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最强昆仑掌门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冤家路窄!全文阅读

第四百二十八章冤家路窄!

向天笑假称疗伤,一行人又在原地多呆了两日。

这两日,由向天笑为其护法,莫愁将自身修练幽冥真气化作冥花打入黄泉、鬼火二人体内。

想是二人原本就修练过魔门心法,进展十分顺利,只用了半日,一身真气全部转化完毕。

并且,两人同时发现,修为都是呈现井喷式增长,堪比十年苦修之功。

便是向天笑在一旁都是暗暗乍舌,心说:

‘难怪有这么多人抗拒不了魔道功法,这进展速度实在是太诱人了。’

又花了一日半,两人稳定了一下修为,向天笑也把两部邪功传下。

剩下的就是两人自己修练了。

只有一点,却是有些遗憾。

因为两人未到坟地吸纳死气,这功法中两种效果却是打了折扣。

黄泉放弃了改善体质的效用,鬼火失去了增加寿元的可能。

可见,这凡事都有正反两面,一饮一啄皆有定数。

最后,向天笑与黄泉、鬼火二人商量好,只待此间事了,二人便跟着回昆仑山。

至于天龙帮那边,找两具尸体换上衣服割去头颅,当是悬案就好,天龙帮如何查,都是无所谓。

……

再度前行。

半月后,来到风景秀丽的青莲宗驻地所在——九莲山。

递过拜贴,一行人在迎宾的带领下拾梯而上。

迎接天龙帮这种江湖大佬,青莲宗自然要派出身份相当的弟子充当接待。

苏慕白一见花千语,便猴急的跳上前去,手上还拿着一一只玉葫芦,开口道:

“千语妹妹,多日不见,为兄甚是想念,想容呢?”

有介于苏慕白上次的行为,花千语自然不会有好脸色,但一看到苏慕白手上的礼物,神色一下又柔和了不少。

“这可是那昆仑派的百花玉露丸?”花千语问道。

苏慕白觍着脸回答道:“千语妹妹真是好眼光,那昆仑派虽然可恨,但这药实在是不错,为兄也是花了重金才求得,第一时间便想着妹妹。”

独目白了苏慕白一眼,拿过玉葫芦,花千语不言一语,在前引路,苏慕白立即跟上。

看着苏慕白那样子,向天笑顿觉恶心,摇着头心里腹诽道:

‘特么这苏慕白口味太重,独眼妹都下得去嘴。’

莫愁见向天笑那样子,就好似听到他心中所想,低声讽刺:“此女身姿卓越,到是和某些人喜好一样。”

向天笑霎时缩了一下头,正好又听见莫愁言道:

“妹妹,你说……师妹,可有不妥?”

只见,花无颜头戴帷帽瞧不见表情,但全身都在微微发颤,一双玉手死死拽住。

眉头一抬,向天笑回头瞥了一眼前面引路的花千语,脸色阴沉了下来,冷声道:

“可是那女子害的师妹?”

只闻,花无颜恨声道:“还有花想容那贱人。”

“哼!”又是一声冷哼发自莫愁,揽过花无颜的肩膀,轻声道:“师妹别急,害妳的人,下场一定很惨。”

说完,莫愁螓首回转,又对向天笑道:

“是吧,掌门师兄。”

“必须的”向天笑崭钉截铁的回应,随即又言道:

“也不知姥姥他们走到那里了?不知是何人害了她?”

这时候,苏慕白又转了回来,对众人说道:

“我们路上耽误了,大雷音寺、天道宗、丹霞派、观音禅院、锦衣卫的人都到了。”

向天笑神色一禀,心中自语道:

‘加上青莲宗、天龙帮,十大派到其六,好吧!便让向某会会天下英雄!’

……

沿着巴州与西湖州、蜀州交界的地方,全是群山峻岭。

但也只有这样,才不会被人发现。

因为,青霞姥姥一行要护送的东西太过惹眼。

一架四人相抬的厢轿,青霞姥姥便在里面居中调度。

厢桥周围,是两名昆仑织女统领,翠花、红玉以及十二名武功高深的织女众。

除了守护,她们还要轮流给厢桥内的冰棺加注寒气,以保冰棺中的人——悍娇虎。

在织女众外围,是由上官鼎带领的昆仑派内门弟子,都是最早加入昆仑派的那一批,修为武功自然是没话说。

而在前开路的,更是内门弟子中的翘楚——云中七剑。

暗中,更有蝙蝠、麻鹰这种大成一流高手。

可以说,这支队伍汇聚了昆仑派的精华。

只要不遇上大宗师,寻常宗师一二人,也休想讨得好去。

北斗星踪、四门斗阵、玄天阵法,只要有相应修为的弟子组成,每一门都可抵一宗师!!

(玄天阵法由昆仑玄天剑法、昆仑玄天刀法所组成,小阅忘了是前面第几章写过了-_-!)

特别是玄天阵法,仅授内门弟子,昆仑派从未在人前显露过。

此阵法,由当年‘昆仑山三百六十一家剑派’功法所兑换而来,威力比之原版,不可同日而语。

每一名组阵的弟子,必须精通昆仑玄天剑法,或是昆仑玄天刀法。

无论刀剑,都是有攻有守、攻守兼备,招法繁复,且迅速异常、见隙即入。

又分十二、二十四、三十六、七十二、一百零八、二百四十、三百六十一,共计七种人数变化。

人数越多威力越强。

可惜的是昆仑派内门弟子有限,仅能组成三十六人阵法,但要困锁宗师完全没有问题。

向天笑这一次是下血本了,每一名弟子在他心中都是宝贝疙瘩。

特别是云中七剑,几乎就与亲传弟子无二。

常昊,江湖名号‘寒梅剑’,是为七剑之首。

来之前,向天笑专门对他交待过:

“此去,虽有门派长老护持,但前途凶险难料,昊儿,本掌门没有别的要求,只要你们七个兄弟姐妹都完整的回来,你明白吗?”

回忆着掌门的交待,常昊更是慎重。

抬头看了看日头,常昊回首招过拿着黑白巨剑的一男一女,言道:

“三弟、四妹,你们回转,告诉上官兄,便在我们适才经过的那处水潭边上扎营。”

‘白剑’楚玉祥、‘黑剑’上官倩,点了一下头,转身向后而去。

目送二人离开,常昊又对其余兄弟吩咐道:

“我们左右散开,把附近再探查一遍,老二你带着七妹,小心行事。”

‘雷刃’战东来重重的“嗯”了一声,招呼过‘青灵剑’舍青,两人刚要走。

‘鬼杀’应真凑上前来,说道:“老大,是不是太过小心了,这荒山野……”

应真剩下的话,直接被常昊瞪了回去,就听常昊道:

“老五,我再说一次,此次对手非比寻常,与我们以前在西平州不可同日而语。”

一向不善言辞的‘不动剑’董皓上得前来,一搂应真肩膀道:

“五哥,老大说的对,这一回我们面对的是真正的武林大派。”

回过头,董皓摸了一下脸上的红色胎记,又是对常昊道:“老大,若是有事,你们先走,我……”

“不行!”常昊发怒了,死死的盯着董皓道:

“老六,你休存如此想法,掌门说过,一个都不能少!”

见常昊完全没有平时的洒脱,年纪最小的舍青上前,轻轻拉了一下大哥的衣襟,温柔的说道:

“大哥,掌门还曾说过,绷太紧伤肾,会掉头发的。”

刹时间,紧张的气氛一扫而空。

向天笑还真说过这话。

就在常昊还准备再唠叨两句时,一阵风起。

风中带着一个肃杀的声音:

“昆仑派的小儿!不曾想在这里碰到,我们还真是冤家路窄呀。”