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小琼我林‘哥’全文阅读

这位师祖看起来,比自己此前假设的最坏情况,似乎还要麻烦一些……

李长寿看着前方云上正长吁短叹的师父,以及那面色冰寒,明显是在克制火气的师祖奶,心底念头轻转。

在李长寿刚入门时,看着师父草屋中的那些祈福牌位,下意识就将‘林江散人’,当成了一名面容和蔼的老道。

当然,是男是女,这点并不紧要。

但……

师祖奶江林儿是少女面容与身形,大概率是早年心有所属,固定了容貌身段;

这可能就有情劫因果。

她为突破外出历练,而今归来凶煞护体,且身上负伤累累,却并未将伤痕完全化掉,留下了浅浅的印记,仿佛功勋一般;

这说明,很有可能师祖已有另一个‘圈子’,这会牵扯出更多因果。

再有,这师祖的脾气明显不是太好,目有凶恶、平胸矮个……

咳,好像混入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李长寿看着酒乌师伯,传声道了句:“师伯,快去丹鼎峰,请万林筠长老赶去仙霖峰上。”

酒乌顿时不明所以,“请毒长老去仙霖峰干嘛?”

李长寿传声道:“稍后劝架。”

酒乌那短促有力的眉头皱了下,很快就面露恍然,拉了下自家道侣;

酒乌踮着脚、酒施矮着身,两人耳语几句,酒乌便转身驾云,急匆匆赶往了丹鼎峰的方向,酒施则飞往了破天峰。

另一边,齐源老道已将当年之事,简单说给了自家师父……

江林儿略微攥拳,咬牙骂道:

“老二,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别人约你你就去?”

齐源老道低头一叹,只能道:“弟子糊涂,请师父责罚!”

“回峰上闭门思过,”江林儿淡然道,“我去见几位老友,再回来跟你数落此事。”

“这……是。”

齐源老道颤声应了句,立刻站起身来,转身看到了自己两个徒儿。

“师父,弟子还有两个徒儿……

长寿、灵娥,你们两个别愣着,还不快过来拜见!”

于是,李长寿与灵娥一同驾云向前,齐齐躬身行礼。

——炼气士讲究跪天跪地跪死跪圣人,若非情绪到了,一般不会直接对人叩拜,都是行道揖之礼。

“拜见师祖。”

“老二你还收徒弟了?”

江林儿挤出了微笑,暂时压住了火气。

她在束腰中翻出了两只玉戒指,用仙力包裹递给了李长寿和灵娥,努力展示着师祖的慈祥与柔和。

近距离看,江林儿的面容也算出众;

但她身上的凶煞气息着实太浓,让灵娥完全不敢直视。

江林儿道:

“初次做人师祖,也不知该对你们说些什么。

让你们拜个浊仙为师,受委屈了,这本是给你们师父师伯准备的,现在先给你们吧。

稍后咱们再聊,你们也跟你们师父回峰上,我去处理些事。”

言罢,江林儿只是看了几眼灵娥和李长寿,玉足前迈,显露出颇为高明的身法,直接落在了山门前。

那两名迎她归来的长老,此刻已发觉江林儿状况不对,立刻从后面跟了上去。

一长老道:“江林儿师侄,此事门内已对当事之人做过了惩处……”

江林儿并不答话,快步走到山门前。

山门后,护山大阵的光壁轻轻闪烁,守门仙人也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放她入内。

江林儿淡然道:

“当年我离山外出,得了门内应允。

而今我突破回返,门内是嫌弃我一身血染?”

“这……”

守门两位老仙人对视一眼,手中法器同时亮起,打开了山门。

江林儿拱手道了声谢,迈步入了山门中。

她刚踏入大阵,便轻轻顿脚;

那两只看起来只有巴掌大小的玉足,却将山门内附了禁制的坚实石板,踩出了蛛网般的缝隙……

下一瞬,江林儿身影若离弦之箭,在半空拖拽出一抹锐利的血芒,朝仙霖峰激射而去!

那两位天仙境长老连忙跟了上去,但他们御空的速度,竟远不及江林儿破空之势!

李长寿见此状倒是挑了挑眉,嘴角笑容一闪而逝。

灵娥小声嘀咕道:“师兄,师祖奶奶给人感觉……好厉害。”

李长寿刚要说话,忽听一声杀意凌然的嗓音,在护山大阵内传开。

“仙霖峰,蒯思之师,出来。”

正准备回小琼峰上等师父的齐源老道,此时才反应过来,匆忙喊了声:“长寿!快!去劝劝你师祖!”

“灵娥你陪师父回小琼峰。”

李长寿如此道了句,转身入了护山大阵,驾云不急不缓飘向仙霖峰上。

其他先不论……

师祖不找蒯思,直接找蒯思之师,这就让李长寿高看了一眼。

仙霖峰上掠起了几道天仙气息,江林儿的身影在空中静静站着,战裙裙边略微飘动,长发被灵风吹的不断飘扬。

这位师祖奶……

李长寿越看越觉得,还挺不错。

……

江林儿冲到仙霖峰上,直接约战蒯思之师;

仙霖峰峰主出面,门内长老出面,江林儿皆不搭理,一句“我就讨个说法”,让他们也无法多说。

蒯思之师,那位李长寿盯了很久的天仙长老很快露面。

江林儿一句“就是你?”,对方刚刚点头,还没来得及说话,一记血芒在江林儿手中绽放,直接刺向蒯思之师的左肩!

这一击,除却李长寿之外,空中的几名天仙,谁都未看清江林儿是如何出手。

蒯思之师措手不及之下,左肩被那血芒穿透,肩后溅起鲜血,护体仙光瞬间被破!

这若是瞄此人要害,这天仙老道不死也重伤!

江林儿立刻前冲,双目无比凌厉,背后大刀化作了一条浑身血纹的白虎凶兽,手中反握两把短刃……

周遭几位天仙连忙出手阻拦,白虎凶兽护持在江林儿身周,卷起阵阵血风,场面一时间颇为混乱。

那仙霖峰的峰主也是气极,对江林儿全力出手,打出一掌;

但这一掌还未落下,丹鼎峰方向闪来一道身影,正是万林筠长老!

万林筠老爷子立刻出手,直接将仙霖峰峰主一巴掌扫飞了出去,又抬手摁压,将江林儿暂且困住。

拉起偏架也是丝毫不含糊。

“停手,”万林筠长老冷然道了句,皱眉注视着江林儿。

江林儿一言不发,身形轻旋,身周竟出现数十道刀刃划痕,宛若花瓣飘舞,美轮美奂却又暗藏杀机。

万林筠长老所做仙力禁锢,竟瞬间被她斩破!

随之,江林儿一步迈出,身形如鬼似魅,在空中化出了十几道幻影,轻松绕过几名天仙的身影,齐齐攻向蒯思之师!

李长寿心底暗赞;

师祖奶这真是刀尖舔血,生死历练出来的搏杀之技。

出手不含糊,下手知分寸,身形多变幻,招式多欺诈。

可惜,师祖奶最开始也只是想伤人而非杀人,这点倒是落了下乘……

那蒯思之师不甘被欺,立刻祭起几样宝物,但不等宝物闪烁仙光,一把匕首已诡异的出现在了这老道背后,对着他右肩直接扎下!

眼见血光再起,忽听得一声略带叹息的嗓音传来……

“住手吧。”

江林儿动作一顿,身形立刻后退,扭头看向了破天峰方向。

那边有十多道流光飞射而来,但最先一人已负手飞抵,鬓前两缕白发,冷漠的面容也颇为英俊,正是门内明面上的最强天仙……

忘情上人。

就听忘情上人道:“江林儿,莫要让事情无法收场。”

李长寿还以为,按师祖奶的脾气,对忘情上人也会冷笑一声、不屑一顾。

怎料……

“哦,”江林儿点点头,将短刃收了起来;

她双手迅速结印,身周的白虎凶兽化作一缕缕血光,凝成了那把大刀,回到了他背上。

此时方才赶到仙霖峰上空的李长寿,立刻嗅到了一些些不同寻常的味道……

江林儿注视着忘情上人,眼中目光闪动。

忘情上人却并未多说什么,看此间已经无事,道了句:

“此事就此为止,仙霖峰与小琼峰都不可再行报复之事,不然门规严惩。”

“无法到此为止,”江林儿道,“待查明我大徒弟的生死,才能与仙霖峰了断。”

一旁有长老道:“蒯思师侄日前已在北俱芦洲边界被害,也算得了苦果!”

江林儿道:“不是我家老二自己动手,不算了断因果。”

正此时,就听得一缕传声入耳,江林儿眉头略微皱了下。

“师祖,弟子长寿,此事需从长计议、暗中行事,如此大张旗鼓,非寻仇之道。

何况,忘情上人还在看着。”

江林儿歪头看了眼李长寿,又注视了几眼忘情上人,抿了抿嘴唇,这才背着那把大刀,干脆利落地扭头,朝小琼峰而去。

李长寿此时已经确定,自己的师祖奶和忘情上人……

绝对有故事。

李长寿对万林筠长老做了个道揖,后者露出招牌式的‘冷’笑,缓缓颔首。

随后,并没有引起几位长老注意的李长寿,连忙驾云追向了江林儿,自始至终没有引起各位长老注意。

……

些许骚乱之后,众人赶回小琼峰。

江林儿坐在齐源的草屋中,齐源在旁躬身站着,说自己渡劫化浊仙之事;

李长寿和蓝灵娥在草屋外等着,酒玖、酒乌、有琴玄雅、酒施,则在稍远处,观望着这边的情形。

刚刚江林儿对仙霖峰发难,几人也是看在眼中,此刻都对这位突然归来的师叔、师叔祖……

有点忌惮。

这是真的一言不合就砍人,几位天仙都拦不住!

偏偏,砍人还砍的那般潇洒……

李长寿和灵娥很快也被喊进了草屋中,但不多时,只有齐源老道和灵娥被赶了出来;

草屋的木门被关上,草屋周遭出现了两层隔绝查探的阵法。

李长寿,被单独留在了其中……

酒乌连忙向前,有琴玄雅和酒玖也都有些紧张,灵娥更是秀眉紧皱,目中写满了担忧。

酒乌忙道:“齐源师弟,长寿怎么被留下了?”

“家师要给长寿训话,”齐源老道沉吟两声,“放心,应该不会有事。”

“这咋放心?”酒玖嘀咕道,“这位师叔可是暴躁的很,刚回山就把一位天仙长老搞出血了。”

“慎言,”酒乌连忙截住酒玖的话头。

而草屋中,江林儿坐在圈椅中,那把大刀竖在一旁,让她显得更娇小了些。

隔着木门、阵法,江林儿看了眼酒玖,又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板甲。

“千年不见,这小丫头怎么又长了……”

李长寿就当自己没听到什么,在旁静静立着。

“长寿是吧,”江林儿道,“我这次只是回来一趟,不会在门中久留,外面还有要事,稍后也要去找寻你师伯下落。

你师父,以后还要你多照顾他了。”

李长寿心底一动,师祖奶看透了他的龟诀?

这不应该,龟诀已经略微改进过,不应如此……

还好,江林儿又揉了揉眉心,道了句:

“你师父性子有些顽固,又没什么防人之心,我看你倒还算稳健一点,只能托付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