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二百五十三章 治疗昏睡的唯一办法全文阅读

卞庄?

李长寿也是有点懵,仔细看了两眼、感受了下对方的气息道韵,才发现自己并没有看错。

这家伙不是天涯阁的少东家吗?

怎么在这……种豆豆?

“敖乙。”

李长寿传声提醒一句,对风景有点上头的敖乙顿时醒悟了过来,立刻收起手中长剑,微微皱眉。

“教主哥哥,此人怎么在天庭?”

“我也不知,”李长寿传声道,“先去兜率宫中拜见了老君,再过来问他此事。”

敖乙点头应答,与李长寿继续赶往兜率宫中,面色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兜率宫前,一名童子早早等待,言说老君让长庚入内。

敖乙也知李长寿本是想带他一同去拜见圣人化身,但圣人化身明显不愿见他,忙道:“哥哥快些入内吧,我在外等着。”

无他,机缘未到罢了。

李长寿进兜率宫前,还特意传声叮嘱敖乙,让他不要乱走,就在此地等候,敖乙也郑重地答应了下来……

当下,李长寿端着拂尘,跟在那童子身后,走进了那扇只打开一条缝隙的大门。

踏入兜率宫,李长寿倒是稍微有些意外。

他心底所想的兜率宫,应是有玄妙阵法,各处飘着成精的灵丹,地上跑着先天灵根化作的道童……

但到了此处,只见一座大院,一座勉强算得上是大殿的大号楼阁,几棵半蔫儿不蔫儿的天庭常见灵树……

李长寿仔细感应,又察觉到了一缕晦涩难明的道韵,似有似无,充斥着整个兜率宫。

圣人……化身的道韵!

四舍五入,这也就是圣人道韵!

李长寿心底一阵轻叹,莫名就对前方殿中还未见到的存在,泛起了浓浓的敬意。

正此时,前方传来干咳声,一道熟悉的身影推开殿门,对李长寿含笑挑眉。

大法师!

呃,还是带着几分睡意,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的大法师……

大法师开口调侃:“小银啊,老君让你去接人教弟子、新晋海神,你怎么领回来一个纸人?”

纸人?

那童子好奇地打量着李长寿,李长寿也下意识看了眼自己的身体,发现纸道人并无异样。

随之,李长寿明白了过来,这是玄都大法师在护着自己,先一步调侃几句,让老君不会为此事不喜。

话说回来……

小银?那个憨憨的银角大王?我叫你一声你敢答应吗?

李长寿看了眼这个可能不太聪明的童子,温和一笑,就连忙向前对大法师行礼。

“弟子本体想专注于修行之事,早日结金仙道,故以化身上天相助玉帝陛下。

这个,大法师您此前也同意了不是……”

玄都大法师顿时笑眯了眼,“进来吧,老君已等了你半日。”

李长寿对大法师发去眼神交流的请求,却被大法师一个眨眼的动作切断,反馈给了李长寿一个安心地笑容。

总之,进去之后二话不说先磕头,圣人说啥都是对的!

嗯,稳妥起见,自己也必须抱有一分怀疑之心,充分考虑到大法师恶搞自己、此地可能是假的天庭、这有可能是自己修行时误入梦魔……等等可能。

多拜拜,总归没有坏处。

大法师转身进了殿门,李长寿在后低头跟上;

进去之后,一眼就看到了那尊十分显眼的紫金八卦炉,这炉子颇大,几乎占据了半个大殿。

第一眼看这炉子,李长寿心底冒出的就是‘漂亮’二字,这八卦炉的外形如此迷人,每一段曲线都暗合大道;

第二眼来不及细看,李长寿的注意力,已转到八卦炉前端坐的那位老者……

该如何形容这老者?

初一看平平无奇,再一看慈眉善目,第三看童颜鹤发,第四看道境无极,但闭目之后,心底竟无半分印象,关于老君的形象,留都留不住……

“弟子李长寿,拜见老君!

今日弟子以纸道人前来,请老君恕罪!”

老君似乎笑了,又似乎并未笑。

“坐。”

李长寿像是听错了一般,愣了刹那,才起身朝着前方凭空出现的蒲团坐去。

老君又道:“今日传你丹道三篇。”

“多谢老君!”

“嗯,”太上老君缓缓颔首,又看向大殿后门处,刚要迈步溜走的某位大法师,“回来。”

“哎,弟子来了,”大法师答应一声,默默地走了过来,努力露出几分平和的微笑,“老君,弟子不喜炼丹。”

又有一只蒲团出现在了李长寿左前方,大法师虽然嘴上说着不喜欢,却也只能老老实实端坐其上。

这座位的位置,也是大有深意。

但李长寿自知能坐在此地,已是得了老君认可!

老君双眼微睁,“静。”

大法师身体坐得更直了些,似乎想在李长寿面前,继续维持些……道门大师兄的威严。

李长寿心底暗自嘀咕,大法师怎么像是,有些怕听老君讲道……

今日老君要传授自己炼丹之道,这应该不会引起自己金仙劫;而且老君要传道,自己绝对不能拒绝,金仙劫提前也是无可奈何。

很快,李长寿就明白,为何大法师要偷偷溜人……

老君讲道并不开口,只是静静坐在那,掌心出现了一朵缓缓旋转的青莲,这青莲飞出两片花瓣,一片消失不见,一片印入了大法师额头。

大法师浑身颤了两下,直接倒头昏了过去。

这?

李长寿还没来得及眨眼,心底泛起几分明悟,小琼峰地下密室角落花瓶中藏着的本体睁开双眼,一片花瓣,遮掩了他整个视界,落在了他额头。

乒的一声,花瓶破碎!

李长寿的身子趴在密室角落,身周被一缕缕道韵包裹……

而在李长寿心底,冒出了大量、不,海量的炼丹之术!

这已不是醍醐灌顶,这整个就是强行把大海里的水,塞进了小小鱼塘!

这鱼塘竟还安然无恙,开始被动接纳了起来!

“圣人手段,当真无比玄……”

李长寿来不及多想,心神就被完全扯入了丹道之中。

被水淹没,不知所措。

这一淹,就是三年而过……

……

“灵娥呀,你师兄这几年怎么一直没露面……快摸牌呀灵娥。”

小琼峰棋牌室中,酒玖打着哈欠问了句。

灵娥笑道:“我之前一直在闭关,也不知此事呢。

嘻嘻,二筒吗?我碰!

我师兄应当也是在闭关修行吧,师叔您是不是没酒喝啦?我这里也没有了。”

“哼,本师叔就没自己的师兄吗?”

酒玖禁不住翻了个白眼,随后却咂咂小嘴,“就是五师兄酿的酒吧,比小长寿酿的酒,缺了一点味道……玄雅,该你了。”

“嗯……”

有琴玄雅拿着手中的玉石,对比着这面玉石跟其他玉石上的图案。

最近刚接触这一项小琼峰新兴保留项目的她,打的还不是很顺手。

她小声道:“我要拿你打的这个,然后打出这个刻画着四只细条的玉石……

说起来,我也许久没见到长寿师兄了,心底倒也有些想念。”

“唷?”酒玖顿时笑眯了眼,看看有琴玄雅,又看看灵娥,突然发现两人都十分淡定。

这瓜吃的,毫无乐趣可言。

熊伶俐的大手捏起刚被有琴玄雅打出去的玉石,“吃,五筒。”

酒玖轻喝一声:“看我准天仙之手!”

言罢,她在那堆砌成长方条状的玉石堆中,拿走了最边缘的一块,而后眼前一亮、罪恶震颤,摊倒面前的玉牌,兴奋地喊一声:

“自摸!清一色!快点,灵石灵石!”

灵娥和熊伶俐顿时抱怨几声,有琴玄雅却是温婉的一笑,三人各自拿了几枚灵石出来,递给了酒玖。

酒玖顿时笑的花枝乱颤,眼中一片亮晶晶……

一场洪荒之中的雀牌小赛,继续下一阶段征程。

半日后,四人去了灵兽圈中,选了两只看起来有些食欲不振、厌食厌世的灵兽,本着成全它们的心情,将它们带去了湖边欣赏风景……

然后架起烧烤架,备好美酒菜肴,开始了今夜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师兄这次,也确实好久都没露面了呢。”

灵娥看了眼袖口宝囊中的纸道人,有些担心地嘀咕了句。

这种情形确实是很反常,自己都已经出关半年多了,师兄还没过来训斥……

酒玖小声问:“该不会,是修行出什么事了吧?”

“不可能的,”灵娥忙道,“师兄修行不图快、不贪功,每一步都是稳扎稳打,绝对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有琴玄雅问道:“长寿师兄可有闭关石留下?”

“这个……”

灵娥摇摇头,眉目间不自觉流露出少许担忧。

所谓的闭关石是一类法器,能够感应炼气士闭关修行时的状态,若是走火入魔或是遇到危险,可及时提醒师朋亲友救治。

有些事便是不提还好,一提就开始止不住的乱想,随后便陷入了某个怪圈……

很快,酒玖、有琴玄雅、灵娥都开始担心了起来。

尤其是灵娥说了那句:“师兄每次闭关,都会提前通知我一声,这次却没有……”

三位小琼峰吃货团资深专家,已是坐不住了。

也就熊伶俐知道自己表兄是无所不能的海神,此时并没有什么担忧之感。

“不行,这个真要去看看!”酒玖道,“一声不吭就闭关,万一出事了怎么办?”

有琴玄雅轻吟几声,低声道:“若我们打扰了师兄,那岂不是坏了师兄修行?”

酒玖小手一挥:“大不了你跟灵娥以身相许算是赔罪嘛!”

“师叔!”灵娥脸蛋一红,但随之又满是忧色。

有琴玄雅倒是很淡定地抿抿嘴,言道:“师叔,莫要开这般玩笑话,有辱长寿师兄名声。”

灵娥道:“这般,我去丹房附近走一走,若师兄没有在闭关,自会为我开启丹房外围阵法。”

“走,走,伶俐在这烤着,咱们三个过去。”

酒玖招呼一声,带着灵娥、有琴玄雅一同飞向了丹房外围阵法的边界。

到了此地,能感受到前方林中灵力流动,三人静静等了一阵……

有琴玄雅不由问:“有没有进入阵法的通路?”

灵娥和酒玖齐齐摇头,三人的担心愈浓。

酒玖大喊一声:“小长寿——”

这呼喊声没入阵法之中,半点回声都没。

正此时,某个依然被大量讯息充斥着心神,即将完成这次受道的人教弟子,一缕心神被这声呼喊扰动。

‘小师叔……灵娥……玄……’

李长寿虽然还是无法从‘教学程序’中脱离,但也能分一点心神,勉强抬手结了个手印,打开了师妹专用的入阵通路……

“灵娥,玄雅?

这里的阵法是不是打开了?”

酒玖指了指前方林中,好奇地问了句。

灵娥取出一块玉石,看着玉石上闪烁的绿色微光,轻轻松了口气,“师兄没事,我们还要进去吗?”

“当然!都到这里了!去看看他在搞什么!”

当下,酒玖一手拽一个,拉着两人冲进林中。

刚打开阵法通路的李长寿,此刻再次失去了对外界的感知……

还好,本体正趴在地下密室中,丹房中只是躺了一具纸道人。

酒玖三人看到的情形便是这般……

丹房各处蒙了一层细细的灰尘,李长寿躺在丹炉前,面容很安详,静静地闭着双眼,也不怎么喘气……

“师兄!”

灵娥禁不住声音有些发颤,连忙冲了上去;

但有琴玄雅修为稍强,此时脚下一点,已是出现在了李长寿身侧,跪坐、抬手,一根纤指搭在李长寿手腕,闭目感受。

“仙力运转如常,元神之力平稳,”有琴玄雅轻声说着,“似乎并无大碍。”

“他没事怎么会躺下了?”

酒玖皱眉凑了过来,跪坐在李长寿头顶,手指点在了李长寿额头,仔细感应着。

灵娥倒是想起了什么,也跪坐另一侧,小手轻轻掐了下自己师兄的手指。

这触感……硬硬的……

仔细体会,果然是师兄的纸道人。

“根据本师叔诊断,”酒玖一本正经地道了句,“这应是心力憔悴睡过去了,此前可能炼丹太累了。

有时候呢,炼气士炼丹、炼器太累,确实是会陷入这种深层次的熟睡,大家不用担心……

一般呢,遇到这种情形,只需要一位女炼气士以口对口之法,度一口阴柔气息,如此就能立刻醒过来。

你们两个都是他师妹,谁来?”

“真假?”

“此事……”

灵娥看向有琴玄雅,后者却也正看向她,两人目光交汇,突然有一缕电光火石划过。

旁边酒玖顿时掩口窃笑。

“我来吧。”

有琴玄雅轻声说道,目光颇为坚定,内心毫无动摇。

灵娥却是略微皱眉,想提醒这是师兄的化身,又怕暴露师兄的秘密……

而且,心里又有些不舒服……

灵娥硬着头皮道:“师姐,还是让我来吧,我从小被师兄带大,与师兄比较亲近一些,师兄也不会反感此事。”

酒玖在旁迅速搬来木凳、抓了一把灵瓜子,进入看戏状态,那双大眼……

贼亮!

有琴玄雅轻轻抿了下嘴唇,似乎还要继续开口;

灵娥心底一叹,怕师兄的化身之事暴露,只能硬着头皮坚持下来,两人目光触碰,却是谁都不让……

突然间,躺着的李长寿发出轻轻的闷哼声,抬手扶着额头,睁开双眼,眼中尽是些茫然之色,沙哑着嗓音道:

“你们别搞事,我现在正头疼……”

李长寿慢慢坐起来,灵娥和有琴连忙搀扶;

他身后的酒玖瞬间收起瓜子板凳,满是乖巧地跪坐在那,眼中满是对师侄身体的担忧。

“师兄你没事了?”

“长寿师兄,可有那里不舒服吗?”

“嗯,没事……”李长寿揉揉眉心,“灵娥你上次闭关到现在,已经多久了?”

“师兄,我已经闭关了三年,现在已出关半年。”

三年……

圣人老爷给了一片莲花瓣,就是整整三年!?

李长寿刚想吐槽,迅速恢复几处纸道人化身的仙识,突然精神一震,猛地吸了口气,少见的露出几分急色。

“这怎么还打起来了!”

言罢立刻闭眼,心神立刻回归兜率宫中那具纸道人,留下大中小仙女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