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装伤》——从入门到放弃全文阅读

李长寿突然病倒了。

刚好是百凡殿通知本届门内大比天罡位众弟子,以及十二位长老举荐弟子,去百凡殿议事的前一天……

这个时间点,李长寿拿捏的很准。

——其实是用风语咒监察门内各处时,李长寿得到了准确的消息,知道明日即将召集众弟子。

料想,大会也就在半年之内了……

想选他当领队?

又让他继续出现在风口浪尖,给他平添麻烦?

他李长寿,绝对不可能,在同样的地方被同样的套路,绊倒两次!

这次李长寿先一步‘病’下,还做了周全的考虑,制定了一条条对策。

灵娥匆匆喊来了酒玖,酒玖连忙将常年不怎么闭关的五师兄,也带来小琼峰。

草屋中,李长寿面色苍白,气息微弱,躺在草床上,浑身上下写满了【虚】字。

酒乌仔细诊断之后,先是松了口气,言道:

“不是什么大伤,只是冲关失败,反过来伤到了元神,以至于道基不稳。

这般情形,不可动法力,不可动元神。

但只需调养七八年,便可慢慢恢复,不会留什么隐患,放心就好。”

灵娥虽然知道师兄肯定是故意装出来的,但此时听酒乌如此言说,也是忍不住问了句:“如果动法力会怎么样?”

“容易损一些道基,”酒乌沉吟两声,“最好还是不要动用。”

床榻上,嘴唇发白的李长寿,虚声道了句:

“唉,弟子本想进一小阶,不曾想太过勉强……咳,咳咳……”

酒乌沉吟几声:“我去找万长老,帮你求个稳固元神的丹药,我自己炼制的品阶较低,不稳妥。”

灵娥忙问:“那是否会让我师兄提前些复原?”

李长寿心底一笑,觉得这个亲师妹是没白疼。

酒乌沉声道:“难,这类伤势,就是要养,丹药只是让他养伤时不会伤上加伤。”

灵娥幽幽一叹,其实是略微松了口气。

酒乌很快就忙碌了起来,去求丹药,去给百凡殿禀告此事,也省了灵娥跑东跑西。

李长寿就在这床榻上躺着,模拟出的法力略微有些凌乱。

稍晚些,师父也听闻此事,着急地过来为李长寿仔细诊治,差点都忘了自己大徒弟已经渡过了天劫。

还好,齐源老道发现李长寿伤势不重,也就没有多问,自顾自地回去闭关修行。

装病看似只是一件小事,对李长寿而言,却是意义重大。

万林筠长老会来探望,本就在李长寿预料之内。

而万林筠长老细细查看之后,也得出了和酒乌差不多的结论;

这算是对李长寿的装病水平,给予了极大的肯定!

“你…不要乱动,”万老爷子缓声道,“修养六七年便可恢复。

冲关不要急躁,你资质已是中上之选,悟性又高,品性又好,长的不错,定不会有事。

稍后我若炼制出那般丹药,过来拿给你鉴赏。”

李长寿心底颇为感动,但心底却想提醒老爷子……

仙识毒丹这东西,您似乎已经走岔了路,而且都快将这条岔路走通,搞出另外一个大类的毒丹了……

于是,万林筠长老留下诸多调养的丹药之后,就回了丹鼎峰中,不再多担心李长寿的伤势。

接下来,李长寿预计……

大概率会有百凡殿几位长老一同前来;

门内收过雄心丹的长老们,也会组团前来小琼峰探病。

这次装病,应该能赚一笔丹药,稍后偷偷让纸道人拿去坊镇卖了,就能继续补充永远填不满的灵兽圈。

其实,填不满的不是灵兽圈,是人的欲望……

与胃口。

不出李长寿所料,万长老回去之后,百凡殿几位‘灵鱼’长老一同前来,摸了摸李长寿的手腕,给了让李长寿安心静养的建议。

不多时,又有三三两两的天仙长老前来;

但凡吃过雄心丹、没闭关的,共有八位来探望了下,顺便委婉问问雄心丹可有剩余。

李长寿自然早有准备,各自送了一颗出去。

至此,李长寿练功太急以至于伤到元神道基之事,已被门内高层知晓……

普通门人弟子对此事倒也不知,这本就是与他们无关之事。

但事情的发展,从有琴玄雅匆匆赶来的那一刻,开始出乎李长寿的预料……

……

“长寿师兄!”

草屋外,一身冰蓝色长裙的有琴玄雅紧皱眉头;

她快步到了床边,看着面色苍白的李长寿,那双妙目中满是担忧。

床边的灵娥忙道:“师姐您不用担心,我师兄他只是练功岔了气,门内众长老已为他诊断,静养之后,便可复原。”

有琴玄雅轻轻点头,注视着李长寿那双眼眸。

不知怎么……

寿之眸,与人教大师兄对视过,与截教外门大弟子对视过,都没有任何心慌之感。

但此时,李长寿心底有点小慌……

【有毒你……】

就听有琴玄雅低声道:“师兄,我知道的。”

李长寿喉结上下晃了晃,您又知道什么了?

“你赶着修行,必是因想在三教源流大会时,为门内争光添彩。”

李长寿:……

这个,真不是。

“长寿师兄你不必着急,玄雅身为这一代首席,定会带着长寿师兄你的那份期许,全力以赴,为咱们度仙门奋力一搏!”

李长寿心底松了口气,如果她只是这么理解,那倒也没什么。

“有琴师妹……”

“师兄你不要开口,安心养伤!”

有琴玄雅连忙俯身,轻轻摁住李长寿肩膀,长发垂在李长寿面前。

那张脸蛋美不胜收,目光却是十分坚定!

“玄雅定不会让长寿师兄失望!”

李长寿露出欣慰的微笑……

还好,这次跑偏的方向,不算太严重。

有琴玄雅在这里呆了两个时辰,方才告辞离去,临走还留下了不少的丹药。

然而,有琴玄雅刚走,此前跑出去就没回来的酒玖,在破天峰方向驾着大葫芦而来。

让李长寿吃了一惊得却是,在大葫芦侧旁,还有一位看起来有些陌生的身影……

此人气息内敛,浑身上下不露半分波动,略显瘦小,额头有些发黑。

但李长寿见到此人,心底顿时一震,当真想冲出去把小师叔摁住……

麒零长老!

门内两大金仙之一,远古麒麟一族!

李长寿此时尚不知这位麒零长老的故事,但对方的眼力、修为,绝非万长老可比!

自己已经完成了改良的第六版《龟息平气诀》,或许可以在这位长老面前,遮掩自己的修为……

但自己伪装在外层修为之上的‘病症’,必会被对方一眼看穿!

这,怎么办?

怎么今日,有琴师妹的毒性转移了,挪到了小师叔身上?

小师叔是如何能请动这位道藏殿守殿长老起身的!

难道这个长老,也是大之一派的?

咳,这些已经不太重要,李长寿心底迅速反应了过来……

无妨,他早已做过了这方面的考虑!

如果没有能够瞒得过门内金仙的准备,他也不会做这种,容易暴露自身底牌的‘危险举动’。

暗中咬牙、手边攥拳,算准了后续气息冲荡、龟诀变化,以及数层伪装的不同表露,直接……

自震元神!

就听噗的一声闷响,李长寿元神震荡,嘴角有血迹留下,已是受了轻伤!

而此前那般虚弱,这次是由内而外散发了出来!

这就是装伤的最高境界——真伤!

床边的灵娥丝毫不知刚刚发生了什么,小师叔已经拉着那位长老到了草屋前,灵娥连忙向外迎接……

就听酒玖师叔撒娇喊着:

“长老您快来看看嘛!

您修为这么高,随手对着这家伙一点,他肯定就没事了!

三教源流大会在即,他可是咱们门内优秀弟子,这种他这辈子说不定只能遇上一次的大事,让他去凑凑热闹也好嘛。”

李长寿:……

“你呀,”麒零长老的叹息声中,满是长辈对晚辈的宠溺。

这位长老迈步进了草屋,在李长寿床边看了眼,随后便道:“与你说的那般无二,就是元神冲关被震伤。

不必担心,若无事我便回去了。”

李长寿有气无力地道了句:“多谢长老……”

麒零长老淡定地点点头,扭头看酒玖时,又露出了慈祥的笑意。

这位长老来的快,走的也快,酒玖还是知礼数,又将长老送回了道藏殿中。

【稍后,要跟小师叔好好谈谈了】

一时不察,竟差点被小师叔搞坏了一手好牌。

而这位长老离开后,意外还在继续,不过这次却只是一个小意外。

丹鼎峰的微胖道人柳飞仙,提着一些礼物,驾云来了小琼峰,对李长寿言说了几句鼓励的话语,而后便匆匆离开。

总算,夜深人静……

累了一天的灵娥瘫坐在床边,禁不住小声埋怨:

“师兄,你啥时候人缘这么好了?”

“气质问题吧,大概,”李长寿缓缓舒了口气,继续躺在床上,心底一阵哀叹。

从装伤,到真伤,他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经历了什么;

但,只要能不去三教源流大会,这点打个坐就能恢复的小伤,也只是毛毛雨般的代价!

值了!

灵娥笑道:“今天最让人惊讶的,倒不是有琴师姐,反而是小师叔呢。”

“我也没想到,她会这般用心,请来了门内这般高手,我这不过是小伤罢了……”

李长寿摇摇头,刚要吐槽两句,仙识突然扫到在破天峰上飞来的两道身影。

这两道身影,一位正是此前已经离开的有琴玄雅,另一位,却是……

是……

一袭白衣如雪,咳声断断续续,面容英俊潇洒,浑身透着空虚。

度仙门掌门,空虚、咳,无忧道人季无忧!

李长寿嘴角一阵抽搐,此刻已经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他先是松了口气,觉得这才对,小师叔哪怕偶尔‘毒’一次,毒性怎么能超过有毒师妹?

这让李长寿略微心安。

随后就是一阵无力吐槽,平生第一次后悔,后悔北俱芦洲有琴玄雅从天而降的那次,他施展土遁的手速,慢了那么一丝!

话又说回来,平日里在他小琼峰混吃混喝的靓妹,一个个关系都这么硬的吗?!

老子在上!

……

能瞒得过麒零长老,自然也就瞒得过掌门。

而瞒过了掌门季无忧,李长寿的这伤病也就坐实了。

虽然有了些波澜,但基本都在李长寿控制范围之内,这次装病也算是检验了下,自己的第六版《龟诀》效果如何。

稍后,可以将第三版,传给师父和小师妹了。

然而李长寿并没能安心超过十二个时辰。

装病的第二日,百凡殿内汇聚了门内四十六名弟子,关闭了大殿禁制,开始叮嘱他们有关三教源流大会之事。

但他们开完了会,有琴玄雅与酒乌,一前一后赶来小琼峰,给李长寿带来了同一个消息。

【掌门亲点,鉴于李长寿为了门内做出的贡献,以及对三教源流大会的重视,在大会开始前奋力修行、努力冲关。

现在,特由李长寿、有琴玄雅并列为本次弟子领队,其他弟子一应受他们二人节制。】

李长寿头顶缓缓冒出六个黑点,低声道:“是不是搞错了?”

“没,这是门内对你的肯定,”酒乌笑道,“放心吧长寿,这次大会,你肯定来得及。”

有琴玄雅轻轻颔首,言道:“不错,一定能赶上的。

大会将在十二年后举行,咱们提前半年抵达那里就是了。”

十!

李长寿眼一瞪,又缓缓闭上,深深的吸了口气,笑出了世态炎凉,叹出了……人生无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