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大法师之训诫全文阅读

“哈哈哈哈……这也行?

被巫人的寨子,强行给立成了海神?

那些巫人还仗着自己血脉之力,一个个体壮如牛,成了神使敛财……结果到头来,龙族又掺和了一脚?

妙,世间之事,当真是妙!”

河谷中,溪水旁,玄都端着烤鱼一阵大笑。

李长寿在旁努力保持微笑,并拿出了两条此前本打算送给门内长老的鳢鲔,继续烤上。

抱大腿的第一要素,就是真诚;

然后真诚的……投其所好。

玄都笑了一阵,又问:“后面如何,继续讲来。

我也不白听你这般故事,稍后你可选一门神通,但凡我会,你可学,自会传授于你。”

李长寿闻言倒是没太高兴,轻轻一叹,言说了自己对南海神教处理方式;

顺便回答了玄都大法师,自己为何会跟龙族有所牵连。

当玄都听到,李长寿苦于背后无高手撑腰,就故弄玄虚,故意话说半截,让龙族自己去发挥想象……

这大法师又是禁不住一阵大笑,还对李长寿的这般‘智计’颇为赞赏,夸了句:

“你可当真够机灵,难怪老师会出手为你遮掩天机!”

李长寿听闻此言,顿时有些动容。

圣人老爷真的……

眼熟他了?

随之,李长寿就立刻搞清楚了此间因果。

龙族入天庭,应该是壮大天庭声威、提升天庭威严的关键一步;

自家圣人老爷摆明了是要扶持天庭,善尸都化作了太上老君,替玉帝站台;

当太清圣人发现龙族入天之事,可通过南海神教促成一大步,便出手为他遮掩了天机,防止被龙族和西方教探查到底细……

这倒也说得过去。

李长寿心底念头转动,觉得圣人出手为自己遮掩天机,最有可能的时间点,应该是自己跟玉帝碰上了头……

不过这也不好得出结论,更不敢多揣测圣人心意。

自己那些香,总归是没白烧!

“长寿,”玄都笑道,“如今老师给了个任务,便是让咱们将龙族引入天庭麾下。

你有什么想法?”

李长寿正色道:“弟子一切听从大法师安排。”

“刚才我可是听你说,长者有所需,弟子服其。”

玄都眯眼笑着,“此事你既已入手,那就继续做下去吧。

只是,龙族素来狂傲,对天庭自然瞧不上眼;

当年妖皇立妖庭,妖族鼎盛时,也只能让龙族做个‘客卿’。

如今龙族虽缺功德、机缘,其势渐衰,但若无一些劫难,恐怕难以打掉他们的傲气。”

言下之意,似乎是想让李长寿动一动心思,打磨打磨龙族。

李长寿:……

他一个度仙门小弟子,肩膀是不是太单薄了点!

大法师使唤起小辈,也真是眼都不眨。

“大法师……”

李长寿面露难色,言道:

“弟子原本借龙族之势,护持南海海神教,本就心中不安。

如今让弟子再去有意算计龙族……”

“你且稍后,容我推算一番。”

玄都掐指推算,难得收敛笑意,露出几分正经的神色。

“这事,不是那么简单;

如今西方教两位圣人正想将龙族纳入自己麾下,已开始动手,似乎是暗中给龙族施压,逼龙族就范……

啧,这么多年了,竟还是这一手。”

李长寿低声道:“大法师,咱们这般讨论此事,是否不妥?”

“放心,”玄都道,“在我身周十丈,随你畅所欲言。”

李长寿心底一阵赞叹。

而玄都已经坐在那,端着烤鱼,一边挑刺将鱼肉送入口中,一边思索这事如何安排。

李长寿却已经开始想,稍后可求得什么神通。

最好是遁法,或者遮掩自身气机之法,又或者是如大法师这般,仙识无法探查之法……

嗯?

李长寿突然反应了过来,忙问:“大法师所言可,是指的西面那两位老爷,已经对龙族出手?”

玄都道:“不错,天机彰显,龙族今日有些灾祸,不过暂时已无忧。”

李长寿不由哑然失笑,一阵摇头。

玄都倒是觉得这个小弟子当真有趣,不仅有趣,还颇对他脾气,身上似乎有许多有意思之处。

玄都问:“还有什么乐事?”

“弟子先前感应到南海神教有劫……”

当下,李长寿将此时正在南赡部洲西南发生的战事,详细与玄都大法师说了。

“原来,我本是诓骗龙族的话,却是道破了实情。

怪不得龙族会如此深信不疑。”

“哈哈哈哈……”

玄都在旁又笑了一阵,这位大法师给李长寿的感觉,就是乐观且……

欢乐。

很快,玄都大法师抬手拍了拍李长寿的肩膀,言道:

“这件事办的漂亮!

我已明老师之意,龙族入天之事你来主持,若是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就在你度仙门……

不对,你人在此地,如何能算计这般多?”

“弟子有一门粗浅的神通,名为剪纸成人。”

李长寿不敢隐瞒,当下在袖口取出一只纸道人,“弟子将他改了一下,改成了身外化身之法。”

玄都盯着纸道人看了眼,又看看李长寿,随后便是摇摇头。

修行不到两百年,身外化身之法……

“若不是老师不让我收徒,我当真想把你拉回兜率宫中。

但长寿,有几件事,我还是要叮嘱你一下。”

李长寿立刻面露正色,端坐在石块上,仔细聆听。

玄都目光流露着几分回忆,缓缓开口,先是一句:

“洪荒,远不如你看起来那般祥和。”

李长寿:……

还以为大佬要说什么,这事他自然明白。

听玄都大法师在旁唏嘘不已,李长寿也摆出凝重的表情予以配合……

玄都道:

“远古时我尚未降生,暂且不谈,就说这上古至今,多少天纵之才,多少惊艳了天地的大能,最后都化作了飞灰。

洪荒,最多的就是算计……”

李长寿:这话听着,怎么这般耳熟?

“你可知,为何老师教我莫沾因果?”

玄都叹道,“只因这因果二字,扯不断、斩不开。

或许你觉得是一件小事,却有可能在漫漫岁月之后,为你引来杀身之祸。

自上古一路看下来,我能给你最好的一句真言,便是

洪荒有太多凶险。”

李长寿面色凝重地点点头,这一刻,心底突然有了一种感动。

总算找到了组织的感动!

玄都又道:

“你看那昔日展翅翱翔九天之外的妖师鲲鹏,最后落得被打残逃遁混沌海;

你看那意气风发,屹立于不周山之巅的双妖皇,最后落得身死道消,尸骨无全。

再有那战巫一族,那十大妖圣,那血海修罗,那些在天地间呼啸而过的大能大神通者……

多如繁星,数之不尽。

长寿啊,这个天地间不存在任何胜者。

只有生者,与死者。”

李长寿深以为然地点点头,言道:“大法师为何不将这般道理,传给本教众多道承?”

“只是些警言罢了,何人又能真的不沾因果?”

玄都笑道:“我说这些,不过是想给你提个醒。

长生金仙不算什么,大罗之境又能如何?莫要因为自己有了飞升,就沾沾自喜,安心修行才是正理。”

李长寿起身做了个道揖,对玄都大法师颇感亲近。

一种辛苦坚持了百多年,终于被认可的感觉油然而生,让李长寿真想与玄都畅谈一番。

但,不能。

说多错多,自己必须时刻保持警醒;

哪怕是面对此时对自己十分关照的大法师,自己可以心存感激,但不能产生依赖,更不能完全信赖。

大法师不可能一直盯着自己;

而且,若有人对自己暴起发难,大法师最多也就能帮忙收个尸,若是还有温度,塞颗九转金丹什么的……

想多了,想多了。

“那,龙族之事,你看着处理就是。”

玄都大法师拍拍膝盖,见眼前火堆已烧的差不多了,便慢慢站起身来。

“今日咱们先聊到这吧,你想学什么神通?我自不能食言。”

李长寿沉吟几声,思前想后,还是道了句:

“遁法。”

玄都大法师先是一怔,随后便是抚掌大笑,在袖口取出了两只玉符。

“本打算分两次给你作为奖赏,都给你算了。

遁法我有一门,你如今修为太低修不得;

这是一门身外化身之法,你可参悟,完善你的纸人神通;

还有一篇老师所著经文,自可给你一些修道感悟。

只是记得,这经文莫要拿出去显摆,自己参悟。”

李长寿捧过两只玉符,恰当地露出少许喜色,言道:“多谢大法师。”

“这么多年,这几家人教道承中,能出你一个被老师看重的小弟子,我自会多多关照你。”

玄都拍了拍李长寿的肩头,“趁着我这次下来,需不需要我去那个海神教露个面?

以前你背后没人;

现在,有了。

不过还是最好别到处惹事,老师喜欢安稳点的弟子,若是你招惹太多因果,老师说不定会自己动手,直接清理了你。”

李长寿:……

这是,给了个甜枣,又轰了他一击神雷?

“大法师放心,弟子今后行事,定会加倍小心。”

李长寿沉吟少许,言道:“南海之地,此刻正是龙族高手汇聚,弟子想请大法师去显露一下踪迹。

但既然祖师安排下龙族入天之事,弟子倒是觉得,也不必惊到西面……”

“哦?”玄都微微眯眼,“有何良策,说就是了,我最不喜的便是去想这些。”

“嗯……

弟子胡言几句,若有言语不当之处,还请大法师勿怪。”

当下,李长寿小声言说几句。

玄都很快就含笑点头,道:“与我所想,倒是差不多。”

“弟子绞尽脑汁,偶然得了这般所想,应是得了大法师您的点拨。”

“嗯,嗯,不错,会说话就多说几句。”

李长寿:……

高人,果然都是如此别具一格。

见大法师要走,李长寿犹豫了下,又道:“大法师,弟子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就是了。”

“道承内搞道侣风,这个弟子是明白,您是为了兴盛人教……

但……”

玄都笑道:“怎么?这计策不妙吗?”

“妙自然是妙的,”李长寿低声道,“但问题是,他们……不生……”

玄都眉头一皱,“为何如此?按理说,阴阳交合,本该会有灵诞生才对。”

李长寿顿时明白了点什么。

感情您弄了这么多年的道侣之风,自己竟……

“莫非这事还能自己控制?”玄都大法师后知后觉,有些哭笑不得。

“八成是了,弟子也不是很懂……此道,当真太复杂。”

李长寿只能如此接话。

……

南赡部洲西南,那片龙族埋伏过的荒山野岭。

山腰处,敖乙站在漫天飘飞的灰尘中,心底的感慨一番接着一番。

若非长寿兄背后的高人给的那些计策,这次龙族赢虽然能赢,但死伤必然会增数倍。

当真,欠了长寿兄一个大人情。

那《退敌二十六步》,敖乙决定回金鳌岛后,将它们整理成一套兵法,若是长寿兄同意,他就将此兵法献给父王……

正此时,几位龙族老龙,有些忧心忡忡地走了过来。

一位老龙道:

“殿下,这次发现之敌,乃远古凶兽,血翅黑蚊,十分凶残……

咱们是不是,可以请人教高手现一现身,也好化解这般孤立无援之窘境。”

敖乙闻言略作思索,随后便缓缓点头,“此事,我要与教主哥哥商量过后才能决……”

“哦?”

忽听空中传来一声轻笑。

敖乙话语一顿,众龙如临大敌,一道道目光看向了数百丈高的空中。

那里,有一袭玄袍的身影负手而立,不知从何而来,何时出现。

此人扫了眼下方,道了句:

“勿要伤到凡人。”

言罢,这身影留下一缕道韵,轻轻一闪便消失不见。

下方众龙面面相觑。

“那是……”

“大法师!

这道韵,是道门人教,玄都大法师!”

而此时正关注着此地,已是怒火攻心的文净道人,突然打了个激灵,瞬间没了火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