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二百九十九章 秘 密 底 牌全文阅读

且说黑豹精刚给了自己祝福,就有几名妖族说笑着回返此处。

李长寿躲在暗处观摩,随之发现,这几名妖族只是回他们自己的洞府,而这洞府就在这处浅浅的山谷中,藏在较为隐秘之处。

这几名妖族‘无意间’就发现了黑豹刚开启的洞府,顿时送去了邻居的亲切问候。

他们抓了水妖、打了黑豹,眼看就要当着黑豹的面羞辱那水妖,一缕微风吹过,这几名妖族白眼一翻,直接就倒在了地上,气息散尽、妖丹失色。

一头天仙境大妖带着几只真仙境的妖族而已,李长寿的金仙境纸道人,很简单就……

用毒粉搭配迷药搞定了他们。

能不浪费仙力,自是不浪费仙力,这是纸道人的使用手册。

而后,李长寿用那圆脸老神仙的模样,驾云出现在了洞府之外,呵呵地笑了几声。

这只豹子精拉着那水妖淼淼外出,见到李长寿后,双腿一弯就跪了下来。

“多谢前辈搭救,多谢前辈搭救!前辈您真是……”

“闭嘴!”

李长寿和那女妖几乎同时厉声大喝。

黑豹哆嗦了下,苦笑不已。

李长寿又道:“也莫要在心底想什么祝福贫道的话语,贫道命薄,有些消受不起。”

这黑豹顿时哭笑不得,只能连连叩拜。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还请前辈入内歇息!”

李长寿淡定地点点头,语重心长地说道:

“阿豹,我救得你第一次,或许也能救得你第二次,但第三次、第四次,却不一定能救你性命。

贫道这便离去了,你与你夫人安心在此地修行,切莫再说……那些话语。

万事盼着如意,倒不如脚踏实地,把事情一件件做好,说的再多不如动手一做,你可明白了?”

黑豹陷入了思索中,而后又深深地一拜,“晚辈明白!”

随之,李长寿目光颇为复杂地看着这水妖淼淼,心底也有些纳闷,便问:“贫道有些疑惑,你夫人为何……

莫非你心底对你夫人多是不满!”

“前辈您误会了,晚辈对夫人那是恩……”

啪!

就听一声脆响,黑豹精的脑袋带动身躯朝着左侧抛飞,身形以脑袋到脚心直线为中轴陀螺旋转三十六周!

那只快若幻影的纤手,保持着抽耳光动作最后的停顿,又淡定地收了回去,与另一只纤手,叠放在它们主人、水妖淼淼的裙摆上。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低声道:

“回禀前辈,无他,手快尔。”

李长寿:……

阿豹很快爬了起来,顶着肿起的右脸,默默擦了擦眼角。

“让前辈您见笑了,见笑了。”

“很好,”李长寿淡定地点了点头,言道,“我这就离去了,阿豹你且安心修行便是。”

“前辈!前辈!”

黑豹精连声呼喊,将李长寿身形喊住,随后便有些忐忑地问:

“前辈,您可否对晚辈说一句实话。

您是否看上了晚辈这张嘴?

若您看上了,便是念着刚才救命之恩,晚辈定会肝脑涂……”

李长寿一声大喝:“且慢!”

黑豹精赶紧闭嘴,将话头憋了回去。

“贫道并非要你效忠,你与贫道不存在任何关系,”李长寿心底斟酌着言语,“也并非是图谋你什么,贫道也知,你这张嘴,有心而为反而不灵验。

实不相瞒,贫道只是觉得你这般神通有些稀奇。

妖族大兴,需要你这样的良才。

你且在此地安心修行吧,养妖千年用妖一时,自会有你发光发热之去处。

这些丹药你且拿去,辅你与你夫人修行之用。”

黑豹精顿时感动莫名,对着李长寿再次做了个道揖。

李长寿转身要走,驾云飞去高空。

黑豹精大喊:“前辈,可否留一名号!”

就听那云雾缥缈间传来一句:

“贫道本自清修客,少问世事驾闲鹤,你就称我陆压道人便是。”

黑豹精低声喃喃,赞叹道:“陆压前辈真是一位……

不可说,不可说,呼!

夫人,快去弄一牌位,写上这位前辈的名号,我虽说不能开口祝愿、不可心底所想,但立牌位每日上香,还是可以的。”

“夫君,”那水妖淼淼向前来,轻声道,“全凭夫君这天生的神通,咱们得了高人关照。”

“好日子还在……咳!咳咳!”

黑豹精及时闭嘴,道:“我先处理尸身,夫人去立牌位吧。”

“嗯,”水妖淼淼低声答应一句,这对妖族夫妇立刻开始忙碌了起来。

另一边,李长寿自然并未走远,听到这黑豹精所说,顿时笑眯了双眼……

他在此地留下了两只纸道人,方便日后保护并监视这只黑豹精。

心底略微盘算了一下天庭荡妖之事。

此时时机还不算成熟。

说句不好听的话,天庭这时不算高端战力,兵马的总体实力甚至都不如妖族的总体,如何荡妖?

深海妖族只不过是妖族的一支罢了,且此前就因龙族大战耗损了大批高手,收拾起来只是简单难度。

但盘踞在北俱芦洲边界、西牛贺州边界的那些妖庭余孽,也不乏实力强横的老一辈妖族强者,对如今的天庭来说,这个还是噩梦难度。

荡妖只是后面天庭扬威、自己赚功德的一步规划,而这黑豹,今后也就算战略级法宝人了。

稍后就忽悠……咳,就培养这黑豹对妖族的认同感,让黑豹修闭口禅,再真心实意地去投靠一些强大的妖王。

从内部,用奶量,冲垮妖族的堤岸!

李长寿想了想,让监察这黑豹的两只纸道人,离着黑豹更远了一些。

这种双刃剑,自己再小心也不为过。

……

小琼峰上。

李长寿追踪那黑豹的过程中,此地也已经安静了下去。

灵娥的飞升,李长寿并不看好,毕竟她缺少阅历、缺少磨难,重点是虽然按照他的办法夯实了道基,却依然存在许多间隙和瑕疵;

顶多也就只能飞升到真仙境中后期。

原本,酒玖准备了各种为灵娥飞仙成功的庆祝项目,但因灵娥闭关,也就尽数推后。

反倒是有琴玄雅感觉到了压力,灵娥开始闭关,她也开始了闭关,看样子应是不想落于灵娥身后。

这一日,李长寿刚处理好黑豹之事,便在丹房中开炉炼丹,分析着……

那个‘去’字。

圣人老爷的手段,绝非自己此时能想。

其实,自己不必多想圣人到底想让自己做什么。

圣人跳出了大道的枷锁,坐在岁月长河的堤岸上,看着苦海中的生灵不断彷徨,他们所见之事,与生灵所理解之事都不相同。

李长寿此时穷尽心思,也只能做出这般假设:

只要当时自己去接触黑豹了,无论做出哪般选择,是算计黑豹也好、还是利用黑豹、又或者打杀了黑豹也好,都会导向圣人所见的故事线。

自己心底无论做哪种猜测、算计,只要圣人老爷不直接干预,就说明没有偏离圣人定下的发展方向。

论,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圣人棋子。

而这盘棋……

‘我何时才能跳出去。’

不必做什么执棋者,躲得远远的就挺好。

丹炉中,缩减了大半威力三昧真炎不断跳动,其内的几颗宝丹已是在成型的边缘。

几道身影自破天峰飞来,李长寿略微思索,继续专注炼丹,关闭了丹房外围大阵。

这几颗宝丹是给熊伶俐炼制的‘壮神丹’,用来弥补巫人族先天元神不足的缺陷,让她实力能快些提升。

如今,小琼峰安保队大队长,反而成了实力倒数第三的存在,这多少有些不合理。

顺带一提,倒数第一必然是……

酒雨诗。

自家师父永不垫底!

忘情上人驾云,江林儿在身旁跟随,酒乌在后站着,一同抵达了小琼峰丹房处。

江林儿喊道:“长寿,在炼丹吗?”

“师祖、师伯祖、师伯,还请入内稍作等候,弟子这一炉丹药片刻就好。”

李长寿温声说着,忘情上人也含笑点头,对李长寿并未选择废丹药而迎接他们,表示有点小欣赏。

他虽然是门内的金仙境,但也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嘛。

很快,李长寿收回炉火,将这漆黑丹炉的炉盖缓缓打开一条缝隙,散出少许药香,又将炉盖封起,让丹药在其中沉淀一二。

转过身来,李长寿做了个道揖。

“弟子多有失礼。”

“无妨,”富贵上人摆摆手,一旁酒乌已是搬来了两张椅子,让师父师娘入座。

江林儿清清嗓子,笑道:“小长寿,我这次过来呢,是跟你谈谈灵娥修行的问题。

特意把我这家这口子也喊上,主要是为了让你心安,别把本师祖忽悠了。”

李长寿正色道:“师祖言重了,弟子怎么会忽悠您?”

顶多也就是安排一二。

酒乌在旁嘿嘿笑了声,一副看戏的模样。

忘情上人开口问道:“灵娥渡劫时,我在闭关修行,并未见到,听林儿说,她渡的是九重天劫?”

“是。”

“那你呢?”

忘情上人淡定地问了句,目中露出几分逼人的神光。

李长寿略微紧张,低声道:“弟子资质似乎不如师妹。”

“真的吗?”

江林儿叠着二郎腿,笑着道了句,“我不信。”

看样子,今日是师祖江林儿要来问自己的底细了。

这种套路,倒是不难破解。

他们讲道理,自己煽情;他们煽情,自己讲道理就是了。

“师伯祖、师祖,”李长寿定声道,“弟子由师父养大,一心修行,如今哪怕有少许成就,也不敢忘师恩。

师祖您应能感受得到,自师祖您回山,弟子可有半点危害师门之举动?

灵娥的道基之所以如此深厚,确实是弟子在旁倾心教导,更是用了珍贵无比、来之不易的各类丹药!

弟子,当真不图什么,只求小琼峰常宁,只求身旁亲友仙路常安!”

——那颗九转金丹此时还在灵娥处,因灵娥渡劫过后没能见到师兄。

这番话说的,也是真情实意,当真令江林儿面露愧疚,让忘情上人有些感慨,酒乌这个矮道人更是仰头叹了口气,眼圈都有些泛红。

“长寿,你莫要说了,”江林儿柔声道,“我知道你为了小琼峰操碎了心,为了你师父师妹也是操碎了心。

但……”

话音一转,江林儿露出几分狡黠的微笑,“今天呢,我们也不是来问你修为如何如何。

明人不搞暗搓搓之事!

你看见我身旁这位门内金仙没?

我是来履行承诺,把你绑起来扔灵娥屋里面去的!”

言说中,江林儿挺胸抬头,还把胸口拍的砰砰作响,“我江林儿说话算话,这事一言既出,怎么也要办成了才行!”

忘情上人缓缓点头,也道:“夫人所说之事,我自鼎力相助。”

酒乌拿出了一根仙绳,笑道:“长寿你看……我也挺难做,毕竟是师娘的嘱咐。”

李长寿:……

好一招指东打西,令人猝不及防!

不过,这也难不倒他。

李长寿眉头一皱,突然轻咦一声:“掌门,您怎么来了?”

忘情上人、江林儿、酒乌同时扭头看去,李长寿脚下轻点,身形化作一缕青烟,瞬间施起土遁,转眼退入外围大阵中。

而酒乌也顿时听到了一缕传声……

“师伯你但凡讲点义气,就主动请缨来追我!”

忘情上人轻笑了声:“这小弟子,竟还如此滑溜。”

“师父!弟子前去追赶!”酒乌大喝一声,不等师父师娘点头,已是抓着那根仙绳匆匆而出。

忘情上人正要一同向前,却见地上有一只绣着‘喜’字的锦囊,张手将锦囊摄了起来。

里面是一颗丹药,应是李长寿此前跑的匆忙,不小心落下的。

“林儿,咱们也去……”

“夫君君!”

突听江林儿在旁柔声喊了句,两只小手就挽住了忘情上人的胳膊,江林儿双目有些迷乱,低声道:“咱们先回去,暂时放他一马……”

“林儿你怎么了?”

“快带我回去,用你的遁法。”

忘情上人顿时有些不明所以,却依言照做,两人化作一道虹光,转眼飞回了破天峰。

丹房外的阵法中,李长寿与酒乌齐齐探头观望……

酒乌纳闷地问了句:“那是什么丹药?”

“一种仙识灵丹,名为心火烧,”李长寿淡然道,“若是自己心爱之人拿着,全无抵抗之力。”

酒乌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好厉害的灵丹!”

李长寿拿出两壶丹药。

这是固本类的三品灵丹,效果是毒龙酒的三倍,重点是药性可持续发散。

“新品,善用,保密。”

“明白!”

酒乌打了个响指,接过丹药,顿时乐得笑出了声。

这次跟着师父师娘过来,当真跟他预料的不差分毫,师父师娘被轻松支走,长寿师侄还会给自己谢礼。

妙哉,妙哉!

“长寿啊……”

“师伯稍等,”李长寿略微皱眉,突然有些心血来潮。

掐指推算,神念降临在安水城海神庙中,见到了一位熟悉的白衣青年,不由轻咦了半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