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三百零六章 暴躁塔爷,在线…全文阅读

欲算金蝉,当用何计?

自是先调蝉离山、诱蝉入阵、限蝉神通,再示蝉以弱、攻蝉不备,暴起发难、扬蝉骨灰。

李长寿明白,这是自己朝着兜率宫进军的关键一战!

但有一说一,若让李长寿此时与金蝉子‘偶遇’,正面对决,李长寿自不是金蝉子的对手。

无他,修行各方面的积累相差太多。

斗法神通、应变速度,今日的李长寿与金蝉子相比,存在着相当大的差距。

但李长寿深刻明白‘变通’的重要性,绝不会硬撑面皮,真的去死磕六翅金蝉。

战力若不够,算计赶来凑。

搞一点阵法,加亿点计谋。

道门大师兄保驾护航,先天至宝亲来护身,李长寿其实已立于不败之地。

而他需要思考的,就是如何‘困蝉’、‘破防’。

大法师也担心李长寿一不小心被金蝉反杀,这次也是毫不吝啬。

在他们去西海布置埋伏圈时,大法师针对金蝉子的神通,给了李长寿克敌制胜的三样助力:

【水火归元阵】——用以封锁乾坤;

【九灵玄气阵】——用以困住金蝉子,破其极速;

以及两颗九转金丹。

大法师自身也没什么灵宝,毕竟能随时借用太极图、玄黄塔、风火蒲团、离地焰火旗等诸多人教重宝……

没办法,李长寿暂时还不是正式会员,只能蹭一蹭正式会员给的体验卡了……

待大法师凭空挥袖,亲手布置好两座大阵,并按李长寿要求的那般,将这两座大阵隐藏于西海与西牛贺洲交汇之处的一片荒芜山林……

“长寿,接塔!”

玄都大法师轻喝一声,掌托那尊天地玲珑玄黄塔,轻轻一推,将宝塔送到了李长寿头顶。

这三寸高的小塔周遭玄黄气息撒落,又照射出七彩霞光,将李长寿浑身上下包裹。

极品防御灵宝,天地间最强的那批宝物之一,天地玲珑玄黄塔!

就这般,落在自己头顶了!

这一瞬!

李长寿感觉到了一种温暖,一种安心,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动!

弟子长寿,愿为人教奔波操劳,有限度的洒热血!

宝塔轻轻震鸣,李长寿心底泛起了少许感悟。

仿佛这塔在与他对话,在鼓励他、安慰他,让他挺起胸膛,勇敢面对未……

‘想啥呢?赶紧的!放开心神,让本塔把你元神也护上。’

呃?谁在说话?

李长寿眼一瞪,仰头看着头顶这尊小小的宝塔。

宝塔周遭光亮似乎在有节奏的闪烁,一缕缕温暖的气息在李长寿体内游走,让他仙力都变得清澈了少许。

一旁玄都大法师负手而立,笑而不语。

就听,那不辨男女、但却显得有些粗犷的嗓音,在李长寿心底继续响起,并喋喋不休……

这嗓音用的,竟还是李长寿上辈子较为熟悉的地方口音。

‘这咋还心境动荡上了?

咱是老爷赏给你临时用用,别以为就这点道行就能驾驭咱了。

你身为人教弟子就该有点人教弟子的亚子,心境波动成这样子像什么话?哪旮沓混出来的?

今天本塔护着你,还能出啥事不成啊?

诛仙剑阵不来,盘古幡不启,谁要是能伤了你,本塔把名字倒过来写信不信?

你说你,都混到被老爷这般关照,快成老爷的弟子了,咋还没点人教高手的风范,人教这点面皮啊,都被你丢尽了!

你说说你,腰杆挺直点行不行。

……’

李长寿额头挂满黑线,扭头看了眼大法师。

大法师转过身去一阵耸肩,却未真的笑出声来。

大法师道:“长寿,对前辈要尊敬。”

“是,”李长寿恭敬地答应了声,对着头顶的天地玲珑玄黄塔深深一拜,随后便放松心神。

这小塔缓缓下沉,自李长寿头顶,沉入了他道躯之中。

此时,玄黄塔依然在疯狂输出:

‘这就对了嘛,本塔是灵宝,懂什么是灵宝吗?懂什么是玄黄气息吗?

不懂吧,来,本塔跟你慢慢讲。

这个要从开天辟地前说起……’

李长寿:……

大法师笑道:“灵宝若是灵性充足,自是能跟执掌者交流。

老师的这些宝物,平日里都在老师身边闷的久了,跟老师交流也都被老师拒绝,所以显得话多了些。”

“大法师,”李长寿有点小慌,“为何弟子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口音?”

这个问题,李长寿心底得出了答案。

‘还奇怪的口音,你真以为本塔能说话啊?本塔长嘴了还是怎么的?

这是本塔把灵念交流整到你元神,你元神自己理解,自行凝出来的嗓音儿。

这个都不懂,你是怎么修成金仙的?

多大年纪了,还这么天真烂漫……呃,怎么还不到三百岁,那没事了,你就是个娃娃嘛。

你放心,塔大爷罩着你,想干啥就干啥!’

这嗓音顿时多了几分慈爱关怀,比刚才温和了许多。

李长寿抿嘴皱眉,今天,他也算是长见识了。

“大法师,”李长寿道,“咱们不如预演几次退走之事。”

大法师笑道:“你那计策不是都已完备?”

“纸上写的再多,不如多动手尝试几次,”李长寿做个了道揖,“还请大法师成全。”

“善,”大法师振了振衣袖,“说吧,如何预演?”

李长寿自袖中拿出了几只纸人……

于是,两日后。

……

正午时分,暖阳照碧海。

临近西牛贺洲的西海上空,数道身影驾云自高空而来。

最先一人,白发白袍、眉眼含笑,手中端着一柄拂尘,仙躯散发着淡淡的金仙境威压,自是李长寿的【海神】纸道人。

在他身后是三名银甲天将,三人各自气息相近且隐隐勾连,似也是金仙境。

这四道身影驾云飞到西海龙宫上方,径直入海,朝龙宫而去。

这边刚入海水中,就听龙吟声不绝于耳。

一条条苍龙、蛟龙自那座宏伟的水晶宫中涌出,在李长寿四人前路凝成人形,对着李长寿远远行礼。

一名龙首老者率众而出,喊道:“见过海神,海神快快请进!”

李长寿自知,这龙首老者是西海龙王的胞弟,在西海龙宫中也有较大的实权。

当下寒暄几句,李长寿与三位‘天将’被引入了西海龙宫之中。

“我家龙王已在殿中等候,劳请海神移步。”

“善。”

李长寿双手揣在袖中,拂尘躺在怀中,含笑跟在龙首老者身后,去了西海龙王所在主殿。

三位天将并未进入龙宫。

见到了西海龙王,李长寿直接说明来意:

“龙王爷,此次小神前来,是为了问询一事。

那日欲害各位龙子,还对贫道化身出手的鸿蒙凶兽,西海龙宫可查到了踪迹?”

这就是灭蝉计划的第一步——龙宫钓蝉。

西海龙王听得此问,叹道:“不瞒海神,一无所获。”

“哦?”

李长寿略微皱眉,“最少也应查出,他是何时混入的龙宫,又是如何跟几位殿下相识的吧。”

“这个……”

西海龙王抚了抚胡须,道:

“此事吾确实派人查过,也亲自问询过小儿敖事,确实一无所获。

只知这凶兽是一只六翅金蝉,这只凶兽五行属金、水,擅乾坤神通,曾在远古时为祸一方,后被赶出混沌海中。

且,这只六翅金蝉背后也有人为他遮掩天机……”

言下之意,已是点明金蝉的西方背景。

李长寿又问:“这金蝉的下落,当真没有半点线索?”

西海龙王缓缓摇头,并道:“吾这就命人全力搜查。”

“罢了,不必劳烦。”

李长寿站起身来,对西海龙王拱拱手,面露不悦,转身朝殿外而去。

西海龙王起身想要挽留,话到嘴边也是说不出口……

西海这状况,他龙王如何不知?不过是有心无力罢了。

此时不动还可维持原状,暗中较劲,若是一动,西海龙宫自此一蹶不振……

李长寿行到殿外,似乎是气消了些,转身对西海龙王做了个道揖,淡然道:

“龙王爷,金蝉伤我化身的这笔账,我自会找他清算。

今日多有叨扰,还请龙王勿怪。

小神告辞。”

言罢转身而去,将不满二字直接写在了脸上。

“这……”

西海龙王只得坐在宝座上一阵轻叹,却也多做不了什么。

与此同时,西海龙宫一处角落中,一名仙蛟兵注视着李长寿离开的背影,目中凶光一闪而过……

出了水晶宫,李长寿与那三位天将汇合,有天将向前问询:

“海神,可寻到那凶兽的踪迹了?”

“西海龙宫未能查到什么,”李长寿叹道,“劳烦三位跟着跑一趟了,本以为龙宫会对此事颇为重视,没想到只是如此结果。”

又有一天将道:“海神,那日元帅伤了此凶兽,此时正是去寻他晦气的好时机!”

“欺负咱们海神的化身算什么本事?当日元帅一个眼神就把他打成了重伤,今日咱们三兄弟来了,定要让这凶兽伏诛!”

“不错,这凶**诈狡猾、欺软怕硬,当真该杀!”

“善,”李长寿道,“不如这般,三位跟我去此前与那凶兽照面之地查看一番,看能否寻到什么线索。”

三天将尽皆称善,四人离开西海龙宫,驾云朝万里外行去。

上钩了吗?

某个阴暗的角落中,李长寿沉吟几声,仙识观察各处。

心底突然响起了塔大爷的嗓音:

‘小家伙,你被盯上了,那是你要找的凶兽不?

长了三对翅膀,把自己染的金光闪闪,正在后面跟着,化形后长得还挺俊。’

李长寿精神一震。

他虽察觉不到金蝉子的踪迹,但圣人老爷的灵宝所说话语,自是做不得假。

这金蝉还真是有恃无恐,而且对‘激将之法’的免疫力几乎为零……

李长寿不急不忙,按计划行事。

他和三位天将,很快就抵达了此前与金蝉子遭遇的海域,在此地细细搜索……

这番搜查,自也是无果。

正如李长寿所料那般,金蝉子并未直接现身,而是在暗中持续潜藏,似乎也在犹豫。

那就,多加两把火。

李长寿道:“三位,这般寻找下去,当真如大海捞针。

他此前在这里吐了不少血,但此时,已是难以搜寻其气息。”

有天将问:“海神,那该如何?”

“贫道打算去西牛贺州灵山,直接找西方教质问此事,”李长寿道,“西方与咱们天庭争龙族之运,这金蝉竟直接对贫道出手,太过咄咄逼人。

贫道好歹还有一层人教弟子的身份,当真是要问问西方之人,他们家养的这凶兽,还有没有规矩!”

家养的凶兽?

海底,某处乾坤缝隙中,那面容清秀的青年道者手背青筋暴起、嘴角不断抽搐,目中凶光越发凌厉!

海面上,李长寿与那三名天将驾云,径直赶往西牛贺州。

乾坤缝隙中,金蝉子的面色连续几次变化,虽然恼怒,却依然在衡量。

——如果让海神他们去到灵山闹腾一番,会对自己有哪般影响。

但金蝉子思索之余,下意识就暗中跟了上去,丝毫不担心他会暴露。

金蝉子自然能看出,这海神依旧还是化身,并非海神本体,不然他也不必如此犹豫,早已出手将对方斩杀……

那三名天将,金蝉子丝毫没瞧在眼里。

不多时,金蝉子有了决断。

‘不能让他们去灵山,哪怕对贫道并无影响,怕也会让几位副教主怪罪贫道做事不力,影响到贫道拜师之事。’

金蝉子目中凶光大盛。

与此同时,李长寿却是有些头疼……

此刻藏在自己道躯中的塔大爷,正在发挥人教灵宝传统技能……

【唠叨】。

‘你躲着作甚?翻身打啊,有本塔在你怕个什么?

这就是一头大罗境的凶兽,准圣人都算不上,他能伤到你一根毛?

你想想,以前的妖皇也算一号人物,咱罩着大法师,不也还是几次怼得妖皇没啥脾气?

你是人教,人教懂不懂?

那……’

阴暗中,李长寿努力保持微笑,尽量不被玄黄塔影响到自身。

毕竟,能被玄黄塔这般数落,那可是旁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

而李长寿也不由脑补了这般画面:

【上古大战时,玄都大法师头顶玄黄塔,背靠太极图,执掌乾坤尺,脚踏风火蒲团,与妖族皇者大战于天地间,打的风生水起、天地震颤。

而实际情况,大法师心底……

玄黄塔:‘弄死他!往死里弄!阴阳轮转!快开大!开大!大徒弟你行不行啊!’

太极图:‘别给本图面子!撞他东皇钟!这小破钟,不跟他大哥二哥混,助个妖皇能有出息啊?’

乾坤尺:‘伊掼啥浪头啦,阿拉不是至宝,也是能打动他的哈。’

风火蒲团:‘跟着几个大哥混,巴适,巴适滴很。’】

李长寿喉结颤了颤,一时间有些不忍直视,赶紧将心底的这些画面抹掉,免得起什么魔障。

突听塔爷又一声呼喊:

‘来了,他要动手了,转身啊,弄他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