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三百一十章 唯有…才可战胜心魔!全文阅读

木鱼声响,梆子声起,铃铛晃荡。

三道纸人化作了少女、老妪、中年妇人模样,在有琴玄雅身周盘坐下来,各自扬起法器,口中齐齐诵读人教《太清静心咒》。

金仙境仙力催发之下,这咒语凝成一只只青色的小字,围绕有琴玄雅不断旋转。

不过转眼,有琴玄雅俏脸上的痛苦之色褪去大半,浑身也不再轻颤。

这只是治标,尚未治本。

李长寿对着她洞府门前一点,用结界暗中封了此地,又迈步向前。

他在袖中取出了一只蒲团,坐在有琴玄雅身后五步之外,运起简单咒法,小心探查着有琴玄雅的元神。

这一探不要紧,李长寿赫然发现……

有毒的心神识海乱成了一锅粥,心魔已经成长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

李长寿不由有些纳闷。……

当年他对有琴玄雅的评价,就是【道心无障,这辈子都不可能有什么心魔】,现在却被有琴玄雅啪啪打脸。

果然……

凡事不能说死,旗帜不能乱立。

这条以后也写入稳字经下个版本吧,也具有深刻的警示意义。

该如何搞定别人的心魔?

李长寿一连制订了七八套方案,这些本是为师父和师妹准备的,不曾想到,却给有毒师妹用上了……

且,他如今修为境界比有琴玄雅高了太多,做此事完全就是举手之劳,没有半点风险。

不过……

‘先稳一手吧,毕竟是心魔,还是要给予足够的尊重。’

洪荒有一说法:

道祖罗睺陨落后,魔念未绝,故凝成大道魔障,阻碍炼气士修行。

故此,李长寿面对有琴玄雅的心魔,也是丝毫不敢大意。

李长寿抬手对着自己胸口连点七下,以‘七星除魔护元阵’,将自己的元神护住。

随后,又引自身功德,为自己的元神套上了内衣内裤、长褂长靴,再加圣诞帽、防护镜、口罩三件套,全副武装了起来。

这些还觉得有些不够,李长寿的元神握住了海神神权宝器,一缕天道之力加持自身,元神在体内闪耀出万丈金光!

出征!

于是,元神散出一缕,大概占他总量十万分之一的元神之力,小心翼翼进入了有琴玄雅此刻并未设防的识海,朝着她的心魔而去。

恍恍惚惚,云起雾生;

李长寿看到了一片昏暗的天地。

这是有琴玄雅心神所显,类似于梦境;有琴玄雅的道心,就被心魔困在了此地。

杀喊声、呼喝声随风入耳,天地间满是滚滚黑烟,一批批兵马在各处乱战。

天空中有仙人斗法,地上则是凡人兵将厮杀;

尸骨如山、血流成河,双方似乎都陷入了疯狂,并未因死伤众多而撤兵……

这就是她的心魔?似乎不太对。

李长寿皱眉看着此处,所见各处情形都是栩栩如生,却并未有魔障的气息。

略微推算便已知晓,这些画面,是有琴玄雅记忆中的一个场景罢了。

有琴玄雅的道心就陷在了此地。

是因这段有关俗世战争的记忆,从而诱发了心魔?

李长寿也不着急,他就是个单纯的旁观者,在这战场各处游走,寻找着有琴玄雅的踪影。

不多时,在战场的一角,李长寿发现了有琴玄雅的心神。

她站在一处悬崖边上,一身冰蓝色长裙被鲜血染红,背后是两道依偎在一起的身影,前方是一道道模糊的黑影。

这里自然是有琴玄雅想象出来的画面,而且画面……十分凄惨。

有琴玄雅背后的俩人,不就是他李长寿和灵娥吗?

自然,也是有琴玄雅想象出的‘长寿师兄’与‘灵娥师妹’。

‘灵娥师妹’倒是还好,浑身上下衣裙整洁,只是嘴角有淡淡的血痕;

那个‘长寿师兄’身上……竟有大大小小数千个伤口!

不,准确来说,整个‘长寿师兄’是由伤口拼接而成,勉强还能有个人形,差不多已是死定了……

什么鬼?

就不能盼他点好吗?

李长寿额头挂了几道黑线,差点就扭头一走了之。

悬崖边上,那些黑影不断攻来。

满身伤痕的有琴玄雅双手并起剑指,不断催动十数把飞剑,将黑影发起的攻势勉强击退。

此刻的‘有琴玄雅’已是仙力无多,在随时自我崩溃的边缘。

心魔的凶险之处就在于,有琴玄雅并不知这一切是假的。

若是她在此地的心神投影崩溃,或者被心魔所杀,心神则会被永远禁锢在此地;

轻者走火入魔,重则魂飞魄散!

在这些黑影中,李长寿看到了当年死在有琴玄雅手中的‘大暖男’元青,看到了凶巴巴的万林筠长老,还有守山门的老大爷……等等。

所谓心魔,无非心底执念;

想要救有琴玄雅,李长寿只需将这些魔障荡空,然后拉她一把,就可将她带出此地。

但这般做,又让她浪费了这场机缘。

——心魔虽凶险,但若是战胜心魔,自身道心会越发坚固,道境也会有所提升。

又瞧了眼躺在‘灵娥师妹’怀中的‘长寿师兄’,李长寿嘴角轻轻抽搐了几下。

‘啧,有毒这旺盛的保护欲。’

怎么才能助她得此机缘?

正此时,李长寿心底灵光一闪,顿时明白该如何引导了。

这一缕心神,悄悄地钻入了‘长寿师兄’的执念上。

那不成人形的‘长寿师兄’嘴唇微微颤动,无比虚弱、时断时续的传声,进入了有琴玄雅耳中。

“坤位冲四……咳咳,离、离位退六……

有琴师妹……悬崖下有一只凶兽被惊动了,稍后我让你跳……你就带我和灵娥后、后跳……”

实可谓瞬息入戏,台词功底尽显!

有琴玄雅抿着嘴唇、暗中点头,与心魔激战中,突然爆发出一波凌厉的攻势,将前方心魔尽数击退。

突然间,山崖开始不断颤动,李长寿扭头看向悬崖下方,也是不由双眼发黑。

只见一颗数百丈宽的麒麟脑袋,正自下而上迅速涌来,悬崖之下,是一片漆黑如墨的黑水毒池!

此时的这般情形,完全是有琴玄雅潜意识中构想而出,这头麒麟也是如此!

有毒吗?

何必这么为难自己?

李长寿感觉自己如果今天不来,有琴玄雅真就能用她自己的想象力,困杀了她自己!

还好,李长寿迅速找出一条退路,传递给了有琴玄雅;

有琴玄雅转身抱住‘长寿师兄’和‘灵娥师妹’,千钧一发之际,朝着天空飞去……

下方,那头巨大的墨麒麟将山崖直接吞没,无数黑影与这头麒麟同时消散。

这就结束了?

李长寿也想如此简单,但很明显,后面还有一段长长的故事。

他耐着性子一路看了下来,发现有琴玄雅主导的这场心魔大戏,越发异彩纷呈。

自山崖脱困之后,有琴玄雅带着‘长寿师兄’与‘灵娥师妹’去了一处俗世大城,那里正是有琴国的国都。

欢迎庆典、载歌载舞的民众,那些勾心斗角、但面容模糊的王公大臣;以及,在高台上坐着、身周伴着几名妖娆美姬的国主……

这应是有琴玄雅的童年记忆。

不多时,画面开始变化,‘长寿师兄’与‘灵娥师妹’在城中结为夫妻,举办了热闹的婚宴。

婚宴前后,有琴玄雅一直在旁含笑祝福,又目送‘长寿师兄’与‘灵娥师妹’进入了贴着喜字的暖阁……

有一说一,李长寿看到这一幕,也差点被有琴玄雅感动到。

‘有毒潜意识里,对我并没有强占之心,这点倒是……’

李长寿心底的嘀咕声还未结束,剧情突然出现变化,实可谓峰回路转!

‘长寿师兄’突然推开暖阁的门,直接奔到了有琴玄雅面前,坚定不移地立下了一段道侣的誓言;

‘灵娥师妹’出现在窗边,带着释然的微笑,对有琴玄雅轻轻颔首,目中满是祝福。

于是,在周围的鼓掌声中,有琴玄雅和‘长寿师兄’结成了道侣,他们离开国度,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每天打渔、烤鱼,泛舟在江河湖海,驾云在天空各处。

李长寿:……

到此时,李长寿也总算明白了,有琴玄雅最大的心魔,就是他李长寿。

该如何救她?

假若换做是其他仙人来此地,怕是只能强行拉她离开这般心魔幻境。

但,来的是李长寿……

先看看,有琴玄雅构想出来,与‘长寿师兄’的快乐生活吧。

每天都是重复单调的内容,游山玩水、一同修行,两人几乎没有半点肢体接触,相隔大多都是在一尺以上。

素,且雅。

李长寿没多耽误,毕竟外面还有各种大事等自己处理,全面观察了一遍,便立刻开始破局。

方法也很简单。

他再次用心神进驻‘长寿师兄’,陪着有琴玄雅游山玩水时,突然出手将有琴玄雅搂住,动作十分熟练地,对有琴玄雅伸出了‘安禄山之爪’……

“师妹,此地无人,你我又互相喜欢,不如就行了大礼?”

有琴玄雅一愣,随后瞬间挣脱开来,直接跳去了数丈之外,皱眉注视着‘长寿师兄’。

“师兄……什么大礼?”

李长寿‘邪魅’一笑,抬手拉开长袍的衣领,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子坏味。

“师妹,憋说话,让我来就是了。”

有琴玄雅俏脸一红,目光中又出现少许迷蒙。

李长寿趁机让三纸人加快诵读清心咒,而自己在心魔幻境中,极力奉献油腻演出!

“不,你不是长寿师兄!”

有琴玄雅突然恢复清明,再次挣开李长寿的双手,跳到了空中,整个人被仙光包裹,散发出道道金光!

她定声喊道:

“长寿师兄那边温雅有礼,绝不会对我做这般无礼之事!你到底是谁?”

“哈哈哈哈!”

‘长寿师兄’大笑几声,身形顿时开始膨胀,化作了一团狰狞的黑气,显露出心魔的本体。

做到此处,李长寿及时从‘长寿师兄’身上脱离开,又不放心地在旁继续观察。

有琴玄雅面露决绝、果断对心魔出手,双方一场大战,最后自然还是邪不胜正……

当有琴玄雅砍下心魔头颅,整个幻境瞬间崩散。

片刻后,洞府中。

有琴玄雅缓缓睁开眼眸,绝美的面容上满是红晕,而这洞府,已再次只有她一人。

就如度过了一场梦境,她此时还在为梦中的内容面色泛红,小鹿乱撞,抬手摁住自己的衣领。

“长寿师兄才不会……”

啪!

她突然狠狠地打了自己一记耳光,低声斥责:

“有琴玄雅,你竟如此不堪,心底竟还存着这般让灵娥师妹拱手相让的念想!”

山壁中躲藏的李长寿,听闻此言也是一乐。

摇摇头,李长寿施展土遁,悄然离开了破天峰,全当自己今日未曾来过此地。

这师妹……

还真不负有毒之名。

此时总结一下,打败她心魔的,不是什么坚韧的意志,也不是什么不屈的意念,而是……

少女的那份纯情羞涩。

不过……

“就这?”

李长寿心底吐槽了几句,悄悄回了丹房中,将本体按‘第六号老规矩’藏了起来,开始静静等候。

李长寿在等东木公去天庭海神府,等那批天兵落位。

他在有琴玄雅那里,其实只是花费了两个时辰;心魔幻境中,时间流速就如梦境一般。

仙识能捕捉到,有琴玄雅坐在她洞府中自言自语了一阵,就再次开始闭关修行。

‘这次应该没事了吧?’

想了想,李长寿还是不太放心地,将自己一缕仙识缠绕在了她手腕上。

他也只能帮到这了。

仙识扫过门内,度仙门各处颇为热闹,渡劫之事时有发生。

这一期的弟子,该走该留,门内已有了决定。

再过几个月,度仙门将会对三千世界、洪荒五部洲各处,输送一批‘精英人才’。

而这些学法有成、外出继续修行的度仙门弟子们,会将度仙门开山大典之事,传遍他们所能去的地界,由此吸引更多仙苗前来度仙门拜师。

这其实是大部分仙门的收徒模式。

没办法,仙门之内资源有限,不可能无限收徒。

同期弟子假设有一千人,只有最出众的一小撮弟子,可根据自身意愿,选择留在山上或是外出历练,其他弟子尽皆只能离开山中,将这份道承传播开来……

李长寿又等了四日,东木公才驾云飘向海神府,却是已点好了十万天河水军,等李长寿过去接管。

十万虽不算太多,但这些是李长寿直接掌管的兵权,意义非同寻常。

而当李长寿跟着东木公抵达天河,看到了站在天河边缘,那拄着九齿钉耙的英俊青年,不由也是一笑。

东木公笑道:“海神看,那就是陛下钦点的天河水军副统领,卞庄。

我听天庭传闻,这卞庄也有人教背景,由你差遣最合适不过。”

李长寿:……

看,这就是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