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三百三十二章 《安排》:从修行到上天全文阅读

草屋中,灵娥噘着嘴,拿着手帕小心翼翼擦着脸蛋上的水痕。

李长寿歉然一笑,而后便紧紧皱眉、抱起了胳膊,仙识注视着山门外,那浓眉大眼好少年,心底泛起了寿之三联:

咋回事?

不应该啊?

这怎么可能?

这个少年李靖,可是陈塘关总兵?殷夫人的丈夫?三吒的爹地?百分百被空手接……咳,这个可能没有。

难不成,过几十年便是封神?

明显不对!

南赡部洲尚无‘玄鸟生商’,如果从凡人角度来看,封神的主要对象商国现在影子都没!

李长寿考察过许多次了,此时南洲俗世相当于夏末之后群雄割据的状态。

南洲因幅员辽阔,各处发展水平不一,有部分区域还是部落男女‘打昏办证’,发展程度不一而论。

而且,封神大劫发生的顺序,应该是:

【第一步,玉帝感觉自己有被三教弟子冒犯到,去找道祖老爷哭诉。

第二步,道祖老爷招来三清老爷,让三教签押封神榜,用三教弟子把天庭神位填满。

第三步,签押封神榜之后又过了不短的时间,女娲娘娘被商王帝辛一首浪诗冒犯,要对商王施以惩戒,从而引动大劫。

这时,圣人老爷发现大劫应在了南赡部洲俗世王权更迭,阐教采取‘收徒挡灾’策略,截教采取‘封岛不出’对策。】

这个思路,李长寿这些年理了不下上百次,出现错漏的几率无比微小。

而单单上面这些步骤走完,都不只几百年!

李长寿凝视着跪在山门前的少年,不由陷入了沉思的深渊。

稳一手,先不去盖棺定论,自己如今所掌握的信息委实不多。

如何获得更多信息?

倒也简单……

李长寿掐指推算,细细地分析着自己前世的记忆。

迈入金仙境后,前世记忆中许多原本被自己忘掉的细节,若是用推算之法,都能‘回想’起来。

实际上,像大法师这种活了不知多少年的老纯阳,回想遥远的记忆,也是用推算。

很快,李长寿就在自己的记忆中,提取到了有关封神大劫陈塘关李靖的几条讯息。

【李靖,陈塘关总兵,大商重要将领。

其忠君爱国——后来火线投敌,又刚正不阿——也是偶尔怂过。

自称学习道术多年,但修道难成,故选择回凡俗做了将领。——这点与他自称世代镇守陈塘关相矛盾。

封神大劫后肉身上榜,为后世天庭兵马大元帅托塔李天王,长子、次子乃金吒、木吒,后跟随各自师父文殊广法天尊、慈航道人投入西方教,三子哪吒与李天王效命玉帝驾前。】

李长寿沉吟几声,继续思索着。

李靖最出名的典故,便是与三子哪吒的决裂。

哪吒嘛,李长寿自然是熟到不能再熟,那是神话故事中数一数二的熊娃。

其实站在李靖的角度考虑,哪吒打死龙太子,为陈塘关引来灾祸;又失手射死石矶娘娘的童子,本该受责罚。

一想到此处,李长寿不由发散了下思维……

李靖身为普通人族,估计很难对夫人怀胎三年半生下来的灵珠转世,有什么‘亲父代入感’……

吧?

若让李长寿来评判,李靖是典型的父权主义者,对孩子疏于管教,却不愿意承担教育失败的责任。

而促使哪吒剔骨削肉悲剧发生的最大黑手,其实还是那个过分溺爱弟子,什么宝物都给的太乙真人。

哪吒铸就莲花宝身后,对李靖的追杀行为,看似是反抗父权,实则也是过了火。

嗯?

这里好像有一点……

李靖是在被哪吒追杀时,哪吒戳了燃灯道人一枪,从而让李靖得了燃灯道人相助。

燃灯赐下一尊玲珑宝塔,李靖凭此宝物将哪吒降服,后尊燃灯道人为老师。

在此前,李靖一直自称是昆仑山度厄真人的弟子。

考虑到这些凡俗当将军的,平日都喜欢自夸,二十万兵马能说成八十万大军,难不成……

李靖所谓的‘度厄真人弟子’,就是拜师度仙门?

他在度仙门修行了一段岁月,觉得长生无望,然后回俗世准备趁封神大劫上天,从而得享长生?

李长寿眼前一亮!

这一瞬,他突然有一种,窥破了迷雾包裹的神话真相之感!

一个比较实际的问题随之而来……

【那,我能用李靖算计什么?】

李长寿对跪在山门外的李靖传声道:

“暂且安心等候,稍后我自会安排你入门修行,望你勤加修炼,莫忘今日之初心。”

山门之外,那少年李靖对着山门一阵磕头;

李长寿却是并未多看,坐在那暗自思索。

旁边的灵娥委委屈屈擦干净脸蛋,见师兄又是摇头、又是点头,也不敢打扰,只能悄悄溜走,沐浴洗漱去了。

很快,李长寿就理清楚了思路。

送上门的棋子,不用白不用!

自己跟燃灯已是对立面,自然不能再给燃灯出手的机会,不过燃灯的玲珑黄金塔,还是要想办法弄过来的。

李靖是伐商大军中的重要将领,三个儿子也是优秀人才,尤其是哪吒,莲花宝体潜力无穷,而且关系到阐教十二金仙太乙真人。

李靖的缺点很明显,就是对儿子关心不够,不懂如何教育,打着忠君爱国的幌子,来遮掩自己的不足和缺憾。

若稍后能让李靖在度仙门修行,那自己可以从旁暗中干预,让‘度仙门大家庭的氛围’感化李靖,让他更有家庭责任感。

这一瞬,李长寿想到了如何调教李靖,想到了如何让李靖迅速成为一个有实力的天仙,想到了如何给予李靖【老父亲的加倍关怀】。

甚至,李长寿连李靖下山时,给李靖准备的锦囊妙计都想好了。

其名……

《胎教》!

……

度仙门突然来了一条大鱼,原本对门内关心渐少的李长寿,也将注意力暂时挪了回来。

调教好李靖,对封神大劫也有较为重要的作用——

在封神大劫进行时,李长寿能得到更多干预大劫的机会;

在封神大劫后,李长寿能够通过度仙门时期的因果,跟今后的天庭兵马大元帅打下感情基础,从而巩固自己权臣地位,更方便赚取功德。

天庭不存在什么功高震主、君臣猜忌。

有天道镇压,有道祖撑腰,谁还能反了玉帝?

甚至,李长寿发现李靖之后,已经在考虑……

【在自己凝成功德金身后,就为天庭培养一套‘靠谱的自己人’,作为玉帝的左膀右臂,而自己进入半告老还乡状态,享受仙生。】

安排,是一门洪荒近代兴起的艺术。

比算计听起来漂亮多了。

不过李长寿很快发现,这李靖想要进山门,也是挺多磨难。

李靖先是被其他来拜师的少年针对、奚落;

随后,李靖自身带着的干粮被吃光了,饿了几天差点昏过去。

还好李长寿及时发现,安排一只仙鹤飞去,为李靖带去了一瓶充饥丹药,一次性帮李靖解决了两个难题。

而李长寿所面临的麻烦,便是给李靖物色个师父。

自己收徒肯定是不可能的。

李靖这么大的因果盘子摆在那,收徒只是徒增烦恼,若是非要自己收徒才能安排李靖,那李长寿宁愿放弃这个‘大劫把手’。

思来想去,李长寿觉得,万林筠长老是最好的人选。

万林筠长老为人外冷内热,开始定能把李靖吓个半死,但越是这般,后面长老渐渐流露出和蔼的那一面,越能让李靖感觉到……

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

父爱如山,大爱无疆!

不过,万林筠长老此时似乎在闭关,后续还要冲击金仙劫。

李长寿沉吟几声,只能将这个选项排除。

思前想后,像李靖这般今后三界有名的人物,还真就应该请‘度厄真人’来一趟,收个记名弟子。

这样李靖以后上天庭混仙职,背景履历也能好看些。

犹豫了几日后,已是临近山门大典。

李长寿心底突然泛起少许警兆……

若是自己搞不定李靖师父之事,那很可能,在开山大典当天,被圣人老爷降下法旨,扔给自己一个【收】字!

这事,越想越有可能!

这咋办?

自己不熟之人,如何能劝服他们收一个资质不怎么样的弟子?还要像老父亲那般给予百分百的关爱?

自己相熟之人,实在没有合适的人选……

找大法师帮忙,请度厄真人来度仙门一趟?

那理由又是什么?

难不成说,自己推算之道突然精进到了堪比圣人老爷的地步,推算出李靖会是今后大劫重要人物?

那八成会被大法师揍一顿,顺便被圣人老爷拉去紫霄宫中分解了元神。

不行就只能让酒乌师伯顶上去了!

但酒乌师伯本身就提供不了多少‘父亲威严’的形象,还天天被酒施师伯教训……

偌大的度仙门,难不成就没了一个合适的‘李靖老父亲’?

“哈欠……”

草屋外传来少许哈欠声,李长寿抬头看去,却见自家师父驾云朝后山而去,想来是去检查酒雨诗师叔的修行功课。

自家师父……

就算跳出来刷存在感,也是绝对不能再收徒了!

李长寿站起身来,在草屋内不断踱步,心底思索着一个又一个对策。

这看似只是一件小事,却牵扯甚广,且如何处置都不算稳妥。

他细细思量,不断推演,提出一个可能性就反复推导;

这次没有灵光一闪,李长寿只是按照自己的方法前后推算,走到一条死胡同就及时跳出去,转换思路、调整思维方式……

先定向、后发散、再抽象……

渐渐的,一条清晰的脉络,被李长寿握在手中。

从【如何才能让度厄真人亲自过来收徒】,逆推到【李靖身上有什么足够吸引人的特质】,李长寿突然握住了重点!

气运!

刚刚,这李靖能让自己心血来潮,让自己多看了他许多眼,甚至主动开口问询,必是与李靖自身的气运有关!

能肉身上榜,李靖的气运如何会差了?

更何况,这是今后天庭的大元帅,一父三子都算地位显赫的天庭豪门大家长!

很快,李长寿定下了一条方案,在天庭中的纸道人也活跃了起来,径直赶去了兜率宫……

半个时辰后,李长寿稍微松了口气,坐回了圈椅中,看着面前的这一摞卷轴,露出几分安然的微笑。

【哪有那么多妙计偶得,不过都是心力付出的结果。】

两日后。

李长寿的一具纸道人自天庭回返,带回来了一只宝囊。

此时度仙门之外,已是有大批仙凡停留。

有仙人送来学艺的,就在空中飘着;

若无仙门背景的,就在山门前的台阶上等候。

粗略计算,已是有二三千孩童、少年,比上次开山大典热闹了许多。

显然,这两百多年,度仙门在五部洲内外的声名提振了不少。

门内也像是凡俗过年一般,上一批弟子离开山门的忧愁被冲到了九霄云外,各峰这次要收徒的长老、门人们,没事就去山门处溜达。

溜达就溜达吧,还不显露身影,仿佛被外面人看到就会笑话他们一般。

李长寿对此心底吐槽两句,就将小琼峰上的几人都喊了过来,先做个验证……

他拿出一块‘日冕’状的法器,摆放在草屋前,让师父、师妹、酒玖师叔、酒雨诗师叔、熊伶俐,挨个向前,将自己手掌抵在其上,停留片刻。

这法器出自大法师之手,只有一项功用,便是判定一人气运如何。

李长寿本是想去学望气之法,但见大法师那有这般宝贝,就笑呵呵地忽悠了回来。

圆盘上,刻画有十二级刻度,刻画了十二种递进的色彩,从白到红再到紫与深紫。

普通人族炼气士,气运大多都在浅红到深红,毕竟人族如今是天地主角,气运正隆。

——师父的测试结果便是这般,浅红。

酒玖与酒雨诗的气运,比师父高出大概两个刻度,也都是正常水平。

但灵娥的气运竟能达到深红逼近浅紫,让李长寿颇有些意外。

而熊伶俐的大手摁上去,认真等了一阵……

“表、表兄?”

熊伶俐弱弱地扭了个头,小声问,“这东西,是不是坏掉了?”

李长寿仔细盯着看了一阵,道:“你看,投影也是有的,就是起来的幅度小了些……别伤心,你现在是正值就不会有霉运。”

熊伶俐闻言,顿时松了口气。

随后,五人的目光齐齐看向了李长寿。

李长寿却是淡定一笑,将这法器收了起来,言道:“我先去找酒乌师伯,谈谈这东西该如何使用。”

言罢直接施展土遁,没给他们半点开口的机会。

稳健一点,气运算是最高机密,便是师父和师妹也不便外露。

而李长寿说是去找酒乌,却是脚下一拐,去了度仙殿。

李靖的拜师计划,以及拜师后的修行计划、人格改造计划、家庭教育培训计划,在此时,已被李长寿稳妥地……

安排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