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坑寿的厚礼全文阅读

今晚这是怎么了?

度仙门内,有毒师妹偷偷摸摸溜到了小琼峰;

安水城主神庙中,云霄仙子身着流云白裙悄然现身,在空荡荡的大殿中负手漫步,欣赏着墙上壁画……

他这么有魅力?

呃,其实只是巧合罢了……

人生四大错觉——【我很有魅力】、【父母肯定隐藏了富豪的身份在磨砺我的性格】、【这波稳赚绝对不亏】、【眼前的这个男人肯定不是纸人】。

李长寿当然不会自欺欺人。

忽听海神庙中的云霄仙子,柔声道:“当真是年纪轻轻吗?”

似乎,还带着几分调侃。

李长寿顿时有些头大,料定云霄仙子已经知道了他部分底细……

有琴玄雅再有毒,对李长寿来说,也不过是一些身周小交际圈子中的小烦恼。

而云霄仙子,却是能够随手捏死自己的真大佬!

所以,李长寿没有犹豫,就决定优先处理海神庙中的麻烦。

有琴玄雅刚飞到丹房附近,就听到了李长寿的传声:

‘有琴师妹,你暂时在丹房中待一阵,我突然有些感悟,先将这些感悟消化掉。’

言罢,李长寿便躺在丹房门前的摇椅中,闭目凝神、做悟道状,身周飘起了并不怎么玄妙的道韵。

有琴玄雅立刻点头答应,安静地落在丹房前,对着李长寿出了会神……

随后,她拿出自己的蒲团,坐在了丈外,感受着习习夜风,静静等待李长寿修行结束。

李长寿留了一份心神盯着有琴玄雅,发现……

她正对月出神,目光之中带着几分恍惚,神情也有些郁闷。

唉,稍后跟这位师妹好好谈一谈吧。

实在不行,自己就做一次有琴玄雅的指路冥灯……

随之,李长寿启动了海神庙地下的纸道人,且通过主神像,继续暗中观察云霄仙子的一举一动。

不多时,又听云霄仙子柔声道了句:

“这些故事,倒也是十分有趣。”

李长寿立刻开始分析,这位仙子这句话有几层含义,语气、口吻、语调,又表达了哪般意境,蕴含了啥子情感。

很快,他就得出结论——

云霄仙子……嗯,似乎心情不错的样子。

李长寿也是稍微松了口气。

云霄此时所看的壁画,并非是海神教信众随意做的,也是出自李长寿的手笔。

在海神教发展初期,为了增加海神庙信众的凝聚力,以熊寨老村长为首的【铁臂跑马神使敛财团伙】,编造了各种各样、漏洞百出的‘海神小故事’。

像什么,‘海神的十大不得不说’、‘那一夜,海神与我同眠’,都曾经风靡南赡部洲西南。

李长寿全盘接手海神教,整顿海神教内务时,就针对这个问题做了一系列的布置。

他剪除了大半类似的故事传说,删减掉了诸如‘海神三慰西街王寡妇’、‘海神与七海仙女儿’等没什么用的典故。

紧接着,李长寿在各地流传的故事中,选取了十二则寓言故事,将这些故事不断细节化、生动化,让这些故事听起来更为合理,再用海神教之力去主动干预,大范围推广。

在这件事上,李长寿的思路一如既往的清晰——

既然无法反抗命运,那就躺平认嘲,转手握住命运,塑造命运的形状!

既然决定经营海神教,那就将海神教方方面面,全盘握在自己掌心,减少出现风险的可能!

海神的名声,自然不能平白被污!

安水城神庙的海神大殿墙壁上,这十二幅巨大的壁画,就对应那十二则寓言故事。

此地每一幅壁画,都是李长寿提供手稿,汇集了不少凡人中的能工巧匠,长达数月、辛苦制作而成,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也成为了各地海神庙的效仿模板。

其中,以《老人与海神》、《海神三劝精卫》、《海神卖牛》,最受香客与教众喜爱,并被不断开发续集……

云霄一幅幅壁画看过去,时不时轻轻颔首,偶尔还微微轻笑,似乎只是来此地参观打卡……

偌大的主殿中,只有她一道身影缓缓走动。

殿门紧闭着,外面站着的几个当值熊寨神使,自然捕捉不到这位大能的身影。

准备纸道人的过程中,李长寿透过神像,暗中观察了这位云霄仙子一阵,心底一声赞叹:

秀雅清美、卓然不凡。

她身着素白流云轻袖裙,裙摆垂落在脚边,走路时就如白云飘动,有种随心舒适的清雅意境。

今日的云霄并未盘起云鬓发,简单梳成反绾簪,比上次三仙岛现身时,少了几分威严、多了少许清雅。

她就这般,背负着双手,在烛台长架前慢慢走着,那双妙目透彻光亮,仿佛能看透人心迷惘……

‘云霄仙子,来做什么?’

李长寿顾不得多欣赏这般美景,心底不断思索。

因之前的事,来给自己送谢礼?

这背后,应该是有一些深意……或是云霄有意,通过自己拉拢人教?

李长寿身为海神教教主,兼人教小法师,不得不思考这个问题。

他对云霄欣赏归欣赏,并不会影响到他的判断,云霄毕竟是圣人之下的顶级大能,言行举止必有深意。

两人交情浅薄,只有一面之交,且李长寿并不觉得,自己有机会跟这位大能交友……

赵大爷这种脾性的洪荒高手,纯属是洪荒天地的小意外;

洪荒最多的,还是套路与算计。

……

李长寿也不敢让云霄久等,老神仙皮的纸道人在海神庙后院现身,立刻驾云赶到主殿,对那几名神使道了句:

“你们先退下。”

“是!”

几名熊寨神使立刻领命,各自低头退开。

随之,李长寿甩了甩拂尘,大殿几扇朱漆大门缓缓打开。

李长寿含笑迈步入内,立刻做道揖行礼;

正在观赏壁画的仙子,也大大方方地转过身来,对李长寿轻轻颔首。

这个细节……

显然,云霄仙子已是确认,自己应该是道门后辈。

李长寿顺势道了句:“不知前辈大驾光临,晚辈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道友客气了,”云霄柔声回了句,迈步向前,“反倒是我有些反客为主,此前并未知会道友,径直来了此处。”

李长寿含笑点头,心底一声轻叹。

有一说一,云霄仙子说话时这种温温柔柔的嗓音,真是好听……

可惜,自己真不敢与三霄多有交集。

“前辈星夜前来,可有要事?”

“并无要紧事,”云霄柔声道,“前次道友及时出手,救了我大哥与三妹,我心底颇为感激,就想还了道友这份人情。”

李长寿心底又给这位仙子点了个赞。

显然,云霄也是不愿与旁人牵扯因果的性子,这点倒是与他有些相似。

能主动前来了断因果,倒也是好事。

“前辈言重了,”李长寿正色道,“前辈能来此地,已是给了晚辈莫大的面皮,此前人情不提也罢。”

云霄缓缓摇头,道:“若道友不收这份礼物,我心怕是难以安宁,还请道友成全。”

“这……那晚辈就却之不恭,”李长寿做了个道揖,心底也有些嘀咕。

云霄会给自己是什么谢礼?

嗯,只要不是混元金斗、金蛟剪这种大因果宝物,他都能……勉强接受……

却见,云霄那宛若羊脂白玉凝成的柔荑前伸,掌心凭空多了一只尺长的画轴。

云霄笑道:

“我听你海神教的二教主说起,你喜爱画作。

我也不是雅致之人,只知修行之事,但也收藏了几幅画卷。

此画赠与道友,当可还了这份人情。”

“多谢前辈。”

李长寿躬身向前,双手将画轴捧了过来,心底松了口气。

只是画作啊……那便没太多因果了。

他本想直接收起,怎料云霄又柔声道:“不想打开看看吗?”

李长寿轻笑了声,他这不过是一具纸道人,倒也不太担心生命安全问题,大不了就是舍弃这点元神之力。

当下,李长寿收起拂尘,用仙力托着画轴,又小心翼翼地解开其上的布绳,慢慢打开画卷。

这是一幅水墨山水图。

初看第一眼,只觉笔酣墨饱、清新淡雅、意境连绵,但随之,李长寿的心神就被引入其中。

妙啊!

看水,水波轻轻荡漾,闪烁微弱光芒。

看山,山峰层峦叠嶂,让人误以为在山中驾云游览……

但看着看着,李长寿忽觉,那水仿佛动了起来,其内有一缕缕波光流转,那山中也飞出一朵朵白云,自他眼中,映入心海。

一股道韵,自这水墨山水图卷上流转开来,环绕在了李长寿的这具纸道人。

与此同时,李长寿在地下密室中的本体,也被一股道韵缠绕。

这是……

李长寿心底突然浮现出这般画面:

一道挺拔的身影屹立于苍茫天地间,抬手对着天空斩出了一剑,剑光之中,竟演化出了一方小世界……

这、这是……

突然间,李长寿心底多了一重又一重的感悟,一股股灵感如山泉涌出,自身境界在迅速上扬!

不仅如此,李长寿的主战神通【写经成法】,此刻竟在自生变化,似是直接融合了,那道身影对着天空斩出的一剑!

这画卷……什么来头!?

海神庙中,云霄见这道韵出现,略微有些惊讶。

她暗道一声:‘这位海神好厉害的悟性。’

这山水画卷乃是她的老师,三清圣人、截教教主赐下,本就是通天教主一幅得意之作,虽未曾蕴含什么神通,却也寄托了通天教主的一缕大道道韵。

云霄仙子将这画赠给海神,只是因为听敖乙说,这位海神尤其喜欢画作;

她却未想过,这位神神秘秘的海神只是第一次品味此图,就能感悟到老师留下的那份道韵……

突听海神的这具化身体内,似是传来了隐隐的雷声,云霄仙子顿时露出温柔的笑意……

这是境界突破的征兆。

……

小琼峰地下密室中,李长寿突然睁开双眼,身周青光闪耀,一朵又一朵十二品莲花在青光中凝成,环绕着他不断绽放。

在那道道韵的作用下,他直接圆满了天仙之道!

但此刻,那一缕缕玄妙晦涩的道韵,还在不断给他感悟,不断刺激他心底的灵光,修为还在一路破关,朝天仙境巅峰,就这么直接冲上去了!

这画卷到底是什么鬼?

这直接冲到天仙境巅峰,岂不是要直接面对金仙劫了?

云霄娘娘这不是给他添乱嘛这!

自己现在刚开始做金仙劫准备工作,留下了三千年的准备周期,对金仙劫更是一无所知!

现在渡劫,最多只是有七成的把握,这不等同于白白送死吗这!

这怎么能行!

李长寿心底疯狂喊停,但那股道韵太过强横,硬生生地,就要将他拉到金仙劫面前……

这叫什么事?

李长寿心一狠,立刻启动紧急预案,双手立刻结法印,一股股仙力爆涌而出,将地下密室中的书桌、书橱瞬间冲垮!

李长寿悬于地面三尺高度而坐,口中大喝:

“太清斩道!

急急如律令!”

他面前突然凝出一把青色大剑,这大剑正中是一张太极图。

李长寿口诵《太清道涵》,强行将心底那股强横道韵冲开,自行掌控突破的节奏,而后顺势而为,加一把火,取出那只玉符,将《太清道涵》全篇展露于眼前,迅速读完!

这一刻,李长寿终于明白,自己为何会这么多感悟。

那画卷必是出自通天教主之手!

那股不讲理的道韵,就是通天教主的混元无极上清圣人道!

这找谁说理去这!

云霄娘娘还个人情而已,就直接把圣人老爷的真迹送人?!

一时间,道心之中,两大圣人道韵交织,李长寿的感悟浩瀚如烟,修为瞬间冲到天仙境巅峰!

小琼峰上突然狂风大作,星空被乌云瞬间遮掩,一股天威浩瀚降临!

但!

地下密室中,李长寿突然抬手握住面前金色大剑,轻喝一声:

“此道尚有缺憾,今日不愿成金仙,只求日后大道圆满,功参大罗!

一斩,道基错漏之处!

二斩,晦涩不明之处!

三斩,虚浮不定之处!”

李长寿手持大剑,对自己额头直直斩落,砸出了洪钟大鼓之声!

大道震颤,小琼峰山体内雷声大作!

“噗——”

李长寿张口喷出一大口蕴着七彩仙光的鲜血,而伴着这口鲜血的喷出,他的境界迅速从天仙境巅峰,下滑到了天仙境中期!

那口鲜血飘出了一缕缕烟雾,凝成了一道李长寿自身的虚影。

李长寿挥出一掌,将这道虚影直接拍碎!

这一瞬小琼峰外,那浩瀚天威瞬间消散!

斩道求圆满,大道明本真!

体内感悟还在滋生,再次将他的修为上顶,迅速冲入天仙境后期,再次逼近圆满……

总算,这次距离圆满差了一线,两股圣人道韵悄然消散。

刚刚……

自斩境界,巩固道基。

此法名为‘斩道’,作用是让道基趋于完美,在洪荒流传很广,并非是什么厉害的神通。

自身之道不断成长的过程中,难免会有疏漏、无用之处,也难免会有一些隐患残留。

这是无数炼气士,很想做却不敢做之事,李长寿今日做了!

换做普通的炼气士,用此法自斩道境,或许会直接跌落大境界,自毁道基。

但李长寿道基扎实、根基稳固,修太清无为圣人所传大道,用自斩道境之法,也不过掉到了天仙境中期,还很快借两股圣人道韵,恢复到了原本的修为……

这并非白折腾。

此刻,李长寿道基坚如磐石,道境无比稳固,元神蕴含一缕缕青色光芒,清气环绕其上。

与此前境界虽然相同,但实力提升最少三成,且度过金仙劫的把握提升了许多……

倒是因祸得福,意外发现了点,压制境界的好办法。

此刻那些香火功德,与自己的元神之力相比,都显得有些浑浊。

总算……

然而,李长寿来不及放松,瞬间反应了过来,感应到了自己两具纸道人出现的变化。

海神庙中,那具纸道人已躺倒在地,化作了纸片,其内仙力迅速消散;

小琼峰丹房前,纸道人也是这般,显露出了纸片本体,躺在那消散仙力。

云霄此刻急忙呼喊‘道友’,而有琴玄雅,却是一脸茫然,手足无措……

正此时,破天峰上飞出一道金光,急速射向了小琼峰丹房……

啧,夭寿,乐子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