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三百四十二章 愿,为苍生顾!全文阅读

“敖乙……敖乙!”

东海龙宫外围,龙族与海族叛军一处激战之地;

数十万生灵在方圆数百里的海域上下,拥堵、厮杀,在海面掀起了一层层波浪。

此地不过是东海战局外围的十多处战场之一,海族叛军仿佛陷入了疯狂,龙族以仙蛟兵与虾兵蟹搭建起的防线,也颇感压力。

敖乙就在此地,带着数百仙蛟兵精锐,在敌军从中左右奋杀。

突然听到李长寿传声,敖乙身形立刻退入仙蛟兵包围中,在怀中取出一只锦囊。

锦囊打开,一只纸人在其中跳了出来,化作了一青年道者的模样……

“教主哥哥?”

敖乙见这纸道人眉头紧皱,忙问:“怎了?”

李长寿毫不废话,定声道:“北海海眼大法师已去,纵龙族有损伤,海眼无恙。

南海海眼对方攻势虽强,但并无半个厉害人物。

东海海眼危矣!

快通知你父王,东海所有高手封震海眼附近乾坤!”

敖乙明显怔了下,动作却十分迅速地,在怀中取出一枚玉符。

可他还未来得及激活玉符禁制,此地正厮杀的数十万生灵齐齐停顿了一瞬,随之,整片海域开始轻轻晃动。

大道震动,乾坤震颤!

李长寿和敖乙对视一眼,敖乙那张清秀的面容变得毫无血色,“哥哥……”

“别怕,只是第一步迟了。”

李长寿露出少许微笑,笑容中满是自信,“也无妨,你抽调此地半数龙族高手,赶去海眼支援。

海眼处远古战龙不少,定能支撑一段时间。

莫急,此事我已有应对之法,将我这纸人带在身旁,我随时与你说下一步该做什么。”

“嗯!”

敖乙眼中顿时多了几分冷静。

他额头犄角轻轻闪亮,一声龙吟远远荡开,正在各处砍瓜切菜的数十名龙族高手立刻转身,化作苍龙身形,朝刚刚乾坤震颤之处疾驰。

李长寿的纸道人已经化作了纸人模样,钻回了敖乙袖中;

敖乙将此地指挥大权交给副将,随之化作青龙本体,追向前方族人……

与此同时,南海与东海交汇之地,那条在海中急窜的流光中,李长寿心底正轻叹。

刚才不过是安慰敖乙的罢了。

应对之法,李长寿有,但此时已来不及发挥……

这次西方教的报复,动用了西方教真正的底蕴,东海海眼处的局部力量对比,此刻想必已经失衡。

也不用想必,根据纸道人此时所捕捉到的情形,局势完全脱离龙族掌控。

刚才波及了十万里的乾坤动荡过后,东海海眼附近出现了十多条裂缝,飞出一条条缠满血气的黑鳞蛟龙。

修罗秘术,血海污秽!

这些蛟龙此刻源源不断涌出,根本不知有几何。

而在这些黑鳞蛟龙中,更是掺杂着一只只六臂、八臂血海修罗。

这还不算……

在海眼附近百里内,数百上千披着斗篷的黑影诡异现身,配合此前一直在游斗的那批最先登场的西方高手,竟开始对东海龙宫众龙反向压制。

妖族、修罗族、远古凶兽……

西方教阴暗面中的那些势力,此刻竟齐聚东海!

见此状,李长寿心底只能道一声:

‘西方有高人。’

业障缠身的妖族、修罗、凶兽,都已为天道所弃,便是他们承受一部分破坏海眼封印的因果,处境与此时并无区别。

西方教从未承认过这些凶灵是灵山所属,今日之事也不会牵扯到西方教身上,却又能威慑今后那些不服西方之人。

顺便,还能取走龙族积累……

【自己此前,是否有些小觑了西方?】

李长寿心底自我反省,却发现,自己并未对西方有半分小觑,反倒一直足够谨慎。

就算是局势需要他站出来怼西方,也会留下一条退路。

这次失控,一是因西方本身实力够强,此刻被统合了起来;

二也是西方教突然行事风格大变,从此前那般自傲自满,换成了此时的狠绝果断。

李长寿当真想知晓,此时在背后主持这一战的西方教高人,到底是哪位……

圣人亲自策划?

若如此,自己此时应该,已经接到了太清老爷的提醒才对。

此时的博弈,显然没有上升到圣人层面。

心底将这些念头都压了下去,李长寿不断思索对策,水遁之法也已发挥到了极致。

但他此时已经看清了东海海眼处的形势。

龙族已然失守!

大批黑鳞血蛟在那些裂缝中涌出,径直攻向海眼处。

海眼深坑中,边缘位置最先飞出数十条老龙,主动向外迎战;

但当这些老龙外出时,海眼明显轻轻一震,此刻堵海眼的众龙,顿时承受了更大的压力!

外围鏖战的众龙族高手要回援,但修罗、妖族众高手向前迎击,用前后夹击之势,将龙族高手的回援彻底截断。

那些远古战龙虽实力强横、出手凶狠,可一来在海眼处不敢爆发龙力,二来那些黑鳞蛟数量当真太多,接战片刻,老龙们已是被撕咬地遍体鳞伤。

蚁多咬死象,蛟多可灭龙。

黑鳞蛟身周缠绕的血气,似乎也是剧毒,不断渗入这些老龙的伤口……

老龙们构起的防线近乎顷刻就破,这些战龙只能迅速后撤,又在海眼之上,用自身生命本源,撑开了一层厚厚的防护壁垒。

——此地布置的众多大阵,在此前第一波西方凶灵偷袭时,已被击破。

此时李长寿在局外看来,西方教的这次算计,三处战局一环扣一环,阳谋阴谋并重。

而导致此时局面,让龙族如此被动,正是因龙族未遵李长寿的布置,把实力一股脑拿了出来,被对方直接套住。

——李长寿对此也表示理解,此刻已经开始想,海眼如果真的被破,自己还能做什么。

东海海眼处。

一条条黑鳞蛟前赴后继,撞击、撕咬,宛若疯魔。

临时撑开的大阵眼看就要坚持不住。

李长寿有些不忍继续观察此地,侧旁突然传来一声高亢的龙吟……

一条苍老的青龙撞开数十道围攻他的黑影,竟在转瞬间化作数万丈长短,庞大的龙尾一扫而过,海眼上方的黑蛟瞬间被扫清了小半!

龙王,敖广!

也正此时,一条乾坤缝隙中跳出了一道魁梧的黑影。

这黑影在海水中迅速膨胀,直接化作了一头三首黑蛟,他庞大的身躯竟不逊于东海龙王,将龙王直接自海眼上方撞开,两者迅速在海底厮杀成一团。

一头又一头体型庞大的黑鳞蛟,出现在了海眼上方,不顾一切朝着海眼冲去!

李长寿仿佛听到了这些黑鳞蛟的怒吼,仿佛听到了他们无数岁月来的不甘……

他们,只是龙族精心挑选出的兵种;

他们,只是龙族的护卫,是真龙的仆从,不配拥有任何尊严。

骄奢的龙族子弟,可随意取他们性命;

哪怕修为再高、实力再强,都要在那些窝囊废龙族面前跪下……

甚至,当实力达到一定层次,他们会被废掉修为,化作种龙,去生育、去繁衍,为龙族提供更多蛟龙的龙蛋。

那些龙蛋,他们的子嗣,大半都成了无用的废品,成为了那些资质出众黑鳞蛟,成年时厮杀的第一个对象……

鞭笞、喝骂;

隐忍、沉沦。

他们是龙族的兵刃,却也是有血有肉的生灵!

生灵!

厮杀中,三首巨蛟并非龙王对手,迅速败下阵来,一条脖颈已被龙王一口咬住!

“敖广!”

那三首巨蛟仰头怒吼:“你们龙族,必将终结于蛟之手!”

而后这巨蛟猛烈一挣,左侧脖颈直接断掉,洒落一蓬蓬鲜血!

这三首巨龙却趁势转身,再次冲向海眼深坑!

龙王龙躯摆动,立刻要冲上去阻拦,但那三首巨蛟身周涌出无边血气,这血气凝成一头一条血色苍龙,将敖广阻拦了两个呼吸!

这点时间,已然足够。

龙王眼中透出满满的绝望!

那三首巨蛟的庞大身躯,朝着海眼急速坠落!

一条条黑鳞蛟化作乌光飞来,在这巨蛟身周环绕、纠缠,宛若与这巨蛟融为一体,转眼就将黑蛟化作了一团巨大的‘黑球’!

那大阵,一触即破!

海眼之中的群龙怒吼,每一条龙的龙躯迸发出强烈的光亮,宛若连接成了一团大网……

敖广化作的万丈苍龙发出震动东海的怒吼,奋不顾身在侧旁撞向巨蛟,但已是来不及阻拦……

突然间,一张水火太极图出现在海眼上方,在海水中迅速凝成!

李长寿见状心神一震,大法师来了!

正此时,海眼上空那交错的乾坤裂缝中,一抹剑光闪过,一把银光闪耀的宝剑,竟将大法师凝出的水火太极图直接斩断!

这剑光划过之处,乾坤再次裂开缝隙……

一剑之利,可破乾坤!

李长寿还在纳闷这剑是何物,心底已经响起了塔爷兴奋地呼喊声。

“元屠剑!卧槽,那是元屠剑!

快,上去让它砍咱两下,咱多少年没感受到疼是啥感觉了!”

李长寿:……

来不及吐槽,李长寿遁法停下,此刻已是在东海龙宫附近,距离那海眼不过数万里。

但他已来迟半步。

黑鳞蛟揉成的庞大的肉球,已撞开了海眼处的‘龙躯堤坝’。

苍龙悲鸣,天地变色,海眼处突然出现无边血光,一股股强横之极的海流涌出!

这一瞬,洪荒五部洲都是轻轻一震。

自己过去,还能做什么?

李长寿站在那,陷入了沉思,身形一闪,径直出现在东海上空,化作一朵白云,朝着海眼方向眺望。

那里,缓缓拱起了直径数千里的水球,若从高空俯瞰,仿佛东海化作了一口清泉,海眼处便是泉眼。

无边海水从海眼中涌出……

道心一震,李长寿心底浮现出了一幅模糊的画面。

东海海眼爆发,东海掀起漫天巨浪,席卷整个东胜神洲、大半南赡部洲,生灵涂炭!

‘天道,不管吗?’

李长寿抬头看向天空,目中满是疑惑,随之又有明悟。

污泉,本是开天之业障所凝,又糅杂天地对生灵之怨,这是万灵的因果。

龙族只有替万灵承受这般因果,才能抵掉他们当年破碎洪荒的业障……

【自己此刻能做什么?】

李长江寿心底飞速思索着。

若是真的发生自己刚才所见的那般惨剧,与人族关联密切的道门圣人老爷,此时必然已现身……

换而言之,定有办法堵住海眼。

龙族莫非今日必然要牺牲大批龙族?又要重复远古时的惨剧?

若真如此,投效天庭毫无作用,自己岂非也对龙族失言……

忽听……

“教主哥哥……海眼,海眼破了。”

李长寿道心一紧,分出半数心神,落在敖乙身旁。

追随敖乙的数十条苍龙,此刻都漂浮在海水中,龙眼满是茫然,心底浮现出几幅画面。

李长寿的纸道人化作青年道者,出现在敖乙身侧。

敖乙也下意识恢复了少年人形,眼圈泛红,突然留下两滴眼泪。

“哥哥……”

敖乙下意识朝着侧旁抓握,李长寿立刻抬手,反握住敖乙的手掌。

“我在。”

“海眼破了,”敖乙呼吸似乎有些困难,低声道,“我刚刚看到,看到父王在拼命想去堵住海眼,却被海眼不断冲开,鳞甲都是血……

还看到海浪将大地淹没,陆上生灵死伤无算,无数紫霄神雷将我们族人劈成灰飞……

又看到无数族人朝着海眼扑去,却被海眼撕碎……”

果然如此。

天道之意,便是龙族用命去填。

这就是天意,这就是天道;

哪怕龙族已归顺天庭,算是为天道打工,却依然不能更改自身宿命……

“哥哥!”

敖乙目中已经没了迷茫,清秀的面容上带着泪,此刻却对李长寿露出少许笑意。

他松开李长寿的手掌,后退两步,对着李长寿做了个道揖。

“这么久了……

谢谢。”

言罢转身,口中发出一声高亢的龙吟,周遭那数十条看到了相同画面的苍龙,毫无迟疑,再次朝着前方疾驰。

但……

敖乙刚要化作龙身,脚下一晃,双眼无力地闭上,躺在了海水中。

前方那些苍龙豁然回首,李长寿已向前,将敖乙扶住,朗声道:

“各位,若信得过我水神,敖乙性命我来护住。

敖乙要去尽的那份责任,我以化身代之!”

这数十条苍龙身周光芒涌动,各自化作人形,对着李长寿深深做了个道揖,而后一言不发,又化作苍龙,全速扑向了海眼处。

不只是他们……

东海龙宫中飞出数千条苍龙,多数并无太高战力,此刻却头都不回……

东海各处厮杀之地,一条条苍龙不顾负伤脱离战团,转身朝着海眼处全力疾飞……

如飞蛾扑火,却是神志清醒的飞蛾扑火。

而在南海、北海、西海,或多或少,能赶去东海支援的龙族,立刻朝着东海海眼赶去……

此刻,那些始作俑者,那大批西方教派来的凶恶生灵,堂而皇之地朝着而远处散开,通过各处挪移阵、乾坤缝隙,迅速离开东海海眼。

而北海、南海激战之地,那些西方教高手丢下小半炮灰殿后,同样迅速撤离。

东海龙宫不远处的海底突然塌陷,东海龙宫最大的宝库不翼而飞……

西方的目的,已达到了。

“退了吗……”

李长寿心底压下火气。

不得不说,背后主导今日这一战的,还真是个狠人。

感慨无用,还是多想想如何帮龙族吧。

李长寿仙识扫过各处,看着海眼激流中,那一条条扑上去又被瞬间推开、撕碎的龙族之影……

堵不住,拦不下,但依然拼死向前。

龙族几乎失去理智,陷入疯魔,若他们不去堵,龙族族灭便在数日之间!

李长寿又看向了海眼上方的空中。

那里,东木公带着十万天兵冲出海面,在高空集结。

不能等了,多少也要做些什么。

右手一翻,一杆铁棒被李长寿握住,这铁棒轻轻震颤,仿佛在对他倾诉。

可以吗?

李长寿看不到成功的希望,但自身却也不会受损,有这根铁棒,联想到铁棒今后可大可小的特性,或许能为龙族搏一搏那一线生机!

大道五十,天衍四九。

这根铁棒,可是龙族遁去的一?

“木公!”

李长寿自白云中现行,一声大喝回荡在方圆万里!

他白袍飘舞,白发飞扬,头顶现出玄黄塔,左手扣住乾坤尺,脚下迈步,身影在高空之中连续闪烁,飞速赶往海中‘涌泉’。

东木公不由大喜,高呼:

“水神来了!”

木公话音未落,李长寿已是出现在千里之外,身影再次闪烁两次,径直站在海眼正上方。

怎么做?

李长寿看着手中的铁棒,低喝一声:

“你若有灵,当显灵性!”

这铁棒轻轻震颤,挣开李长寿掌控,在李长寿面前竖直悬浮,铁棒骤然变粗变长,化作半米直径。

‘仙力。’

心底凝出了模糊的字迹,李长寿毫不含糊,一只手掌抵在这铁棒上,仙力涌入其中。

铁棒骤然膨胀,把李长寿都顶飞了出去。

李长寿请出玄黄塔,悬于头顶,立刻跳到了铁棒上方,双脚踩下。

闭上双眼,体内仙力源源不断地注入铁棒!

长,长,长……

大,大,大!

不过转眼,铁棒化作千丈高,直接贯入下方涌泉!

还不够。

李长寿袖袍飘舞,就听咧咧响动,一只只纸人飞出,转眼化作了各类人形,迅速在铁棒上方悬浮,将储存的仙力倾注入铁棒中。

铁棒膨胀的速度更增数倍!

少顷,一根直径已达三百里的铁棒,耸立于天地间,上方接连云雾,下方探入深海,插在‘泉眼’正中。

李长寿轻轻吸了口气,此时铁棒已经达到了它自身的极限。

他猛地跺脚,这铁棒立刻朝着下方沉去,但只是沉下短短三百丈,李长寿就感觉到了下方传来的那股巨力。

海眼此刻爆发出的力量,远超李长寿所想!

轻轻吸口气,李长寿身周灵光闪烁,周遭那些纸道人立刻起身,配合他齐齐发力。

定海神针,再次被压下百丈。

“水神!我来助你!”

木公一声轻喝,身形自高空落下,浑身仙力涌动,双掌摁在铁棒之上。

铁棒……象征性地轻轻一颤……

“我也来!”

卞庄收起九齿钉耙,直接撞到定海神针上端!

“我来!”

“快来助水神一臂之力!”

道道身影自高空扑下,天将、天兵,收起兵刃、运转全身仙力,自上而下推在这根神针上。

正此时,海中传来阵阵龙吟,一条条苍龙破水而出,在空中翱翔半圈,飞速扑向了这铁棍上方。

数百条苍龙飞到高空,正面压下;

数百苍龙扑到铁棍周遭,稳定铁棍平衡,并朝下用力拉扯。

定海神针顿时迅速下沉,海眼中涌出的汹涌海流,竟被这根铁棍从中分开!

一股股功德之力在铁棍各处流转;

东天门处射来一道金光,注入这铁棍之中,铁棍顿时光芒大作!

越来越多的苍龙飞出海面,扑向铁棍。

早已浑身是血的东海龙王,托着他庞大的身躯飞出海水,却耗尽力气昏迷,又直接沉入深海……

这一线生机,是李长寿给的,也需龙族去争、去拼!

正此时,一抹剑光闪烁,拉出万丈剑芒,径直劈向这根铁棒。

李长寿轻哼一声,头顶玄黄塔刚要有所动作,却见金光一闪,一口宛若‘地动仪’般的金桶现身,将剑光硬挡下。

混元金斗!

一抹白影自混元金斗后方转出,俏脸微寒,灵眸如电,素手轻摇间,那金桶射出一道金光劈向虚空。

云霄仙子!

就听一声闷哼,高空中大道震颤,一道虚影低头喷血,狼狈逃窜。

云霄立刻就要追赶,但又想到了什么,停下身形,收起混元金斗,身影一闪出现在李长寿身旁。

她素手朝着下方轻轻按压,原本已停滞的定海神针,此刻再次下沉一大截!

但,离着海眼越近,冲出的海流力道越强,神针下端距离海眼只余数十丈,却分寸难下。

已有实力不足的龙族、天兵开始耗尽仙力……

原本阴沉的天空,突然变得明亮了起来!

李长寿仰头看去,却见空中有二十四颗湛蓝色的星辰,排成某种玄妙阵势,将定海神针包围其中,朝海中迅速落下。

那身着铠甲、蓄着美髯的道者,此刻正负手而立,身周不断涌出浩瀚法力,面容肃穆,额头见汗。

定海神珠!

赵大爷!

“定!”

赵公明忽而一声大喝,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光芒爆涌,方圆千里乾坤宛若冻结,而下方的海眼,竟也陷入了停顿。

李长寿只觉脚下一轻,定海神针猛然下沉,塞入海眼!

噗的一声,赵公明喷出一口鲜血,立刻在高空盘腿打坐。

堵、堵住了?

李长寿心底正疑惑,众龙也是低头看向海中,此时不敢发力,又不敢停下力道。

定海神珠光芒迅速黯淡了下来,化作二十四颗宝珠,飞回赵公明身周盘旋。

定海神针轻轻震颤,众龙族立刻发力,拼命抵住。

海眼似乎……就这般封住了?

但此刻定海神针自身重量镇不住海眼,难不成要一直在这里抵着?

忽然间,李长寿发现了什么。

定海神针上面的功德,在被飞速消耗!

一成、两成、三成……

定海神针不断缩小,下方海眼深坑也在同步收缩!

不过瞬息,海眼缩小了大概十分之一面积,而定海神针之上的功德之力,已然耗尽。

东海安静了瞬息。

轰!

一股更强的力量,自定海神针下方涌出,定海神针几乎被顶出海眼!

功德!

要堵住此处海眼,需要海量功德!

李长寿看着自己的左手,目中有犹豫划过,但很快就下了决断。

把龙族给自己的大功德还回去又如何?

以后再在龙族身上捞回来双倍的香火功德就是!

如此,他也不亏欠龙族什么!

可,哪怕自己全部功德填进去,也只能将海眼封一半,而到时海眼反涌之力将会更强……

“长庚辛苦,剩下的,交给吾来做吧。”

一声轻叹传入耳中,李长寿豁然抬头,看向远处云端。

那里,天庭元帅华日天傲然而立,英俊的面容露着淡淡微笑,身周正涌出道道金光,身上的衣袍尽皆被金光照透。

李长寿着实怔了下,“陛下……”

华日天轻笑着点头,低头看着下方海水。

忽而纵身一跃,化作一束金光,径直射向海眼!

李长寿失声喊道:

“您功德金身已成!何不调天庭功德!”

得来的,却只是一缕渐远的传声:

“迟疑片刻便是生灵涂炭,吾昊天,既为天帝,愿为苍生顾。”

少顷,一层层金光晕开,将天地渲染成一片金色,定海神针在以肉眼可见地速度缩小,下方海眼同步收缩。

半个时辰后……

李长寿、云霄、赵公明、东木公,带着天兵天将,带着数万先后赶来的苍龙,围在海底。

定海神针化作了原本铁棒大小,静静立在一口小小的‘泉眼’中。

泉眼流淌出清澈的水流,这水流十分温柔,填补着东海之水的消耗,无比稳定,蕴着功德。

有龙首老者颤声问:“水神大人,那道身影……”

“是玉帝陛下……器重的一位将领,”李长寿负手而立,淡然道,“他名为华日天,是天庭元帅。”

刚被搀扶回来的敖广,浑身血污,此刻却是一言不发,对着那泉眼缓缓跪下,深深叩首。

周遭的苍龙尽皆化作人形,挨个落在海底,对着那泉眼,那定海神针,那已没了踪迹的‘天庭元帅’,跪伏叩首。

赵公明从后面走了过来,用肩头撞了下李长寿,传声笑道:

“这位小师叔,倒是让我刮目相看。”

李长寿点点头,此刻也不宜露出笑容,只是道:

“天庭,其实也不错。”

云霄仙子眨了下眼,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