头,就听数十名巫族一阵‘乌拉乌哇’的乱叫。

巫们脱下阴司阴差的布甲,裹上兽皮、收敛浑身血气,伴着鼓点翩然起舞,献上了一段力量感十足的群舞。

待这些巫族跳完退开,赵得柱抚掌颔首,颇为中意。

“哞!让路!亮笔墨!”

牛头招呼一声,把守关卡的众地府阴差齐齐转身,在两侧举起了十只大石,上面用不知哪来的血,写着十个大字:

地府欢迎你!

轮回没问题!

“噗!”龙吉忍不住掩口笑出声来,敖乙也露出淡淡微笑。

赵得柱也露出和煦的微笑,与李长寿一同向前,坐上了地府准备好的……牛车。

这次,牛头亲自在前面牵牛,还没踏出这一线天之地,就为两人热烈介绍起了幽冥界的‘旅游胜地’。

李长寿笑着问:“怎么不见马面道友?”

“他去前面准备了!哞!”

牛头随口回了句,恰好牵着牛车走出一线天,离开了大阵封禁。

前方忽有一阵阴风吹来,各处响起阴恻恻的‘娇笑’声;

又听远处奏起了悠扬的哀乐,伴着这凄凉的乐声,漫天遍野飞来一道道倩影。

她来了,她来了,她们带着僵硬的微笑、森森的阴气,齐齐飞来了!

她们提着花篮,洒下一片片彼岸花的花瓣……

她们哼着歌谣,像是凡俗流传的勾魂曲调……

“水神,咋么样?”

牛头得意的一笑,“这可是我们地府最高接待规格,这些不够还能再找!多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