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 第九十九章 ‘野’神的忧虑(三千月票加更!)全文阅读

破天峰,酒字九仙居所。

李长寿自度仙殿回返此处,并未见到酒乌与酒施二人,也没见到其他酒字仙人;

他们都去山门各处忙碌了。

小师叔依然还是在床边醉酒酣睡,李长寿并未过去打扰。

把小师叔从地上搬去床榻?

这种逾矩且容易被人误会之事,他自然不会去做。

不仅如此,李长寿还在师叔阁楼周遭稍微研究了一阵,很快就搞明白了,此地防护阵法布置的原理。

李长寿将此地阵法的阵基连通,开启了她阁楼周遭阵法,保护一下小师叔不羁的睡相……

此地阵法,一看就是酒乌师伯布置,带有浓浓的‘矮道人’风格。

随后,李长寿寻到一位杂役弟子,拿了两瓶化神境用的丹药;

几句寒暄后,李长寿请他在小师叔睡醒后,代为转告一声,说自己和灵娥已经回了小琼峰。

做完这些,李长寿才带上灵娥,让师妹躺在云上,飞在自己最熟悉的高度,朝小琼峰而去。

说实话,小琼峰的存在感,当真太稀薄了些。

虽然李长寿对此十分满意……

但,他师父已经消失了这么久,仙门竟然也没个人来主动问询!

这让李长寿准备的一些小细节,完全无法派上用场!

当然,能不用自然也是好事……

万幸的是,在那两面刚立不久、百凡殿的‘烈士’石碑上,李长寿没发现自家师父的名讳,不然当真不知该如何跟师父解释。

那三座纸道人的雕像,被拜祭的再久,应该也没其他事发生。

这种‘祭奠’纯粹是纪念,没什么香火功德产生……

回了草屋,李长寿先将灵娥喊醒。

师兄妹两人商量一阵之后,决定按此前定下的第一套【稳师】计划行事。

李长寿躺回自己床榻上,嘴唇干瘪、双目无神,眼底带着几分对世间的留恋。

蓝灵娥跑去自己师父的草屋,跪在了蒲团上,将师父……

放了出来。

“谁敢暗算贫道!

看法宝!”

齐源老道跳出口袋,举着拂尘朝四周怒目而视,低头就看到了地上跪着的小徒弟。

灵娥眼圈一红,轻轻咬了下嘴唇,暗中掐了下大腿,还用了几分真实的修为。

“师父……”

齐源一怔,随后便想起了此前,自己就是被两个弟子迷晕。

仙识扫过,齐源顿时看到了,躺在隔壁草屋中的大徒弟,忙问:

“灵娥,你这是怎么了?

你师兄他……他怎么了?!”

“师父,此前有大批妖魔侵犯山门,师兄担心您会冲上去跟妖魔拼命,就和弟子一同将师父迷晕收走……

师兄在这场大战中……”

灵娥还没说完,齐源就连忙跑了过去,到了李长寿床边;

看着这重伤的弟子,齐源老道顿时懊悔不已,连忙拿出一堆药瓶,一时间却不知该用哪个合适。

李长寿睁开眼,双目无神,低声道:“师父。”

“哎,师父在!”齐源颤声应着,“师父在这,你有话就说。”

“我没事,”李长寿哑着嗓子,幽幽地叹了口气,“师父,弟子此前将您迷昏……”

“这不碍事,不碍事,你也是为了为师着想,为师如何不懂?”

齐源老道坐在床边,抬手握住了李长寿的手腕,小心翼翼的探查。

霎时间,老道的面色也是一变。

大弟子体内的仙力,比自己要精纯、清澈许多,这确实是元仙境的仙力不假。

但此刻,这些仙力,在齐源老道的感知中,却是十分微薄;

李长寿此刻体内气息无比凌乱,心脉噪杂如擂鼓,细细查看,竟如……

如奏乐敲鼓一般,很有节奏感!

李长寿努力微笑着,言道:“师父,弟子没事,师父不必担心。”

齐源目光中满是愧疚,叹道:“唉,是为师无能,不能护持你和灵娥,还让你跟灵娥如此劳心劳力。”

“弟子迷晕师父在先,不然师父定能……咳,咳咳……”

齐源老道忙道:“这算不得什么,为师不怪你,不怪你。”

李长寿虚弱地咳嗽了两声,苦笑了声:“师父,空口无凭,弟子心底当真愧疚难当。”

“为师、为师……对,为师发誓,此次绝对不会怪你!”

“师父,您对什么发誓?”

“自然是对大道……”

“师父,不念【感念名誓咒】,大道是不会有感应的。”

“好,师父这就!

嗯?”

齐源老道怔了下,看着床榻上的李长寿;

后者半垂双目,气息奄奄,又虚弱的咳嗽了两声。

这老道看了眼草屋门外躲着的灵娥,仙识也在小琼峰周遭转了半圈,立刻回过神来。

齐源冷然道:“长寿,你那龟息平气诀,似乎不只是可以掩藏修为。”

“师父,弟子……”

“嗤!”

门外突然传来了一声,在极力忍耐后,总归是没忍住的笑声。

齐源老道额头挂满黑线。

李长寿咳了声,默默地坐了起来,对师父露出真诚的笑容。

“师父,弟子真的没事。”

“你这混账!”

齐源端起拂尘就打,李长寿夺路而逃,却在门口被小师妹一个‘恶猫扑击’抱住!

“师兄,别怪师妹心狠了!”

灵娥眯眼笑着,对着屋内忙喊:“师父,我抓到师兄了!

这些事都是师兄逼我做的!

我本来都说,师父您外出杀敌,也能尽一份身为度仙门炼气士的责任,是师兄说您出去只会上头跟人拼命,不懂讲究策略!”

李长寿瞪了眼灵娥,齐源在后面已是冲到,举着拂尘大喝一声,就对李长寿后股抽去。

若真想跑,李长寿自然能一溜烟走了;

此时也不过是给师父个台阶,让师父撒撒火罢了。

就听得‘啪啪’几声,那熟悉的部位,再次熟悉的红肿……

李长寿也是着实不容易;

师父拿拂尘抽打时,他极力压制自己体内仙力对师父的反击,免得将师父震出点什么事。

片刻后……

李长寿和灵娥整整齐齐跪在师父面前;

齐源坐在圈椅中,皱眉听着李长寿侃侃而谈。

从最初的恼怒,到后来的疑惑,再到此时的恍然,齐源老道的表情,经历了一系列的变化。

等李长寿一大段话语说完,齐源老道喃喃道:“是这么个道理?”

一时间……

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但又说不出,

“师父,确实如此,”李长寿和灵娥齐齐点头,齐源面露思索。

一旁灵娥偷偷撇了撇嘴角,却是完全明白,遇到这般情形,绝对不能给师兄开口的机会!

不然,师兄当真能将黑说成黄,能将粉说成是青!

明明就是他们偷袭了师父,此时师父却已是觉得,他自己就该被迷魂过去……

这样才能避免大战时,己方战阵出现缺口,造成‘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的情形。

齐源老道叹了口气,很快就依照李长寿所言,驾云飞去了百凡殿中。

他身为小琼峰的峰主,怎么也要露个面,问问有什么能做的……

师父刚走,灵娥就感觉到了侧旁有一阵寒意袭来,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师、师兄……”

“师妹,”李长寿笑容十分和善,且温柔,“翅膀硬了嘛。”

灵娥缩缩脖子,嘻嘻笑着,低声道:

“还不是师兄您教的,死两个总不如死一个……师兄我错了!”

“哼!”

李长寿扶着屁股慢慢站起了起来,仙力流转,将师父刚才打出来的皮外伤化掉。

“师兄,要不要帮你敷药药?”

“免了吧……”

李长寿刚要捉弄报复下灵娥,心底却又有些心血来潮,不由皱了下眉。

右手缩在袖子中掐指推算,李长寿眉头越皱越深。

这次,倒不是酒乌师伯又出事了,自己也没再给酒乌师伯那些‘小玩意’。

似乎是没什么来由的,李长寿心底突然泛起了少许警兆……

他看了眼师妹,道:“灵娥你先去外面玩,我要打坐想一些事。”

“哦,”灵娥也看出师兄似乎有正事,虽然对‘玩’这个字有些不满,但还是乖巧的应了声,迅速离开了李长寿的草屋。

开启周遭阵法,李长寿在蒲团上盘腿坐下,心底开始不断感应、推演。

出事了……

南海神教那边出事了。

一座自己的神像被人给砸了。

李长寿先是一喜,毕竟如此一来,自己那一千六百多座神像,就能成功‘减一’。

但随后,他却是完全笑不出来……

拜祭自己的村寨小庙中,两伙凡人正在持刀乱砍,鲜血乱溅。

这是教派之争,李长寿此前就已经感应到过,没想到事情会愈演愈烈,闹的如此大,已经有凡人开始为南海海神抛头颅、洒热血……

可,李长寿很快就发现,一缕淡黑色的气息,缠绕在了自己元神周遭,最后绑在了他的手腕上。

这似乎是……

业障!

李长寿连忙将自己一直隐藏起来的香火功德取来一缕,靠近这黑气,两者互相缠绕,随后便渐渐消失不见。

功德、业障相抵。

“这算什么事?”

李长寿坐在那有些哭笑不得,很快就开始仔细思索。

香火功德,其实是来自于‘庇护’与‘教化’凡人。

南海神教的存在,一定程度上,让那一小片区域的村寨团结、互助,对天地稳定有些微增益;

再加上各处祭拜的香火不停,这等同于天道认可了他这个‘野’神。

这就是强拜强给;

此时这业障,则是因教派之争,导致凡人厮杀,死伤流血的一部分因果,就化作了业障,寻到了李长寿……

“此事,必须要解决了。”

李长寿坐在那陷入了思索。

他现如今有纸道人,勉强算作‘入门版’的身外化身,只要借助一些御空、遁地的法宝,也可节省仙力,赶到南海之滨。

自己该做些什么,才能搞垮自己的南海神教?

这点香火功德,其实还不如去天庭混功德,那功德纯粹且舒心。

不像这般,随时还有被西方教清算的危险。

仔细想想,身为被供奉的‘野神’,却一心想将自己的神教搞垮,这差不多也算是独一份了。

“嗯,必须缜密安排。”

李长寿轻轻呼了口气,坐在那开始仔细思索。

那个一门心思敛财的熊寨,当真是要好好吓他们一吓!

几天后,破天峰。

刚睡醒的酒玖站在推开的木门前,连续掐了几个法诀,外面的阵法光壁却是毫无反应。

嗯?

酒玖扭头看了看屋内,屋内因为被四师姐收拾的太过干净,她也有些不太适应。

这……

真是自己的小窝吗?

酒玖师叔秀眉一皱,发现事情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

……

金鳌岛上。

“菡芷,你这般下去,也不是个事。”

敖乙看着面容憔悴的少女,轻声道:“不如我陪你去四处走走?

东海的景你若觉得看厌了,咱们去西海、去南海逛逛?

四海各处都有不错的美景,你这般消沉下去,当真是不行的。”

“唉,”菡芷苦笑道,“我师父竟……”

“这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事,”敖乙道,“元泽师兄转世之后,必然也可修行。

妖又如何?

只是缺了些气运福源罢了,也可化形继续追寻大道。

而且,你想想看……”

敖乙沉吟一声,眼珠一转,“元泽师兄转世之后,必是许久说不得话,那他岂不是招不来祸端了?”

菡芷眨眨眼,恍然道:“倒也真是这般!”

随着敖乙不断劝说,菡芷的心情也渐渐回转了些。

她轻叹了声,柔声道:“那咱们外出走走吧,我也想散散心,多谢师叔您一直陪着菡芷。”

“应该的,”敖乙露出几分微笑。

我定会替你师父,好好照顾你的!

不多时,这两道人影飞出金鳌岛,随便选了个方向,慢慢逛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