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二百九十二章 落宝铜钱!全文阅读

其实……

为了这次寻宝,李长寿做的布置何止眼前这些。

此时在中神州、南赡部洲各处,还有七八处‘无首山—大河—山谷’的地形,埋藏了数量不等的纸道人和仙豆兵。

这些地方都在荒无人烟之处,但李长寿会制造出大战后的情形,还会留下一些‘宗门被毁’的痕迹。

这些,都是保护性措施。

李长寿此前考虑,已算是颇为周全。

【自己只要寻宝,就会留下痕迹,而且想不惊动牛妖取走牛妖的族宝,本身难度太大。

而伏羲、轩辕、神农、大禹四位大佬,是知晓寻宝路线的。

不可避免留下动静,不可避免为人所知,那自己本体暴露的风险,就会一直存在。】

所以,在综合考量之后,李长寿只有两个选择。

要么是放弃寻宝,找其他方式充实自己,比如研究下轩辕前辈给的玄功妙法;

要么就多做一些布置,直接用‘天庭海神’的身份在多处区域寻宝,留下一些干扰信息,将自己本体跟脚暴露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如此一来,不知他寻宝路径者,只知这是天庭海神在搞事;

知他寻宝路径者,也无法直接判断李长寿进入火云洞时,本体在何处。

虽然还要考虑‘度仙门是人教道承’这般因素,但李长寿后续也有小琼峰流浪计划。

李长寿不是信不过这四位退休人皇,重点是火云洞中可不只是有三皇五帝,还有那三千多的枕边人……

为了配合总体布局,李长寿在呲铁城和牛妖山谷,不能搞出太大的妖族伤亡。

甚至看到牛妖宝库的瞬间,那些宝材、兵刃李长寿都已经打定主意不去碰,只找寻‘自己命中的机缘’。

但现在,这些周全的布置,各处精心的安排,因为截教大师兄的诡异现身,已彻底……

赔进去了。

为什么……

李长寿现在正翻来覆去地问自己这三个字。

这到底是为什么?

自己动用了这么多资源,发动了全方位佯攻,还赔上了一只金仙境纸道人,唯一的收获就是……

【叮,你发现了截教大佬的小怪癖】

这找谁说理去这!

李长寿上辈子见多了社会压力之下的各类奇葩情形,并不觉得这种事有什么丢人,大佬也是生灵,生灵皆不完美,这是自然大道。

可说一千道一万,多宝为啥会出现?

自己寻找一件后天宝物而已,怎么难度会这么大?还必须击败多宝道人不成?

李长寿轻吟两声,发觉自己略微有些上头,立刻默念清心咒,让心神迅速降温。

出意外了,自然有应急方案。

之前不是没考虑过……

罢了,之前是真的没能考虑到这种情形啊!

正此时,紫金钵盂当头罩下,封锁千里范围。

李长寿的纸道人抬头看了眼,立刻做出最理智的决断。

扬!

此刻仙豆兵大军距离呲铁城还有一段距离。

仙豆兵就如计时器一般,他们抵达呲铁城外围大阵之前,就是李长寿的‘作案时间’。

可惜,现在也用不到了。

李长寿给仙豆兵下达了静止不动的指令,那二十多只混杂在仙豆兵之中的纸道人,做出了整齐划一的动作——

双手撑天!

一股股三昧真炎自这些纸道人掌心涌出,化作一条条火龙朝周遭肆虐,不过转眼,就将数万仙豆兵完全点燃!

这股负责佯攻施压的大军,本就都是些神通产物;

此刻被李长寿金仙境仙力凝出的真炎侵蚀,转眼被火光吞没,连同那二十只纸道人化作漫天灰烬!

这般损失,李长寿倒也不会有什么心疼。

仙豆兵只能存在最多十二个时辰,时辰一过也会散掉仙力,自行销毁。

非金仙境纸道人,耗费的也只是小琼峰上的灵树罢了。

紧接着,趁紫金钵盂降临、仙豆兵自焚,城中众妖错楞,城外的三名金仙境大妖惶急之机;

与三头大牛妖纠缠的三只金仙境纸道人,齐齐爆发仙力,将三头大妖各自震开!

这三只纸道人直接掉头施起风遁,瞬间消失在了对方视线与仙识之内。

李长寿的纸道人有个显著的特点,斗法实力一般,但遁法绝对傲视同阶……

风中,只留下那‘人族女子’的一声狠话:

“算你们厉害!”

三名牛族高手都是一脸懵然。

他们,厉害在哪了?

刚交手没几回合,不是还处在互相试探的斗法阶段吗?

不只是在呲铁城,在那牛妖山谷处,没有现身的纸道人立刻施展土遁,朝着大地深处躲藏,遁入地脉之中。

已经现身的纸道人,整齐划一地开启自毁禁制,转眼化作灰烬、水渍、雷光、飞羽。

于是,牛妖们陷入了深深的疑惑。

前一瞬息,呲铁城和山谷宝库岌岌可危,人族炼气士气势汹汹;

后一瞬息,漫天灰烬不断飘舞,强敌消失无踪,一只紫金钵盂笼罩千里。

是梦吗?

还是什么幻术大阵?

人族到底有什么阴谋诡计?!

几位牛妖族的‘智者’禁不住捂住额头,感觉他们的牛脑袋,已经要炸裂开来。

“娘耶,这些人族在搞什么?”

“我明白了!数万人族祭天,方才施展出了这般邪法神通!”

一头老牛指着如囚牢一般的钵盂,大声呼喊:“我牛族危矣!呲铁城危矣!”

于是,城中各处再次传来凄惨的哭喊……

众妖感受着紫金钵盂散发出的威压,察觉到其上蕴含的、让妖绝望的浩瀚法力,整个呲铁城、牛妖山谷,又陷入了新一轮的恐慌……

这些就跟李长寿没什么关系了。

李长寿此时,已将五只金仙境纸道人聚在一起,由其中一只纸道人收起了其他四只,躲藏在大地深处。

没办法,李长寿的这些纸人,也被困在了钵盂之内。

本来,李长寿是准备将这五只金仙境纸道人一并扬了;

但他即将动手前,感受着锁定在自己身上的仙识,又看了看头顶的钵盂……

自己如果一扬了之,那跟多宝道人的因果,就正式结下了。

多宝道人是谁?

截教大师兄,通天教主的大弟子,那是能跟自家大法师坐在一个桌上喝酒的道门大佬。

自己无意间窥探到了他的一点个人隐私,如何能安生得了?

而且,自己这次行动直接用的是‘海神套餐’,多宝道人稍微推算就会被太极图所阻,自然能锁定‘天庭海神’。

想办法,赶紧想办法。

不行就自己立下大道誓言,保证不会将此事宣扬出去。

不,不能这么简单……

“唉……”

挖宝穷三代,寻宝毁一生。

以后还是不要乱动‘充实自己’的念头,安安心心的搞搞神通阵法丹药就是了。

教训何其深刻!

稍后抄《稳字经》九千……算了,三千遍,并邀师妹监督,反省自己为什么突然就对灵宝这种身外之物有了渴望。

“嗯哼!那个!”

突然间,李长寿的纸道人听到了一缕传声。

“小海神,哦不,海神小友,不如再来宝库中一叙?”

李长寿控制着纸道人做了个道揖,看了眼牛妖山谷外围的大阵。

正自为难间,多宝道人的传声再次入耳。

这次,却是为他指点了一条隐蔽的通路,便是此前多宝道人开凿出的寻宝之路。

……

又片刻后,牛妖们的宝库中。

两道身影隔着三丈对望,岁月长河似乎又在此地凝固。

看左侧,一身玄色道袍裹着中年炼气士挺拔的身形,这自然就是李长寿的纸道人。

再看右侧,多宝道人身着淡黄道袍、端着一杆拂尘,浑身上下散发着浓郁的道韵,那张微胖的脸上,保持着有些僵硬的微笑……

他们再次,陷入了莫名的尴尬。

而在活跃气氛这方面颇有建树的某人教弟子,此刻却找不到一句应景且轻松的话语。

多宝道人:“海……”

“哎?”李长寿表情略显惊讶,笑着问了句,“前辈您怎么在这?”

“我……啊哈哈哈!”

多宝道人仰头大笑,拂尘轻轻甩动,笑道:“贫道这不是凑巧路过此地,海神道友,你在此地寻宝吗?”

“哈哈哈哈哈……当真是巧了,前辈您也发现此地有宝物了?”

“偶然闻到了,”多宝道人眯眼笑着,端着拂尘凑到李长寿身旁。

李长寿下意识就想后退半步,但此时却强行让自己主动向前迎了半步,“既然前辈中意此地宝物,那晚辈就此告辞了吧!”

“哎!”

多宝嘿然一笑,抬手握住李长寿胳膊,“今日咱们一见,也是有缘。

贫道好歹也是老师的大弟子,截教的大师兄,如何能跟海神道友抢宝物?

来来,贫道相助你一二,莫要让你空手而归!

这支妖族虽然没什么名气,但此地确实藏了几件好宝贝呀!”

李长寿心底一阵嘀咕。

看样子,多宝大佬不准备追究此前之事?

多宝道人言罢,拂尘对着那堆成小山的宝物堆一点,这些宝材顿时化作道道流光,朝着宝库各处空旷的角落飞去,回归了原本位置。

甚至,不用李长寿多说,多宝道人已是主动道:

“这里各类法宝法器什么的,想必你也看不上眼,来,看看此地的那件重宝!”

李长寿也不由来了些精神,顺着多宝道人的拂尘所指看了过去,顿时看到了一尊……

半丈高的铜牛之像。

这铜牛保持着仰头的姿势,牛尾也翘了起来,四只蹄子踏着青铜铸造的云雾,两只牛眼朝着左右凸起。

此正是牛妖一族的至宝,浪牛撒欢、咳,点石为金青牛像!

多宝道人笑道:“昔日妖族有个高手,乃是鸿蒙妖兽呲铁所化,他最得意的本领,便是将一些普通宝材吞入腹中,而后得出各类精金。

后呲铁陨落于上古,其妖丹保留了下来,就在这尊铜像之内。

故,此铜像也有这般功用。

虽不是斗法护身所用之宝,却也是极为难得的一件生财之物。”

李长寿:……

这宝贝虽好,但自己拿了也不能带回小琼峰,却也是无用之物。

“这个,”李长寿沉吟几声,问道,“前辈,此地可还有其他宝物?实不相瞒,晚辈是得了高人指点,得知此地有一宝物与我有缘,这才费尽心思,闯入了此地。”

“哦?”

多宝道人眨眨眼,顿时来了精神,“你要寻哪般宝物?

若说寻宝之事,在这五部洲之地,圣人老爷之下,贫道也算得上精擅。”

“这个,晚辈也不知,”李长寿看着这只青牛遵,“但应是护身之宝。”

“不急,贫道助你一臂之力!”

当下,多宝道人左手探入衣袖中一阵翻腾,里面传来叮当乱响,这多宝道人很快就拿出了几只冰蓝色的蝴蝶。

“此乃觅宝灵蝶。”

简单介绍一句,多宝道人便将这些玉蝴蝶祭起,一只飞去了青牛铜像,两只飞去了左右角落,落在了一件宝甲、一只短弓上。

而第四只玉蝴蝶,却朝着山洞之外飞去……

李长寿看了眼那宝甲和长弓,忙道:“前辈!”

“不急,贫道先将此地生灵弄晕,”多宝道人甩了甩拂尘,拂尘之上涌出一抹浅蓝色波痕。

波痕缓缓荡漾开来,整个牛族山谷瞬间变得无比安静。

李长寿仙识探出,发现各处妖族,无论修为高低、尽皆躺地昏睡,不由一阵咋舌。

当下,多宝兴冲冲地追出了山洞,李长寿从后跟了上去。

那玉蝶无惧阵法、无视禁制,飞过宝库前有些糟乱的场地,掠过一处处石屋高楼,飘向了山谷边缘的一处木屋,最终没入了木屋之内。

待李长寿和多宝赶过来,发现这玉蝶停在一只脏兮兮的布包上,李长寿出手将布包拿起,向外一倒,几只木偶玩具落下,两只铜钱落在了他掌心。

这是!

真的是!

李长寿此刻道心一震,对伏羲大佬的占卜之术,佩服到五体投地!

“来,让贫道看看!”

多宝道人在一旁探了个头。

李长寿心底快速划过几个念头,将这铜钱双手捧上,“请前辈品鉴。”

多宝道人面色十分凝重,将铜钱捏起,仔细打量了铜钱一阵,随后便赞叹道:

“好东西,好东西啊!

这是你们人族最先做出来的两只铜钱样板,借此定下了买卖易市之事,其上藏着大量功德。

只是如今宝物蒙尘,不显人前,稍后只需用自身功德蕴养,自可令其现出真容!”

多宝道人将铜钱放回李长寿掌心,“恭喜小友,贺喜小友,此宝可用来护道!”

李长寿心底顿时安稳了下来,对多宝道人做了个道揖:“全凭前辈相助,晚辈感激不尽!”

“哎,什么相助不相助,见外了!”

多宝道人眯眼笑着,“贫道托大,也喊你一声长庚。

长庚今日得了宝物,大喜事!贫道怎么也要给一份贺礼才行!”

李长寿忙道:“晚辈得了前辈相助,如何能再拿前辈的贺礼?”

多宝眼一瞪,“怎么,你可是瞧不起贫道?这多宝之名,那可是师尊赐下的!”

李长寿:……

这是铁了心要给自己封口费了?

“来来来!”

多宝道人张开自己的衣袖,“里面这几千件灵宝随便选,若你不能拿与你等身高之宝,那就是不给贫道面皮。

贫道,也是会发飙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