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三百二十五章 西方圣人的面皮,今日由我海神来守护!全文阅读

度仙门之外三千里,一处荒无人烟的‘休矿’灵脉中,忽而金光闪耀、照透了厚厚的岩壁。

待金光收敛,躲藏在其中的身影悄然消失。

有过上次的经验,李长寿自然不可能在小琼峰乖乖站好,等着天道老爷砸功德过来。

偶尔一次可以被空虚掌门遮掩过去,两次、三次……

门内仙人们又不都是傻的!

嗯,起码大部分都还是很聪明的,只不过想象力和联想能力略差。

不过,有一说一,这笔功德确实丰厚!

不算之前的功德积累,单说这笔刚得的功德,李长寿预想中的功德金身,就能够完成……足足一条小臂!

此刻,元神泡在纯净的功德之力中,欢快地游来游去,旁边的海神钢叉、咳,海神神权宝器,也被功德之力包裹,似乎变得更为纯粹……

满足,欣慰,感动!

十二年‘含辛茹苦’画图表……

赚大了这次!

但李长寿也自知,这般捞功德的机会少之又少。

首先,南赡部洲较为特殊,身为天地主角的人族,八九成气运都汇聚在南洲俗世;

其次,查清水路、纳入天庭统管,也算微微地补全了天庭神权,变相补全了天道细节。

综合这两项,才有了李长寿所得的这笔丰厚功德。

想要再搞类似的功德,按照同样的思路,还可清查一遍南赡部洲的山岳。

只不过,水文利民,对凡人来说无比重要,民依水而生。

山就差了点意思,能捞到的功德应该很少。

不过蚊子腿再细那也是肉,李长寿决定等龙族之事了了,就派个纸道人慢慢搞。

今日,还有第二笔大功德!

李长寿围着度仙门绕了半圈,在一处河流中潜伏下来,静静等候,仙识一刻不停探查方圆万里内的各处区域。

山门中,灵娥此时还在‘睡回笼觉’般的入定,李长寿更换了她手边的纸条,让她醒了自己吃桃子继续修行,稍后还要进行一场师兄妹之间的谈话。

在李长寿本体挪窝时,纸道人也是没闲着。

为保今日不出意外,除在天庭中搞事的【海神】纸道人之外,他暂停了其他所有类型纸道人的活动。

全力以赴,应对蟠桃之宴!

……

且说片刻前,蟠桃宴上,李长寿谢过功劳,交还天帝斩魔剑。

凌霄宝殿金光一闪,大笔功德朝李长寿本体而去时,一道金光也照向李长寿身旁的龙吉,让龙吉浑身镀上了一层金粉。

玉帝含笑看了眼自家闺女,龙吉立刻低头不敢与父亲对视。

李长寿笑道:“这一路,龙吉殿下出谋出力,既有协小神清查水路之功,又有持斩魔剑斩妖除魔之劳。

陛下,当嘉奖之。”

“哈哈哈哈!”

玉帝顿时开怀大笑,看着龙吉那有些不安的小脸,温声道:“去换身衣物,找你母亲入座,今日天庭来了贵客,切莫失了礼数。”

龙吉那有些单薄的身子轻颤了下,抬头看了眼玉帝,又赶紧低头,柔声道:“女儿领命。”

李长寿见此状,心底也是一笑。

十二年前他就发现了一点端倪——玉帝虽宠爱龙吉,却并未对外宣布过龙吉的存在,天庭知天帝女者,少之又少。

在龙吉心底,这也是一个小小的疙瘩。

李长寿不过顺水推舟帮了龙吉一把,对他而言是小事,也能让玉帝感觉脸上有光,顺带为算计封神做铺垫……

又是一石好几鸟之事。

“海神,”龙吉小声喊了句,嗓音有些激动,“我稍后再过来。”

李长寿看了她一眼,笑着拱拱手,随后便转身向前。

玉帝抬手拉住李长寿胳膊,拽着他进了仙宴之地,送到那空着的座椅前,“长庚爱卿辛苦,快快入座,今日蟠桃宴,也当为爱卿庆功!”

“多谢陛下!”

玉帝转身回宝座,李长寿对着赵公明做了个道揖,笑道:“拜见公明前辈,公明前辈竟来的比我还早了一步。”

赵公明含笑抚须,已知天庭上上下下,正做戏给西方和龙族看。

“哈哈哈,海神老弟莫要拘礼了,咱们平辈论交,你与我二妹更是相交匪浅,客气啥?”

随后李长寿又扭头看了眼旁边站着的那名老道,以及坐在侧旁的其他五名老道,不由眉头微皱、目露不解,轻咦了一声:

“为何还有陌生面孔也在此地?木公大人,陛下这次邀了哪些高人?”

东木公道:“这次蟠桃宴,陛下是为款待各位龙族英杰与公明前辈,并未邀除此之外的宾客。”

“哦?”

李长寿皱眉看向这六名老道,尚未入座,已是开始发难。

“换而言之,这六位,是不请自来?”

那老道冷哼一声,淡然道:“海神莫非,不欢迎我西方教?”

“哦,西方……那自然不欢迎。”

那六名老道不由皱眉,对李长寿直接撕破脸皮之举,有些猝不及防。

按他们洪荒‘老算计’的惯例,不都是先笑脸相迎,而后笑里藏刀,擅长话中有话,最后博弈一番,实在不行才到撕破脸开干吗?

“海神这是何意?”

李长寿站直身形,目光注视着这老道面容,淡然道:

“上次我追随陛下自西海遨游,视察西海海情,却遭你西方养的六翅金蝉偷袭,欲害我性命,今日你们竟还大摇大摆来天庭吃宴。

呵呵,天地间的好事,当真都让你们西方占了!”

又一破衣老道站了出来,目中神光绽放,逼视着李长寿,冷然道:“道友莫要血口喷人,那六翅金蝉与我西方何关?”

李长寿冷笑了声,“又是这般伎俩!

这般谎言张口就来,面皮自尊、阴险算计两者兼要!

你们西方,还真是搞了一套又一套。”

那老道立刻就要迈过矮桌,对李长寿直接发难,而李长寿身后,赵大爷淡定地向前迈出半步,悠然道:

“这瑶池的地,怎么有点滑。”

那六名老道齐齐瞪眼,却是老老实实站在那,各自收敛气息。

今日之局,只能文斗,动手怕是……不能。

那名最先站起来的老道淡然道:“六翅金蝉乃鸿蒙凶兽,与我西方何关?

据洪荒传闻,六翅金蝉擅乾坤术法,若食其肉,可令未长生者长生,这般异兽,若是我等捉之,如何会令它活下来?”

言罢,这老道还对李长寿露出少许讥笑。

这显然是在嘲讽,他刚才用的说辞,其实就是李长寿让龙族散出去的谣言。

借尔之盾,挡尔之矛。

然而……

李长寿双目绽放精光,喝道:“此话,你可敢再说一遍?”

这老道回道:“六翅金蝉乃鸿蒙凶手,与我西方何关?”

“好一个与你们西方无关!”

李长寿后退两步,躲在赵公明身后,随即大喝一声:“陛下!还请下令拿下这六个冒牌货!”

宝座上,玉帝闻言紧紧皱眉。

蟠桃宴各处,天庭武将、龙族众龙,此刻齐齐站起身来;

离着这六名西方老道较近的几名天庭文臣,撒丫子就跳到了远处。

东木公见状,立刻张开手臂冲了出去,悍不畏死、大义凛然,挡在玉帝王母身前,大喝一声:

“来人护驾!”

东木公算是天庭二号实权人物,也兼了天庭兵马大元帅的职能。

此时一声大喝,瑶池附近数万天兵齐齐而动,上百名天将顿时蜂拥而来

赵公明胡子一耸一耸的,已是忍笑忍的十分辛苦。

远在兜率宫后院的人教某无名高手,看着面前的云镜,已是笑得喘不上气来。

那六名西方教圣人弟子满头黑线,一人骂道:“常听闻海神有睿智之名,为玉帝器重,不曾想,只是胡搅蛮缠之辈,血口喷人之徒!”

玉帝此刻开口道:

“长庚爱卿,你如何断定,他们并非西方圣人弟子?”

李长寿心底暗赞:好助攻!

这段戏,并未记录在李长寿此前的奏表中。

——李长寿之前以奏表的形式,小小地建议了几次,今日蟠桃宴的总体流程。

他与玉帝虽都知晓这几名西方老道会过来,却也不知他们具体从哪开始发难,故只是制定好大概的应对策略,也商讨不了太多细节。

此时,那六名老道明显已经跟不上李长寿的节奏,但玉帝能精准卡点,送来助攻,并做好了站在局外拉偏架的准备……

实属不易。

李长寿对玉帝先行礼,后开口解释:

“陛下您有所不知,上次被那金蝉袭击,幸得陛下出手击退那金蝉,小神心底且愤且怒,又自觉无能无用!

故,小神暗中准备,定下算计,先是将那金蝉,自西海龙宫引出!”

言到此处,李长寿看了眼西海龙王身后的众龙,目光如剑,众龙却纷纷不敢与他对视。

其他三宫之龙,此刻也大多明白了什么,各自皱眉看向了西海来龙,目中多了几分警惕。

四位老龙王依然是沉默不语,各自坐在那,宛若石塑。

李长寿继续道:

“这金蝉乾坤神通堪称一绝,逃跑追踪颇为厉害,小神全力出手,将那金蝉引入提前布置好的大阵中,以神通术法,希冀瞬息杀之!

然,金蝉有一招金蝉归壳的神通,小神一招只能将他打成幼虫状,刚要补一刀时……”

“发生了何事?”

玉帝不由问道,各处目光也都已汇聚在李长寿这。

李长寿面露感慨,双目迷离,长叹一声:

“突然间,天地满是霞光,一道身影出现在了云上,漫天都是祥云,各处都是祥瑞。

那竟是一位西方教的大慈大德圣人老爷突然现身,言说这金蝉曾袭西方教圣人金身,故需还西方因果,将金蝉带了回去,让人好生看管。”

话音一转,李长寿指着那六名老道怒骂:“而今这六人竟说金蝉与西方无关!

若他们不知此事,定是假冒!

若他们明知此事,便是故意无视圣人老爷!

西方二圣,那是紫霄宫中听道者,天地功德凝金身,虽只是道祖老爷的记名弟子,但与我道门三位老爷,也应算是同门。

陛下,小神是人教出身,当真见不得他们冒充圣人弟子、玷污西方圣人老爷之名!

西方圣人老爷的面皮就不是圣人面皮了吗?但凡圣人门下,自当维护之!”

玉帝点点头,“爱卿所说不错。”

随后,就皱着眉、带着几分疑惑,看向了那六名老道。

突听‘噗’的一声,一名西方老道面色涨红,竟是低头喷出一口鲜血。

其他五名老道更是面色阴沉如水,恨不得将李长寿直接活吞。

正此时,四股惊人的威压,出现在了六名老道对面的座席!

只见,四海龙王各自站起身形,也不说话、也不抬头,都是低眉顺眼状。

但这四位老龙王身后,宛若有四条苍龙龙首的虚影,注视着这六位西方来人。

龙气何其霸烈!

龙王者,祖龙之子、孙也!

此时龙王的表态至关重要,他们完全可以躲在一旁不吭声,让天庭与西方各凭本事斗法,而后做出最符合龙族利益的选择。

但,他们此刻站了出来,威压西方来人!

由此可见,在龙族眼中,李长寿这个海神,给天庭增加了颇多‘权重’。

“海神,”一名破衣老道挤了个微笑出来,“此事应当是二老爷未曾对我等言说,还请海神……”

“我刚才并未提哪位老爷,道友如何知是西方教二教主圣人老爷带走的金蝉?”

李长寿淡然道,“各位莫非之前明知此事,却又在这天庭重地,在玉帝陛下面前胡搅蛮缠?”

西方六人顿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各自疯狂交换眼神。

而李长寿此时,却故意后退了一步,话音少了几分咄咄逼人。

他道:“圣人弟子也代表着圣人的面皮,这身份可冒领不得,六位如何证明自己是圣人弟子?”

于是,这六位破衣老道目中更为忌惮。

李长寿见状也是一笑,先是对赵大爷传声说了几句,又道:

“各位,最简单自证之法,就是立大道誓言。

各位只需立下誓言,证明自己就是西方教圣人老爷的弟子,其他跟脚也不必多说。

如若不然……

我这就去兜率宫中走一趟,问一问假冒圣人弟子者,当如何论处!”

哞——

李长寿言语刚落,就听得侧旁传来一声牛叫。

看远处,一位身着棕色道袍的老道端着拂尘,盘坐在青牛背上,没有霞光、毫无异彩,却能让人心底惊忌;

更有甚者,多看这老道一眼,便觉得自己面对的是这个天地,仿佛天地、大道被赋予了思维、情绪,活转了过来。

看来者——

大道之境何用鸣?此身威严无需震。

无边清气自他结,天地鸿蒙后他生。

言谈轻语皆道理,目之所及仙神临。

有道尊灵曰太上,三界有名唤老君。

老君亲来!

李长寿心底咯噔一下,赶紧回忆自己是不是哪句话说错了;

天庭仙神面露惊色,玉帝王母立刻起身,当下就要向前迎接。

但老君手中拂尘一甩,青牛迈出两步,老君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仙宴之中。

老君看了眼李长寿,左手抬起。

留给李长寿的反应时间不足瞬息,但,李长寿把握住了这个机会!

立刻快步向前,扶住了老君的胳膊,将老君扶下了牛背!

“长庚,”老君微微开口。

“弟子在!”

老君道:“将牛拴外面,莫要在陛下面前失礼。”

“是!”

李长寿答应一声,牵着牛就向外走,此时已是健步如飞。

玉帝王母向前行礼,请老君上座,又赶忙在宝座旁加了个蒲团,位置更在玉帝王母宝座稍后方。

老君并未多说什么,对玉帝做了个道揖,去了蒲团端坐。

那六位西方教圣人弟子,此刻已是闭嘴不言,各自低头不敢去看老君半眼。

四海龙王各称老君,各路仙神齐齐拜过,赵公明也凑向前见礼,也是只喊老君,不敢喊大师伯。

仙宴外,李长寿伴着青牛到了一处大石旁,麻溜地拿出一根仙绳,系在青牛的鼻环上。

青牛弱弱地口吐人言:

“长庚师兄……其实不用……真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