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二百九十章 宝未出世,大佬先来全文阅读

人生啊,其实就是这般,总要遭遇一些难以预料到的磨难。

比如走着走着路就被东西给砸了,炼着炼着丹就被天罚给劈了,还一连劈了九道,一道更比一道强,硬生生把他劈成了重伤……

但人总归是要学会坚强,苦中作乐也是一个成熟男人必备的技能。

嗯,天罚并非全无好处。

夕阳中,换了一身灵娥出品新长袍的李长寿,躺在丹房前的摇椅上,注视着掌心化作灰烬的‘吐血宝囊’,感受着两颗六品疗伤灵丹的药力,在自己体内慢慢挥散开的舒爽,露出了安然的微笑。

又多了几分对天雷的抗性,以后再被劈,能减少一些伤势了……

随之,李长寿继续犯愁。

‘若是制作每个金仙境纸道人都要被天罚一次,这谁顶得住?’

这个问题没有其他解决的办法,只能等自己伤愈之后再尝试一次。

如果真的是【每一只金仙境纸道人的成型,都需要制作者硬抗九道天罚】,那只能放弃这条道路。

稳妥起见,稍后若组装第二只金仙境纸道人时再引来天罚,那就直接把第二只纸道人扬掉,看能否把天罚劝退……

宝财虽珍贵,小命价更高。

天仙境纸道人又不是不能用,大不了就是纸人海战术,靠量取胜!

轻轻吸了口气,李长寿有些费力地站起身来,浑身各处酥麻酸痛,仿佛要散架了一般……

他走回丹房中,寻到角落一处书橱,双手掐弄法诀,施展出了改良过后的化形术。

摇身一变,化作一只小小的蝴蝶,钻入了书橱角落中的花瓶后方暗格中。

侧旁有脚步声传来,【本体】叁号纸道人已经上岗,走到丹炉前,像模像样地打坐。

实际上,李长寿的心神,已经落在此时唯一一只金仙境战力的纸道人身上,驾着这只纸道人,朝地下的单向地脉挪移阵而去。

金仙境的化身,遁法都是如此顺滑……

正此时,李长寿心底突然泛起了,某个有些荒诞的念头。

自己是不是,无意间搞出了一件了不得的东西?

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纸道人,注视着在纸道人腹部缓缓旋转的那颗丹药,又联想到了洪荒之中,现如今流行的元神道修行方式……

因为洪荒环境太适合修行,南赡部洲之外的各处,随便吸一口气都是纯净灵气,随便找个山头都能挖出灵脉;

这种环境下,人族踏上修行路并不算难,有资质、有功法,都可踏上此路,只是各自能走到的位置不同罢了。

所以,此时的修行体系,乃是直接炼气、修元神、飞仙。

假若外部环境不如这般优异,需要修行者不断提纯灵气、净化灵气,才能满足成仙所需……

那岂不是要另外的一套修行体系?

金丹大道?

自己的纸道人之法,凝外丹而增自身,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似乎可以推演出一条全新的、适用于‘微弱灵气’环境的修行体系!

一颗金丹吞入腹,我命……咳,头顶还是这片天!

念及此处,李长寿心底泛起了一缕警兆,似乎冥冥中有一双眼眸正注视着自己。

这并非是注视着自己的本体或者纸道人化身,而是在注视着自己的元神、自己的真灵,带着几分警告的意味。

李长寿瞬间将自己刚才的想法拆成细碎,对着空中拜了一拜,心底不断告诫自己。

不要联想、不能联想!

自己老是想这些没意义的事干啥!

瞬间,那般被注视之感烟消云散,李长寿轻轻舒了口气,顿时让这金仙境纸道人遁的更深一些,朝着‘无首山’附近而去。

经过此前半个多月的调查,李长寿也算摸清楚了那里的底细。

那处无首山上的妖族城池名为‘呲铁城’,算是妖族一处重镇。

人族与妖族自上古而来连年大战,但人族无法将妖族覆灭,妖族也无法再次中兴,双方也就陷入了僵持。

在对立的关系之外,妖族和人族也形成了一些默契,会开放自己的一些城镇给双方,行互通有无之事。

比如,在北俱芦洲边界上,便有许多人、妖混杂的坊镇。

——当初蒯思道人被扬之前,所去的坊镇便是其中之一。

呲铁,乃上古时期妖庭十大【妖圣】之一,这座城池应是妖族为了纪念这个妖族高手而命名。

掌管此地者是牛妖一族,也算是如今妖族中的一支大族。

关键是,李长寿打探了许久,谁也说不出这个妖族中,有无上古时留存下来的高手。

对此,李长寿完全不敢大意。

他见识过牛头马面强撸修罗族高手的场面,而牛头马面在上古大战中,是追随后土娘娘进入地府的巫族高手,属于‘藉藉无名’的那一类。

如果用牛头马面作为‘上古普通金仙’的战力衡量标准,此地的这支牛妖中,说不定也会存在几个难缠的人物。

伏羲大佬给自己占卜灵宝方位所显的那处山谷,就是这支牛妖的‘族地’……

牵一发而动全身。

此时整理出的有效讯息:

【呲铁城盛产精金类宝财,适宜锻造利刃。

这支牛妖并不算敌视人族,存在已有数万年历史,总体很守规矩,每次人族与妖族爆发冲突,都是按兵不动,不去掺和。

人族炼气士似乎一直忽略了此地,没有仙门牵头组织灭妖。】

但呲铁城终归是妖族的地头,其内存在着大量业障深厚的妖族高手,偶尔也会发生人族炼气士出城后被袭击之事。

敢去此地的人族炼气士,自然也都有几把刷子,修为境界最少真仙境后期起步……

李长寿如何打探的这些消息?

搜集情报自然不能只从单方面入手,也要讲求一些技术性。

首先,李长寿用一名【老道】纸道人,以求购玄金为由,混入了呲铁城。

几日后,再以少女、老妪的形貌,去了离着此地最近的仙门、坊镇,打探有关呲铁城牛妖的讯息。

【少女】先去了那处万里之外的仙门,问询守山的老大爷,是否有见到过自己祖父,她祖父说是要去一处名为呲铁城之地,也不知那呲铁城在何处。

那【老妪】去了那处坊镇,打听有没有人曾见到过自家夫君,并趁机搜罗呲铁城的传闻……

如此,既可将多方源头的消息互相印证,也不怕被反侦察。

这里面还有一些细节,比如用少女形象去接近守山的老大爷,就能保证这些老仙人不会开口就赶人离开……

反正李长寿监察度仙门时,见到不少次这般情形。

咳,且说寻宝之事。

李长寿动手之前,必然是要先有一个计划,再准备几个后备方案。

金仙境纸道人抵达此地后,并未着急采取行动,而是在呲铁城内外、山谷之外,各处设置暗哨,全方位观察了此地……

半年。

这半年中,李长寿捕捉到了三次来自同一个高手的金仙境威压,对方应是在呲铁城中坐镇的妖族高手,这个频率也算相当活跃。

顺便,李长寿摸清楚了呲铁城中阵法的缺陷,找到了从内部破开大阵的薄弱点;

摸透了此地兵力布置、换防规律、各处调度支援的速度……

除了这些,他也看到过城主夫人的妹妹,跟北城门守门妖将在荒山中的月野相会,看到了城主夫人的妹夫与城主夫人暗送秋波、桌下蹭腿。

城主是个天仙境后期的牛妖,天天跟一群妖族高手喝酒吃肉,头上的那撮绿毛颇为别致……

‘要寻的宝物,大概率就是这牛妖的族宝。’

李长寿如此推测着。

他定下的作战计划并不复杂,就是调虎离山。

佯攻呲铁城,渲染危机感,将山谷之中的妖族高手调出,而自己趁机进入其中寻宝。

现在唯一不确定的,是这一支牛妖中最强者是什么境界,若是有个大罗金仙坐镇其中,自己这些纸道人大半都要废在此地。

故,稳妥起见,李长寿将自己刚做好的【金】字纸道人贰、叁、肆、伍、陆号,尽数安排了过来。

三只金仙纸道人投入正面佯攻,一只金仙纸道人进入山谷搜寻,其他两只金仙纸道人随时准备遁法接应!

足足六只金仙境纸道人,也让李长寿多了几分寻宝的底气。

自然,这段时间让他最感欣慰的,就是金仙境纸道人之事。

——李长寿伤势痊愈后,试探性地做出了第二只金仙境纸人,并没有再次遭受天道的慈爱关怀。

但在不断制作纸道人的过程中,李长寿隐隐感觉到,若是同时存在的金仙境纸道人超过九只,天罚还会降临,且比上次还要凶悍。

罢了罢了;

怕了怕了。

六只金仙化身现阶段也够用了,还能凑个‘六大人族金仙围攻呲铁城’的戏码。

佯攻号角,被李长寿定在了三天之后吹响!

争取在半个时辰内破开呲铁城大阵,阻击对方援兵,点杀城中业障缠身的大妖,进入那处谷内寻宝!

大战,将……临……

“教主哥哥~”

这突如其来的荡漾,当真让李长寿有些猝不及防。

李长寿立刻收摄心神,一缕神念落在早已翻修完工的安水城海神大庙中,用神念搭桥,接敖乙入梦境之中。

这是发生了何事?

李长寿一直不曾忽略龙族,只不过近来龙族总体平稳,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该被折腾的还是被折腾。

“教主哥哥!”

梦境中,身着金纹白锦衣的敖乙更显清秀,几步就跳到了李长寿面前,立刻做了个道揖。

李长寿笑道:“看你这般春风满面,可是有什么喜事?”

“嘿嘿,哥哥你这几日有什么要事么?”

听闻敖乙不答反问,李长寿沉吟几声,言道:“有件小事要做,近半个月都会有些忙碌,莫非是有什么事要我出面?”

敖乙不由话语一顿,皱眉道:“哥哥你有事,为何不告知敖乙一声,敖乙愿代兄长之劳!”

“无妨,不过是在寻找一样东西。”

李长寿含笑摇头,又问:“你这边可有要事?”

“并非要事,”敖乙忙道,“不过是金鳌岛上秦完师叔找到了我,问我能否邀哥哥前来金鳌岛赴宴。

三日后,有两位金鳌岛上的金仙师叔结为道侣,大家想趁机热闹一番。”

“这般事我就不去了,”李长寿含笑摇了摇头,“稍后你派人来安水城这边,我备一份礼物,你帮我送上去便是。”

“好,”敖乙立刻点头答应了一声,随之就面露关切地看着李长寿,“哥哥,若是有事要做,还请对弟弟言明!”

“放心,”李长寿抬手拍拍敖乙肩头。

敖乙是知道自己度仙门弟子跟脚的,借敖乙之手,调龙族高手来帮自己促成呲铁城之事,其实并非不能考虑。

但龙族近来烦心事已经太多,自己还是少给他们增加负担了。

心底划过这些念头,李长寿笑道:“我自不会对你客气。”

敖乙咧嘴一笑,迅速跑远。

金鳌岛上有喜事……

李长寿左思右想,也觉得这事应该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不应该对自己要做的大事造成什么影响。

继续备战!

于是,三日后……

李长寿准备开战前的半个时辰。

金鳌岛上,数百上千道身影汇聚在一处大殿内外。

殿内一处角落中,头戴金冠的火灵圣母,正皱眉看着大殿正中空出来的主位。

身着短裙的金光圣母从一旁快步而来,小声问:“大师兄呢?怎么还没来?大师兄不是跟你一同来的吗?”

火灵圣母禁不住轻拍额头。

“刚刚他说嗅到有什么宝物要出世,去看看热闹,这会儿当真不知去了何处。”

“这,”金光圣母想了想,“此前话都说出去了,多宝大师兄亲来为他们两人做个见证……这该如何是好?”

“不如再请一位大弟子过来。”

“碧游宫咱们去不得……这般,”金光圣母忙道,“我去请两位义兄,一同赶去最近的三仙岛,看能否请三位师姐中的哪位过来吧。”

火灵圣母面色有些愧疚,“我也一同过去吧,我师当真……”

“唉。”

两位圣母对视一眼,各自只能苦笑轻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