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三百零四章 首先,应有一个小小的计划【求票!】全文阅读

安水城海神大庙,敖乙一袭银甲快步入了主殿。

瞧这敖乙,上身银亮锁子甲,下身龙族传统战裙,面容清秀似少年,让不少女香客侧目连连。

当然,大部分都是在好奇,为何这小将军与大护法的神像这般相似。

直到此地神使闻讯前来见礼,真龙护法赶来直呼殿下,众香客方才明白了,这是真的大护法降凡!

于是纷纷行礼跪拜、拥簇环绕,也造成了海神庙内不小的骚乱。

李长寿:……

他的老神仙皮纸道人一直在这里活跃,后来也公开表示过是海神化身了,怎么就!

这年头,神仙也要看脸啊……

正当敖乙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应对这般场面,李长寿的传声及时到了他耳中。

“来后堂吧,大法师也在此地,莫要失了礼数。”

大法师?

敖乙不由紧张了起来,看了几眼自身打扮,这才赶去后堂之中,见到了正坐在那喝茶的青年道者,以及在旁站着的……

李长寿。

敖乙甚至忘了先对大法师行礼,而是错愕地道了句:

“教主哥哥,你怎么就……跑出来了?”

李长寿瞪了敖乙一眼,后者立刻反应了过来,向前对大法师做道揖行礼,口称:“道门弟子敖乙拜见大法师!”

“善,”大法师含笑点头,并未多说。

李长寿也知大法师不想增因果,便主动向前,自袖中取出了一只卷轴,语重心长地叮嘱道:

“这次西海之事,你提前做了应对,算是不错。

敖乙,你现在也是个成熟的龙太子了,在天庭有神位,也洗清了自身业障,截教之中也算立稳了跟脚。

今日,我将此篇经文传与你,望你自其中好生领悟,戒骄戒躁。

你心有扶龙之志,他日定会冲天而起,后面无论龙族经历什么,你都要以此经为鉴。

可记得了?”

敖乙答应一声:“乙明白!”

随后便双手向前,将那卷轴捧了过来,见其外也没什么字眼,顿时有些好奇。

一旁大法师也朝着这经文打量了两眼,并未多问多说,只是含笑看着。

李长寿又沉吟了几声,面色有些严肃。

敖乙低声道:“教主哥哥,可是有什么大事发生?”

“此事还未定下,”李长寿道,“玉帝陛下有意在十二年后举办蟠桃宴,邀四海龙王入天庭赴宴。

此间也有深意,你且细细思量,此事可禀告东海龙王,但切记不可对外声张。”

“哥哥放心!”敖乙答应一声,看着手中的经文,心底已开始斟酌此事。

李长寿故意省去了天帝的威胁,也将有关蟠桃宴之事描述的十分模糊,如此减少对龙族的压力。

接下来的十二年,亲善与施压要同时进行。

凭四海龙王这般老成精、咳,这般老而弥坚的存在,应当能明白天庭的态度。

李长寿叮嘱道:“且回东海龙宫吧,记得细细的读此卷,对你定有裨益。”

敖乙又问,可有什么事是他能代劳的,李长寿只是摇头,言说让他不必担心。

随之,李长寿就暗示了一句:

“此前那西方教高手对我化身出手,这因果怎么也要及时了掉。”

敖乙顿时明白了什么,对着大法师做了个道揖,便不再多言,带着龙族兵马迅速离开了安水城。

这事,非他一个小小的龙族太子能掺和。

玄都大法师笑叹:“长寿你方才不过寥寥数语,却是做成了数件事。

传了那经文、提点了龙族,还把金蝉子之事的因果,借敖乙散了出去。

当真让我也不知该如何夸你了。”

李长寿正色道:“弟子不过是做些微末的小事,若无大法师与圣人老爷庇护,这些小聪明也无从施展。”

“你呀!”

大法师一拂衣袖,将一只圈椅摆放在自己身旁,笑道:

“来琢磨琢磨该如何行事。

有何良策尽管说来,咱们仔细钻研,老师亲自布置下来之事,成与不成都应全力以赴。”

“大法师所言极是,”李长寿也不含糊,直接道,“弟子浅以为,此次出手,最重要的环节就是……后撤。”

大法师嘴角轻轻抽搐了几下,“这是哪般道理?”

“谢大法师考教。”

李长寿缓声道:“此次咱们对金蝉子出手,这金蝉子又是西方大兴中的关键棋子,哪怕西方教两位圣人推算的功力远不如咱们圣人老爷,那也是圣人。

根据弟子所知,金蝉子算是西方教收编的鸿蒙凶兽中,如今独得恩宠的一只。”

“哈哈哈!”

大法师突然大笑几声,“继续说,继续说,你这独得恩宠四字,怎得就这般令人遐想。”

“呃,弟子只是为了说的形象点,”李长寿尴尬一笑,继续讲述自己的分析。

他从圣人老爷的神通威能、金蝉子本身的乾坤遁法,说到了鸿蒙凶兽普遍的狡诈凶残本性,并从几个角度剖析了,金蝉子可能存在的保命底牌。

直到半个时辰后,李长寿道:

“未动手之前先想好失手后的处置,就可最大程度上杜绝失手。”

大法师缓缓点头,道:“长寿你说的也有道理,此事涉及圣人算计,再如何谨慎也不为过。

撤退之事,具体该如何布置?”

“大法师,弟子能不能边写边说?”

李长寿自袖中拿出了两只空白卷轴,“弟子想事情时,习惯如此。”

“善!”

大法师也是兴致勃勃,为李长寿直接凝出一方书桌,与李长寿一同开始商讨接下来的‘简单’计划。

两个时辰后……

“好!”

大法师看着这两张写满小字、画满箭头的画帛,赞道:“有此法,何愁此事不成?何惧西方反击!”

李长寿在旁腼腆一笑,道:“但大法师,这只是咱们优先选择的一套方案,而且是将几个变数刻意忽略掉的理想状态。

依弟子浅见,应多做几手安排布置,并重新考虑最基本的那几点变数。”

大法师沉吟几声,刚想说这般其实没太多必要。

李长寿又做了个道揖,言道:“弟子觉得,世上并无意外之事,只有未曾思虑过的情形。”

“善!”

大法师觉得这话也是挺有道理,扯了张椅子,继续与李长寿商讨备用方案。

又两个时辰后……

“长寿啊,这些计划差不多就可以了,咱们是去杀一只鸿蒙凶兽,不是去攻打灵山。

你看这样可否?

若有意外,我可直接请老师出手。”

“嗯,既然大法师说可以,那计划就做到这,弟子只是给一些不成器的建议,最终计划还是要大法师您来拍板。”

大法师明显松了口气。

李长寿又沉吟几声,道:“大法师,弟子斗胆,能否引荐那名,咱们人教安插在西方的棋子?

她与六翅金蝉应有些交情,或许能抓住六翅金蝉的弱点。

如此,稍后弟子出手,也能多几分把握。”

大法师微微仰头,坐在圈椅中,笑道:“我如今是真的能放心,今后让你来处理咱们人教事务了。

去吧去吧,可需我出手帮她遮掩行踪?”

“大法师您只需以神通笼罩此地,她也算机警,应有潜藏护身之法。

只是,弟子这身份跟脚不能暴露,这就乔装打扮一下。”

“嗯,”大法师笑道,“你这化形术似也有独到之处,来,变个看看。”

李长寿当下领命,心底默念口诀,身形转了半圈,已是化作了【海神】纸道人的常用形象。

大法师顿时笑眯了眼,并未点评,只是道:“去安排吧。”

李长寿答应一声,立刻闭目凝神,让纸道人开始活跃。

趁这次机会,刚好完成文净道人的夙愿,让她能正式与大法师接触。

如此,对文净道人也不算失言。

……

大、大法师?!

安水城城南,某处荒芜沙滩上,一尾游鱼从海面跳了出来,鱼尾支撑在海面上,对眼前那抓着短笛的少女一阵瞪眼。

少女传声道:“不必着急,稳妥些,千万不要暴露了自身。”

那条海鱼不断点头,一个浪头拍来,顺势消失不见。

灵山脚下,那处洞府中。

原本侧躺在床榻上的身影,已是猛地坐了起来,素手轻摆,纱衣宽袖随之舞动。

‘他,要与我相见了?’

文净道人凤目中水波轻荡,但立刻又哼了声,光洁的下巴略微扬起。

‘本女王不过是赏个脸,真以为自己是圣人弟子,就可高高在上,对本女王呼来喝去。

哼,我不过是看在海神大人的面子上……

乱了乱了,海神还是要听命于他哩。’

文净道人坐在那愣了少许,随后又‘嗤’的一笑,带着几分得意,朝一侧清潭飘去。

纱衣飘摇似薄雾,沐浴梳妆带怯来。

她换上许久之前就已准备好的那套纱裙,又觉得有些过于‘保守’,与她平日里相差太大,便又着急地凝出几套不同的衣物。

挑来选去,最后依然是一身红衣,只不过隐起香肩、裙摆无叉,只留平日里四分妖娆,再点缀几分出尘气息。

习惯了赤着的玉足,被一双绣花鞋包裹;

平日不喜里襟的她,今日也添上了抹衣。

又将妆容细细思量,长发梳起云鬓,站在水前轻轻转了半圈。

‘哼,定要让你看的魂不守舍!拜倒在本女王的罗裙之下,哈哈、哈哈哈……’

正此时!

“可是遇到了麻烦?若是不便前来,不可勉强。”

这话自然是李长寿对血蚊傀儡说的。

“无事、无事,奴家刚支应了几个西方教弟子,”文净道人在心底连忙应答,随后便撇嘴挑眉翻了个白眼,一甩衣袖,身影凭空消失不见。

对于如何躲避旁人探查,她自是此道行家。

且,文净道人并未被怀疑,也未曾被西方圣人发现异样,倒也不会有人特意关注她行踪如何。

稳妥起见,文净道人还是同时用了几个方法遮掩行踪,选择了一处西方教暗藏高手常去的聚集之地,再在半路施展神通,以化身前往此处,本体暗中赶往安水城中。

半个时辰后,海神庙后堂。

文净道人自后堂门外现身,感受到此地先天至宝的道韵,道心也是轻轻一颤。

她本是昂首挺胸、踏步向前,但走了两步,眼底映到那后堂主位上瞌睡的人儿,不由下意识就换成了莲步;

且走着走着路线就有了偏斜,鬼使神差到了内堂大门左侧,纤手扶着门框,探头看向堂内。

这般强大的味道!

这般令蚊生畏、似曾相识的感觉……

就如,当初自己还是懵懂的小蚊子,在血海中目睹那位强大的首领时,少女般的怦然心动。

——顺带一提,那首领后来被她拍碎了。

嗯……

轻吟吟媚眼如丝,语迟迟秋波暗送。

是他,是他,就是他!

她,竟看得呆了。

“咳!咳咳!”

李长寿用力咳嗽几声,坐在那熟睡的大法师淡定地坐直身体,门外的文净道人,却像是受惊了一般,连忙缩向一旁。

屋外,文净的额头抵着门框,手指绞着衣角。

堂内,大法师略微歪头,有些不明所以,皱眉看向了海神模样的李长寿。

‘这就是你说的鸿蒙凶兽,黑翅血蚊族女王,灭杀无数生灵的洪荒狠人?’

李长寿无奈地点点头。

女王确实是女王,就是今天可能有点坏掉了……

“咳嗯!”

大法师清清嗓子,言道:“长庚啊,你说的那人,可到了?”

“已是到了,”李长寿笑道,“弟子这就去唤她过来,大法师您稍等。”

言罢,李长寿左手端着拂尘,右手提着长袍下摆,匆匆外出。

“文净,过来了!

大法师就在里面,你在这杵着作甚……”

到了门外,李长寿也是话语一顿,却见文净道人正拿一方手帕捂着红唇,眼角带着少许泪痕。

那手帕,都湿透了。

这执念,当真令人赞叹!

李长寿温声道:“文净啊……”

“大人您稍等,”文净道人捂着唇边,连忙传声,“奴家见了大法师,有些止不住流口水,马上就忍住了。”

李长寿:……

人教粗话,熊寨方言。

-----------

(PS:感谢盟主‘朱悍’‘书友’再次飘红支持!感谢新盟‘玫瑰脚下的泥土’、‘炭燒香蕉’、‘z九日凌天’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