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二百章 悲伤,那么大全文阅读

也不知怎么,江林儿笑着笑着就突然一撇嘴,嘀咕了句‘没劲’,淡定地抬头仰望星空。

李长寿在旁刚好捕捉到了这一点细节,想着自己此前构思却炼制失败的某种丹药,心底对小师祖说了句抱歉……

他修道日短,丹药创新这方面的积累,实在有限……

话说回来,敖乙扮了一次女装,竟就收获了一见钟情之人,不得不说,这魅力指数确实不错。

可惜,这注定只能是流水有意而流水无情。

敖乙身为正经的龙族太子,截教炼气士,对此更是嗤之以鼻,冷冷地道了句:

“滚!”

短剑出鞘,随之归鞘,发出一声剑鸣之音,他这个柯乐儿,起身跳入了大海……

四名龙族护卫在旁贴身保卫。

而李长寿的老妪纸道人,皱眉看了眼那个天仙境的青年炼气士,传声道了句:

“这位道友,我家小主人可非寻常女子,若起心思,小心性命。”

他总不能真的坑了自家二教主。

当下,老妪纸道人转身离开,也不忘暗自对江林儿传声叮嘱几句。

按计划的那般,李长寿的纸道人,与敖乙、龙族四高手,一同离开此地,迅速消失在茫茫大海之中。

敖乙不能在外停留太久,以免引起西方教高手注意。

江林儿混在此地人群中,朝城内而去。

她刚要走,突然听到海边传来了一声低喃,却是刚刚那个慌忙无措,喊着‘柯乐儿’,却硬是还要问人叫什么名字的人族青年炼气士……

这家伙喃喃的是:

“这般奇女子,当真是与寻常女子截然不同,只是看一眼,就让人割舍不下。

柯乐儿……

乐儿……乐乐……”

江林儿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回去砍了此人!

且说正事。

海水中,龙壹四兄弟护着敖乙与李长寿的纸道人,匆匆遁出数万里。

李长寿简单叮嘱了敖乙几句,让敖乙回去和姜思儿对一对口供,由姜思儿安排一下柯乐儿的后续故事,切莫被人看出破绽……

这四位龙王的贴身侍卫,此刻全心戒备,联手施展遁法,带敖乙飞速赶回东海龙宫。

仿佛走的慢一些,背后就会跳出一位西方教的圣人弟子一般。

没办法,被这位海神叮嘱的多了,他们莫名也有一些紧张。

虽然只是短暂的接触,且只是一同处理了一件小事,龙族四侍卫此刻对李长寿的信任,已非简单的‘奉龙王之令’。

他们已经体会到,这位海神做事,确实比普通人族高手要稳健许多、周全许多……

不,莫说人族,就是算上龙族,也极少如此稳健周全的人物!

与敖乙他们分别之后,李长寿就将老妪纸道人化作灰烬,换成了老神仙皮肤的海神专用纸道人。

他在东海深处搜查了一阵,确定无人追踪柯乐儿的踪迹,便赶去了与江林儿相约碰面的荒岛。

到了岛上,施展化形术,藏于石缝中;

李长寿开始推演,西方教那边会因此事有什么反应……

这应该就是一场小算计。

深海妖族也被牵扯到了龙族之事中,西方教这次动用的手段,已是越来越多。

其实李长寿最担心的,便是到后面时,西方教会自觉骑虎难下。

那些操盘‘驯龙’的圣人弟子们,投入太多资源最后却促成龙族上天庭,定会恼羞成怒,说不定就会想将事情闹大、搞的无法收场,从而惊动西方教二圣。

这个‘度’,着实难把握,对李长寿来说,也是个不大不小的挑战。

今日之事,倒也有些奇妙之处。

仔细想想,这也是姜思儿那颗前世泪结下的善因。

——姜思儿赠灵娥鲛人族的重宝‘前世泪’宝珠,这是前因,灵娥将此物转赠小师祖,小师祖赶回洪荒时,半路撞见了假冒敖乙之事。

一饮一啄,皆有定数;

前因后果,玄中自然。

李长寿只能轻赞其妙,心底略微有些感……

‘且慢!’

李长寿道心一震,及时喊停。

坐在地下密室中的本体睁开双眼,凝出青色大剑,施展斩道之法,对着自己额头狠狠一斩。

就听啪啪两声轻响,李长寿身周仙光涌动、莲花乱坠,勉勉强强下降了一个小境界,道基又完美几分。

随之,李长寿继续此前之感悟。

【师祖与忘情上人之事,要尽快促成了。

若是能借师祖之口,将忘情上人此时没有悟透、尚未悟到之处,稍加提醒,说不定忘情上人就能天仙巅峰大圆满……】

李长寿虽然还压制得住自身境界,但‘金仙劫参考’,自然来的越早越好……

这般,他就能做更多准备,也能确定,自己巩固道基的最佳程度在何处。

如果自己把握充足的情况下,也要考虑金仙劫之后,是否还能有飞升的情况……

没有什么先天至宝护身,功德金身此刻也不过凝成了几根手指的程度,修为境界自然越高越安全。

半日后;

江林儿从海水中迅速遁来,在这荒岛之下,与李长寿顺利碰面。

此时,李长寿已是做好了有关‘假龙太子’事件的后续安排,龙族那边已经开始借此事到处‘炒作’。

将敖乙和姜思儿的姻缘,塑造成多版本的浪漫故事,借此稳定四海海族人心。

柯乐儿这个好友,姜思儿自然认下了;

小公主是个聪慧纸人,又有敖乙随时问询李长寿的意见,后续也不会出什么差错。

海水中,李长寿看着面前这位恢复了甲胄、斗笠打扮的小师祖,笑道:

“我送道友去度仙门山门处吧。

这次让道友外出涉险,已是为难道友,若道友路上再出什么差错,但当真也不好对长寿小友交代。”

江林儿顿时面色有些古怪,漫不经意地道了句:

“还跟我做戏呢?这里都没外人了。”

李长寿露出有些疑惑的表情,心底迅速思索,自己有可能在露出了破绽,继续淡定地道了句:

“道友所说是何事?莫非还未从刚才戏中出来?”

“嗯?”

江林儿挑挑细眉,却是看不出什么破绽,顿时笑道:“道友勿怪,我还以为道友,就是我那位神神秘秘的小徒孙。

既然道友要送我回去,那咱们一同上路吧,驾云还是如何?”

“可施水遁,隐蔽为上。”

李长寿甩了甩拂尘,两人被一只气泡包裹,随在海水中迅速遁行。

这一路,江林儿当真是有些不让寿省心……

而李长寿为了防止暴露,用水遁走得也不算太快。

江林儿先是主动与李长寿聊东聊西,时不时就会在言语中设下陷阱,想趁着李长寿一时不备,套出点有价值的讯息。

然而,李长寿不仅没有上套,反而渐渐掌握了聊天的节奏,用一些细节反复暗示。

待两日后,度仙门山门前,李长寿与江林儿告别时,江林儿已经基本确信——

南海海神与她的小徒孙,并没有太深的关联,两者只不过是因为敖乙二太子,从而有了些交际。

甚至,江林儿还觉得,南海海神是个挺不错的前辈高人……

就是太过于神秘了些;

真实修为、本身道号什么的,完全不肯透露。

“这种人,倒也让人安心,比上来就掏心窝子的家伙,感觉舒服多了。”

江林儿轻轻舒了口气,伸展了下筋骨,朝度仙门山门御空而去。

虽然出现了一点小波折,但总算顺利赶了回来。

哼,这次回来,才不是为了前世泪什么的!

只是因为想念自己的两个可爱徒孙和小玖了,这才赶回来的!

片刻后,小琼峰上。

“灵娥,长寿!你们的师祖大人回来啦!”

棋牌室中,刚端起酒壶喝了一口的酒玖瞬间喷出了一片水雾,俏脸苍白,短衫轻颤。

一旁的灵娥眨眨眼;

喊师祖回来,用前世泪攻略忘情上人这种事,当然不可能告诉忘情上人的九弟子咯。

顺便,看小师叔被师祖捉弄,也是相当有趣的一幕……

“这魔头师叔!怎么回来都不提前打声招呼的!”

酒玖急忙窜了出去,召出大葫芦,不等大葫芦变大就直接抱着御空而起!

然而,酒玖刚飞起来,就被一道倩影从后欺身抱住,瞬间捕获,朝小琼峰湖边砸落!

“哈哈哈,刚回来就能吸到福气!

快,小玖让师叔蹭蹭!”

“师父救命呀!”

“你师父敢管我?”

酒玖放声大喊:“小长寿救命啊!”

“哈哈哈,你就算喊破喉咙也没人能救你了!哈哈哈!小琼峰上我最大!

嗯,辈分最大!”

那极度猖狂的大笑声,在湖边来回飘荡。

齐源老道被惊醒后,本想连忙出来行礼,但刚出门庭就听到了外面的打闹声响。

想了想,齐源老道还是老老实实坐回了蒲团上,先不出去打扰师父的兴致了……

不多时,灵娥与熊伶俐赶来此地。

已经跟酒玖混熟的熊伶俐,此刻果断站了出来,高呼一声:

“放开我师妹!”

她眼见酒玖狼狈不堪,立刻冲上去,开启血脉神通,抡起蒲扇大小的手掌,动若霹雳,一巴掌将这个陌生的矮瘦女子拍飞了出去!

熊伶俐将已经衣衫不整的酒玖抢救了下来,护在铁塔般的身后,道了句:

“不要欺负我师姐!

有什么冲我来!”

江林儿直接被拍飞了数百丈,在湖面上打了一溜的水漂,嘴里哎呀哎呀地喊个不停,掉入湖水之前,禁不住仰头喷出一口血沫。

灵娥顿时花容失色,连忙飞过去。

酒玖感动到热泪盈眶,抱着熊伶俐的大腿,在那一阵嘤嘤哭泣。

等齐源老道喊着‘师父——’冲向湖边,熊伶俐眨眨眼,掐着手指头算了算。

海神的师父的师父……

嚯,又闯祸了!

……

片刻后,李长寿驾云从丹房位置慢悠悠地赶来,仙识所见,是一幕有些奇怪的景象。

师父他老人家站在草屋边,这个不用多关注。

酒玖裹着被子坐在灵娥的草屋门前,瑟瑟发抖,灵娥端着茶水,正从湖边灶台走向草屋前。

熊伶俐盘腿坐在草屋前的地面上,时不时的挠头笑着。

而在熊伶俐身旁,一道身影上蹿下跳,不断戳戳这边、摸摸那边,惊叹连连。

“苍天在上,你这肉身是怎么练得?

这也太天赋异禀了吧?

我堂堂天仙,还穿了六件防御类法宝,被你一巴掌拍吐血了竟然!你元神道修为竟然还远远没成仙!

哇偶,好厉害,传闻中的上古巫族也不过如此了吧。

你要不要跟我出去混?在这里闷着,岂不是暴敛天物,你若拿一件几千斤重的神兵,岂不是可以横扫千军!

哇,这胸肌……诶,意外的不是那么硬呢,你平日里练习不够……

不对,你是女子!”

熊伶俐先是歪了下头,低头看着那只看起来很袖珍可爱的小手;

紧接着,那张可爱的脸蛋先是一白,红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脖颈爬上了额头,随之还冒出了一股热气。

“啊——师叔讨厌!”

“师祖快退!”

李长寿大喊一声,熊伶俐含羞带怯地一巴掌,已是拍了出来!

那只蒲扇般的大手蕴含着一股血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侧旁袭来,砸在了江林儿的肩头!

画面似乎由慢而快……

因两人离着太近,且江林儿最开始也愣了,只来得及低头,眼睁睁看着那一巴掌拍到身上,身体随之变形!

江林儿还没有感觉到力道爆发,耳旁就已出现了呼呼的风声……

这一掌,江林儿直接在齐源的草屋墙壁上,留下了两只人形的窟窿,撞断了十几颗大树,最后躺在了山林中。

张嘴,抬头,喷出了一口小小的血色喷泉……

她看着天空,也不管身上的伤势,眼角又一滴泪水缓缓滑落……

‘悲伤,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