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一百五十九章 小熊熊拜师记全文阅读

蓬!

只听一声闷响,地面晃了几晃。

李长寿手疾眼快,身形未动,左手摁着对方那颗娇小的脑袋与壮硕的身躯,直接将对方的面孔印入了草地!

刚才如果不是自己动手够快,这家伙那句‘海神’就喊出来了!

这怎么办?

她说‘海’,自己难道要回一句‘哈喽’不成!?

此地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自己也不可能直接用三昧真炎扬了她……

瞬息之间,李长寿已有了决断!

他暗中用仙识直接对少女传声,但脸上却露出了一副激动的表情,口中喊着:

“伶俐!怎么在此地遇到你了!”

暗地里传声道了句:

‘敢喊出那两个字,明天就让你村长过来收拾你!

快喊……表兄!

我在这里有关乎熊寨生死存亡的大事要做,你若暴露了我身份,熊寨危矣!

懂了就哼三声!’

熊伶俐粗壮的四肢抖动着,在大地中发出了一阵‘哼哼哼’的响动。

她,真懂了吗?

此时,旁边逍遥仙宗之人已经反应了过来,朝他这边皱眉观望着,那几个与熊伶俐一同前来的弟子,却都是齐齐露出震惊之色;

己方度仙门众人,也都看向了李长寿这边……

松开手掌,李长寿面带微笑,目露感慨;

熊伶俐双手撑地,将自己的脸蛋在地面拔了出来。

她那张明显是大眼长睫毛可爱少女画风的脸蛋,此刻沾着泥土和草屑,却神情激动地看着李长寿,张嘴就喊了一句:

“何……”

李长寿眼一瞪,熊伶俐瞬间缩脖子从心,改口喊了声:“表兄……”

“伶俐,唉,多年不见,又长高了不少嘛。”

李长寿笑了笑,熊伶俐却是一阵点头,莫名就眼圈有些泛红,低声嘟囔了一句:

“我、我没把你卖了,也没把你搞丢。”

周围那些逍遥仙宗、度仙门,隔壁某不重要人教仙宗的长老、执事、弟子们,头顶上纷纷长出了小蘑菇般的问号。

忍了一路没找李长寿胡闹的酒玖,以及在前方原本面若冰寒的有琴玄雅,此刻都已是站起身来,注视着此地。

什么情况?

李长寿心底暗自计较,出于各种方面的考量,自己宁肯暴露一小部分的修为底牌,也不能暴露自己是南海海神!

影响到自己在玉帝那边的‘信誉’还则罢了,若惹来西方教关注,将严重威胁到自己的小命安全!

于是,李长寿只能顺着熊伶俐的话接了下去。

“唉,那次是我执意离开,寻仙修行,”李长寿叹了口气,“倒是委屈你了,伶俐,你肯定被你们村长责骂了一番吧。”

暗地里却是继续用仙识近距离传声:

‘别提这事,我确实是海神不错,但我只是海神的一具化身。

海神救苦救难,有数以万计的化身,我这具化身也有自己的使命,伶俐,说一些你的近况。’

熊伶俐眨眨眼,那双大眼中满是崇拜。

李长寿又开口笑道:“不过,伶俐你怎么在这儿?”

熊伶俐表情更委屈了,小声道:“表兄,我爹娘又生了个弟弟,把我送到这边来了,让我找师父学法术。

果然就跟隔壁六大爷说的那样,他们有了小的就不疼大的了!”

李长寿:……

这都什么跟什么。

当年,李长寿派出了纸人军团,去解决南海海神隐患之前,熊伶俐已经被送往中神洲混仙门。

李长寿当真没想到,熊伶俐竟然拜入了逍遥仙宗。

看她这模样,似乎还对这般际遇有所不满,对她父母偏疼小的愤愤不平、念念不忘。

李长寿笑了笑,随手引来一缕清泉,递到了她面前;

熊伶俐眨眨眼,看着李长寿。

李长寿含笑点点头,示意她洗把脸。

然而熊伶俐小嘴一张,直接吞了一口清水,还用力嗦吸,将这股清泉之水吸入口中,咕噜两声,吞咽了下去。

这是,海神之祝福!

李长寿额头挂了几道黑线,突然意识到……

酒玖小师叔有时候看起来不怎么聪明的样子,那是因为她经常喝醉,导致性格中一直掺杂了一点醉意,本身认真起来也是十分机灵。

但眼前这个熊伶俐,在熊寨那种‘近亲婚配’的环境下长大……

真·铁憨憨。

这种人最难处理,说不定扭头顺嘴,就把他是海神的事说出去了。

怎么办?找个地方扬了?

熊寨现在算是自己的直系手下,自己如此待熊伶俐,未免太过不妥。

他是稳了点,但不是没良心。

李长寿沉吟几声,只能一方面坐实自己跟熊伶俐的亲戚关系,一方面对熊伶俐进行一些心理暗示,让她想到自己,脱口而出的就是‘表哥’二字。

李长寿又招来了一股清泉,温声道:“这是给你洗脸用的。”

熊伶俐挠挠头,顿时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了句:“谢谢……”

‘喊表兄。’

‘表兄!’

“哎,”李长寿露出老父亲般慈爱的笑容,用清水帮熊伶俐洗了洗脸,还贴心的拿了一方本来是准备掺迷药的手帕。

一旁,刚才与熊伶俐同行的几名逍遥仙宗弟子,已是凑了过来……

“熊师妹,这是你……表兄?”

“嗯!”熊伶俐从地上跳了起来,李长寿面前顿时多了一堵墙壁。

熊伶俐挠挠头,束起的长发也有些凌乱,露出少许不好意思的微笑,娇气气的道了句:

“这个是我……表兄。”

李长寿站起身来,对着逍遥仙宗的几位弟子做了个道揖,言道:“我家表妹给各位道友添麻烦了。”

这几个弟子各自回礼,一人面色极为复杂,摸着胸口,苦笑着道了句:“不麻烦,就是疼。”

一旁有女弟子瞪了眼这家伙,立刻对李长寿报以温和的笑意,“伶俐师妹除了力气大了些,跟我们相处十分融洽,也深得门内器重。”

熊伶俐在旁有点扭捏的笑着,像是得了夸奖的孩童一般。

李长寿又寒暄几句,便问熊伶俐的师父在何处,他想去拜见一番。

——这点只是为了符合表兄的人设。

然而,几名逍遥仙宗的弟子顿时面露古怪,各自支支吾吾。

熊伶俐嘴一扁,低声道:“表兄,我师父被我不小心伤到了,这次就没过来……”

李长寿:……

“表妹,你这!怎么会打伤自己师父?”

一旁那几名年轻弟子也是颇感尴尬,但那温柔的女师姐还是道一句:“此事门内已经责罚伶俐了……这位道友不知该如何称呼?”

李长寿笑道:“长寿,李长寿,度仙门弟子。”

“那,伶俐你是要在此跟你表兄叙旧吗?”

“可以吗?”

熊伶俐顿时眼前一亮,娇声问着。

逍遥仙宗几名弟子齐齐点头,动作整齐划一,仿佛演练过许多次一般。

李长寿见状,心底大概明白了点什么。

于是,熊伶俐暂时留下来叙旧,李长寿开始传声,为她强调自己是表兄而不是海神的重要性;

并根据熊寨的地理环境,以及熊伶俐母亲,虚构了一个横跨南赡部洲的简单表亲故事——《二姨之远嫁》。

熊伶俐拿出一只如同床垫大小的蒲团,乖巧地坐在李长寿身旁。

因为大腿太粗,盘腿坐有些难受,熊伶俐是直接坐下,双腿蜷起来,用一双特大号铁甲‘柔荑’,摁着自己战裙的裙边。

一旁,酒玖本想第一时间凑过来稀罕稀罕,但想到了临行前小灵娥的叮嘱,只能摇摇头,坐在那一阵无聊的抖腿。

这也让李长寿稍感奇怪。

有琴玄雅就厉害了……

‘长寿师兄的表妹……竟也是如此优秀。’

她想了想,并未向前打招呼,让他们兄妹能有片刻的温情。

酒乌师伯从远处走回来时,也是吓了一跳,还以为李长寿身旁多了一处假山;定睛一看,却见那假山上还有一颗小巧的少女脑袋。

略惊且悚。

这矮道人顿时皱眉凝神,又发现,从逍遥仙宗,到他们自家度仙门,以及旁边几家道承,都有不少视线,正明里暗里看向李长寿和这个怪少女。

他刚出去一会儿,这是出现了什么情况?

莫非是这少女看长寿师侄眉清目秀、英俊潇洒、足智多谋、彬彬有礼,强行过来?

这可如何使得,小玖的终生幸福!

“咳,”酒乌咳了一声,继续迈步向前。

而酒乌离着近了些,又听到那少女在那满是幽怨地嘀咕。

“……后来我爹娘不喜欢我了,就把我扔到了北面,让我拜不了师父就别回来。

我当时找啊找啊,大家都不收我。

还好我学了一身打猎的本事,平日里在山里打猎,烤肉吃也不会饿肚子。

而且表兄你知道吗,有些大野兽,他们还能变成人呢!”

酒乌脚下一滑,李长寿也是气息不顺,在那咳嗽了几声。

这应该是……

【巫人狩猎群妖,寻人族道承以求长生仙道?】

熊伶俐又委委屈屈地嘀咕着:

“后来,总算有个仙门收我了,他们让我做杂役,但给我饭吃,那我肯定要答应呀。

娘亲说,总是吃肉也不好。

但后来在山里打猎的时候,不小心把他们的护山灵兽烤掉吃掉了。

当时我也不知道山里的活物是不能吃的呀,结果他们又把我赶出来了……”

【误食护山灵兽,再被赶出仙门?】

酒乌不动声色从旁边坐了下来,继续侧耳听着。

熊伶俐又叹了口气,继续讲述自己艰辛的拜师之旅。

“后来,我在山里混了几年,把一片山里打的都没猎物了,我就寻思换个地方……

人不能被自己饿死不是!

有天我看见有条大长虫,正跟一位老神仙打架,我就按我爹教我的办法,搬了一块小石头,从旁边扔了过去,把那条长虫砸倒了。

然后,表兄你猜怎么着?”

李长寿笑道:“老神仙莫非收你做徒弟了?”

“嗯嗯!”熊伶俐重重地点头,“这就是我第一个师父!”

“第一!”

李长寿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就给身旁这位大妹子跪了。

熊伶俐叹了口气,继续道:

“我上山以后,都换了四个师父了……

第一个师父说我跟他有缘,带我回了山里,传给了我仙法,让我学习术法。”

此时熊伶俐已是返虚境一阶,算算时间的话,她修仙资质倒也是优质仙苗水准。

“然后呢?”

李长寿面色古怪的问了句。

熊伶俐嘀咕道:“我学驾云的时候,不小心从云上摔下来,把师父的丹炉砸坏了。

我当时慌了神,本想把丹炉偷偷扔去后山,结果扔的时候不小心用力太大了些,把正在树上修行的师父砸晕了过去。

然后……仙门里面有两位老爷爷找我训话,让我拜了第二个师父……”

李长寿禁不住一手扶额。

巫人血脉虽是人族,却有半巫之力,战力爆发的瞬间,就算对方有提防,也足以灭元仙伤真仙。

熊伶俐的第一个师父也不知道斟酌斟酌,直接收了个半巫徒弟……

“唉,”熊伶俐幽幽叹了口气,道了句,“可能等这里完事了回去,我就要有第五位师父了……

表兄,你说我这个,该怎么办。”

李长寿想了想,传声道:“其他先别想,心底默念三百遍表兄。”

“好!”熊伶俐点头答应了一声,乖乖在心里默念。

随后,李长寿便朝着旁边费劲地探了探身子,总算在‘大而壮’的熊伶俐另一侧,找到了‘小而巧’的酒乌师伯。

李长寿传声道:“师伯,您……缺不缺弟子?”

酒乌顿时哆嗦了下,脸都些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