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守口如瓶(这玩意还有续集)全文阅读

一见赵大爷匆匆而来,李长寿算了算日子,已是大概‘猜’到了点什么。

如果所料不错,必是穿衣换了一个风格的金光圣母,偶然昏倒在了罗浮洞附近,被回家的赵大爷凑巧发现,连忙带回洞内救治;

而后两人独处,赵大爷在某个瞬间,像是灵光一闪突然开窍了那般,捕捉到了金光圣母的女子之美……

等回过神来,赵大爷发现自己心底这种没有体会过的微妙情绪,有点不明所以,赶紧找人商议……

猜测!

以上这些,只是李长寿基于对赵大爷性格的了解,做出的合理猜测!

绝对不是什么锦囊妙计!

毕竟李长寿对赵大爷如此敬重,对截教仙人们如此‘感激’,又反感掺和进旁人因果……

赵公明急步走来,拉着李长寿的纸道人坐在座椅上,先是皱眉一阵欲言又止,后对李长寿说出‘实情’……

嗯,果然就如李长寿所猜测的那般。

“长庚!

我还以为金光师妹与人斗法受伤了,就将她带回洞内,为她疗伤……结果……

长庚,这可如何是好?

此前倒是没觉得半点,但突然间……”

赵公明满脸纠结,美髯都打起了结,“此刻金光就在我洞府中,火灵师侄已经过去照料,我这才跑了出来。

这若旁人问起来,我该如何解释?”

“照实说不就是了?”

李长寿笑着反问了句,一旁有神使送茶,李长寿用仙力将茶杯托来,示意那神使离开。

赵公明略有些纠结,沉吟几声,叹道:

“此前没觉得,今日突然一见金光师妹,她只是换了身衣裙,我竟觉得像是换了个人一般……

这感觉,当真,当真有些奇妙。”

李长寿端着茶杯抿了一口,稍作思考,笑道:

“老哥你觉得炼气士之道侣,具体是怎么回事?”

赵大爷顿时笑眯了眼,清清嗓子,朗声道:“无非就是……

一个说‘仙子,我送你回去’,另一个说‘道友,我送你回去吧’,然后两人目光相对,旁若无人,临走依依惜别……

啧啧啧。”

李长寿有些哭笑不得,言道:“我与云霄仙子还算不得道侣,大半是因上次桃花林之事。

老哥,远古时便有修道‘法财侣地’的说法,那时道侣之意十分纯粹;

上古末期时人族兴起,人族练气士的道侣多为夫妻,故有了凡人夫妻之意。

我与云霄仙子哪怕成了道侣,也是坐而论道、闲谈打趣、互相扶持。”

赵公明闻言不断点头,又道:“但我一直感觉,金光好像不是要跟我做这种道侣……

而且金鳌岛上结成道侣的那些家伙,天天也都在关心子嗣什么的。”

李长寿:……

“那,这个问题就很麻烦了。”

赵公明忙问:“长庚啊,我这次该如何与金光言说?”

李长寿放下茶杯,正色道:

“感情之事,顺其自然就好,而且个中变化也难以说清,上次老哥你还对金光圣母毫无感觉,今日却跑来对我说……

唉,金光其实也挺不错。

老哥,你这让我确实很难做,你要先确定自己的心意,是拒绝,还是接纳,是有意,还是无意;

然后我才能帮你不是?”

“长庚所说颇为有理。”

赵公明抚须长叹,仔细思索,而后缓缓摇头。

“到此时,我竟也有些糊涂了!

长庚你可有正事要忙?若无正事,不如陪老哥我外出走走、散散心,也让我想办法理清自己心意如何。”

李长寿心底一动,道:

“我刚好要去北俱芦洲探访巫族之地,老哥不如与我一同去北边走走?”

“行!”

赵公明痛痛快快答应了声,此时只要不让他回罗浮洞,去哪都无事。

李长寿让赵公明暂且稍等,自己施展土遁去了下方纸道人库,拿了些微纸道人以作备用,这才与赵公明一同踏上北洲之行。

李长寿不得不承认,他确实存了,让赵公明提前进入天庭做仙神的想法,如此或可帮赵大爷规避封神大劫。

但这想法成功的可能性极低,李长寿也不敢过多算计,只能顺势而为、做个引导。

先让赵公明对天庭留下足够多的好印象,这样后续才有更多操作空间……

没办法,【赵公明之死】,完全就是道门由盛转衰的转折点。

李长寿分析封神走势分析的越多,越觉得赵大爷难救,哪怕此时自己已经收走了落宝铜钱、帮赵大爷混了点功德,依然没几成把握。

毕竟,还要考虑‘命数’、‘劫难’、‘运势’这几条线的收束之力……

最大的命门——钉头七箭书,此时尚在陆压道人手中。

说到陆压道人……

最近黑豹夫妇也不敢乱拜了,陆压的牌位也撤掉了,倒是不知陆压道人现在状况如何。

云路上,李长寿笑着问:“赵大哥,你对圣人娘娘所知可多?”

正心事重重的赵公明随口答道:“人族圣母,紫霄宫中听道客……

长庚为何突然有此一问?”

“只是突然想到,”李长寿负手而立,看着远处急速后退的一条条山岳,“若是此时人族与妖族爆发大战,不知圣人娘娘会照顾人族,还是偏心妖族。”

赵公明道:“长庚你多虑了,圣人老爷如何会管这些小事?”

“也对,”李长寿笑着应了声,继续与赵公明闲谈说笑,不疾不徐赶往北俱芦洲。

与此同时;

峨眉山,罗浮洞。

一朵白云匆匆飞来,熟门熟路地进了外围大阵,抵达洞门口,对着里面喊着:

“公明师弟,公明师弟可在家中?”

就听洞内传来一声轻咦,环佩灵玉叮铃作响,火灵圣母自洞内款款而来;

她一袭长裙宛若火焰凝成,高挑身段、修长的脖颈,面容也是颇美。

火灵圣母抬头看去,见洞前云上站着一名身着土黄色长袍的老道,纤指在袖中轻轻掐弄,迅速想起这人是谁。

“截教火灵,见过黄龙师叔。”

——按三教弟子的入门顺序,火灵圣母的师父多宝道人拜师三清,是在黄龙之前。

黄龙拱拱手,皱眉道:“公明师弟可在洞中?”

火灵圣母笑道:“赵师叔有要事去寻海神……不对,是去寻水神了,托我在此地看家,黄龙师叔可有什么指教?”

“水神……”

黄龙真人不由眉头紧皱,看着手中握着的玉符,颓然一叹。

此前好端端的,他闭关作甚?!

这么多年没来修道感悟,偏偏是在东海出事之前,就突然来了这般感悟,错过了水神给的传信,没能去四海相助……

他来寻赵公明,便是想让赵公明陪着自己去安水城走一遭,问问可有什么‘补过’之法。

自己过去,当真没这个面皮!

念及于此,黄龙真人又叹了口气,道:

“既是如此,贫道这就告辞了,多有叨扰。”

言罢,黄龙真人对火灵圣母做了个道揖,就此离去。

‘奇怪……’

火灵圣母轻轻眨眼,略微摇头,转身回了罗浮洞中。

那里,还有个装伤不敢乱动的仙子,等着她回去商议接下来该如何行事。

西牛贺洲,灵山,一处树荫下。

一头奇异神兽正低头诉说着,刚刚火灵圣母与黄龙真人的简单对话。

这神兽其他先不论,便是外形就颇为不凡,虎头龙身狮子尾、犬耳独角麒麟足,趴在那也有三丈多高。

在这神兽脚下,有个青年道者盘腿打坐,身着破烂长袍,此刻正缓缓睁开眼眸。

“火灵圣母,在罗浮洞中?”

这道者微微一笑,道一声有趣,拿出一枚玉符,在其上写了几句话语。

他身后神兽又开口问道:

“主人,为何要用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手段算计?”

“算计罢了,何分上得了台面,上不了台面?”

这青年道者将玉符轻轻一推,玉符化作一束流光,飞去灵山另一个角落。

他修长的手指宛若女子纤指,不染尘埃,十分秀气。

“能达成目的,便是好算计;

若只是一两句话语,就可试探阐截两教缝隙如何,还可诱发更多算计之处,那何乐而不为?”

“是,”那神兽应了句,脑袋缓缓沉了下来。

青年道者再次闭上眼眸,静静打坐,他背后有一朵浅蓝色的莲花盘旋,一缕缕祥和的道韵,在各处蔓延开来。

……

北俱芦洲,洪荒部洲之一;

北接北海,南承中神洲,其上被经年不散的毒瘴所覆盖,各处暗无天日。

昔日上古大战,巫妖衰败,巫族为避免族灭,立下誓言,永居北俱芦洲。

而后剩余巫族尽皆进入苦寒北洲之中,延续至今,不知还有几何。

人族大兴后,北洲渐渐成为人族练气士的‘天然宝库’,此地虽多毒虫,也多灵药,而在北洲和中神洲的边界,妖族肆虐,妖国林立。

此地虽危险,却也有机缘并存。

李长寿为了帮师父渡劫,曾冒险来了北洲一次,当时却只是在外围活动,修为太低,不敢太入内。

这次前来,李长寿倒是不用准备那些符箓和丹药了。

且不说自己来的只是纸道人化身;

就说身旁跟着的这位,能打能躺的截教大弟子……

怕啥。

赵公明掐指推算,又主动散开自身威压,驾云带李长寿赶去北方。

这一路,毒虫息声、毒兽埋头,平日里再嚣张的凶兽妖魔山大王,也只能装作没看到高空中飞过的人影。

毒瘴渐浓,而后渐淡;

不多时,李长寿看到了一片又一片的北元寒松,便知这已快到巫族居住之地了。

又想起了那次北洲之行,与有毒的有毒师妹在洞中等候门内仙人支援,她还问自己烧的北元寒松木有何作用。

或许便是盘古大神冥冥中对巫族的庇佑,在巫族进入北洲后,这般可以隔绝毒瘴的北元寒松便被巫族发现,也成了巫族抵御瘴气的屏障。

仙识扫过各处,李长寿发现了一条长长的‘北元寒松防护带’,横亘五六千里,宽数百里。

在这防护带之后便是一片荒原,李长寿本以为能看到几个强盛的巫族部落,但所见,尽是废弃石屋与营地的残迹。

赵公明低声感慨:“巫族日子不好过啊。”

“不错,”李长寿叹了口气,“盘古大神血脉所化,何以至此。”

“这里面事多了,”赵公明摇摇头,“往事已矣,现如今巫妖二族都已没落。

不过,比起巫族来说,妖族是真的走运。”

李长寿想了想,道:“不尽然。”

“哦?”赵公明正色道:“妖族如今虽不如人族,但也有点中兴的样子,各处妖王不断,且还藏了许多老一辈妖族高手。

而且,妖、灵本就难分,我们截教这边,不少同门与妖族高手也都沾亲带故。

妖族如何不稳?”

李长寿笑道:“妖族气运何在?”

“这个……”

李长寿又道:“巫族气运有六道轮回盘保着,身化六道的大德后土,为巫族留下的是一团火苗;

妖族气运早已崩碎,如残火余烬,如今全靠底蕴撑着;

圣人娘娘终究是人族圣母,所关照的也只是部分妖族。

而且……”

赵公明眨眨眼,“莫要卖关子。”

李长寿淡定地一笑,“天庭接下来会招兵买马,操训天兵,首先要被拿来开刀为天庭立威的,就是妖族。”

赵公明抚须笑道:“不愧是天庭大臣,老弟当真霸气。”

“老哥,天庭必将是三界主宰,这是天庭的天数,”李长寿笑道,“如今天庭刚起步,已得龙族相助。

稍后,只需稳步发展,几乎每百年、千年就会变个样。”

赵公明缓缓点头,对此只是认真听着,却……

没有半点动心的表现。

李长寿:……

劝不动,下一个。

且说正事。

李长寿和赵公明闲聊间,已经到了一处较大的巫族部落;

低头看去,这可能都不如南洲俗世一座小城的巫族聚集地,总算有了些许生机。

十几个裹着兽皮的孩童,各自扛着腰身粗细的大树,在那嬉笑着、奔跑着,撒着欢儿,时不时打飞几块半丈直径的圆石……

赵公明笑道:“下去看看?”

李长寿想了想:“赵大哥,咱们不如找个地方小酌一杯?”

赵公明不明所以,但也并未拒绝。

当下,李长寿驾云落在林间,熟练地架起了烤架、拿出了一大块被冰封的美味灵兽肉,低头忙碌了起来。

不多时,这林间飘起了诱人的肉香,那十几个原本在玩石球的孩童闻香而来,在林边远远地张望。

李长寿耳尖一动,就听风语咒中传来巫族言语。

稍微推算,心底便明白了这些话语的含义……

“快去找爹娘他们来!又有妖族来这里投毒了!”

……

昆仑山,某处定时举办的仙宴上。

衣着考究的度厄真人正心神不宁的,与十多位相熟的好友坐在一起,不断想着上次自己酒后失言,导致人教大法师风评被害之事。

以后可不能乱喝酒了……

“道兄,道兄?”

一旁传来呼喊声,度厄真人连忙露出笑容扭头看去,却见自己相交数千年的好友,正端着酒杯凑过来。

这人压低声音笑道:“大事,有大事了,刚从玉虚宫那边传过来,说是黄龙真人对人抱怨时所说。”

“哦?”度厄真人不由来了兴致,“哪般大事?”

“这事是关于截教外门大弟子和圣人老爷徒孙,可不敢胡乱外传!”

“放心,贫道你还不知吗?绝对守口如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