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憋说话,吻鹅全文阅读

血剑斩落,寒芒惊鸿!

在这一刹那,李长寿心念转动十多次,选出了对大局而言,最稳妥的一条路径。

他立刻做出反应,但也不过是挥出一掌,将这条龙打出大殿……

那道剑光紧追此龙而走,在这道人影落在门外前,已是被剑光切断脖颈、斩飞头颅!

这剑光……

斩杀天仙境巅峰的龙族,竟如切西瓜那般轻松写意……

李长寿心底暗自警惕,那个暗中算计之人,修为境界,远不只是金仙这般简单!

龙血溅洒一地,尸身在殿前趴伏不动;

那颗除却头上犄角之外,与人族近乎相差无几的头颅,滴溜溜地滚下台阶,眼中散发着诡异的光……

李长寿操控着纸道人快步走了出去;

众人与敖乙的神念只见,这一身白袍的老神仙扔出了数颗碧绿色的珠子,随后便是一阵诵经。

摄魂珠·改良持久版,其内残魂可存留数月,也可直接抹去。

几道流光钻入这几颗摄魂珠中,那是这条鼻孔龙的残魂,也不知里面是否存在有用的残碎记忆。

海神庙里里外外先是安静了一阵,随后便传来了凡人女子惊慌的尖叫声,各处陷入混乱。

“教主,”敖乙忙道,“刚才那是……”

“对方应该就躲在暗中观察,”李长寿道,“接下来会登场的龙族高手,如果不是你请过来的,记得稍后都要暗中查一遍。”

敖乙立刻点头答应。

而后,李长寿又沉吟两声,稳妥起见,将后面可能会发生的情形,与敖乙大概说了下。

似乎是为了配合李长寿,他这边刚讲完,空中就传来阵阵龙吟;

安水城风云突变,一片片乌云在空中汇聚,雷霆横空。

海神庙前,那些凡人已是陷入了慌乱,海神庙众神使极力维持秩序,组织他们有序撤离,甚至不惜将海神庙的院墙一拳轰开,只为避免发生踩踏事故。

这是李长寿早就定下的《海神庙应急抢险守则》。

——若是因为混乱而给自己平添业障,当真太不值了。

乌云裂开几条缝隙,数条苍龙飞出,化作人形,落在海神庙主庙前,却是两男一女,都是中年面貌……

一人扮黑脸,大喊:“这里怎么回事?我龙族为何惨死于此地!”

那女子扮白脸,皱眉道:“此事当是有别情,不可妄下定论。”

还有一个假装客观公正,却暗带节奏:“有一说一,此地应该没有这般高手,这莫非是谁在暗中算计?

只不过终究是发生在海神庙中,海神庙的主事者,能否过来给个解释?”

敖乙听得暗自恼火,这情形,跟教主哥哥刚刚推断的,几乎毫无二致!

而李长寿嘴角一撇,感觉对方整体的演技水平实在太差。

连尸体都不去看一眼,就开始直接讲条件……

按《洪荒演员自我修养?佚名著》所提供的理论,哪怕对手演技再差,都不能影响自己的演技大会。

于是,老神仙皮纸道人含笑走了出去,接下来,便是漫长的扯皮。

若非李长寿的留影球,备得多了一点点,又从此事最开始,就拉着敖乙暗中观察,今日之事还真容易被对方带了节奏。

李长寿也是有意培养敖乙,一边与这三条龙扯皮,一边等待后续事情发展,又问敖乙一声:

“乙兄,这件事,你悟到了什么?”

敖乙此刻已是怒气太多,怒气槽直接炸了,反而冷静了下来。

这小龙太子苦笑了几声,清秀的面容上带着几分失落,“我龙族不觉,早已被对方渗透至此。

此三龙,尽可杀矣。”

李长寿淡然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龙也一样。

龙族之内等阶森严,全凭血脉定身份高低,有些底层的龙族哪怕得了修为、宝物,有了实力,却在族内得不到应有的地位。”

“教主,我也曾思索此事,但龙族早已固化,积重难返。”

敖乙轻轻叹了声,眼底带着几分落寞,“我曾谏言父王,革新族内族规、重用有能有才的族人,父王却只是闭着眼躺在宝座上,并未回答我什么。”

李长寿道:“你父王所见,比你我都要深远,你当好好思索,凡事三思而后行才是。

先不提这个,接下来你想该如何处置此事?”

敖乙冷然道:“查!将这三龙背后势力揪出来!一查到底!”

“错了。”

敖乙奇道:“教主,莫非不查吗?”

“查自然是要查的,但不是你这般莽撞的查下去,”李长寿道,“你稍后便给自己父王传信谏言,不用提其他事,就提一个字。”

“什么?”

“稳。”

敖乙顿时有些不明所以,李长寿心底轻叹了声,只能多费些口舌,手把手教敖乙如何求稳,如何算计。

现如今,自己身边这几个法宝、咳,这几个好友,相对来说,最能让李长寿放心的,反倒是……

稳化后的酒乌师伯。

——灵娥不算在法宝人行列内,李长寿也不会让她轻易涉险。

丹房之中,一人一龙相隔半丈而坐,各自闭着眼,口中不断对话、问答。

安水城中,混乱还在持续,还好没伤到凡人。

等敖乙喊来的两位高手抵达此地——一名龙首老者,一位背着龟壳的老龟丞相,暂且将此事压了下去。

他们将尸首收起,对海神神像做了个道揖赔礼,在李长寿纸道人手中取走了两颗声影珠、两颗摄影珠,匆匆告辞而去……

待龙族众高手飞走,海神教主庙难得在白天清冷了一次。

熊布汉吆喝一声:“庙祝出来擦地了!把这些龙血好好洗一洗!”

他话音刚落,就听到了自家海神在他心底传声,仔细叮嘱后事如何处置……

一则崭新的海神小故事——《海神庙内计斩淫龙》,很快就会在安水城中传开,并会迅速在南海沿岸区域广泛传播开来。

算计归算计,香火功德基本盘自不能受影响。

丹房中,敖乙去了角落,正对龙王传信,解释着刚才李长寿传授的套路。

李长寿却在思考……

接下来按照他跟龙族核心高层定下的剧本,龙族和海神教的矛盾会越来越大,海神教将会暂时失去龙族的庇护,对外威慑力有所降低。

虽然,此时西方教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龙族身上,但也不能不防他们。

搞点唬人的东西吧。

手头就有现成的巫人一族,且李长寿观察过,这些巫人神使有不少人的血脉神通,是口中喷出一道虹光,虹光化出一条条强壮的手臂、大腿。

要不,搞个‘十二都天神煞小阵’?

嗯,重要的是气势要足。

到时,就让神使们挨个大喊‘我来组成头部’、‘我来组成左臂’、‘我来组成臀部’,场面一定相当霸气……

且欢乐。

……

安水城斩龙事件发生半日后,黄昏时刻。

敖乙已经调整好心境,将能做的都做了,也将自己教主哥哥叮嘱的方方面面,与自己父王详细言说。

他们两家都是心里有数;

今日之事不过是个开端,后面还会发生各类事件,离间海神教与龙族,进而让龙族失去人教的支持。

看敖乙有些闷闷不乐,李长寿提议道:

“咱们在山中走走,去给她们找几只灵兽烤了,送去做个晚宴。”

敖乙勉强一笑,心事重重地跟在李长寿身后。

两人离开丹房朝灵兽圈而去,李长寿将话题带到了道侣之事上,敖乙很轻松的……就被转移了注意力。

等他们架起烧烤架,在林间开始烤肉,又听一缕歌声自在湖边传来。

‘匪我思存,匪我思且,美玉存兮,之子于归。’

这是鲛人公主在一展歌喉,歌声柔美动听,又似能抚平人心中哀愁,让人不自觉沉入其中。

李长寿倒是专注于烤肉,并未被这歌声影响到心境。

少顷,就听风中传来几声笑语。

酒玖说的是:“这就是你说的不太会?”

熊伶俐倒是老实:“还想听,可以再来一段吗?”

姜思儿道:“让各位见笑了,嗯,若有琴声为伴就好了。”

“小事,”灵娥淡定的一笑,随手对着侧旁一点,两只纸人化作了两名女子,拿出了琴、萧、鼓。

不多时,草屋中传出曲乐合奏,鲛人歌喉再次展露,与乐声相融,在小琼峰上缓缓流转。

隔壁草屋中,站在窗前的齐源负手而立,那双老眼带着几分感慨。

偶然路过小琼峰附近的门人弟子,也被歌声乐声所吸引,在云上驻足,静静聆听。

李长寿此刻也是听的……颇为感慨。

总算,灵娥也能有个一技之长,哪怕是去坊镇中混日子,也能凭借街头卖艺活下去了。

一块灵石,最起码能听三段!

片刻后,歌声化作了笑语,小琼峰外驻足的人影也各自散去。

李长寿与敖乙,用仙力托着已经做好的烤肉,飘然去了草屋前,几人就在湖边架起了矮桌,摆好了酒食。

灵娥又去做了几个菜,习惯性地处理了两条鳢鲔,一条红烧、一条水煮。

但灵娥把菜端上来时才意识到……鲛人族好像也是……

然而,灵娥也是多虑了。

两条灵鱼,姜思儿吃的最是欢快,对灵娥的手艺丝毫不吝啬赞美之词。

一场晚饭,笑闹之间就到了深夜。

酒玖招呼着开始搞些小琼峰保留项目,将斗大神、模拟仙生、斗豆兵搬了出来,让敖乙和姜思儿这对准夫妇目不暇接……

三日欢宴,敖乙与姜思儿依依不舍的告别。

对敖乙而言,如今并非可随心玩乐之时,龙族正临困境,他这个二太子岂能在此地偷闲?

本是定下半日就走,玩耍三日,已是让敖乙坐立不安。

敖乙临走前,李长寿又给了他几个五彩斑斓的锦囊。

这次是正经的锦囊;

李长寿叮嘱敖乙在哪般时刻,才能打开哪种颜色的锦囊,其内有应急之策。

而这几只锦囊所提供的计策,就会把龙族引向‘向天庭玉帝求援’的路径。

灵娥和姜思儿倒是真的混熟了,度仙门山门前,两女依依惜别,姜思儿一步三回头地眺望,灵娥也是不断挥手。

灵娥突然道:“师兄,我们要不要给他们一些回礼?”

“放心,”李长寿嘴角的笑容颇有深意,“都已经备好。”

那姜思儿赠灵娥前世泪,李长寿也赠给了敖乙毒龙酒与雄心丹,前者似乎没有效果,但后者……

小琼峰良心出品,药效自然有保障。

待敖乙的蛟龙车架消失在天边,李长寿带着灵娥对守门仙人做了个道揖,这才驾云一同回返小琼峰。

刚回峰上,灵娥低头要溜人,李长寿却传声问道:

“那前世泪你可还要再试?”

灵娥顿时僵在原地,扭头嘻嘻笑了两声。

“我就是……嗯,师兄你肯定不会中招……我就……嘻嘻,师兄你别生气嘛……”

“不必担心,这次我不罚你。”

灵娥顿时小脸一白……

这次,李长寿却难得温声细语,缓缓说道:

“这前世泪对我并无效果,但可帮师祖了却心愿。

这枚传信玉符给你,此物能联络到师祖,你可将前世泪之事与她言说,问她要不要用。”

话语一顿,李长寿低头看着面前之人,又禁不住轻轻一叹,抬手在她额头轻轻打了下。

“天天想这些有的没的,就不能将这些心思花在修行上。

你可知,你现在的修行条件,比门内任何弟子都是不差。”

灵娥捂着额头咬了咬嘴唇,可怜巴巴地看着李长寿,手指卷着一缕青丝,细如蚊声地说着:

“师兄,我会努力修行的……只是这么多年,你一直不应我,我心里也没底……”

李长寿淡定的点点头,随手对灵娥身后一点,模拟的法力迅速凝成结界。

他突然一步向前,灵娥下意识后退半步,轻轻撞在了结界光壁上,顿时有些茫然失措。

“师……”

李长寿左臂抬起,在灵娥耳旁划过,抵在光壁上,随后撤掉自己平日里掩藏自身气质、微调面容的伪装,开启魅力光环,低头凝视着灵娥;

右手向前,手指轻轻抬起了灵娥那光洁的小下巴。

“兄……”

“憋说话。”

李长寿缓缓低头……

就听咚咚咚一阵鼓声,灵娥脸蛋涨红、双眼之中满是慌忙,呼吸都只剩出气。

李长寿动作其实十分缓慢,即将靠近,灵娥突然一缩脖子,矮身从李长寿手臂下逃了出去,捂着脸冲向了自己的草屋,头顶留下了一溜白烟。

又听哗哗的水声,随后便是一连串的咕噜噜的气泡出水声,她应是直接跳进了沐浴的木桶。

李长寿嘴角一撇,略微摇头,随手散掉结界,淡定地驾云朝丹房而去。

看,就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