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二百九十八章 长庚奉旨戏黑豹全文阅读

渡仙门山门前,正是仙光萦绕、祥云遍布,一束仙光自高空而来,打在灵娥身上。

灵娥左手负剑,静静站在灵芝状的庆云上,任身周仙子起舞、仙翁贺喜,却自顾自地眺望着天空深处,不知看到了什么……

‘她应该,是在体悟生命境界的升华吧。’

李长寿如此想着,趁道道身影驾云越过自己,这具纸道人却悄然退开。

当务之急,是接应本体回归小琼峰。

受着伤在外面逛荡,着实是太过危险。

‘这就是仙人之境吗?’

灵娥凝视着虚无之间,看着自己面前打开的那扇大道门户,小小的心思却是飘到了别处。

‘现在我也是仙人了,若今后跟师兄有了子嗣,那子嗣会不会也是仙人……’

师兄……子嗣……

哎呀,乱想什么,羞不羞的!

灵娥俏脸飞红,唇间嘤咛半声,头顶已是冒出了一缕白烟,自仙光中袅袅而起。

成仙后,蒸汽量明显增大了许多。

对了,师兄呢?

听着师祖江林儿由远而近的大笑声,灵娥将内心感悟暂时收起,在云上转身寻找。

灵娥下意识踮起脚,却只看到了那些迎向这边的身影……

这些人,她熟悉或者不熟悉,要好或是只有几面之缘,都远远没有那道消失不见的身影重要。

‘臭师兄……’

一句恭喜的话都不说!

灵娥委屈地努了努嘴,心底却泛起了渡劫前、渡劫时,师兄不断的叮嘱声,又喜滋滋地抿嘴轻笑。

随之,重重感悟涌上心头……

灵娥的道心宛若多了一口灵泉,此前从未有过的感悟,接连不断地从其中涌出来。

大道震明,琴瑟相合。

灵娥的那双妙目露出几分思索,对着即将飞来的众多亲友、同门欠身行礼,而后便收拢裙摆,盘腿打坐,身周出现了浓郁的道韵。

也就在这一刻,灵娥泛起了一个疑问。

‘我道为何?’

从开始修行一直到了今日,她如何修行、所走的路径,遇到任何问题时得到的答案,都来自于师兄。

哪怕师父最初教的道理,也被师兄后来修正过了。

那,自己的道,便是在仿照师兄的道吗?

不尽然。

师兄说过:

大道自生,非灵而动,非心而往。

自道由心,非天地生,为正为本。

每个生灵都有自身之道,此道由自己而生,师兄给自己的指点、传给自己的感悟,只是让‘参悟大道而凝出自身之道’的过程尽量简单。

如今,推开玄妙之门,道之痕就在眼前。

灵娥心神一片安宁,接纳着、体悟着、感受着,念着师兄的身形,渐渐沉入了大道中……

而在灵娥身后,七彩仙光凝成了一本书册,那书册缓缓翻过一页,照耀出了阵阵光华。

天花轻坠,彩云飘摇。

“别过去,灵娥在飞升,勿要打扰了她。”

江林儿对着各处传声,灵娥此时身周异象,也让度仙门众仙停下身形,不敢向前……

还是掌门季无忧亲自出手,布置了一层仙力屏障,将灵娥直接送回了度仙门山门,送去了小琼峰。

已经把本体捡回来的李长寿,则是从小琼峰上出发,将陷入‘悟道境’的灵娥,小心翼翼地搬回了湖边草屋,开启重重禁制,让她安心闭关。

九重天劫非同小可。

门内上上下下已完全被惊动,不少峰主、长老带着得意弟子前来小琼峰道贺。

李长寿跟在师父齐源身后,师父齐源则跟在师祖江林儿身后,不断迎来送往,小琼峰倒也是难得如此热闹……

但李长寿全部心神并未在此处。

他一心多用,除却为自己疗伤,还有部分心神寄托在一具金仙境纸道人身上,暗中盯着那对妖族夫妇。

也正因此,李长寿心底的疑惑与震惊,越来越多。

这豹子精,什么来头?

……

许是被天罚的次数多了,又是如今的天庭正神,李长寿如今对一些与天道有关的特殊道韵,格外的敏感。

尤其,他跟某位不知姓名的华姓热心道友交流密切,经常在这位道友身上,感受到暗藏不露的‘天道庇护之力’……

最初看到那只黑豹,李长寿只是感觉对方有些说不出的熟悉感。

但暗中跟踪了一阵,李长寿心底一震!

他在这黑豹身上,感受到了一缕微弱的天道庇护之力!

黑皮豹子精……

被天道所庇护……

莫非,自己意外发现了那位了不得的大劫弄潮儿?

可,这若是封神大劫中的‘劫运之子’申公公,为何会出现在此时此地,还带着一位妖族女子,在田野中奔跑嬉戏?

自己最开始的熟悉感,又是从何而来?

怎么办……

李长寿不由开始仔细斟酌。

他已经跳出封神,封神大劫与他已经无关,就算这只黑豹真的是申公豹,那也不必算计黑豹什么。

也没什么好算计的。

这般大因果,自己还是避而远之比较好。

稳一手,就当自己没看见黑豹吧。

李长寿的纸道人在地下停了土遁,又用仙识多看了这只黑豹几眼,转身欲走。

忽然,李长寿心底似乎有根琴弦,被人轻轻拨弄。

道起缥缈间,无为真意显。

这熟悉的晦涩道韵,这熟悉的传念方式,这熟悉的大道震颤频率……

【去】。

单单一个字眼,在李长寿心底凝成。

李长寿精神大震,在大地中钻出来,对着高空做了个道揖,而后转身,义无反顾地追向了那头黑豹。

圣人老爷又下令了!

这久违的圣人道韵,这久等的圣人之令!

终于,李长寿确定太清圣人老爷在关注他这个小法师,自身安全系数直线飙升!

不过话说回来,自家圣人只给了这一个‘去’字,又有什么具体含义?

李长寿细细体悟,很快就有所得。

圣人老爷应是让自己去进行此前想做之事,又或是让自己跟在这黑豹身后,帮黑豹度过一些灾祸……

自己此前想做什么?

无非就是确定这黑豹的真正身份。

但现在,圣人老爷亲自下令,已经佐证了这头黑豹的身份。

这家伙,必然就是封神大劫中,为了天庭神位能多点道门真正高手,殚精竭虑、煞费苦心、反复横跳的申豹,申公豹!

李长寿思前想后,又细细地思量了几个时辰,终于决定按那个【去】字的指示精神,完成自己发现这黑豹有天道庇护后,想做的几件事……

此时已是深夜时分,月明星稀,薄雾烟云。

李长寿推算出这对妖族男女前方会选择之路,这具金仙境纸道人先行一步,在路上留下了一只老版的纸道人。

待这黑豹驮着那少女到了此地,李长寿的纸道人化作一微胖老者的身形,自一颗大树中走出,端着浮尘出现在了黑豹的视线中,含笑道:

“道友,请留步。”

——这就是第一件事!

对申公豹喊一句‘道友请留步’!

那黑豹急忙停下疾驰的脚步,差点将自己夫人从背上晃出去。

这对妖族夫妇如临大敌,少女自黑豹背上轻盈地跳了下来,反手握住两只匕首,俏脸微寒。

那黑豹从在地上人立而起,顺势化作了一名中年男人的模样,将少女挡在身后,满是警惕地看向李长寿。

此时,李长寿的纸道人驾云向前,轻笑着甩了甩浮尘,笑道:

“两位道友为何会出现在此地,又要前往何处?”

这对夫妇对视一眼,眼底都有些惊疑不定。

这个修为莫测的老者……不打杀了他们?

“道、道友。”

黑豹精向前拱拱手,言道,“我夫妇二人只是借过此地,一未害过人,二不贪宝物,只是想去南边……省亲。”

省亲?

李长寿眯眼轻笑,又问:“那你又是从而来?可有姓名?”

“我们都是山野精灵修成了人形,”黑豹看了眼自己的夫人,目中带着几分温柔。

“我叫阿豹,她叫淼淼。

这位前辈,可否放过我们这次?

我们真的不是要去南赡部洲害人,只是想赶过去省亲。”

那女妖向前挽住黑豹精的臂膀,旁若无人地依偎在他身侧。

李长寿:……

他竟然被申公豹撒狗粮了?!

阿豹……

这真的,是未来那位搅动三教风云的圣人棋子?

自家圣人老爷让自己与他相见,到底是为了何事?

不管如何,先与他先结个善缘吧。

“道友不必紧张,你二人身上并无业障,我未有除妖之心。

之所以会现身与道友相见,只是觉得与道友在何处见过,有种熟悉之感。

来,此物拿着。”

言说中,李长寿拿出了两只储物法宝,其内各有两件中品仙宝、些许灵石,用仙力推给了这对黑豹夫妇。

“这……”

阿豹夫妇顿时面面相觑,看着飘到了眼前的法宝,不知该不该接。

“夫君,”那水妖淼淼轻轻扯了下黑豹精的胳膊,“那人不见了。”

黑豹抬头看去,前方已是没了人影。

犹豫一番,黑豹精还是拿起了两只手镯,看到里面放着的宝物和灵石,顿时一阵激动。

“夫人,咱们有法宝可用了!”

“嗯,这也是夫君前世的善缘吗?”

前世?

躲在暗中的李长寿眼前一亮,迅速捕捉到了这个关键词。

“这个,倒是想不起来,我如今只能想起少许前世记忆,”黑豹精轻声一叹,目中满是感慨,“但这位前辈高人能如此待我,又说与我眼熟……

唉,不说了,祝他好人一生平安!”

“夫君!”

那水妖淼淼连忙捂住黑豹的嘴,急道:“你刚刚!”

黑豹一愣,这才后知后觉,猛地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我这个嘴哟!怎么老是忘了这茬!”

地下,李长寿的纸道人,额头缓缓冒出一个问号。

什么情况?

正此时,小琼峰地下密室中疗伤的李长寿本体,“哇”的喷出一口鲜血,错愕地注视着突然走岔的仙力,各种错愕。

自己怎么会突然吐血?

多少年了,他一个把稳字刻在骨髓中的人教弟子,运转周天时从未出过半点差错,这都金仙了,为何会突然出现这般粗浅的问题?!

随之,李长寿的纸道人,就听到了那女妖的数落……

“夫君呀,你这张嘴可是轻易开不得口!

你说要与我厮守终老,第二日便有女妖上门,说是你以前的相好。

你说咱们定会平安无事,不过三日便有大妖上门,强占了咱们家洞府……

唉,你呀,还不如咒刚才那位前辈几句呢。”

黑豹叹道:“夫人,我这嘴上的神通,刻意而为并无效果,只能是无意间说的才管用。”

听闻此言,李长寿大概也明白了一些。

不愧为大劫之子。

那句‘道友请留步’,也当真不是谁随便说说,就能有这位豹爷开口有用……

但李长寿并未全信,立刻开始几波‘试验’。

他在前方导演了两场小戏。

第一场戏,是两个人族炼气士斗法对战,双方势均力敌,但在最终时刻两败俱伤,各自重伤不能动弹。

黑豹夫妇亲眼目睹这一幕,却只是自顾自地躲开,并未贪心向前补刀,反而要绕路离开。

李长寿见状,立刻让这两具纸道人先后假死,还故意露出一些宝物。

黑豹夫妇商议几句,虽十分不舍,但还是迅速离开……

就惜命这一点,便让李长寿评价颇高。

第二场戏,李长寿安排纸道人,化作几名人族炼气士偷袭黑豹夫妇,将黑豹夫妇直接抓了,那黑豹气的连连大骂。

而李长寿本体被天罚打出来的伤势,却在这些骂声中,开始加速恢复!

还真有用?

随后,一名浑身散发着妖气的蒙面高手登场将人族炼气士赶跑,救下了这对黑豹夫妇,给了他们一点丹药。

黑豹感恩戴德,正要开口送祝福时,那水妖及时提醒,打断了他的‘施法’。

李长寿这次,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丝丝道韵流转……

这黑豹的天赋,差不多已是可以确定了。

天道毒奶!

绝对的天道毒奶!

李长寿仔细思索,无论从哪个方向考虑,自己都必须跟这只黑豹保持距离。

这般神通诡异莫测,防不胜防,最好就是不让对方知自己姓名,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有圣人老爷的命令,李长寿也不敢轻易离开,便暗中跟了下去。

黑豹带着水妖淼淼东躲西藏,一路有惊无险,穿过了东胜神洲诸多仙门的地盘,又花费了半个月,抵达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地。

——南赡部洲、东胜神洲、中神洲交界之地的某处山林。

李长寿此时也已知晓,黑豹是来寻宝的,寻的是前世留下的一些‘遗产’。

寻宝的过程也算顺利,黑豹在山林正中的谷地中,找到了一处石壁,在石壁上一番摸索,开启了一扇隐蔽的石门,带着水妖淼淼进入其中……

李长寿就听,那黑豹寻到大批灵石法宝后,开心地喊了句:

“夫人!咱们今后可以安稳自此地修行了!

这些灵石,足够咱们都修成天仙了!”

然而,黑豹话语刚落,李长寿仙识就捕捉到,有几名妖族高手自南赡部洲方向飞来,说笑间飞回这处山谷……

小琼峰地下密室中,李长寿禁不住以手扶额,心底暗道一句佩服。

而后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一事,或许真的能用上这豹爷的金口……

天庭,荡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