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一百七十章 要不,大法师您立个誓…全文阅读

嗯?大法师不是已经走了,怎么又……

湖边,人群中,李长寿坐在蒲团上,听着心底的那一句传声。

‘向东三万里,小树林等你。’

这,真是大法师?

自家大法师没这么皮才对,莫非是有人模拟出大法师的道韵,在诱他出去?

李长寿心底沉吟两声,张嘴不出声,用口型说了六个大字:

‘还、请、感、悟、传、声。’

三万里外,某个小树林中站着的白袍大法师,此刻禁不住……笑出声来。

这小长寿还是这般有趣。

怎么,莫非是觉得,若有人冒充他,他会感应不到、推算不出?

当下,玄都大法师也酝酿一番,屈指轻弹,拨弄太清大道,就如撩起一根无形之弦,一缕波动随着大道颤鸣,抵达了李长寿心底,凝成了一个大字:

【稳】。

李长寿这才信了九成半,仔细思索少许,对一旁正读书的熊伶俐道了句:

“你在此地不要乱走,我去为你打些野味。”

熊伶俐连忙点头,看海神大人的目光满是感激。

而后,李长寿去找自家掌门,心底衡量一番,以‘弟子心底有些感悟,想外出走动以求突破’为由,请了个假。

季无忧说要一名真仙执事陪他一同离开大会会场,李长寿想了想,就请酒乌师伯与自己一同外出。

当下,酒乌驾云,载着李长寿,从一条僻静小路,离开了这处盆谷。

因此地汇聚了太多炼气士,总不免有人进进出出,这两人也并未引起旁人关注。

酒乌带着他飞出数千里,李长寿看测感石已不再闪烁光亮,便找了个借口与酒乌分离了片刻。

再回来时,出现的自然是一只新型纸道人。

李长寿的这具纸道人笑道:“弟子心底感悟丛生,现在此地打坐,还请师伯稍后。”

“中,”酒乌含笑点头,在李长寿身周布置了一层简单的阵法。

随后,酒乌找了块三尺高的大石头,跳上去,盘腿打坐,为李长寿静静的守关。

而李长寿本体已是施土遁,迅速赶往了大法师之所在。

……

刚一见面,玄都大法师就笑骂了声:

“你这般东躲西藏为的何事?出来见我都这般费劲!”

李长寿尴尬一笑,正色道:“弟子修为浅薄,修道日浅、积累不足……如今在洪荒中求存,不得不多几层伪装之色,这才能稍微安心些。

若弟子能有一个稳固的环境,也不必如此费心费力。”

【其他先不管,先疯狂暗示一波!】

玄都大法师含笑点头,随手一挥,一朵白云在李长寿脚下升起,笑道:“小心谨慎些也不错,走吧,我带你去一处地方。”

李长寿:……

罢了,机缘果然强求不得,顺其自然、且观后事。

善用法宝人者,自知优秀的法宝人该做什么。

李长寿不问玄都大法师要带他去哪,只是站在大法师身后,眼不观各处、耳不听八方,等大法师开口训话。

不过片刻,李长寿感觉已过山川大岳,低头看去,已在浩瀚碧波之上……

“快到了,”玄都大法师轻笑了声,趁着海水一不留神,带着李长寿毫无声息地落入海中,朝深海而去。

李长寿此时已是明了,能惊动大法师的,应是龙族之事。

而大法师会将自己带过来,应该……是想让他这个小弟子出手,大法师自身不露踪迹、不沾因果。

这……

怎么能行?

这不是白白浪费己方高端战力吗?

李长寿心底暗自计较,想着稍后该如何忽悠、咳,如何劝说,让大法师出手,而自己打个酱油。

与此同时,李长寿也做两手准备,开始检查自己斗法常用的几套底牌,纸道人、微型阵基、毒丹毒粉、殡葬一条龙……

以免到时候推脱不过,自己会手忙脚乱。

周遭流光幻影,海中奇景李长寿也无心欣赏,又过了片刻,等来了大法师那句:

“到了。”

李长寿抬头看去,这才发现,此时他们已经抵达了一处海中大城。

深海就如一片深邃的幕布,一座‘岛屿’悬在海底火山口上方,离着海面大概千丈。

下方海底岩浆滚滚,上方的仙岛被大阵光壁包裹;而大阵光壁的光亮,照透了附近数百里的海域,能见一群群海中生灵在附近嬉戏。

李长寿仙识扫过,那护城大阵中,正有一场小骚乱。

大概数百名海族叛军,正被身穿统一制式甲胄的海族兵将围剿,这次骚乱显然将被镇压。

此地生活着许多千奇百怪的海族;

有的是海中生灵开了灵智,还保持着原本海马、海鱼、海驴等形体,有的却已是化形接近人族道躯,大多保留了腮、鳞、尾、鳍等特征。

还有许多更奇形怪状,借化形之道,跨越了种族隔离,所酝酿出的奇怪生灵……

李长寿也见到了一些美丽的鲛人,此行倒也算开了眼界。

——鲛人是海族中的大族,与龙族关系十分密切。

两人站在海水中,大法师身周流转着少许道韵,遮掩两人行踪。

“大法师,”李长寿轻声道,“弟子此前已用南海海神的身份上奏表,对天庭玉帝陛下禀明收服龙族之事,也得了玉帝陛下的准许。”

“嗯,做的不错。”

玄都大法师轻笑颔首,“稍等看看,我只是推算到此地会发生一些事,需你现身解救。

看这样子,咱们稍微来的早了些。”

李长寿闻言,心底一阵感慨。

这是何等修为?这是哪般推演之道?大法师真能未卜先知不成?

大腿,抱紧!

两人等了大概半个时辰,那大城之中的叛乱已被镇压,但李长寿敏锐地捕捉到了,这城中似乎还潜藏着一股暗流。

而且,这种感觉,李长寿十分熟悉……

李长寿低声道:“大法师,您可知当年袭击我们度仙门,那些血蚊傀儡的跟脚?”

“那是西方暗中动的手脚,”玄都大法师笑道,“长寿啊,与这般有圣人老爷坐镇的大教角力,其实颇为麻烦。

哪怕咱们占理,也必须在意圣人面皮。

对西方那两位师叔来说,这也不过是他们动动手指做的一场算计。

他们所用的这些妖魔鬼怪,也是随时可以舍弃之弃子。

圣人万劫不灭。

故,咱们在拆西方算计时,也要留一线,既要赢,也要顾全圣人老爷的面皮。”

李长寿仔细思索,很快就做道揖,道:“弟子谨记大法师教诲!”

虽然这些,他在早先制定后续谋划时,早已考虑周全,但此时还是要说一句:

“若非大法师您今日及时提醒,弟子说不得会犯下大错。”

玄都大法师顿时摆摆手,笑容越发舒畅。

跟小长寿一同外出,当真是比自己独自出来,有趣且舒适……

正此时,忽见数百里之外的海水分开,一只蛟龙车架落下,数百名仙蛟兵在周遭护持,朝这座海中大城赶来。

龙族再晚来一会,这里大街都被扫干净了。

李长寿仙识扫过,很快就发现了自己十分熟悉的气息。

海神教二教主,敖乙。

原来,此行应在了敖乙身上……

李长寿暗自摇头,他叮嘱敖乙许多次,让他不要轻易现身……

罢了,此时龙族也在劫难之中,劫运上头,这个是谁都拦不住的。

……

接下来的事情发展,也称不上曲折离奇,一般般的‘二五仔’戏码罢了。

敖乙原本在金鳌岛安稳修行,并非是自己想过来的,是被一名龙族高手所请,来此地慰问鲛人一族。

敖乙犹豫一番,还是选择走出了金鳌岛,汇合龙族小股精锐,赶来此地驰援……

他们还未入城,此地叛乱已被平复。

这座海中大城的城主、贵族,带着众兵将外出迎接,将敖乙迎入了城中,去了那富丽堂皇的宫殿……

这自然是一处陷阱。

李长寿本想提醒敖乙,但又想大法师就在此地,自己倒也不用多管。

做好一个法宝人的本职就是了。

很快,城中宫殿就起了酒宴,海女献舞、仙乐回旋,几名海族少年少女在殿外卿卿我我,一副奢靡享乐之风。

酒宴上,鲛人族的一位小公主也被请来,在敖乙身旁添酒侍奉。

看样子,他们是想看,东海龙宫二太子是否有意纳个妃……

龙生,充斥着枯燥之感。

酒宴过半,变故突生。

护城大阵突然化作黑色烟幕,城中杀出数千高手,朝大城中央的宫殿群掩杀而去。

请敖乙过来的那位龙族高手突然叛变,出手袭击敖乙,好在敖乙身旁有一名龙首老者现身,将这名高手直接打飞……

“护驾!护驾!”

“保护敖乙殿下!”

那数百仙蛟兵精锐,与此地海族众高手反应迅速,将敖乙和那位鲛人族小公主团团护住,开启了宫殿周遭大阵,急忙调动城内兵马。

整座城池顿时大乱!

大城的几个角落,涌出了道道血色阵纹,又有两重大阵将此地封闭,隔绝外部探查,暂时蒙蔽了此地天机。

宫殿大阵迅速被攻破,众海族高手掩护敖乙突围,那位龙首老者被围攻,但也拖住了对方诸多高手。

敖乙此刻,依然不忘将那鲛人族小公主护在怀中,面容没有半点慌乱,尽显龙宫二太子之风度……

很快,敖乙身陷重围。

此时的李长寿与玄都,已不知不觉在城中一处民居现身,离敖乙被围困的角落并不算远。

……

“去吧,救下你的二教主。”

玄都大法师轻笑着道了句。

李长寿却沉吟几声,皱眉道:“大法师,您既已来了,灭这些宵小不过抬手之事……”

“只是这般宵小,如何值得我出手?”

“大法师,弟子倒是觉得,”李长寿道,“不可小觑任何敌人才是正理。

您出手,既稳妥,又快速,更可显露咱们人教之威风。

弟子出手,既显得勉强,又存在将此事办砸的风险,对方已显露数位金仙境高手,万一对方还有金仙境埋伏在暗处,弟子恐怕也力有未逮。”

玄都大法听闻此言,倒是缓缓点头。

“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

且去就是了,若对方有高手现身,我如何会不救你?”

李长寿闻言暗自皱眉,虽然不敢直接反驳,却低声道:

“大法师,弟子觉得……略微有些不妥。

虽知大法师您定然不会害弟子,但有妥善之法,而取不稳之道,弟子心底,过不得这一关……”

玄都大法师有些哭笑不得,温声道:“你去显露显露本领,我才能知道你实力如何,今后也好给你安排事做。”

见李长寿还有些犹豫,玄都大法师又道:

“这般,我也不白看你神通本领,免得让你心中不痛快。

你若能救下这小龙太子,我便答应你一件力所能及之事,如何?”

李长寿皱眉思索,又道:

“大法师,弟子斗胆相请。

若弟子能救下敖乙,可否请大法师在弟子渡金仙劫时,在旁为弟子护法。”

“善!

快些去吧!”

李长寿点点头,抬手揉搓面部,改变了少许形貌,又转身道了句:

“弟子心底还是有些不安,要不……您立个誓,保证会及时救援弟子……”

某大法师抬脚作势要踹。

李长寿连忙做道揖领命,却也不出院落,只是在袖口摸出了一叠纸道人,随手洒了出去。

纸道人顿时化作一名中年男仙,一名妙龄少女,一名敦厚老翁,一名慈祥老妪,清一色都是天仙境初期的气息波动。

随后,李长寿袖袍一挥,这四只纸道人施展水遁,化作四股水流,迅速窜出这院落。

而李长寿身后,玄都大法师禁不住抬手揉了揉眉心。

这小弟子,也着实太稳了一些。

诶,不对……

若他不现身,只是将李长寿摄来,扔在此处,那敖乙是李长寿的二教主,更是龙族上天之事中的重要人物,李长寿如何能不救?

想通这般关节,玄都大法师禁不住嘴角抽搐了几下。

他好像,不知不觉,被眼前这个小弟子给绕进去了,平白给了个许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