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科幻小说 > 电影世界驱魔人 > 第369章 谁是奸细全文阅读

就算是内鬼又怎么样,只要他的实力足够,吗那么跟着他就没有危险。

说白造成现在的情况,还是由于苍蝇的实力不够,苍蝇要是实力足够,那么不1管发生什么事情他们都会跟着。

换句话来说,其实还是实力为王。

要是苍蝇的实力能够镇压全场,他们实际上还巴不得,苍蝇是叛徒,因为这样他们之后就可以不用害怕鬼王对他们下杀手了。

“看样子,你真的就是凶手了。”

见到苍蝇一直没有发誓,刘瑶动了动手,打算直接就动手了。

“你,你这个骚货,谁说我是叛徒的,谁说我不敢发誓的?我现在就发誓。”

看着众人凶狠的眼光,以及跃跃动手的刘瑶,苍蝇知道自己要是还不动手,就真的会被当成叛徒了。这样是真的被当成叛徒,都不用等到鬼王出手,他现在就得玩完。

苍蝇混到现在这种程度,只要不死,到哪里不都能过的很好?他可不想就这么死在这里了。

不管怎么样先证明清白在说,至于之后的话,大不了就投靠鬼王了。

那鬼王不是很有可能会在香岛鬼界做代言鬼吗?那我就做他的代言鬼,做他的旗子。

亦或许那鬼王就是来找吊死鬼寻仇的,打死了吊死鬼之后就会离开鬼蜮。

脑海中一连串想了许多。

苍蝇赶紧道:“我现在发誓了,刘瑶你可不要趁着我发誓偷袭我。”

刘瑶冷哼了一声;“那就要看你是不是叛徒了。”

而这时黑狐也说道:“苍蝇别废话了,快点发誓,我数十秒钟如果你还没有发誓,那就代表着你是叛徒。”

他又对在场的所有鬼魂说道。

“大家听好了,我十秒钟数完,如果苍蝇还没有发誓,或者有拖延时间的举措,大家马上对他动手。”

“好。”

“没问题。”

众鬼纷纷的点头,一双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苍蝇。

“十、九、八、七。”黑狐一个个数数着,苍蝇哪里还敢再犹豫。

“幽冥在上,我......”

两秒之后,苍蝇这个幽冥大誓终于发完了。

众鬼又等了一段时间。

发现并没有发生什么动静,这说明苍蝇也不是叛徒。

其他的鬼暂时松了一口气,因为不用动手了。

事实上大家都知道在这个时候,不应该动手。

可与其它的鬼魂不同的是,苍蝇的那些手下就后悔莫及了。

早知道苍蝇不是厉鬼,他们刚刚就不应该这么对苍蝇啊。

现在发生了这种情况,苍蝇肯定已经怀恨在心了,要是这一次逃过一劫,苍蝇绝对会报复他们的,有些鬼现在已经再想着怎么改旗易帜了。

“哈哈,说了吧,我不是叛徒。”

“你们这些鬼,等着,给我等着。”

在他看来刘瑶针对他是正常的,可就连这些手下都这么看着他,这让他非常的不爽。

这是背叛,真真事实的背叛。

幸好这期间没有出什么差错,要不然他就死了。

这一刻他又想到刘瑶没有趁机动手,只是就是论事,以己换人,要是他,早在所有的鬼魂都发完誓言只剩下刘瑶一只鬼没发誓的时候,就不会给刘瑶发誓的机会,管她是不是叛徒,只要自己动手,带动起气氛,刘瑶是必死无疑。

发完誓言之后,苍蝇也是松了一口气,虽然知道自己不是叛徒,可心里还是紧张啊,一是怕刘瑶偷袭他,二则是有些惧怕幽冥大誓,这幽冥大誓可不是说着玩的,要是出了什么错误,自己可就永不超生了。

比起魂飞魄散,或者投靠他鬼为奴为仆,永不超生可就恐怖多了。很久之前鬼界就已经流传着幽冥地狱的恐怖了。

虽然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传出来的,但描述绝对是能够吓死鬼。

苍蝇竟然真的不是叛徒。

刘瑶觉得不可思议。

按理说,能够知道这里的就只有那么几只鬼,可现在在场有嫌疑的鬼都已经发誓去除了嫌疑,那么真正的叛徒究竟是谁。

“现在我们都发誓了,说明我们几个都不是叛徒,所以就不要再内讧了,想想办法,看怎么样才能逃过一劫。”

说话的是黑狐狸。

他之前就怀疑易小天有特殊的手段可以查看鬼蜮出入口的位置,现在有嫌疑的都已经发誓去除掉了嫌疑,无疑佐证了他的想法。

“可苍蝇不是叛徒,谁又会是叛徒?”

刘瑶最终还是说出了疑问。

她没想黑狐那么多,既然这第二出口都已经被封了,那肯定就是有叛徒存在的,要知道即便以她和白狼的关系,在这件事情没有发生之前,都不知道这里有第二出口的存在,如此严密的保护,不可能,鬼王会知道。

所以还是有叛徒的存在,虽然他们几个都发了誓了,但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或许是有人无意之中走漏了口风。

“你们有谁透露过这里?先说明下,在这件事情没有发生之前,就连我白狼也没有说过。”

“怎么你怀疑是我们嘴口不严才透露的?”

苍蝇直接就没有给好脸色给刘瑶。

“苍蝇现在不是跟我置气的时候,奸细要是不找出来,我们谁多逃不掉。”

“反正我没有透露。”

苍蝇冷很了一声,也知道刘瑶说的有道理,也就没有继续再和他斗嘴下去了。

这时候白狼也摇了摇头。

“这件事情我从来我没有外泄过,不可能是在我这里出去的。”

说着他又看了看黑狐。

既然他和苍蝇都可以确认自己从来没有外泄过,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黑狐狸这里出了问题了。

他自己不是叛徒,不代表他的手下就不会是叛徒。

“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我也没有泄露过,大家都共事这么多年了,应该知道我的性格,这样的事情我不可能和别人说的。”

“那叛徒究竟是谁?没理由这里会被鬼王知道啊。”

刘瑶现在是非常的疑惑。

“你们有没有想过,或许根本就没有什么叛徒。大家都知道鬼王神通广大,或许他有特殊的秘法可以寻找出鬼蜮的出口。”

“真的有这种能力?”苍蝇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并没有其他的鬼魂接他的话。

他们都不是鬼王,又怎么会知道鬼王到底有没有这种能力,或者世间有没有这种秘法。

“不,还有一种可能。”

这个时候白狼突然开口说道。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你们有没有想过,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另外一只鬼知道这件事情。”

“你是说吊死鬼?”黑狐狸迅速的反应到。

确实,他之前根本就没有考虑过问题是出在吊死鬼的身上。

现在一看,确实是极有可能。

说鬼王有能力找出鬼蜮中的出入口,那只是他的猜测,但鬼界从来没有这个先例,连传说也没有过。

所以说这件事情叛徒的可能性最大。

“你是说吊死鬼自己出卖自己?”苍蝇顿时有着莫名的语气。

“不,不可能是他自己,唯一的可能就是,吊死鬼口风不严,把这件是事情给泄漏出去了。”白狼回道。

刘瑶再这个时候又接着白狼说:“这种事情可能性很大,吊死鬼你们也不是不知道好色如命,指不定就昏头昏脑的跟某个女鬼说了这件事情,而那1个女鬼就有可能是鬼王派来的奸细。”

听到刘瑶这么一说,众鬼纷纷点头赞同,很显然众鬼也都知道吊死鬼的毛病,觉得这件事情有很大的可能。

“草塔老目,吊死鬼这个狗日的害了自己不说,还要连累老子。”苍蝇的脾气最为火爆,顿时就骂了起来。

而此时吊死鬼正躺在地上接受饿鬼王的揉拧。

“这种可能性最大。我早就跟他说过要戒掉这个毛病,他不听,现在果然有了恶果了。”

“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应该让他当鬼王,那时候我就找你们联手干掉吊死鬼,你们不同意,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苍蝇当初是最不服吊死鬼的,只是因为打不赢吊死鬼,才一直隐忍没发作,初期的时候他就联络过黑狐和白狼,商议直接把吊死鬼干掉,他们三个来管事,但当时两鬼都有顾虑也就没有同意苍蝇的提议,现在看来,真的不如早点干掉吊死鬼,他们再多找几个厉鬼来填补吊死鬼留下来的坑,这样也不会因为吊死鬼犯了事,连累到他们了。

“当初我们实力不够,只有加上吊死鬼才能保住香岛鬼界三大势力的名头。”

黑狐对苍蝇解释道。

苍蝇冷笑了一声:“好了现在不仅地盘了,就连命都保不住了。”

白狼在这里打了个圆场:“现在不是争论这个的时候,先想想办法法怎么逃过这一劫吧。”

黑狐说:“大家也不要灰心,这鬼王是来找吊死鬼麻烦的,可能解决完吊死鬼他们就会走的,我们安心等待下,不要过于着急,现在出去只有死路一条。”

白狼也想不到别的办法,只能同意黑狐说的。

这时:“你们有没有想过,万一杀了吊死鬼之后他们还不走呢?走这里早就已经暴露了,如果那鬼王赶尽杀绝,一定会到这里来看看。”

“那我们怎么办?”苍蝇说。

“你们这里还有没有别的密室,不易让鬼察觉的地方?”刘瑶朝着终众鬼问道。

“密室,不易让鬼察觉的地方,我倒是知道有一处。”

“什么地方?”

“吊死鬼用来招待阴差的地方。”白狼回道。

“可吊死鬼会不会泄漏那里?毕竟按照时间来算,他现在应该已经倒下了,如果那鬼王没有马上下杀手很有可能就会问出来。”

“去我那里吧。”

这时候黑狐狸说道。

“我悄悄的在吊死鬼那处密室的旁边建造了密室,那里可以看到和听到吊死鬼密室的所有动静,但从另外一边,他们不会察觉。”

“靠,黑狐狸,你真阴险,这么说吊死鬼在那间密室中所做的一切都在你的掌控之中了。”

黑狐点了点头,心里骂了苍蝇一句。

所谓看破不说破。

这苍蝇连这点意识都没有。

“好,如果没有其他的地方,就只能去那里了。”

“走吧。”

黑狐狸说了一声,紧接便让一个小鬼往前面探路,自己和白狼等鬼走在了后面。

其余的鬼魂也紧紧的跟在他们的身边,不敢有丝毫的走神。

这些鬼魂都做好了准备,一旦发现有任何丝毫不对的地方,马上走鬼。

至于忠心什么的,哪有自己的性命重要了。

一群鬼魂浩浩荡荡的往黑狐所说的密室走去。

他这间密室由于就在吊死古驰密室的旁边,所以出入口也在那个位置。

一般来说,黑狐会派鬼盯在那里,一旦发现吊死鬼走进了密室,他就会在另一处走进密室,监视吊死鬼。

.......

“阴差大人和鬼王怎么还没有回来啊。”

安安在密室里面等了许久的时间,却始终没有等到两鬼。

她一只鬼在密室里等的实在是无聊。

虽然鬼魂生存并不依靠氧气,但遗留了做人的习惯,她总觉得在那里面有点闷。

“要不我先出去转一转,透口气再说。”

“鬼王大人和阴差大人应该不会那么早回来了,很有可能是在处理那些不知死活的敌人。”

安安自言自语的实在是在这密室待不下去了,于是便打开了密室的门走了出去。

而此时黑狐白狼一伙,一直再向这边靠近。

安安不敢往大厅的方向走去,深怕连累到了自己,所以走的是大厅的反方向,正是黑狐白狼一伙的方向。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左右,黑狐白狼一伙快要走到了密室的入口。

可说巧不巧的是,此时的安安正站在那处入口处徘徊。

“大人,有情况。”

探路的鬼魂用手势向黑狐狸报告道。

黑狐狸往前一看,正好看见了安安。

他用传音秘术与众鬼说道。

“前面是吊死鬼的女鬼,她站的那里正好是密室的入口,我们是等她走了之后再进去,还是直接杀了。”

苍蝇暴脾气道:“吊死鬼就是在女鬼面前透露第二出口的,这女鬼没准就是奸细,直接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