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三百二十章 今我来之,君何所思?今你所来,解我所思。全文阅读

度仙门,小琼峰。

李长寿于林间负手而立,心底飞速思索着。

诛仙四剑悬于顶,问我春秋几何梦。

仙子如兮妙如云,何以心事借圣名。

嗯,这个心境寄托的太过委婉了些,若是常规点的表达——

李长寿整个人挂满黑线,双手做爪、无处安放,浑身抽搐间,在那一阵磨牙。

苍了个天的!

圣人下场拉他入截教?

封神大劫针对的就是截教,截教上上下下死伤无算,十绝阵开始失控、赵公明惨死、三霄九曲黄河大阵斗圣惨死,万仙阵更是死、叛、逃、离了大半截教仙人!

八大弟子、七位随侍仙人,最后有几个囫囵的?

通天教主打出真火,一怒之下要灭世重炼风火水土,最后都被道祖老爷关禁闭了!

现在跟截教走一起,那不就是把自己硬往封神榜上送吗?

虽然自己已经走在了封神榜前面,成为了如今天庭四阶正神,而且马上升三阶,理论上来说,已不被封神劫运影响。

但!

这事,当真不保险。

而今天,李长寿总算明白了,为何赵大爷义薄云天,为何琼霄、碧霄这般喜玩闹,为何多宝道人如此洒脱不羁……

截教上上下下为什么会这么歪?还不是上梁!

咳,稳健。

这叫什么?

李长寿仰头长叹,隔壁家圣人老爷下任务,看样子自家圣人老爷已经默许了‘工具人外借’。

冷静,冷静,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慌乱!

心中默诵《稳字经》,百美系列作品缓缓环绕,李长寿元神盘腿打坐,道心迅速平静了下来。

此时,李长寿首先想到的,不是这件事如何荒唐,反而是自己的处境。

他是人教弟子,天庭仙神,如今也算洪荒中不知名的隐藏金仙,但比起云霄仙子,无异于黯淡星辰与洁白皓月。

从截教圣人老爷所说的这五个问题,李长寿发现……

圣人老爷可能在‘男女之事’上,有那么一丢丢的‘过于理论化’,将此事按‘大道’来解。

但,感情的事,能用道理说通吗?

道性与人性本就是此消彼长、彼强我弱的关系。

所谓道性,便是炼气士与大道的契合度;

常听人说修道时间越久,越是绝情灭性,其实可以理解为【与道相融,道性增长】,以至于做人、做事,都以【道】的角度去看。

所谓人性,可理解为万灵之灵性,便是炼气士本身的品性、私欲。

李长寿读过一本伏羲大佬所著典籍,里面就探讨了‘道性’与‘人性’对炼气士的影响,李长寿将之奉为经典。

其中有言:

先天生灵以道性居多,后天生灵以人性(灵性)为主。

故,让身为先天生灵的云霄娘娘,产生人性才主导的‘男女之情’,本身就是一件极难之事。

李长寿能察觉到,云霄仙子身上存在‘道性减退、人性增多’的过程,但这个过程很缓慢,幅度也不算大……

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考虑,现在他跟云霄仙子的关系,说单纯些就是互相欣赏,勉强算是引为知己。

当然,李长寿不得不承认,因为云霄仙子身上的因果太多,且前面就是封神大劫,他有在刻意压制、回避对云霄仙子的好感。

但若说云霄仙子现如今就对他倾心,那决然不可能。

这里面,必是有人给了不懂这些的云霄仙子以暗示,将她对自己的感觉,从一点点模糊的感觉,导向了倾向于男女之情的好感。

这个人……很可能就是大法师。

可无论通天教主也好、大法师也好,有谁真正去了解过云霄仙子?又有谁会觉得,云霄仙子不懂男女之事?

可李长寿知,李长寿晓。

她,真的不是很懂。

虽云霄仙子实力强、修道久,但在这个领域,她也只是个笨拙的新人。

云霄仙子几次不经意间对他示好,让他一阵道心飘摇,但每次云霄仙子又会轻笑着带过,不经意间显露出,两人之间还存在着遥远的距离……

李长寿简单总结,若是真的按通天教主的安排,自己今日把这五个问题回答了,那摆在自己面前的问题就会有三个。

其一,云霄仙子大概率会陷入她自身的矛盾中;

其二,自己会被截教因果套牢,必须全力算计封神大劫。

其三,他跟云霄仙子相处到一定程度,就会陷入无话可聊的尴尬处境,这取决于李长寿对大道的理解,比起云霄仙子来说太过浅薄。

当如何破局,才可顾全圣人颜面、让云霄仙子欢喜,且不会影响到自己如今的修道节奏?

难!

李长寿心底细细品味着多宝道人转述的那五个问题和标准答案,他甚至能脑补出,碧游宫当时的情形……

【通天教主坐于云雾缭绕间,清朗的嗓音飘飘渺渺,落在心事重重的云霄仙子耳中。

‘云霄,你去找那人,只管与他五问:

大道所往,何为阴阳?

顺逆之间,何处截生?

万灵同类,先后何异?

天地有终,何物不绝?

今我来之,君何所思?

若他答道:

大道所往,万物阴阳。

顺逆之间,从心锁欲。

万灵同类,先后本一。

天地有终,唯意不绝。

今你所来,解我所思。

那,这人就是你命中注定的道侣,可与你共赴大道,得享情果。’】

从这五个问题与答案就可以看出,通天教主道行确实无比高深,能够直接解读大道。

自己换一份答案?

李长寿心底中突然浮现出,一张阵图带着四把仙剑追着自己喊打喊杀的画面,顿时连打几个哆嗦。

此刻,他的纸道人还被多宝拽着,反复叮嘱这五个答案,让他逐条对应,千万别死记硬背,以防云霄仙子换了顺序。

李长寿轻轻一叹,心底已是有了解决之法。

本体直接自丹房之下、小琼峰下方地脉挪移阵离开山门,朝东海之滨而去。

他算了下三仙岛到度仙门的直线路径,找了个风景不错的海滨小镇,站在一片桃花林中,静静等云霄仙子西来。

——主动外出,是为了避免将度仙门之所在,直接暴露给多宝道人。

之所以用本体……

圣人老爷看着呐!

他再用纸道人糊弄来糊弄去,诛仙四剑可就不只是警告那么简单了!

在土洞中,多宝道人已是拿出了那只似曾相识的宝镜,对着镜子哈了口气,施展神通术法,现出了李长寿本体所在之地。

多宝道人不由眼前一亮,看了眼身旁这白发苍苍的老神仙,又看看那边的青年道者,啧啧笑个不停。

当下,多宝道人拽着李长寿的纸道人,朝东海而去,就在李长寿所在之地藏了下来。

李长寿的本体还没能等来云霄娘娘,纸道人这边……

“大师兄?”

一声轻柔的呼唤自土洞远处飘来,两道流光飞射,化作两道倩影。

左边这位,金纱裙、简凤冠,环佩塑腰身,婀娜略妩媚,身段高挑、气场凌人,数条金色丝带在身周飘摇,自有出尘惊世之意境。

此乃截教女仙之首,内门四大弟子之金灵圣母。

右侧那位,身着草绿长裙,梳着流云簪,两缕长发垂在身前,身形若少女,身段显玲珑,手中又端着一杆拂尘,有一种淡泊淡然之感,似对凡事都不太关心。

这位高人,李长寿此前见过,却是截教内门四大弟子之龟灵圣母。

得,四大内门弟子,这边来了三位,还都躲在多宝道人的‘虚空土洞’之中。

干啥啊?

相亲啊?

李长寿顿时压力山大,当真想请玄都大法师带着塔爷过来一趟。

他左等右等,依然不见云霄之踪影,反倒是土洞中又被多宝道人接来了一批……截教的好汉。

先是一声‘师父’,那火灵圣母与金光圣母,带着金鳌岛数十位截教仙人杀到。

又听几声‘大师兄’,那蓬莱岛、火龙岛、九龙岛皆有人来。

李长寿委婉地表达了下,云霄前辈可能会有所不喜,多宝道人淡定的一笑,把土洞……

加厚了几层。

随后,周遭一道道投向李长寿的目光,充满了慈爱关怀。

李长寿也只能略微叹气,还好此前早有应对,让本体通过‘物理方式’隐起了真容,且施展了几层障眼法……

最要命的是,李长寿隐隐感觉到,太极图的道韵似乎又有波动。

八成,通天教主老爷也在注视着此地。

总不可能,自家圣人老爷也……

不可能,肯定不可能。

“来了来了!”

金光圣母压着嗓门喊道,“琼霄师姐给了传声,云霄师姐出门了!”

土洞中顿时群情震动,几个与李长寿相熟的截教仙人,都对李长寿在土洞中的纸道人传声打气。

那边已有好事的几个‘封神大劫有过姓名’的截教仙,开始商议喜字与对联该怎么贴……

李长寿:真就都这么闲?

事已至此,既然截教做初一,也就别怪他人教做十五了!

李长寿已是下定决心,稍后施展出自己九成的忽悠功力,为这些截教仙,做一场‘人教道侣之风经验汇报’!

后面会不会导致截教道侣激增,那就与他这个人教小弟子无关了。

办法,都是被逼出来的!

土洞中,李长寿的纸道人道了句:“各位道友,我先将心神放归了。”

言罢,他的纸道人闭目凝神,周遭这数十位仙人尽皆称善。

桃花林中,李长寿振作精神,拿出一支玉箫,吹奏出一段悠扬旋律。

【在你的心上,自由的飞翔~】

远处一朵白云自高空停下,而后朝此地迅速沉落。

云霄……

已来了。

……

那云落下,其上载着一位身着白衣的仙子,李长寿扭头看去,萧声便停了。

不必说她明眸轻唇美绝世,不必赞她白玉无瑕气度成,她只是站在那,露出轻柔舒适的笑意,就能让人忘记岁月长河的流速,只愿凝固在这一瞬。

海风吹来,她长发与裙摆朝着他轻轻飘扬。

云霄仙子轻启浅唇,开口便道:“你怎得真身到了这边?”

李长寿刚想说一句‘还不是被圣人老爷点名了’,就感觉有两把刀架在了自己纸道人的脖颈上。

此时土洞中那些截教仙暗道要遭,云霄聪慧绝顶,只是一个细节,就足以推断出诸多情形。

然而,李长寿含笑轻叹,言道:

“心底有些躁动,便想外出走走。

此时才知,这份躁动是为了来此地与仙子偶遇。”

土洞中,一群男仙面露震惊,不少女仙双眼放光。

“呵……”

云霄轻笑了声,自云上飘来,李长寿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人倒是颇为默契,在此地闲庭漫步。

李长寿笑道:“你我都是不喜外出的性子,今日却都走了出来,怕是有事要发生。”

“许是我影响到了你,”云霄略有些歉然,言道,“此前我去求老师解惑,老师推算了你之情形,应当是这般让你心底不稳。”

李长寿:……

当真,云霄仙子的这份坦荡,就让他感觉有些自惭心愧。

但李长寿只能笑道:“哦?教主老爷竟亲自推算了我?这当真让我有些受宠若惊。”

云霄被李长寿有些夸张的语气逗得轻笑连连,“我已暗中用混元金斗蒙蔽了此地天机,你这般说,老师也是听不到的。”

李长寿:他们就在咱们脚下,咱们脚下啊!

话说回来,多宝前辈这门神通,他李长寿愿意称之为绝活。

“圣人老爷听到与否,咱们都是要敬的,”李长寿正色道,“不成圣终为蝼蚁,成圣后才可超脱。

这天地间,六位圣人就是六座高山,你我尽在山之阴影中。”

云霄仙子轻轻颔首,柔声道:“我却是,从未听闻过你的道心所向。”

“我辈炼气士,所求自都是超脱于天地、大道,寻到真正自我,”李长寿背着手,玉箫轻轻摇晃,“我自然也不能免这个‘俗’。”

云霄笑道:“若照你这般说,我也是个俗人罢了。”

正此时,又一把刀架在了纸道人的脖子上,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截教大师兄阴恻恻地道了句:“别想岔开话题,快说那点事,顺便也让咱们开开眼界。”

土洞中的那群截教男仙齐齐称善。

桃林边缘,李长寿眨了眨眼。

云霄仙子奇道:“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被绑架了啊!

“仙子笑起来当真好看,”李长寿叹了口气,“我搜肠刮肚,还想吟诗作赋应应景,却发现自己所知那些诗词,抵不过你美的半分,只能用这般一句好看来夸赞了。”

土洞中,不少截教仙人默默拿出了记事玉符……

云霄仙子不由看向旁处,目中柔情不减,“今日你怎得多了这般言语?”

李长寿道:“仙子可知,桃花在我们人族中,有何代指?”

云霄略微掐指推算,很快就了然一笑,而后也背负起一双柔荑,道:“既你心也有所悸动,那……

我可否问你几个问题?”

“仙子请讲。”

“大道所往,何为阴阳?顺逆之间,何处截生?万灵同类,先后何异?”

李长寿沉吟几声,拿出了标准答案。

开卷考试,满分。

而最关键的后面两问,云霄仙子却有些迟疑,目光注视着李长寿,仿佛在思索,又像是在倾诉。

李长寿坦然与她对视着,眼底带着几分安然,目中满是温和。

云霄若有所思,道:“你答的,倒是不错……”

“仙子可还有其他要问?”

李长寿主动暗示,云霄似乎没接到这般信号,轻轻摇头。

云霄道:“其实,这是老师给的问,你答也符老师所说,我大概已明了,自身入了劫中。

其实,我回岛上后,又决意前来寻你,已是知答案为何。”

李长寿笑道:“仙子……我今日可否喊你几声云霄?”

“嗯,”云霄轻轻颔首,目中柔情依依,抬手理了下耳旁一缕青丝,轻声道,“只许你在此地喊,在我兄长姐妹面前,还是要注意些。”

李长寿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人继续在林间漫步,但李长寿此时已吹响了反击截教的号角。

“云霄,你我不如言说下眼中彼此。”

第一步,避重就轻,把握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