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十九章 师父们来援全文阅读

捂着肿起的半边脸,这矮道人抱怨道:

“开个玩笑缓解缓解气氛嘛,小玖你干嘛如此粗鲁!本师兄可是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喂大!

咳,说正事。”

矮道人道号酒乌,酒玖幼年入门时忘情上人已经开始常年闭关,确实是酒乌照料养大。

他们虽关系是师兄妹,但感情却是父女一般,平日里也打闹惯了。

见酒玖又要发飙,酒乌眼珠一转,连忙转移话题说起正事,指着身后的几人连环发问:

“他们几个的师父都来了,谁失踪了?在哪失踪的?你们被困这里多久了?”

酒玖顿时面色黯淡了下来,对着后方几人低头做道揖,一时间,却是不知该如何说话。

刘雁儿和王奇面露喜色,从后面御空而来,向前行礼,口中喊着师父二字。

酒乌道长身后这几人,有破天峰姜京珊真仙修为,有琴玄雅之师,师从度仙门当代掌门;

破天峰林戚真仙修为,元青之师;

还有都林峰与小灵峰的两位酒玖同辈仙人,此时他们已经找到各自爱徒,便不多叙。

酒玖的目光,落在了最后面站着的、那位头发花白的老道身上,小琼峰齐源,李长寿之师。

这老道此时形容枯槁,酒玖一时间竟不敢直视于他……

她低头叹了口气,心底却是知道,李长寿这个弟子对这老道而言有多么重要,寄托了这老道多少期待与踌躇。

酒玖低声道:“齐源师兄,我上次见长寿时,他往北面去了。

元青与玄雅去了西北方向,随行的有一名玄雅家的将军,名为宇文陵。

若是所料不错,这次是针对玄雅的一次算计。”

“唉,”齐源老道苦笑了声,对酒玖拱拱手,又深深地躬身,言道:“生死有命,外出历练本就如此。

各位,我尚未成仙,在北洲难有施展,还请……还请助我搜寻我那徒儿下落。

小琼峰一脉不胜感激!”

一旁酒乌忙道: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齐源师弟你放心,我们现在就兵分两路,我跟酒玖跟你一同向北找寻。

师妹别愣着了,打起精神!想挨罚也要等找到他们在说!

这两名元仙是守在大阵之外的,我发现他们时,他们在不断修补阵法,显然是算计你们的元凶之一,咱们两边各自抓一个拷问,定能问出些什么!

走,先上路!”

姜京珊与林戚连声称善,能看出他们都十分着急。

这矮道人酒乌袖袍一挥,远处那两道昏迷不醒的元仙顿时被他凭空摄了过来,随手扔给了林戚一个。

他们并未多说什么,此时去寻找弟子、营救弟子才是正事。

定好互相传信的频率与各自搜查范围,他们几人兵分三路

王奇的师父带王奇和刘雁儿去外面镇子中打探消息;

刘雁儿的师父则与姜京珊、林戚一路,往西北方向找寻;

酒乌带着齐源、酒玖,朝着正北方向搜寻。

风风火火、急急忙忙,这几位来自度仙门的仙人,继续踏上寻徒之旅。

而与此同时,某位不愿暴露姓名的靓仔,正躲在北方千里之外的一处刚开辟不久的岩洞中,起一堆篝火,捧一卷书简,静静地等待这些援护到来。

他非但一点也不慌,甚至还有点……小惬意。

有琴玄雅盘坐在岩洞最内侧,她闭目调息,隔一段时间就睁眼看一看洞口处的身影。

每次她想找点话头,却总能感觉到,李长寿此时并不想与人交谈。

自杀了元青后,她昏睡了三日,半日前刚睡醒,自身伤势已经再无大碍,就是……头皮有点疼。

“长寿师兄,我们就在此地等候吗?”

“嗯,”李长寿随口应道,“方圆三百里内,我已经留下了多处咱们度仙门独有的隐秘标记,这处岩洞外也已经布置了藏踪匿迹的阵法,在此地暂时还算安全。

若按你所说,元青一伙还有其他同谋,咱们再往南很容易撞入他们手中。

算算时日,无论酒玖师叔脱困与否,门内前来援护咱们的仙人应该已经进入了北俱芦洲。”

李长寿话语一顿,抬头看了眼有琴玄雅,“若你还不放心,咱们也可以绕行三万里左右,不过这也有被对方撞到的风险。”

“我……放心……”

有琴玄雅轻声道了句,抬头看了眼李长寿,两人目光刚好有一瞬对视。

她不知怎么,平日里一向觉得自己光明磊落、不曾有半分愧心之事,此时却下意识低头错开了视线。

心底略微有些空荡荡的,像是有只小小的猫爪儿在轻轻挠动;

略微的不安,些许的不定。

应该是,自己被这位师兄救了两次的缘故吧;

有琴玄雅如此想着,自己应该想办法报答才行,虽然此时自己依然在享受着长寿师兄的庇护……

“师兄,有什么是我能做的吗?”她小声问。

李长寿随口道:“嗯,不要轻易放出自己的灵识。”

“是,”有琴玄雅颇为严肃地答应了声,心底感觉稍微有些失落。

自己,成了拖油瓶一般。

啪!

篝火发出一声轻响,火势小了些;

李长寿在袖中拿出了一块灰色的干木,放在了火堆中,让火势涨了上来。

此时有琴玄雅方才发现,这火焰颇为奇特,没有半点烟雾不说,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师兄,这火可有什么说法?”

李长寿看了眼篝火,淡然道:

“这是一种不算珍贵的木材,取自北元寒松,生于北海之南。

这种松木不是什么灵根,上古时也只是一种普通的松木,特性只是耐寒。

北俱芦洲被瘴气覆盖后,这种松木也几乎灭绝,但最后又重新变得繁茂了起来。

自那之后,北元寒松就有了某种神奇的效果,自身不惧瘴气,散发出某种气息,能让毒虫毒兽下意识躲避开。

这堆小小的篝火,就能让咱们方圆三百丈之内没有毒物。

据说,在今日巫族聚集之地经常能见到大片的北元寒松,而这种松木也不值几块灵石,只是很少有人会用。”

有琴玄雅听得有些入神,那双眸子倒映着李长寿的侧脸,小声道:“师兄当真见多识广……”

“门内典籍中都有记载,”李长寿淡定地应了句,继续捧卷品读,并没有继续交谈下去的意思。

有琴玄雅抿了抿嘴唇,心底思量着什么。

又过了一阵……

“师兄找到自己要寻的草药了吗?”

“还算颇为幸运,寻到了,”李长寿笑了笑,想到此事,心情也是十分不错。

有琴玄雅不想让聊天就此终结,又问:“师兄似乎为了此行准备了许多。”

“啊,”李长寿随口答道,“十五年前就在准备这次北洲之行,平日里零零碎碎攒了许多避毒之物。”

十五年?

有琴玄雅轻轻眨眼,又问:“那……宇文陵与那几个恶贼,他们怎么了?”

李长寿道:“他们,跟那条即将成仙的三睛碧波蛇同归于尽了,此事咱们也是十分走运。”

“嗯,”有琴玄雅叹道,“这般恶贼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只是没想到报应会来的这般快。”

李长寿顺势道:“那个,有毒、咳,有琴师妹,有件事我想拜托你。”

“师兄请讲!”

有琴玄雅立刻来了精神,那双眸子满是亮光,灼灼地注视着李长寿,“若能报答师兄救命之恩,玄雅这条性命舍了也是无妨!”

“不用这么严重,”李长寿笑道,“咱们这次外出的际遇波折离奇,回山之后师长定会详细问询。

我素来怕麻烦,也不想被人太过关注,更不想惹什么风波上身,还请师妹回禀师长时,不必多提及与我相关之事。

我修为不高,也就有一手土遁,这说出去恐让人笑话。”

“师兄……”

有琴玄雅神色一动,心底有道小闪电划过。

施恩不望报,不惹虚俗名。

一心求仙道,谦谦君子风。

她心底百感交集,眼波流转,却是感慨横生。

‘长寿师兄是真的君子,这般心胸气度,当真是我难以企及,更是那元青难以相提并论。

有琴玄雅,你平日里身周多少虚浮骄躁之人,便觉得同辈炼气士莫过于此,却不知这般人物就隐在同门同代中。

若能与长寿师兄互相引为挚友,那当真才不虚自己仙门一行……’

“师兄放心,”有琴玄雅定声道,“玄雅明白,将这些都记在心中。”

李长寿眨眨眼,这家伙真明白了?

总觉得她还是余毒未消呢为什么……

罢了,自己回去后就在小琼峰闭门不出,这件事就算起风波,应该没几个月就会平静下去。

低调才能躲避因果。

后续只要不出差错,自己此次北俱芦洲之行就算完美落幕了。

突然间,李长寿神色一动,布置在外的三头重瞳蛛的蛛丝,此时突然捕捉到了一幅画面……

几道身影从百里之外急促飞过,最外侧之人,身穿麻衣、身段窈窕。

虽然因为对方飞的太快,看不清她面容,但从麻衣短衫紧绷的程度,以及那迎风时才会出现的惊人弧线可以判断……

酒玖!

“准备下吧,他们来了。”

李长寿笑了声,心底一块石头,也总算安稳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